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2014-10-22 00:57:54五藤高庆
杰拉伊鲁朝

杰拉伊鲁朝: 应该叫做札剌亦儿朝(Jalairid Sultanate)。后伊尔汗国诸王朝之一。札剌亦儿这个词来自于札剌亦儿部(Jalayir,古典翻译叫哈喇卒),这个部落是蒙古帝国的著名部落。成吉思汗的“四骏”,蒙古帝国首任太师木华黎就出自这个部落。该部落随着成吉思汗东征西讨,在所有蒙古帝国和源自于蒙古帝国的国家中都建立起极为强大的影响力。

蒙古帝国西征后建立伊尔汗国,将游牧部落的政治特点引入伊朗。使得部落成分成为伊朗政治的新的不确定因素。因此伊朗政坛上出现不少以部落为基础的豪门。在最后一个有点能力的伊尔汗不赛因死掉后,伊尔汗国陷入了著名的大小哈散之争,伊尔汗在内乱中成为傀儡,最终引发汗国崩溃。在伊尔汗国崩溃后,原有的豪门纷纷自立,其中实力最强的就是以巴格达为首府的札剌亦儿朝。札剌亦儿朝和其他伊尔汗国分离出来的王朝一样,有着严重的游牧政治的痼疾。又参与到伊朗地区诸王公的混战,削弱了自己的力量。帖木儿西征时给了札剌亦儿朝致命一击,使得札剌亦儿朝衰落下去。同时崛起的黑羊王朝借机参与到札剌亦儿朝的内部事务中,导致最后札剌亦儿朝被黑羊王朝吞灭。享国80余年(但实控仅两代君主,约有50余年)。

剧本四:出现在西域的狼

伍外司:穆仪兹丁-兀洼思(Shaikh Uvais, 1356~74),父为著名的大哈散(Hasan Buzurg, ?~1356),母为的勒沙可敦(Delsad Katun)。大哈散是伊尔汗国末代首要权臣,出身于札剌亦儿部。因获得不赛因的赏识,出任罗姆总督(原罗姆算端国被合赞汗灭掉后,设罗姆总督一职,统管伊尔汗国在小亚细亚的地盘)。他以罗姆地区起家。不赛因死后,因其在位时期实行了很多不受大贵族欢迎的政策,故他死后汗国内部权臣拥立非不赛因家的人做伊尔汗,结果引发内乱,大哈散借助内乱崛起,后和出身于伊尔汗国最强的权臣家族出班家族的小哈散(Hasan Kucek)争斗。争斗结果是大哈散以巴格达为首府建立了自己的札剌亦儿朝。兀洼思早年颇有能力,继任札剌亦儿王时,不到19岁。两年后,起兵伐阿塞拜疆的钦察人获胜,占据了大不里士。后又打败穆扎法尔朝,重夺阿塞拜疆。使得札剌亦儿朝版图从高加索山,向南延伸到波斯湾。接下来兀洼思一直和穆扎法尔朝进行争斗,支持穆扎法尔朝的内乱,但最终因黑羊王朝的崛起,还是和穆扎法尔朝取得和解。接下来兀洼思和黑羊王朝和其他阿塞拜疆地区的地方领主争斗,虽能多次获得胜利,但是因其内部叛乱频仍,使其地盘扩展十分有限,不能完成重建伊尔汗国的使命。兀洼思在领地中致力于复兴当时因战乱频仍而导致极为凋敝的商业,但是因为他无力重建伊尔汗国,使他的努力没有什么成果。他资助文学创作,留下一部《谢赫兀洼思史》(Tarikh-i Shaikh Uvais),这部历史史学价值有限,但作为一手材料,依然是后伊尔汗国到帖木儿帝国时期非常重要的历史研究材料。对研究这段时期的伊朗历史有着重要的的作用。兀洼思于1374年病逝。在其死后札剌亦儿朝领土日削,不复以往声威。

呼撤赢一世:这里指吉亚苏丁-侯赛因(Shaikh Hussain Jalayir),他本是兀洼思的次子,其兄名哈散。兀洼思死后,哈散不受其下属欢迎。结果即位后没多久就被下属的异密们乱刀斩死。造反的异密们拥立侯赛因。因其得位不正,导致接下来札剌亦儿朝饱受内外敌人困扰。老对手黑羊王朝和穆扎法尔朝不断进攻札剌亦儿朝,侯赛因虽能击退他们,但是却也无力进取。而利用兄长之死夺位的事实又给了其他兄弟以机会。兀洼思的其他几个儿子纷纷四处交游各路军阀,阴谋造反。使得侯赛因也不得不培养自己势力与之对抗。不同的几个势力集团之间的对抗导致札剌亦儿朝因不断的内讧而逐渐衰弱。最后侯赛因因被其主要党徒,孙丹尼牙异密奥高背叛,陷入众叛亲离的情况。侯赛因的弟弟艾哈迈德纠集自己的党徒,攻入大不里士,废黜侯赛因而自立为王。随后艾哈迈德下令弑兄,公开自立。这个恶劣先例导致札剌亦儿朝随后就陷入全面崩溃。逐渐成为黑羊王朝的傀儡。

吾拜得:尼扎姆丁-欧贝德-扎康尼(Nezam od-Din Ubeydollah Zkni)。14世纪伊朗文豪。他是在伊朗文学“四柱”的最后一位名家哈菲兹之前,最有名的伊朗文学家。其人精善讽刺,作品诙谐幽默。伊朗文学在后伊尔汗国时期的诸王乱战中仍能保持不衰,他居功甚伟。

1300年生于加兹温(Qazvin),后在设拉子(Shiraz)求学。游学后回加兹温,任该城的法官,后又兼职当青年贵族的讲师。因目睹当时贵族圈子中种种醉生梦死、不思进取、闭目塞听而徒知奢华之状,深感不满。故作诗集《贵人之操守》(Akhlaq al-Ashraf)予以批判。该诗集共7章,以短诗和赋为主要内容。每章皆以一种美德为题目,分为上下两部,上部称之为“远古过时之观点“,下部称之为”当代流行之观点“。以上下部之对比,极其辛辣的讽刺了当时的贵族的各种庸俗堕落之状(比如在“勇敢篇”上部说古代以博击老虎为勇,下部就说现在以殴打无辜为勇)。该诗集用词简练,行文平易,多以口语化词汇,其选题现实且深刻,集中世伊朗讽刺文学之大成。因此脍炙人口,深受当时因贵族间相互争斗导致被祸兵灾的伊朗普通人的欢迎。随后他又作《欢喜论》(Risala-i-Dilqusha),形象的描绘了当时加兹温贵族的无知和愚蠢,从而声名鹊起,奠定了他在伊朗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但此人却有着文人必有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毛病。因为花钱不加节制,导致他经常经济拮据。为此他最终不得不先投奔伊萨克沙(Shah Abu Ishaq),后投奔兀洼思来谋碗饭吃。史载他在投奔某位君主时(可能是兀洼思,也可能是伊萨克沙),因其响亮的名声,故这位君主要求他展现其才华。扎康尼先献上他的修辞学论文,结果被掷还,称之为废物。于是扎康尼再谱一篇赞辞,结果再被掷还,称之为矫饰。于是乎扎康尼说:“若如此,我当以厚颜以事君上,敢请君上以我为幕客、私人,日日奉之”。于是这位君主就答应了他。接下来扎康尼穷尽其才华,大写各种狂悖文字吹捧其主君,并日日为主君大讲各种淫秽笑谈。其遣词之低俗,造句之肉麻,文风之糟烂,主题之下作,极人间阿谀奉承之能事。这些如潮谀辞使他成为最佳的宫廷诗人,生活得以保障。但同时也极大地影响了他的历史地位,使他的光芒最终被哈菲兹盖过。扎康尼一生精于讽刺诗,还写过一部寓言笑话集《猫和鼠》(Masnavi Mush-O-Gorbe),他的作品被数个国家翻译,至今依然传扬。

通宝推:夏至欧锦,环宇7504,
帖:4061761 复 377825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