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诗经》中的植物 -- 桥上
共:💬207 🌺83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木14 汉广:楚、荆、楛

汉广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高亨先生注:错,杂也。薪,柴。错薪指生在野地的草木杂柴。楚,一种从木,又名荆,今叫荆条,它的细枝嫩叶可以喂马。蒌,一种蒿子,今叫柳蒿,可以喂马。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011)《周南汉广》)

这是江汉之间的民歌,和另一首有名的《蒹葭》异曲同工,都是与要追求的人隔水相望,怎么也够不着。诗人心爱的姑娘要出嫁了,诗人只能割了柔嫩的荆条和蒿草,喂一喂拉走姑娘的驾车马,尽最后一份心。

而错杂地生长在野外的草木,必然有很多品种,诗人从中选取了“蒌”作为草的代表,选取了“楚”作为木的代表。这里固然有押韵的因素,但这两种植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高亨先生所注,被诗人作为木的代表的“楚”就是我们今天所称的荆条。从部首看,古人把“荆”算作草类,但要是看“楚”的部首,“荆”还是木类,大概古人也有不同看法。

由于荆条——“楚”非常常见,不仅这位诗人会唱到,别的诗人也常常会唱到:

扬之水,不流束楚。

高亨先生注:扬,当借为荥,《说文》:“荥,绝小水也。”即小水沟。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099)《王风扬之水》)

扬之水,不流束楚。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24)《郑风扬之水》)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

高亨先生注:绸缪,缠绕。束,捆也。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54)《唐风绸缪》)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

高亨先生注:蒙,覆盖。楚,丛木,今名荆条。蔹(liǎn脸),草名,蔓生,似瓜,叶盛而细,子有黑有赤,不可食。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60)《唐风葛生》)

交交黄鸟,止于楚。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70)《秦风黄鸟》)

不过“楚”这个名称战国甚至春秋时可能就已不太常用,改叫“荆”了。《左传》中说“楚”就只是指楚国,没作为植物说过“楚”,说植物只说过“荆”:

“昔秦人迫逐乃祖吾离于瓜州,乃祖吾离被苫盖、蒙荆棘以来归我先君,我先君惠公有不腆(tiǎn)之田,与女剖分而食之。”(《襄十四年传》(p 1005)(09140103))(086)

“赐我南鄙之田,狐狸所居,豺狼所嘷。我诸戎除翦其荆棘,驱其狐狸豺狼,以为先君不侵不叛之臣,至于今不贰(nì)。”(《襄十四年传》(p 1005)(09140103))(086)

伍举奔郑,将遂奔晋。声子将如晋,遇之于郑郊,班荆相与食,而言复故。声子曰:“子行也,吾必复子。”(《襄二十六年传》(p 1119)(09261001))(112)

而且在后世,“荆”也是野生草木的一个代表:

王风委蔓草,战国多荆榛。(唐-李白《古风五十九首之一》)

君不闻汉家山东二百州,千村万落生荆杞。(唐-杜甫《兵车行》)

一直以来,“荆”和人们的日常生活联系非常紧密,且不说作为刑杖(负荆请罪),作为女人头上的钗(荆钗布裙),其实最常用的还是编筐,编土篮,编簸箕,还有各种器具。也许南方这类器物大都是用竹子编的,但在北方,则很多是用荆条。

但是可以编筐的植物不止一种,所以荆条也有好多种,其中较常见的为:

马鞭草科(Verbenaceae)牡荆属(Vitex)的Vitex negundo Linn.——黄荆(中国高等植物图鉴)。Vitex negundo Linn. var. negundo——原变种黄荆。常见变种有:Vitex negundo Linn. var. cannabifolia (Sieb. et Zucc.) Hand.-Mazz.——牡荆(名医别录);Vitex negundo Linn. var. heterophylla (Franch.) Rehd.——荆条(中国高等植物图鉴):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锦葵科(Malvaceae)木槿属(Hibiscus)的Hibiscus syriacus Linn.——木槿(日华本草),又称:木棉、荆条(江苏),朝开暮落花(本草纲目),喇叭花(福建)。其原变种为Hibiscus syriaous Linn. var. syriacus——木槿。

桥案:此木槿还称“舜”,主要是就花而言,后面《木19 有女同车:舜》会提到,而称“荆条”,则是就枝条而言。但这里的“荆条”也可能是后起的名称,则木槿未必是古人所称的“楚”或“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另外或认为马鞭草科(Verbenaceae)牡荆属(Vitex)中还包括所谓“紫荆”,而最常见的那种紫荆则应属于豆科(Leguminosae)紫荆属(Cercis):

Cercis chinensis Bunge——紫荆(开宝本草),又称:裸枝树(中国主要植物图说——豆科),紫珠(本草拾遗)。其原变型为Cercis chinensis Bunge f. chinensis——紫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其实在《诗经》中还曾唱到另外一种与“楚”不一样的荆条,“楛”:

瞻彼旱麓,榛楛济济。

高亨先生注:榛,木名。楛(hù户),木名,丛生,形似荆条,赤茎。

孔颖达疏引陆璣云:“楛,其形似荆而赤,茎似蓍。上党人织以为牛筥、箱器,又屈以为钗。”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383)《大雅文王之什旱麓》)

《韩非子十过》中有:“有楛高至于丈。”

如此,我觉得“丛生或单生灌木,高2-5米”的紫荆(Cercis chinensis),应该就是“其形似荆而赤”的“楛”。

————————————————————

下面是另外几种称谓中含“荆”字的常见植物,但大概都和荆条不相干了:

蔷薇科(Rosaceae)苹果属(Malus)的Malus baccata (L.) Borkh.——山荆子(河北习见树木图说),又称:林荆子(经济植物学),山定子(河北土名)。其原变型为M. baccata (L.) Borkh. f. baccata——山荆子: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唇形科(Labiatae)荆芥属(Nepeta)的Nepeta cataria Linn.——荆芥(山西),又称:薄荷(陕西),香薷(甘肃),小荆芥(湖北),土荆芥、大茴香(四川叙永),薄荷、小薄荷(四川青川),巴毛(四川奉节),凉薄荷(四川南川),樟脑草(广西南宁):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唇形科(Labiatae)裂叶荆芥属(Schizonepeta)的Schizonepeta tenuifolia (Benth.) Briq.——裂叶荆芥,又称:荆芥(救荒本草),小茴香(四川夹江),假苏、四棱杆蒿(北方常用中草药),假苏(东北常用中草药):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木贼科(Equisetaceae)木贼属(Equisetum)下的三种:

Equisetum arvense L.——问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Equisetum palustre L.——犬问荆(中国高等植物图鉴):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Equisetum pratense Ehrhart——草问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帖:4040388 复 395303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