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诗经》中的植物 -- 桥上
共:💬207 🌺83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木17 鸨羽、月出、车舝:栩、杼、柞、栎(上)

鸨羽

肃肃鸨羽,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能蓺稷黍。父母何怙?悠悠苍天!曷其有所?

肃肃鸨翼,集于苞棘。王事靡盬,不能蓺黍稷。父母何食?悠悠苍天!曷其有极?

肃肃鸨行,集于苞桑,王事靡盬,不能蓺稻粱。父母何尝?悠悠苍天!曷其有常?

高亨先生注:栩(xǔ许),亦称杼,即柞木。稷、黍,同类的谷物。棘,枣树。行(háng杭),鸟的羽茎。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57)《唐风鸨羽》)

这是一首发牢骚的歌,诗人用“鸨”栖息在三种树的树梢上,引出自己因为公事太忙无法照料庄稼,难以奉养父母的困境,反映了西周末期的乱象。《诗》中提到的第一种树就是“栩”。《诗经》中还有三个地方也提到了“栩”:

翩翩者鵻,载飞载下,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遑将父。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218)《小雅鹿鸣之什四牡》)

黄鸟黄鸟,无集于栩,无啄我黍。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261)《小雅鸿雁之什黄鸟》)

东门之枌,宛丘之栩。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77)《陈风东门之枌》)

“栩”还有另一个名字,就是“舒”,下面这首《诗》就唱到了这个“舒”:

月出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懮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高亨先生注:窈纠,借为蚴蟉(yōu qiú幽求yōu liú,同[虫幽]蟉),老树枝干盘曲貌。舒,由窈纠、夭绍等字观察,舒当是树名。《尔雅释木》:“栩,杼。”舒即借为杼。《楚辞九章惜诵》:“发愤以杼情。”《释文》:“杼,一作舒。”可证舒杼古通用。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84)《陈风月出》)

这首《诗》是以老“舒”树的盘曲比喻自己内心的纠结。

除了“栩”和“舒”之外,《诗经》中经常唱到的还有“柞”,下面这首《诗》中就提到了砍伐“柞”当柴禾用:

车舝

间关车之舝兮,思娈季女逝兮。匪饥匪渴,德音来括。虽无好友,式燕且喜。

依彼平林,有集维鷮。辰彼硕女,令德来教。式燕且誉,好尔无射。

虽无旨酒?式饮庶幾。虽无嘉肴,式食庶幾。虽无德与女,式歌且舞,

陟彼高冈,析其柞薪;析其柞薪,其叶湑兮。鲜我觏尔,我心写兮。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四牡騑騑,六辔如琴。觏尔新昏,以慰我心。

高亨先生注:舝,同辖(xiá),车轴两头的金属键。括,通佸(huó),聚会。鷮(jiāo驕),雉的一种,又称鷮雉。射(yì亦),通斁,厌也。柞,木名。湑(xǔ许),茂盛。鲜,读为斯,犹今也。觏,遇也。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340)《小雅甫田之什车舝》)

《左传》中也记载有人唱过这首《诗》:

宋公享昭子,赋《新宫》。昭子赋《车辖》。(《昭二十五年传》(p 1455)(10250102))(091、107)

唱到“柞”的《诗》句还有:

维柞之枝,其叶蓬蓬。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348)《小雅鱼藻之什采菽》)

瑟彼柞棫,民所燎矣。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383)《大雅文王之什旱麓》)

柞棫拔矣,行道兑矣。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376)《大雅文王之什绵》)

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387)《大雅文王之什皇矣》)

繆啓愉先生云:

柞:这里指山毛榉科的Quercus acutissima,古书上也叫栩、柔(杼)、栎。习俗也叫麻栎、橡树。(《齐民要术校释》第二版 贾思勰 原著 繆啓愉 校释 (p 296))

由此可见,“柞”和“栩”、“舒”是一种树。不过柞木有两种,从形态看这两种“柞”差的还是蛮多的。

————————————————————

其中一种“柞”属于大风子科(Flacourtiaceae)柞木属(Xylosma),不过,在我看来,这种“柞”很可能是从“凿”讹变来的,未必是《诗》中的“柞”:

Xylosma racemosum (Sieb. et Zucc.) Miq.——柞木(嘉祐本草),又称:凿子树,蒙子树,葫芦刺,红心刺。其原变种为Xylosma racemosum (Sieb. et Zucc.) Miq. var. racemosum——柞木: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

至于另一种“柞”,以及“栩”、“舒”,则还有一个鼎鼎大名的亲戚——橡树。不过这个橡树(Quercus albus L.)是欧洲的橡树,和我们无关,至少和我们的古人无关。我们的古人也说到“橡”,但大多是指“橡实”,应该是泛指“柞”、“栩”、“舒”一类树的果实。“橡”常跟“栗”一起说,但远不如“栗”好吃,只能是在饥荒时用来救急:

山果多琐细,罗生杂橡栗。(唐-杜甫《北征》):

岁拾橡栗随狙公,天寒日暮山谷里。(唐-杜甫《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七首》):

覆穿四明雪,饥拾楢溪橡。(唐-杜甫《八哀诗故著作郎贬台州司户荥阳郑公虔》):

重岩为屋橡为食,丁男夜行候消息。(唐-张籍《相和歌辞董逃行》):

岁暮锄犁傍空室,呼儿登山收橡实。(唐-张籍《野老歌(一作山农词)》):

橡栗石上村,莓苔水中路。(唐-钱起《谷口新居寄同省朋故》):

岁计有馀添橡实,生涯一半在渔舟。(唐-朱庆馀《镜湖西岛言事》):

橡实养山禽,藤花蒙涧鹿。(唐-皮日休《奉和鲁望樵人十咏樵谿》):

而产“橡实”的这类树我们现在最通行的名称是“栎”,也就是壳斗科(Fagaceae)栎属(Quercus)的那些树,但我觉得古人说到“栩”、“舒”、“柞”等等的时候,只是指栎属(Quercus L.)植物中的那些乔木,如果是灌木,则称为“樸樕”或“扶苏”,见前一篇《木16 野有死麕、山有扶苏:樸樕、扶苏》

下面这句《诗》也说到了“栎”:

山有苞栎,隰有六駮。

高亨先生注:苞,丛生。栎(lì力),木名。六駮,木名,梓榆之属。駮即驳字。

(《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72)《秦风晨风》)

后来的诗人有诗句:“十里山村道,千峰栎树林。”(唐-李嘉祐《登楚州城望驿路,十馀里山村竹林相次交映》)、“触烟入溪口,岸岸唯柽栎。”(唐-于鹄《山中访道者(一作入白芝溪寻黄尊师)》),也反映这“栎”是一种非常常见的树,按《中国植物志》的说法是:“分布全国各省区,多为组成森林的重要树种。”(下面对植物的介绍亦多出自《中国植物志》)。

帖:4041337 复 395303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