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参观中世纪博物馆,居然有水龙头 -- 莫无非

2013-12-05 05:28:20方天化几
玩文化不是一般人的游戏,辜鸿铭是一个懂文化的人

玩文化从社会效果角度看是超前的,因为玩文化的社会效果的产生需要时间。

毛主席就是一个玩文化的人了!

要共产主义救苏联比要共产主义救中国更困难,就是因为俄国文化有神,东正教根深蒂固几乎上千年,如果要共产主义救苏联就需要继续革命,特别是需要继续文化革命,还要继续宗教革命,铲除东正教,可那恐怕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神作为一种政治力量是非常强大的,看看东正教现在在俄国的地位吧。

西方基督教连姓都没有本来没有家庭价值,家庭都没有,为上帝为教堂更是共产主义了,没有家庭,差不多就是共产共妻,连姓都没有,铁匠就姓铁匠,做鞋的就姓做鞋的,跟日本差不多,住田里就姓田中,住渡口就姓渡边,等等。

中国的传统文人的传统理想还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我以为这比共产主义好多了,因为具体,所以可行。

中国古代的朝就是一个管理团队,相当于理事会,皇帝是理事长或CEO,天下的概念,社稷的概念,皇帝是管理员,皇帝的财产差不多就是国家财产,加上无神,所以,中国有共产主义的土壤。

共产主义没有救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道理也差不多,根本是没有继续革命。

如果说共产主义救了中国的话,比如说处理了颜色革命那样的致命性的危机,根本是继续革命,具体就是毛主席搞了文革,基础是中国文明本来无神,所以中国只需要继续文化革命,不需要继续宗教革命。

至于代价嘛,一分钱一分货,考虑到中国共产主义的起点与苏联共产主义的起点的差距,中国不仅先天不足还输在了起跑线上,中国需要得到的实在是无法用语言形容,因为超越了人类语言,看看中国的过去,再看看中国的今天,那些代价实在都是微不足道的。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是西方盛极而衰的开始,表面上看是盛极而分裂,分出一个左的共产力量和一个右的纳粹力量,但是,这里面的规律性完全可能是《易经》里都有了的。

由于西方出现左的共产主义和一个右的纳粹主义是思想文化变化产生的历史现象,中国想错过这个历史机会恐怕都不可能,中国得到的是借了共产力量的力,因为以当时中国自己的情况是无法靠自己的力翻身的,所以说只有共产主义能够救中国,只有毛主席能够救共产主义。

毛主席说马克思主义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其实也把马克思打回陈胜吴广“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年代了,因为造反在西方是新概念。

马克思的作用很大,思想其实很小,经济上所谓剥削的秘密,老中开饭馆的都知道多给厨子发工资就少赚钱,少给厨子发工资就多赚钱,行动上暴力革命和解放全人类也把共产运动推进了死胡同,因为只能在资本主义薄弱的地方搞了,而资本主义力量薄弱的地方工人阶级力量也薄弱,除非极特殊的情况,哲学上无神就是老中几千年前就知道了,老中几千年前还知道辩证法。

通宝推:笑任平生,聂盘,snark,呆头呆脑,说几句,
帖:3951684 复 395155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