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34 🌺157 🌵3新:
主题:农地放开流转是谁出的主意? -- forger
家园博客 真心不看好资本下乡和专业化农业服务经营

我是农民的儿子,自从懂事开始就思考为什么农民受穷受苦这个问题。大学时候知道农民这个词汇是被用来骂人的,心里真是无比刺痛。因为这个问题我也曾经激烈的抨击剪刀差和统购统销。

记得忙总曾经对农业经营说过一句话:农民都搞不定,凭什么认为资本就搞得定农业问题。

因为农业问题除了体制原因外,还受许多其他因素影响,与工商业经营难度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上。渠道、品牌、管理、物流、销售等等我不是内行,但是单单一个产出的波动性就是一般企业无法承受的。精细化农田经营投入比如大小水利、保墒、监测等等需要的投入、需要的支撑体系也决不是简简单单资本下乡就能解决的。

(最近知道的,某全国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的农产品资产是不赚钱的,尽管这家企业奖状奖杯拿了无数,顶级产品特供中南海。至于褚橙,那就是个工商界吹捧起来的个案,宜昌种水果的农民多了,好品种也多,也不见哪年没有卖难的。)

再从农民自身的利益出发,所谓的“财产性权利”真的能落实到每一个本该受益人的头上?我是非常怀疑的,因为亲身经历告诉我,县乡下面能动手脚的地方非常多,一旦开始流转,就不是谁能挡得住的,七长老加在一起都挡不住。

我从2005年开始就担心“土地流转”这把刀什么时候会落到农民头上,农村农地农民的肥肉什么时候被端上餐桌。而且在家乡我也亲眼目睹了地方豪强对土地流转和确权的操作。这块肉越肥、所谓的财产性权利越大,未来的冲突和矛盾就越激烈。

为什么?因为基层秩序已经倒退30年,基层治理开倒车已经30年,基层自治的后果会是什么?资本下乡不让土豪们满意那还搞个什么经营。

当然,未来的公开媒体上,关于农业农民自然是“小号大号一起吹”。但是很多应该十年前就应该研究布置的基础性措施政策的缺位,将让未来的三农话题更沉重。

TG一动土地政策,那就将有至少20年的影响(看看建国前后土地政策的变动,不要以为改革只是1979年才开始的事情)。这届政府的决心和信心,我丝毫不怀疑。但是要讲到对广大农民的理解,对农民利益的保护,对农民需求的满足,对三农问题软着陆的条件配备,我心里的问号越画越大。

和十年前相比,本届政府的有利条件只有一个:老农民又老去了十岁。

帖:3944051 复 394397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