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军队体制:即将到来的大变革 -- 漏斗子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75 阅 41057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4-07-10 12:22:11
4031069 复 4031068
漏斗子漏斗子`5067`/bbsIMG/face/0000.gif`70`44`7636`94234`从四品下:中大夫|明威将军`2005-01-25 10:48:28`
(二)总参谋部与国防部,分担军令和政令职能 41

要实现联合作战指挥,就需要建立一个高效、精炼的军令指挥系统。这就必然要对现有体制动大手术。现在无论是总参,还是各大军区、各军种兵种的首脑机关,无一不是集军令政令于一身,机构庞杂、人员众多的“大块头”,条块分割、政出多门,根本无法承担联合作战的指挥任务。按照习大“建立健全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和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讲话,一切阻碍联合作战的体制,改革是没商量的,怎么改才是问题。

在现有的政令军令合一体制下,至少战区级联合作战指挥体制不可能组建。因此,就必须实行一定程度的军令政令分离,将军令指挥系统从现有的四总部、各大军区、各军兵种中剥离出来,集中于联合作战指挥机构。

动静那么大,震动不会小。军队毕竟要打仗,现在东海南海不太平,面临的香港直选及后年的台湾选举,变数很多,尽可能在军队改革与稳定之间做好平衡,也是要考虑的。按以往的经验,改革的难点在于新旧衔接,原机构、原人员如何处理,怎么给出路,这是最难办的。八十年代大裁军,那是整建制集体转业,现在是完全不可能了。

这就让人想起盖房子,新房子盖起来了,旧房子、老宅基怎么办?拆了、扔了既不经济又浪费资源。因此,最好的办法,是拆掉旧房子,把能用的砖头、木料修缮整理一下,继续用在建新房子上。这样,新房子建成,老房子也处理完毕。那么军队体制改革,要尽可能用“拆旧房子”的办法,盖新房。

这里探讨的改革思路,就是基于这样几个考虑。第一,一切围绕着立足于打得赢、有利于联合作战的方向改,不能动摇;第二,制度设计尽可能一步到位,条件暂时欠缺的,可以分步实施、交叉实施,以利于平稳过渡;第三,立足于对现有军事体制、结构的改造,即尽可能“用旧砖建新房”,不使新旧机构发生重叠。

基于我军传统和改革迫切,原则上建立两级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即全军层面的和战区一级的。

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是我军军令政令的最高机关,是“党指挥枪”原则的体现。在军委之下则实行适度的军令政令分离,由总参谋部代表军委行使军令职能和担纲联合作战指挥;国防部则行使政令职能;当然基于我军传统,人事、宣传、政法、策反等职能,仍有总政治部及各级政治部担纲。

总参谋部,是军委领导下的担负全军联合作战指挥和军令指挥系统。这就要使总参回归军令指挥部门,保留作战、技侦情报、通信、机要、气象等作战勤务部门,相应的则把现在担负的政令及军务及代行陆军的管理职能剥离掉。如军训、军务、动员、兵种(包括炮、装、工、防化、运输)、人力情报(二部)、陆航等;反之,对于全局性的新型信息战力量,则应在总参之下组建新的独立指挥机构,如网络作战部。

除了抗战、二战这种灭国之战或三大战役这种建国之战,是由军委直接指挥,一般局部战争,可由总参谋部或者战区担纲作战指挥,建国后几场局部战争的指挥基本都是这样的,有历史经验可以依托;横看美国打的几场局部战争也是这个模式,两级联合指挥体制应该可以适应很长一段时间内可能面临的战争。

根据军令政令适当分离,国防部为军委领导下的最高政令机关,负责军队建设,位在国务院序列。党中央军委的政策法令通过国防部或者国务院发布,既体现党指挥枪,又使国防部作为中央人民政府的组成机构,发布的行政命令具有普遍效力,地方政府也得执行、贯彻,法理上说得通。一句话,就要把虚设的国防部利用并充实起来。

为使国防部成为真正的最高政令机关和国防行政部门,将四总部的政令及管理职能移至国防部。撤销总装备部,充实国防部。国防部下设机构,包括政令职能机构,如外事司、新闻司、条法司、院校管理司、预算管理司、国防动员司、民兵预备役管理司;协调机构,如处置突发事件办公室、维和办公室、征兵办公室;国防事务管理机构,如军事情报局、武器采购局、对外军贸局、国际援助局、兵器试验管理局、战略导弹试验与航天局等。


  • 本帖 4 回复
通宝推:北纬42度,禾影,大井故事,常识主义者,mezhan,
2014-07-10 12:22:1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