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读《易经》心得】随卦:如何当个好老大 -- wqnsihs
共:💬273 🌺1849 🌵2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惊梦⑦

前面说到,我在北京安南保安公司期间,多次有人来问我,我怎么会肯来当保安的,直接问间接问的都有,这个问题其实要从我为何决定来北京说起。

为啥要离开上海这个问题前面都说了。即使是陈东宫的牌位拿出来都不能让我在上海有个不是苦力的饭碗,我在上海没吃没住,怎么待下去。今年3月份时候觉得可以离沪了,那时候几经考虑,觉得去浙江杭州最好。我爷爷籍贯浙江杭州,去杭州是理所当然的回祖家。而且上海杭州离得近,也就100多公里,需要往返一下也不费时费力。习总任浙江省委书记时候,浙江本地官僚系统非常愿意给习总面子,再加上杭州时任市委书记又和习总多有交集。这么多明显的好处,那为啥改来北京了。有个词叫‘丢人现眼’,6月10日到12日三天里那人民网和各种小道消息说的花好桃好天花乱坠,都说成那样了,我不趁机去北京现眼一下岂不是浪费。而且之前总说什么上海路途遥远难以接济云云,那我直接跑到皇城跟下,看你再说什么路途遥远。我就是做好准备来丢人现眼的,当然不是丢我自己的人,我就是自讨苦吃来要某些人好看的。

前面‘惊梦④’里提到的那个二房东在6月5日赶我出来时候没好气地问我,6月3日劝说我去家乐福应聘保安为啥不去,我回答说我去年底去的时候家乐福里面的工作人员当着我面把我填写的简历撕个粉碎。我手机里还留着今年5月20日地一条短信,是让我第二天前去上海某保安公司面试,那是个正牌的国有单位,让我面试的是普通文员岗位。当然在面试之前就找借口否决该公司招聘我。再往前,2011年我流落街头露宿公园三个月期间,一再否决各式各样的公司招聘我,而一再托人转话劝说我可以去当保安么。可见,要逼我去一家低档保安公司是蓄谋已久的。正是这样一个低档的,工作环境很差薪资待遇也很差的保安公司,正中某些人下怀。我本来就是来北京‘丢人现眼’的,让我去一家低档保安公司,好啊。在上海我怕被人害死都没人做声,换在北京我可不怕,所以要扣身份证,要画押签约,一概爽快照办。一边说的天花乱坠,一边让我去从事苦力职位,我倒是想看看某些人准备怎么自己打自己脸。结果事实告诉我,我还是疏忽了,某些人非但根本不要脸,而且居然还想借机趁此借刀杀人干掉我。

早几年的被整经历就告诉我,越是底层越是文化低的人越是敢当面辱骂殴打我。某些人也明白这点,越是大公司越是不敢也不愿做恶事的,同时还不好指挥。而越是低级低档的小民企,越是敢当这种打手,回头还振振有辞地说是领导指示,还要借口说不施害只能被害。 我在北京安南保安公司的日子非常难捱,这岂止是苦力岗位,根本就是包身工么。但同时我还是明白,时至今日,最多难捱几个月而已。我在北京安南保安公司期间,不禁要常常自问,要是2011年我落进这么的坑里,我还出的来么。弄不好许多人还要落井下石说我就这么半死不活的待在保安队里最好。这想想都觉得就后怕啊。正是时至今日我有这个胆量觉得这么个坑弄不死我的才肯进这么个坑的吧。

虽说是天子脚下首善之区,但毕竟3月才开完人大,我本来就没对来北京报多大希望。来现眼一下就走,要真有意外再说。所以我只带了夏天衣物,根本没想过会待过十月国庆。我在北京安南保安公司期间,被限制地两个月没摸电脑,临离开时候还故意指使人把我原先所带笔记本摔坏。出来后,我花了好几天把之前两个月没看的各种消息快速看了一遍。我对着日历对照着看,有许多小道消息通篇就看到在胡说八道。至于暗示影射我的,更是可笑。一边对我行为做出多种限制,对我封锁消息,一边背着我在那胡说八道我如何如何,这多么可笑之极。有些消息让我挺开心,就是看到不少事情显示习总更快速获得了比他前任两位领导人都更坚实的政治权力基础。

还看到有些人以我到了北京却当了最低档的那种保安,挖苦说自封什么省部级的不学无术的阴谋家真可笑可悲。这事现在得说明一下了,当初提出省部级这个说法,不过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把戏。电影饥饿游戏,里面快结束时候的一段对话我记忆深刻,因为用这段话恰好很能描述我的处境。

-- They're not happy with you.

-- Why? Because I didn't die?

-- Because you showed them up.

-- Well, I'm sorry it didn't go the way they planned.

I'm not very happy with them either.

-- This is serious. Not just for you.

They don't take these thing lightly.

所以在几年前我提出这个省部级的说法,就是暗示隐射要我跟着剧本演的漫天要价,至于就地还钱与否,根本不在我考虑范围。因为早几年的种种事实表明,某些人根本不会让我进入体制,只不过想一再糊弄我。在这件事情上朱云华和我之间根本就没有纳什均衡点。朱云华的剧本里就是要我死,这种条件我怎么可能会接受呢?所以其实我根本就不可能会真的接受跟着剧本演,提出省部级的漫天要价本来就是一种糊弄对糊弄的战术,提出当时我就知道非常清楚这点。除非改剧本,除非有真的行动落实我进入体制,不然一切都是假的。这次当了保安被用省部级来挖苦我都没啥感觉,还有人干脆直说那是因为表明后面没人了,我就当是在胡扯笑笑。这几年来不知道多少次被某些人用‘省部级’三个字来影射我了,而且尽是些‘省部级’挂掉的例子,我已经为这个‘省部级’的说法窝了几年的火了。所以我看完各种消息之余,除了感到可笑就是可笑。这些事情本来与我何干,却偏偏被逼着一起喜怒哀乐。

前些日子住在一起的人是个跑场当群众演员的,正好缺人看我一直闲着想拉我第二天去凑场,我想想闲着没事倒是可以趁机出去接下地气,又不是去卖苦力,同意了。晚上要我记个电话号码,是群众演员带队的,我想是副导演之类的人员吧,手头没笔,就报给我听。没想到就读了一下,过了会,那人来和我说抱歉明天不缺人云云。之后几天又有几个场子,那人再没来问过我。我倒是并不在乎,大不了去救助站混张火车票么。只是有些人实在要赶尽杀绝,这不吐不快。时至今日事到如今,我这么多年频繁暗示,处处忍着不说,换来的依旧是要赶尽杀绝,可见某些人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另有所图。本来这里要卖个关子一点一点说的,前天被逼急时候直接明说了。这也是我之前早已暗示过多次的,自己不经意中成为这件事情中习总的替身。

虽然我早就想明白了自己该去干啥,但这并没有妨碍自己成为这件事情中习总的替身这个事实,虽然这个事实的成立并非是我自愿加入或者自愿承担之类的,但世事有时就是这么荒诞。这个事实我已经多次隐晦暗示过了,明说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不是没想过,我一直只求退出了事,但现实就是一再加紧地逼迫我,一定要平白无故地要我死这绝无可能让我接受,让我做苦力之类变相的要我死同样绝无可能。

土鳖抗铁牛……

帖:3932183 复 393215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