共:💬365 🌺4631 🌵119新:
主题:【转发】抗美援朝老兵以亲身经历谈朝鲜战争 -- 夏至欧锦
家园博客 【转发】53年7月14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

我吃了粘满人脑浆的罐头

13日晚,我军的炮弹全部倾泻到金华地区敌人占领的167平方公里之内,我们前沿观测所完成了任务。我军步兵冲上去,没死的敌人后退了,以后双方昼夜开始了拉距战。离停战还有10天,我们观测所已经失去作用,没有命令又不能撤走,确定让我回到离我们2公里的炮阵地,拿吃的;另外再打听一些下一步的工作。我怕暴露目标没有从路上走,从山坡上直奔我们连的炮阵地,路过一个山脊背,那里横七八竖的躺着10多具我军没头,没腿,肚子漏出肠子的尸体,炮弹坑一个摆着一个,把一米深的壕沟都被炸平,炮弹翻起的鲜土盖在烈士身上,罐头洒落一地,我一看就知道这是向前方送食品的士兵才被打死的。我想这是封锁线不能停下,弯腰捡起一桶罐头就跑。跑到山坡的一块石头上,坐下休息会,发现我手上有些糨糊似的东西,是罐头漏的吗?细看罐头没有漏,我饿了管它啦,我打开就吃。边吃边看发现,我的手缝里、罐头缝隙里,上面有带血丝的粘糊糊的东西,细想,这合罐头是在半边脑袋的烈士傍边捡的,一定是烈士的脑子。吃吧,反正药不死。

残酷的一幕摆在眼前,到现在我也没有忘记。

我在山坡上吃罐头,山底下有大批的新兵开往前线,去补充部队战斗伤亡的空缺。他们在新兵连里学习的是,怎样防空,怎样学习英雄人物丘少云,为了整体利益,情愿自己被火活活烧死也不暴露目标。新兵离前线敌人还有10多公里,都听不到前方的枪声,他们不认为是已经进入战场。我周围没有杂音,清楚地听到风颳电线似的声音,抬头一看,自言自语地说,坏了,他妈的吊死鬼‘效整机’又来了,山下士兵要倒霉了,我想喊,你们快向路得两边跑吧,但是他们在山下离我3-4百米远,又听不到。不足一分钟,敌人的大批炮弹对着弯弯曲曲的山沟小路打过来了,以前敌人打我们,我顾不得看,这次我在山坡上向下看,特别清楚。开始敌人的第一批炮弹打过来,这些新兵还认为是飞机在打他们,他们趴在树条和草丛里,怕不露目标一动也不动。炮弹擦着空气,呜儿、呜儿,的叫声,火光以闪一闪,黑色浓烟冲天,随着炮弹轰轰的声,把山沟里的石头、土块,树条、衣物,翻向天空,整个山沟黑烟滚滚,什么也看不到了。敌人的炮火一停,地面的草、树条都被打光或者埋到土里,是一片惨状。不多一会,我军的担架队立即把伤员抬走了。我带着悲痛的心情回到炮阵地,路上想,可惜这些士兵没有参战全完了。

我又捡了条命。

我回到炮阵地带着吃的刚要返回观测所,连长告诉我,你不要走了,前线观测所被敌机炸弹炸塌了,他们三个人全被埋在里面,已经派人挖去了,你就不要去了。我愣住了,从头凉到脚,在想,王班长、电话员小陈、小李,今天上午我们还在一起,难道你们就完了吗,我真有点不相信。我要不回阵地取吃的,也就与他们一起走了,面临停战,我算捡条命。

帖:3922505 复 392250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