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军队体制:即将到来的大变革 -- 漏斗子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75 阅 40808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4-07-13 10:13:01
4032057 复 4031063
漏斗子漏斗子`5067`/bbsIMG/face/0000.gif`70`44`7636`94234`从四品下:中大夫|明威将军`2005-01-25 10:48:28`
(七)压缩超级膨胀的军事院校 87

谈到部队院校,习主席有一句话:“部队和院校比例不够合理,非战斗机构和人员偏多”,这是啥意思?可以用数字来解读。230万人的军队拥有67所(2006年国防白皮书的数据)军事院校,做一下算术230万除以67,不到三万五千人一所军校,这还不包括能招收研究生的军队科研院所,及117所(2008年国防白皮书的数据)招收国防生的地方普通高校。军事院校数量过多,占用了大量的军队资源,包括编制员额、军费开支、将校位置,甚至土地空间。需要裁减、压缩,习主席的这个“比例不够合理”只能这样解释。

军队是这个社会的组成部分,不能在“土围子”里办“小社会”,寓军于民、军民融合,要立足于更多的利用地方教育资源的思路来调整军事院校的设置。裁减和压缩部队院校数量,是军队体制改革不可分割一个组成,这一次一定要大刀阔斧。当然,也不能为裁而裁,而要借这个契机,调整军事院校结构,使军队院校突出“军”的特色,为适应联合作战服务、为构建新型作战力量服务、为提高信息化作战能力服务。

裁减军事院校,首先要搞清军事院校数量过多、比例失调,多在哪里、失调在哪些方面。我细数了一下,不足各位可以补充。一是重复建设多,如通信类、工程类院校多。像工程院校,不仅军事综合院校有工程学院,各军种、兵种、后勤,甚至武警还都有工程大学或工程学院,除了军械工程、结构工程(爆炸)等有军事特色,土木工程、普通机械工程、电气工程等等,真没啥特色,就是有特殊也不需要家家“升火”、户户办校。二是无“军”色的院校多,交通学院、汽车学院、经济学院、医科大学、艺术学院等等,那可是用军费、军人的编制员额在做“民”可做的事啊!这些完全可以通过特招或者通过地方院校的国防生培养。三是单一兵种院校多,例如步兵、边防、装甲兵、防化兵、工程兵、炮兵、防空兵、通信兵等单科院校,最变态的是海军居然为只有一万多人、最大建制为旅级的海军陆战兵办了一所副军级的海军陆战学院!空军也不示弱,为两万多人的空降军同样办了一所空军空降兵学院,总参也如法炮制,把本已撤编的体育学院改头换面弄成了特战学院。也很难想象在机械化、信息化作战中,一个步兵军官没有装甲兵知识、不懂炮兵、陆航会打仗,陆军都在搞合成营了,单科院校如何培养出适应联合作战的指挥军官?四是军事院校为何失调,就是部门办校多,即家家升火、户户办校,各军兵种、大军区、四总部,每个大单位都要办几所学校,以示“重视教育”,再有军事院校有位置,好安排闲人,校长书记起码也是副军级,到这个岗位上可以挂将星。由此可见,办学权有沦为军内利益集团分军费的“蛋糕”,一定要打破!

找到了问题,改革就有了方向,从人均拥有教育资源的比例上说,至少要砍掉一半的院校编制。这里我说点想法、提点调整的建议,看看能不能这样办。

第一,撤编没有“军”色的院校,像交通学院、汽车学院、经济学院、医科大学、艺术学院等。个别承担运输兵、司务长任职教育培训职能部分,并入后勤学院、士官学校;现存的三所医科大学,留一所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即可,将撤编院校的核医、海医、野战外科等特色专业转入四医大,附属医院则不应集中于一地,留强去弱,保留西安西京医院、重庆西南医院、上海长征医院。艺术学院撤了很对不起彭将军,不过从这里开刀,撤并其他院校阻力会少,毕竟“打铁自身硬”是最好的立信之“木”。

第二,总部及各军兵种办的同类院校,非军特色的,合并办一二所就行;兵种院校,除了培养特殊技术兵或者因国防保密需要的,合并为若干军官学校和士官学校。担负高级军官任职培训的院校,即指挥学院,应强调合成,最低限度是军种内合成,可改制办一所三军综合高级军官任职院校。

第三,最头疼的是政治学院,有人拿着“政治工作是我军特色”这个挡箭牌,好像没了政治学院,就是不讲政治,政工干部没地方学习了。这个想法是错误的,政治军官属于指挥军官,这个政治是“打仗的政治”,不是耍嘴皮子。首先要懂打仗,不学打仗这门技术,这个学校就没有存在的价值,现在总政属下的两所政治学院就这个情况。像西安政治学院办什么法律系、南京政治学院办捞什子新闻系,全是瞎扯淡。你让政法大学、复旦人大新闻系培养点国防生不就行了,在“土围子”里办专业,还能培养出高水准的政委?因此,政治学院统统撤销,在培养初任军官陆海空军官学校、担负任职培训的高级军官学校设立政治系,培养兼通军政,既懂打仗、又懂政治的政治指挥军官。

第四,撤并后的院校怎么办,分类解决。通用类的交给地方,顺势还可以弥补我国高等教育不平衡的状况,比如第二军医大学可以迁到阿克苏或者喀什,既支援西部大开发,又解决南疆驻军多、医院少,更缺少像样的大学,同理,第三军医大学移往拉萨,西藏一定是会欢迎的;军事交通学院给青海省办到格尔木去,那儿是青藏公路、青藏铁路的枢纽,至今还没一所全日制大学呢;裁撤的工程大学或者学院迁到河北、山东、河南等省,缓解当地考生多、大学少、高考录取分数居高不下的苦恼。非通用类的撤并以后,为防止腐败,空出的地皮交给地方建设经济适用房、廉租房或者公共基础设施,由地方政府给点土地出让金,作为这次裁军后安置转业、退伍、遣散人员的安置费,也可以省却财政的另行支出。

顺便吐槽一下,现在军校的名称,真是五花八门,很不规范。有以兵器命名的,如水面舰艇、潜艇、坦克学院等;有以军种兵种命名的,例如陆军、空降兵、海军陆战、炮兵、装甲兵、防化兵、步兵、航空兵等;有以专业命名的,如经济、政治、外语、国际关系、工程、通信、特种作战、电子、医科大学或学院等等;再有就是毕业后任职命名,如军官、士官学院、学校等等,三年前总参把合肥炮兵学院改为陆军军官学院,其实是名不副实的,实质还是兵种军官学院。

军队是要整齐划一,军人为何要走方步、叠豆腐块,就是训练一种养成,培养军人特有的令行禁止、上下一致的思维方式和气质。军校是培养军人的摇篮,学校名称都乱七八糟,乱哄哄的,对初涉军旅的学子如何起到这种教育,那还不百花齐放、思维混乱啊!

撤并以后对军校的调整,首先要正名,名不正则军不顺,军校命名要建立起统一的规范。

首先,对培养初任指挥军官的全日制国民教育的军事院校,不论授军事学或者工学学位的,一概以军种或者兵种、地名或者数字加“军官学校”为其学校称谓,如空军西安飞行学院,改称空军西安航空兵军官学校,大连水面舰艇学院,可恢复海军第一军官学校或者海军大连军官学校,南昌陆军学院改称陆军南昌军官学校,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称陆军石家庄步兵军官学校,总装装甲兵工程学院称陆军北京装甲兵军官学校,等等。通用兵种军官学校,脱离军种,由国防部直属,例如培养海军陆战兵、空降兵、特战兵的,可合在一处办解放军广州特战兵军官学校,防空兵、雷达兵、炮兵军官学校莫不如此,三军都有的兵种不准户户办学,这是压缩军校数量、提高办学效益的重要途径。

其次,对士官学校,亦以军种或兵种、地名加“士官学校”为其称谓,如空军大连通信士官学校改为解放军大连通信兵士官学校,海军士官学校改为海军蚌埠士官学校等,镇江船艇学院改为陆军镇江水兵学校。这次院校调整,应充实、提高士官学校的教育层次,改变士官学校军界级别上“矮”一头,与军官学校同级别,允许举办本科学历的士官教育。以后不仅传统作战部队需要大量士官,新型作战力量的无人机、预警机、卫星操控,特种兵、心理战兵、电子对抗兵、侦测兵都可以使用士官,甚至传统的军医、文艺兵、装备修理与维护、舰艇消磁、雷达兵等等,都可以减少军官编制,增加士官岗位。像体育兵、文艺兵,一律士官编制,免得明星们找门路窜进军队,挂星带彩的一面吃着军饷,一面四处走穴、办独唱音乐会,捞个人钱、扬个人名,基层官兵也只能在电视里见这些人招摇过市。如果实在舍不得撤军艺,改为总政士官学校倒是也可行。

第三,高级军官任职教育学校,现在有叫指挥学院的,也有以办学部门作称谓的,如后勤学院、装备学院等,还是整齐划一的称高级军官学校比较好。如海军指挥学院、空军指挥学院、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可改称海军南京高级军官学校、空军北京高级军官学校、陆军石家庄高级军官学校。任职教育要突出信息化时代联合作战的特点,强化中高级军官跨兵种、跨军种的知识结构,取消职能部门和兵种指挥院校,例如后勤学院、装备学院、政治学院等院校,统统撤并,充实到国防大学,使国防大学真正成为跨军种、跨兵种的培养联合作战的高级军官学校。高级军官学校既然担负任职教育,教员取消教授制,改用教官制

第四,培养专业技术军官的全日制国民教育院校,现在军事特色越来越少,“大学”越来越多,就授一个工学学位的,就敢叫大学。当然这也是全国高等教育系统的通病,部队是被染的。要学学协和,人家愣把协和医科大学改回去叫协和医学院,校名体现人品,怪不得看一个感冒也得四五点钟去排队挂号啊!我个人比较倾向以国防科技大学为班底,恢复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把海工大、空工大、二炮工大、理工大统统合进去,改成海军系、空军系、二炮系、陆军系、宇航系等,留军去民、留强去弱。再以信息工程大学为班底,重组解放军军事信息学院,合并所有的通信学院、电子学院等。三军通用兵种培养人才,不得“各自为战”搞部门办学,例如防空、雷达、军械等,全军各办一所就行,可以把海陆空同类院校合并起来。

总的来说,军事院校分为全日制国民教育的初级军官学校、专业技术学校,担负任职教育的高级军官学校,及士官学校。在名称上,全日制培养初任指挥军官的,一律称军官学校,培养士官的,称士官学校,均为正师级;全日制培养专业技术军官的,称学院,全军的为副军级,各军种办的为正师级;担负军官任职教育的,称高级军官学校,学校为副军级;国防大学作为三军最高学府,为副大军区级。

毛主席说过,善于“从战争中学习战争”是我军一大特点。虽然我军二十多年不打仗了,但在基层一线带过兵、参加过士兵实弹演习,或者出国维和、护航、联演的军官,还是大把有的。现在的军校也是学历至上,似乎得过军事学硕士博士的,就可以当军校教师了。现在的国防大学、指挥学院,“门对门”(学校毕业到学校任教)教师占多数,讲空军战术的不会开飞机或没在空军部队当过兵,讲海军编队作战的,就在支队挂职、代职那么几月一年的,上舰还要吐胆汁,讲海军只能是纸上谈兵,抄抄外军教材“倒卖”。军事学具有很强经验特点,因此,要硬性规定军事专业课必须由教官授课。教官从一线部队遴选,实行双向流动,提高教员的任职阅历,这也等于为总参、战区级储备了联合指挥作战的高级军官。将来可以在军官军衔条例里规定,教官必须有基层部队十五年以上任职经历,授中将以上军衔的,及担任联合作战指挥的,必须具有三年以上教官履历。

对军事院校管理制度也要进行改革。一是各军事院校的归口领导单位,是军委、国防部、总参、总后、海陆空军二炮等总部、军种部,大军区军校移交陆军。二是学校人事任免、非学历教育在职生选任、毕业生分配、专业课程和教材审定、预算经费的制定、派任教官、科研立项等专业事务由办学单位负责;三是学历教育的招生、学校管理规范、职称评定、专业设置、编制员额、岗位定级、教育评估等行政管理事务,由国防部教育司统一负责。全日制院校招生和专业设置,接受教育部指导和评估。要从制度上遏制军校代培生满天飞、招生收钱的腐败漏洞。

最后,说说军事院校的级别。军校的级别太高,地方一所大学也就是厅局级,北大清华复旦交大等名牌大学也就是校长书记,教育部在喊着去行政化伞下黑给了副部级待遇,不过学校级别并没变。军事院校要是正师级,那只能叫分校或者士官学校,独立建制的军官学校,起步都是副军级的,国防大学、军事科学院、国防科技大学更是大军区和兵团级(大区副)。所以,军校里将星闪烁,机关与作战部队、军官与士兵比例失调一大原因,就在于军校级别过高。

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学前面说过了,这说说军事科学院。撤销军事科学院,军事学术、外军研究、军事政治等有军队特色的学科,转隶国防大学和其他军事院校;军史、百科、国际战略等,转隶到中国社会科学院,组建军事百科研究所,采取新华社军事部、中央电视台军事部模式,暂时军职文职混编,将来这种寓军于民的编制,应全部采取文职编制,看央视军事新闻里播音员,坐着说几年话就上尉升成中校,听一位与某播音员同年毕业的少校营长调侃“打仗的行业怎么坐在空调房里的讲话的比我操枪弄炮的还升得快呢,下辈子参军一定不选操兵器的专业”。

因此,军校级别要调整。全日制国民教育初级军官、专业军官院校,一概定级为正师级,高级军官学校定副军级,国防科技大学正军级(归国防部领导)、国防大学副大军区级。这里定的是学校行政级别,校长是可以高配的,当年刘伯承元帅就任过军事学院院长,陈赓大将还亲自办了哈军工并任校长,这是我军的传统,高配元帅、大将出马是说明军委重视,不是要给学校定这么高的级别。对于学校里的专业军官有突出贡献的,例如马明伟授予中将军衔,大家都没意见,学校里牛人比校长军衔还高,倒还说明重视人才,对去官本位、去行政化反而有利。

点看全图

解释一下这个图示里通用兵种军官、士官学校,这是指防空兵、雷达兵、特战兵、装甲兵、通信兵、地空导弹兵(防空兵)等三军皆有的兵种,有全军统一办校。例如特战、陆战、空降兵就可以三合一,归在国防部办一家即可。

原定还有预备役、军官军衔制度改革两篇,由于资料整理赶不上写的进度,这里先小结一下:

习主席说:“我军总的数量规模还有些偏大”,即意味着还要裁人。要吸取前几次裁军的教训,坐在机关里的决策者拼命裁一线作战编制,保自己位置,既得利益者做裁军方案,把很多战功卓著的部队裁没了,机关倒是从三总部扩大到四总部,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这次裁员,要定下一条硬杠杠,作战部队编制,只做调整(比如步兵改特战),一概不得缩编缩人,而且机关院校裁下的人才,一律去基层部队任职。

按照以上撤并两个大军区、一个总装备部,省军区、军分区改制降格为正师、正团级的军事部,撤销县级武装部,再加撤并降格院校,可保证裁掉三十万员额,使我军总数控制在二百万左右。这样习大说的“规模还有些偏大,军兵种比例、官兵比例、部队和机关比例失调”的问题,就可以从个根本上得到改观。


  • 本帖 10 回复
通宝推:老惰,mezhan,梓童,宇卿,禾影,常识主义者,jboyin,天涯行者,迷途笨狼,
2014-07-13 10:13:0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