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公无渡河》 & no zuo no die -- 李根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39 阅 35486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4-07-10 05:50:24
4030971 复 4029957
liuyunling
liuyunling`49341`/bbsIMG/face/0000.gif`70`708`4176`33267`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9-12-13 01:55:04`
感觉技术手段只是表面,分配公平才是根本 3

市场经济个人认为是一种初级的经济资源配置形式,其效率从长远看并不一定比计划或指令经济高,竞争某种程度是提高效率,但是竞争也是要成本的,在很多时候造成的社会财富和生产力的浪费也很大。至于说自由市场经济,从资本主义一开始羊吃人就没有自由市场经济,没有平等何来自由竞争,只是某种程度的自由竞争罢了。社会发展不是TG的包袱,而是他们的使命和责任,也是政府的责任,他们不背交给谁呢,现在某些地方已经交给黑社会和利益集团了,后果怎么样大家都很清楚,基层政权垮台,邵阳市的权贵开始买票进入人大获取更多政治权力,后果会怎么样也是很清楚的,德国前总理就说过私企是不会背社会责任的,当然如何改进管理水平这是可以商量的。在别国已经发展成帝国主义情况下,幻想关机重启重新走遍羊吃人的老路就能发展起来自由市场经济是不行的,走苏联的休克疗法是建立不起来发达的均富社会的。

至于说到技术瓶颈后面技术越发展,投入越大,越需要国家的计划统筹控制,认为搞几次运动,突破瓶颈后,后面就没有瓶颈了,不用费劲了,后面自由市场经济就开始发展了,国家的退出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后面会有更高精尖的技术在等着,投入会更大挑战会更多,国家计划性的作用也越来越大。

至于基础建设投资性质我想也是这样,会不断的投入,瓶颈也是越来越高,瓶颈高了,单次规模越大产生的规模效益对社会财富的促进也是越来越大,不同时代基建的定义也不同,没有一个时代建好,后面就不搞了。当然总体基建占社会投入比例可能保持不变或减少。

生产发展,对计划性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所谓自由市场竞争造成的对生产效率造成的浪费相当也会越来越明显。当然对计划性的正确性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解决这个问题除了政治手段以外,技术手段现在看有大数据等信息技术,提高对市场需求的预测,用准确性高的预测计划代替自由市场竞争,在产品生产出来前就能定好价,而不是生产出来后靠杀价造成浪费形成价格,当然这比较理想化。目前的社会发展水平市场竞争可能还是主要的资源生产力配置形式,但不是放任不管,也不是计划手段不增加不发展,放任后光食品牛奶出的乱象在改开前是很少的。资本为了利益是要吃人的。不管制是不可能的。

如何把公有制和管理效率结合,以前鞍钢宪法等是有探索,现在私分国有资产的太多了,如果是搞私有制,那推翻国民党政权就没意义,只不过又是换个大王棋。现在的经济危机感觉实质就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在西部,农村等基建都不足情况下竟然还有过剩产能这一说法(不是指的污染环境的产业,私企的环境责任感就不说了),很荒谬,当然是谁造成产能无法和需求相结合,那就是剥削了,私企老板占有了多少社会财富,可是他们的消费能占这些财富的多少呢,而这些财富(包括金融货币财富)无法投入消费生产的循环中,经济危机也就避免不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一方面拆工厂,一方面有些地方基建差,当然可以一时靠发债增加基建,但是不公平的分配关系还在,货币在基建循环一次后,权贵富豪的社会财富占有百分比增加更多了,真正需要财富的人更用不了财富了。香港台湾算够自由市场了,他们的富翁每年财富增加,大学毕业生十多年工资不涨,分化越来越严重。

现在TG是有扩张的冲动,可以利用减少国际剥削来缓解人们增加的国内剥削的痛苦,当然不是靠战争,而是人民币国际化,这也是虎口夺食,即使这能成功,在私有化继续发展的情况下,感觉又是另一个帝国。一旦停止扩张,离终结也不远

虽然私有化资本家在增加,底层工人无产阶级也在增加,以前的思想还在。靠自由市场和靠资本家的伪善建设共同富裕都是缘木求鱼。现在要利用民族资本家发展生产力,也要限制他们的扩张,提高管制资本的水平。这个尺度要把握好。如何建立现代的公有制国企制度也是另一个难点。


  • 本帖 1 回复
2014-07-10 05:50:2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