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在非洲一 -- wlr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188 阅 103535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4-06-25 19:13:44
4025344 复 4007743
wlrwlr`99487`/bbsIMG/face/0038.gif`70`805`4518`36404`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14-05-09 13:27:23`
在非洲七十八、 51

随后几天,我和托德开始仔细观察城市周围被占领的山峰。这里的山绝大部分是石质,基本上都有覆土;上面的原始森林已被砍伐,很多地方又栽上人工林。因为靠近城市,人为改动的痕迹很多,有些山的整个一面都是采石场。

第三天傍晚,我拿着望远镜躲在希尔顿饭店最高层的房间里,逐个审视着夕阳照亮的群峰,终于打定主意。

晚上托德准时赶来,我把他让到一边:“我们开个会,除去你我,只能有一个最可以信任的人现场做记录,岗哨放到屋子四周,距离不得小于二十五米,这个范围内,任何人不经允许,不能进入。”

“干吗?都是图西人,绝对信得过。”

“还是小心点好。”

“行,就照你说的办。记录还是基德,他父亲就是被胡图人害死,母亲在首都,现在下落不明。再说他写得快,首都大学毕业。”

“哦,好!”

基德布置好会议室,给托德倒好咖啡,给我倒了杯温水,坐好拿起记录本。

我先向基德说声谢谢,然后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这样,我建议攻击这个高地,”我指着城市西边的一个山头,“按中国的命名标准,就叫它1220高地。这个高地两面都是缓坡,利于进攻,而且草很深,地形有小的起伏,利于隐蔽。我方一侧的山头基本与其等高,靠城市一面是个采石场。我去观察过,奇怪的是采石场这个山头没发现我方守军。”

“这里是迪恩的防区,我也不知道。”

“把那里的防御接过来,行不行?”

“好,我去跟他商量。”

“具体计划是这样:我们半夜开始行动,接近到50米左右,潜伏到天亮,然后突然冲击。那里的守军大概三四十人,我们去60人,再多了不行,摆不开。人员要选择那些胆大心细的,夜间登山不能出任何声响,你认为谁适合带队?”

“约翰还在医院里,让拉莫去吧。”

“行,他有实战经验,其他人也要选有实际经验的,最好是在夜间有实际作战经验的。”

“我尽力,恐怕选不出那么多人。”

“尽量吧。哦,还有,参加的人现在不能告诉他们具体的任务情况,要保密。”

我要过基德的记录看看然后还给他:“这份文件要绝对保密,除了现在的三个人,任何人不准看。要是泄漏出去,你就别想活了。”

“好的,谢夫。”基德吓了一跳。

托德还要说些什么,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原来是金和迪恩带着几个人来找托德,被哨兵挡在警戒线外,发生争吵。

“这是我大哥金,这是二哥迪恩。”托德给我逐一介绍,“他是杰克,我们都叫他‘西点’,这是......”

“Tony!”我打断他的话,报上英文名字。

三兄弟个头差不多,老大金最魁梧,脸大眼大,看起来有些凶相。迪恩身材适中,眼睛稍小,但十分灵活,‘西点’杰克看起来年龄稍大,一脸和善。

迪恩率先过来和我握手,金却还为刚才的事恼怒不止:“连我也敢拦,你要好好处罚这混蛋。”

“好的好的,没问题。”托德和着稀泥,把大家让进屋里。

“这人必须开除,现在我们几个是最高长官,所有人必须听命令,或者,让他到你的前线部队去。”迪恩附和道。

“好的,就按你说的办。”托德回答。

我看他们有事要谈,不好打扰,找个借口告辞,托德犹豫一下,还是同意了。

二十分钟以后,托德来找我。

“方便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他们来有什么事?”

“都是一些防御准备上的琐事,比如工事进展缓慢,不能动用机械等等。”

“这不是小事。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正面肯定不能动用机械,但可以在反斜面用机械修筑工事。”

“反斜面?你的意思是修整上山的道路?”

“这只是一方面,还要挖掘屯兵洞,道路也不是普通的道路,必须是蛇形的交通壕,如果有条件,最好加顶盖。”

“对对!交通壕很需要,可是挖洞干什么?”

“防御兵力可以藏在洞里。你想想,最坏的情况:敌人占领山上的阵地,我们的人往下撤,如果在地面上......”

“那就是靶子。”

“对对!就算通过交通壕下撤,敌人如果在地面上追,还是比你跑得快。而有了这些洞,不仅撤退的时候可以躲起来,还可以随时反击。另外,洞也不能是直的,必须和交通壕一样拐弯。”

“太好了!你的办法真是太好了!”

“我也是学来的,中国曾经和美国打过仗。”

“天哪!”他睁大眼睛,“什么时候?”

“最近一次直接战斗是五十年代初,”我心中充满自豪,“而且打赢了。”

“这个我不知道,给我讲讲。”

“以后找时间吧,还有件事:你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在帮助你们,否则以后胡图人会恨我,我们国家的使馆也不会允许,刚才你的哥哥们大概已经知道了,其他人一定要保密。”

“为什么?胡图人在首都也打死过外国人。是我请你来的,再说如果不抵抗,谁知道会不会被打死,使馆不会责怪你。”

“先保密吧,行吗?”

“好。”

两天以后的凌晨一点,我和托德爬上1220高地对面的山头,四下一片漆黑,靠近的城区已经拉闸断电,天上也只有一弯细细的月牙。

我喘息片刻,再次用望远镜确定对面的情况,可是什么也看不到,只能侧耳倾听有没有异常的动静。托德趴在旁边,手里拿着基德刚刚带人拉上来的有线电话,盯着我的动作。

片刻之后,我使劲点点头,拍拍他的肩膀。托德立刻缩回到岩石后面,对着听筒轻轻发出行动命令。

山下似乎传来一些声响,我皱皱眉头。参加攻击的人员这两天全部不许出营区,白天睡觉,晚上十点起床吃饭,然后可以在营区自由活动。这样做主要是想调整生物钟,同时便于发现十二点以后容易打瞌睡的人。

三个火力组悄悄从我身后经过,六挺重机枪进入预先定好的阵地的反斜面隐蔽。基德慢慢的回到我身后,瘦长的身体好象不堪重负,费力的喘息着。

我回头看看,示意他歇一会,然后把五指并拢放在耳后,仔细倾听对面山头和山谷里的声音。出发之前,所有人身上容易发出响声的东西都已经拿掉,武器和手榴弹用临时找来的厚窗帘包裹,这个命令引起大家的反对,因为中途如果有情况,没法立即开枪自卫,但在托德的强制命令下,最终还是顺利执行。

暗夜里的等待显得极其漫长,偶尔响起的冷枪也弄得人心惊肉跳,好在对面山上一直没有异常的响动。

等到天空渐渐有一点亮光,我往草丛里缩缩,确保不会被发现,这时突然想到一个事情,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忘记考虑的事情是如何撤退,如果攻击不顺利或中途取消,怎样组织有序后撤。一旦敌人抓住机会,可能造成严重损失。同时,利用一个胜利来鼓舞士气的想法也就无从谈起。

我咬咬牙稳定情绪,现在为时已晚,做好眼前的事再说。

天亮得极快,五点十分,近处的火力组全体起立,扭头看向基德,基德则瞪大眼睛盯着我。

“照亮山顶,照亮山顶”我心里默念着关键条件,右手缓缓抬起。

初升的太阳终于越过所有障碍,顷刻间照亮山顶。我努力抑制住疯狂的心跳,仿佛能听见阳光经过时的轰隆隆巨响,默念十个数,用力按下手臂,然后再做一次。

火力组抬起重机枪,迅速越过山脊,进入阵地,架枪,上膛,准备完毕后,领头的立刻举起一只手,等待最后命令。

我看看盯着其他两个组的托德,他也正看着我。两人相互点点头,发出开始命令。

山谷里伴着鸟鸣的寂静立刻被打破,六挺机枪的齐射震耳欲聋,惊得我直哆嗦。对面山坡上立刻出现两条散兵线,枪口焰在还没有被照亮的林地间跳跃闪烁。

敌人过一会才开始反应,有两个傻呼呼的探头观望,立刻被仰面打倒。

攻击部队接近山脊线,一部分人开始投掷手榴弹,爆炸的淡烟弥漫开来。

“好,快快!”我喊起来。对面看不见有开枪还击的人,胜利在望。

火力组的机枪停止射击,攻击部队占领山头,十几个敌人跳出工事逃跑,很快倒地。战士们开始逐个工事清剿,压低枪口,对着里面就是一个长点射。

“成功!”我笑着对托德大喊,然后坐起来,活动发酸的手臂。

有的人开始越过山脊追击,我也站起身来,可是还没等站稳,山头那边突然想起一阵枪声。我立刻重新蹲下,摸到望远镜查看对面的情况。追过山脊的人连滚带爬的逃回来,枪都扔了,接着所有人都开始往山下逃。

“机枪,机枪掩护!”我大喊,可是基德却迷茫地望着我。

“机枪!”我用法语又说一边。基德立刻明白,指挥火力组迅速重新用机枪封锁山顶。

说明:48小时内净得草过多,暂时无法发帖。耽误了更新,抱歉!


  • 本帖 7 回复
通宝推:悠悠又见西山,cctothere,rentg,
最后于2014-06-26 18:59:39改,共4次;
2014-06-25 19:13:4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