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诗经》中的植物 -- 桥上

2014-01-09 02:39:58桥上
草08 溱洧:蕑、勺药(上)

溱洧

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蕑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溱与洧,浏其清矣。士与女,殷其盈矣。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高亨先生注:士,男子的通称。蕑(jiān),蘭(兰)也。勺药,香草名。且(cú),借为徂,往也。洵,真也。訏(xū虚),大也。将,当作相,传写而误,上章可证。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26)《郑风溱洧》)

诗人为我们展示了美丽的场景:在溱水与洧水交汇之处,青年男女手持香草,互相交换……

下面是两张溱(zhēn)洧(wěi)交汇处的图片(截自网上),以及那里的GoogleEarth卫星影像(交汇处在图中中部偏下,从右上来的是溱水,从左下来的是洧水,二水迎头相撞)。据说二水过去水量要大得多: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诗中提到了两种香草,一种是“勺药”,另一种则是“蕑”。

————————————————————

下面我们先说“勺药”:

这首诗中的“勺药”无疑就是现在各地人工栽培观赏的美丽芍药;而且是根药用,称“白芍”的芍药;还是一直和牡丹作对的芍药;也就是毛茛科(Ranunculaceae)芍药属(Paeonia)芍药组(Sect. Paeonia)的Paeonia lactiflora Pall.——芍药(神农本草经):

繁丝蹙金蕊,高焰当炉火。翦刻彤云片,开张赤霞裹。烟轻琉璃叶,风亚珊瑚朵。(唐-元稹《红芍药》,蹙音c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仙禁生红药,微芳不自持。(唐-张九龄《苏侍郎紫薇庭各赋一物得芍药》):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温柔一同女,红笑笑不休。月娥双双下,楚艳枝枝浮。(唐-孟郊《看花》):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芍药花开菩萨面,棕闾叶散野人头。(唐-王璘句):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北宋-秦观《春日》):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芍药花初吐,菖蒲叶正齐。(唐-许景先《阳春怨》):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浩态狂香昔未逢,红灯烁烁绿盘笼。(唐-韩愈《芍药(元和中知制诰寓直禁中作)》):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钗葶抽碧股,粉蕊扑黄丝。(唐-白居易《草词毕遇芍药初开因咏小谢红药当阶翻诗…偶成十六韵》):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两三丛烂熳,十二叶参差。(唐-白居易《草词毕遇芍药初开因咏小谢红药当阶翻诗…偶成十六韵》):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丝头开万朵,玉叶衬繁枝。(南宋-曹勋《临江仙(赏芍药)》):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芍药梢头,红红白白,一种几千般。(北宋-陈师道《少年游》):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孤根若可用,非直爱华滋。(唐-张九龄《苏侍郎紫薇庭各赋一物得芍药》):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在毛茛科(Ranunculaceae)芍药属(Paeonia)里还有一个牡丹组(Sect. Moutan),其中最常见的就是芍药的对头Paeonia suffruticosa Andr.——牡丹(神农本草经)。

牡丹可能由产我国陕西延安一带的矮牡丹(P. suffruticosa var. spontanea)引种而来。根皮供药用,称“丹皮”: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牡丹组(Sect. Moutan)植物和芍药组(Sect. Paeonia)植物的区别是:

牡丹组:灌木或亚灌木;花盘发达,革质或肉质,包裹心皮达1/3以上。

芍药组:多年生草本;花盘不发达,肉质,仅包裹心皮基部。

看来这个区别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古人眼里的芍药说不定也包括当时的牡丹,当然二者都不象今天这么艳丽,那是经过多年人工选择的结果。

————————————————————

然后我们来说“蕑”:

《汉语大字典》蕑:《诗陈风泽陂》:“彼泽之陂,有蒲与蕑。”(陂音bēi)毛传:“蕑,兰也。”郑玄笺:“蕑,当作莲。莲,芙蕖实也。”陈乔枞《韩诗遗说考》:“……蕑本训兰,又以声近假借为莲字。兰与莲,皆泽中之香草也。”

繆啓愉先生有云:“蘭(兰),非指蘭科的蘭花,古所称“蘭”,指菊科的蘭草、泽蘭,而蘭花,古称蕙、燕草。”(《齐民要术校释》第二版 贾思勰 原著 繆啓愉 校释 (p 818))。

因此,《诗》中的“蕑”应当就是菊科(Compositae)泽兰属(Eupatorium)的Eupatorium fortunei Turcz.——佩兰(种子植物名称)。屈原曾反复咏唱,“綠葉兮紫莖”的,应该也是这个佩兰:

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离骚》)

余既滋蘭之九畹兮,又樹蕙之百畝。(《离骚》)

時曖曖其將罷兮,結幽蘭而延佇。(《离骚》)

戶服艾以盈要兮,謂幽蘭其不可佩。(《离骚》)

蘭芷變而不芳兮,荃蕙化而為茅。(《离骚》)

白玉兮為鎮,疏石蘭兮為芳。(《九歌湘夫人》)

秋蘭兮麋蕪,羅生兮堂下。(《九歌少司命》)

秋蘭兮青青,綠葉兮紫莖。(《九歌少司命》)

被石蘭兮帶杜衡,折芳馨兮遺所思:(《九歌山鬼》)

春蘭兮秋菊,長無絕兮終古。(《九歌礼魂》)

故荼薺不同畝兮,蘭茞幽而獨芳。(《九章悲回风》,茞音chén)

以下是摘自《中国植物志》的关于佩兰及其同属几种植物的一些介绍以及来自《中国植物图像库》的这些植物的图片:

佩兰又称兰草(植物名实图考)。此种名称较多,北方和江苏通称佩兰,江西、湖北、湖南、贵州通称兰草,北方亦称香草;江苏有时又称八月白,失力草,湖北有时叫做铁脚升麻、称杆升麻。

全株及花揉之有香味,似薰衣草。湖南长沙西汉初年马王堆古墓中曾发现有该种植物保存完好的瘦果及碎叶残片: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光风摇动兰英紫,淑气依迟柳色青。(唐-崔日用《奉和圣制春日幸望春宫应制》):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露晓红兰重,云晴碧树高。(唐-许浑《晓发天井关寄李师晦》):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映庭含浅色,凝露泫浮光。(唐-李世民《芳兰》):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稍抽兰叶紫,微吐杏花红。(唐-柳道伦《赋得春风扇微和》):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兰芽纡嫩紫,梨颊抹生红。(唐-王周《自和》,纡音yū,弯曲):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绿玉丛中紫玉条,幽花疏淡更香饶,不将朱粉污高标。(南宋-向子諲《浣溪沙(宝林山间见兰)》,諲音yīn):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柳色浮新翠,兰心带浅红。(南朝-梁-朱超《奉和登百花亭怀荆楚诗》):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夏老兰犹茂,秋深柳尚繁。(唐-骆宾王《送吴七游蜀》):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菊科(Compositae)泽兰属(Eupatorium)中另外两个比较常见的种为:

Eupatorium japonicum Thunb.——白头婆(长沙),又称泽兰。其原变种为Eupatorium japonicum Thunb. var. japonicum——白头婆。此种也有许多地方名,福建、湖南名孩儿菊,河南叫六月霜,江西叫六月雪、白花莲、麻杆消,湖北称麻婆娘。

——泽兰是一个分布广变异大的种。

本种全草药用,性凉,消热消炎: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Eupatorium lindleyanum DC.——林泽兰(中国药用植物志),又称尖佩兰。其原变种为Eupatorium lindleyanum DC. var. lindleyanum——林泽兰。此种也有许多名称,贵州、江西叫白鼓钉,贵州叫升麻或土升麻、路边升麻、称杆升麻: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帖:3965335 复 395303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