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读《易经》心得】随卦:如何当个好老大 -- wqnsihs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72 阅 49756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4-02-18 11:14:57
3978388 复 3974822
南山集南山集`37446`/bbsIMG/face/0002.gif`70`152`35`2664`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09-07-30 05:27:39`
膏粱与黄粱②

又拖了十几天,转眼2月中旬就要结束了。2月份短,这个说法其实不够准确,因为我最后一次拿到薪资的临时工岗位,还是前年年底。再准确些,这8年来我都是三无人员状态,无非是被逼去若干个保险公司之类的骗子公司或者那些打着保安公司的黑窑公司。

在写这篇东西的开篇我就可以直接挑明,只要江总还在一天,我这事就不会得到彻底解决,这是我非常非常清楚的。就像吴稼祥在“黑马集团”里描述总结的,黑马集团是“以拍马为最高的政治境界,以不进行任何的政治表态为最正确的政治态度”,是“彻底功利化的彻头彻尾的权欲主义者”。“究其一生,所知者无非得势前投人所好溜须拍马,得势后迫人投其所好以遂己欲,仅此而已”。这几句总结我每每念及都深感贴切,但同样只要江总还在一天,我就不会蠢到去直接攻击江总。因为无数旧事表明,江总这人不能容忍任何人攻击他,不管占理亏理也不管有德缺德。江总也就最多这两年了,我哪犯得着去顶风作案。所以几年来,我都懒得去和人多说话,一方面是因为我被全方位监视中,另一方面,是因为,任何人都靠不住,也就是任何人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都会出卖我。当然,有例外,有两个人是我用不着怀疑的,一个是习总,向习总致敬;另一个是静安寺的娘子,我是动心了,但同时我也知道,假如我直接表态,对方会受到非常大的压力,我不敢确定对方是否能够忍受这个足够大的压力,同时我也对此表示万分歉意。事实上,就像无数谣言和小道消息中伤挑拨之后我对胡总开始怀疑一样,也一直有无数谣言和小道消息中伤挑拨习总,和娘子。或者再往前,为啥在2008年时候我会在水木上海版上面要说‘我喜欢韩正’‘我差点死在陈良宇手里’这些话,因为那时候上海版翻来覆去地说韩正十大政绩里的水分,韩正袁鸣的奸情,韩正在胡总面前说了我许多坏话……等等,搞得我不得不表态一下。同时也是从2008年到现在,有不下十次,在我身边,或者直接对我说,温总是影帝,让我接话。且不说温总多次调停我这事,而且就我个人认为,我是相信温总所说的他从无私心。有太多人总是念念不忘纽约时报所宣称的27亿,历来每次在我身边提及,我从来都不接口,温总自己都不辩解,我这一身麻烦的处境怎么能去多说。我曾经把温总比作翔宇,被人嘲笑,当然温总和翔宇不是一个级别的,但他们俩的许多不同中,在党内干部关系方面,却有相通的地方,就是都很知跟知底,人精。温总历四朝不倒,在中央中枢工作,又掌管国务院,加起来也快三十年了。这三十年,正是改革开放,元老退休,太子党下海经商开始和发达的三十年。这些家族的商务和事物,恐怕没少让温总帮忙吧。或者换言之,太子党们变成权贵,温总有不可磨灭的功劳。别看有不少太子党不喜欢温总。但温总在太子党中的人缘和利益多的很。不光是太子党,党内最近的常委们,也都或多或少得益于温总。可以说,温总是党内权贵网的核心节点。温总的这27亿,恐怕是温总不得不默许其家人收下的(虽然曾经闹出温总因其妇败坏名声而要离婚的消息),不然温总两袖清风,整个权贵网怎么放心的下。所以温总的这27亿,假如需要辩白,可以牵出整个高层和元老家族的百亿和千亿。这27亿不仅仅是冰山一角,也是江山一角。

说我有作风问题思想糜烂,捕风作影的证据是我硬盘内保存了诸多岛国动作片和相片,但有实据么?当然是没有,因为永远不会有,我有这个毅力和决心用不交女友来表示抗议。曾经多次设局问我为啥这个年纪不结婚,我有过托词,也有过直言。虽然人民网上面一直在玩左右互搏自说自话,但开始我还是希望能够相信一下的。就像2011年4月份之前,2011年3月是朱云华自我曝光的那一刻,整个4月份都在激论,搞得我想这下我的饭碗该有着落了吧。等到我5月1日被赶出租住地,接着5月3日被赶出上海救助所……6月时候有个便衣到公园里套问我为啥不找女友?我对他直言,要下面那个头的话就是不要上面那个头。那便衣没听明白,接着假装自己是男同性恋,一再用手打击我私处,还问我是不是男同性恋,我只好翻脸大骂,才赶跑他。直到2011年7月香港亚视误传江死讯,我才到7月底结束流落街头的情况。这三个月时间里,由于是流落街头状态,日子过得极慢,经历了太多事情,足以让我怀疑这个人民网是不是神经错乱。从2008年开始,每次我周围有体型相近的女孩子接触,人民网都会在文史栏目大字标题发文暗示鼓动我要主动要强奸或者使用各种手段,搞得我胃口全无,次数多了,我明白了,人民网的意思是我要和这种体型的女孩子交配,但是……,但是……,但是,不会管我死活,不,这说的不够准确。应该这么说,人民网的文史栏目,每天的数次更新,都在暗示对我的一言一行了如指掌,让我明白我自身被全方位监视中,但是……,但是……,但是,我每天都在挨饿,我每天都在被朱云华戏弄,人民网的诸位就是一再表态,人民网就是要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我活活饿死活活逼戏弄死。人民?玩具?恐怕是金三姑父檄文里的猪狗不如才能生动形容。而且人民网示意希望我能和朱云华交配生子,哼唧,哈哈,为什么?为什么?既然如此,我怎么可能会同意结婚生子?非但如此,2011年三个月的夜宿公园经历就足以让我立下决心,绝不碰女人。因为只有这样,即使用迷药也不会对我有效。知道2012年春节后那次上海虹口甜爱路附近的一家外贸公司的仓管面试完之后,我为啥要把费月明打我一下的事情大闹特闹?因为我知道朱云华会借此阻扰我去那家外贸公司,而那家外贸公司面试我的时候就意思明确,我是要接受作为女婿的条件被录用的。不好意思,我可以不要饭碗,但我决不能生子。那是2012年春节,我的行为还不够明确么?2012年2月初同时发生了一件大事,我当时听闻就意识到了王丽娟夜奔美术馆的重大意义。但随即在2月12日深夜,我被费月明找茬下重手揍了一顿,极力扭转手腕压在地上长达一支烟的时间。可见,经过文革之后的中国人民80%以上都是混蛋这句话言之不假。这些年来,随着事情的逐渐发展,我接触过不少有心属意我的女孩,有漂亮的,有活泼的,有外表白富美型的,也有实质白富美的(当然我知道高攀不上),但我都心止如水,尤其是2012年2月之前的,我在另一个系列中说了,王丽娟夜奔美术馆事件让我意识到我有活路了,而那之前,不管是啥样的,记得其中有个极像年轻时候的红姑,但那是在三个月的夜宿公园之后了,我就是在那三个月里立下决心不碰女人的(为了防迷药,男人也不会碰!)。结果人民网又开始胡说八道什么我是杀子凶手了。哼唧,哈哈,人民网你成天看着我活活地饿肚子,却口口声称我如何如何不好。什么是人民,猪狗不如就是人民。

我不知道为啥有人要说我会直接攻击江总。开篇我说了我犯不着顶风作案的原因,但这不代表我不会说些其他的。譬如,为啥康师傅的事情从去年12月初疯传要打大老虎,先是年底,然后春节前,然后又传2月11日(结果鸡中枪了),接着接着又拖到现在。要我说,我个人观点是,康师傅在顽抗,习总又是厚道人,又一再推重要法制,所以被难住了。康师傅曾经是政法委的九长老之一,手里掌握着很多高层的把柄,只要康师傅本人不肯认罪伏法,证据再多也没用。所以,所以,不断的在搜捕康师傅朋党,要把任何狗急跳墙的可能都掐灭,当然我是在说那些朋党原先就一大堆违法罪状的前提下。不要把我这种为求饭碗活命的猪狗不如的一介百姓相提并论。另外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譬如当初不厚干掉文强的模式,这差不多是我唯一能想出在习总接受底线之上的方法。

不用妄想,不管我这个系列写到第几篇,我都不会去直接攻击江总。另外,你们把我静安寺的娘子逼走,无所谓,我不但说过这是我几年来唯一动心的一次,而且在那之前,我就用行动表明了不出狱绝不碰女人的决心。还一再胡说八道什么我是因为看中北京安南保安公司里的那个女的才答应去当保安的,还多次在人民网文史栏目暗示我可以共享一下。扯淡你个大头鬼,我是有习总这个底牌了才敢去当保安的,结果还差点被弄死在北京国美商都,包身工白干不说,还故意摔坏我的笔记本电脑,关闭所有可能有的无线信号,以防我发文。我要写东西还不是被逼着写的,要不是被逼无奈,我才懒得写这些大实话呢。外面家教费多贵啊,我免费无偿做教学,而且这些大多数都是混蛋的猪狗不如的人民也不见得领情。下雪天的深夜忒冷了,睡觉起来在写。


最后于2014-02-19 02:27:03改,共3次;
2014-02-18 11:1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