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锦衣异志录 -- 天煞穆珏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77 阅 30558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4-11-03 07:43:37
4066721 复 3893638
天煞穆珏
天煞穆珏`66077`/bbsIMG/face/0000.gif`70`1353`28640`215712`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10-11-10 17:58:23`
【原创】锦衣异志录(41) 15

芸娘温柔相问:“若有事做去便可,不必顾我。”

钟信看了她一眼,轻声道:“我去去就回。”

芸娘点头。

定州不大,一身素衣的钟信很容易打听到这处所在,原来是一座雅致戏园子,专门有戏班在此唱前朝杂剧。

这一天,戏园子却并无他人,舞台上止有一僧一道各持一板一笛,另有一戏装子立于台央。

戏装子正挽袖吟唱前朝戏曲:

可正是暮秋天道,尽收拾心事上眉梢,镜台儿何曾览照,绣针儿不待拈着。常恨夜坐窗前烛影昏,一任晚妆楼上月儿高。俺本是乘鸾艳质,他须有中雀丰标。苦被煞尊堂间阻,争把俺情义轻抛。空误了幽期密约,虚过了月夕花朝。无缘配合,有分煎熬。情默默难解自无聊,病恹恹则怕娘知道。窥之远,天宽地窄;染之重,梦断魂劳!

钟信立在戏园子的门口没有进门。这戏他自小听了不下百回,闭着眼睛也能学着台上的角儿唱。

前朝郑光祖所著《迷青琐倩女离魂》!

他自小离宫,身为皇帝的父亲只有在富贵上无限补偿他,更有他的生母,每每从撒马儿罕派人送来无数珍宝供他使费。从前的他,可不是现在这般沉静封闭的。

那时节,还有人陪着他听,陪着他唱。那陪伴他的人,曾是他寂寞又放浪岁月里唯一的知己。

却偏偏就是这个人,把他推进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其实,也不能怪这个人,真的不能怪他,当时的他,也尽力了,可是就是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奈何?

钟信曾无数次这样想,曾无数次的在孤寂冷夜里为这个人找借口原谅。只是那脚仿如千斤重,怎么也跨不过那园子的门槛。

吟唱渐渐低弱,渐渐只有略带凄婉的咿呀婉娫之声。

钟信退了回去,转身走了。

一僧一道叹息着,丢掉了响板和长笛。

两天后,众人启程回京。唐诗却向钟信请求留守定州。

钟信缓声道:“你隶属刑部,去留由刑部决定,但定州大牢关押人犯纵多,也须得有人在此驻守以待新官上任。就暂由你和宋词,行简居易共同留守。”

“谢督主。”唐诗拜谢而退。

宋词,唐行简,宋居易也就一同留下。周昂,李龙,石勇,高玉陪着太子,带着东宫十侍卫;亦领哈,撒哈答陪着钟信,芸娘和钟谨一同回京。

临行之前,太子特许夫死子亡的金二娘入职定州府衙为官府厨娘,享官家俸禄。二娘得知面前少年是太子殿下,感恩涕零,长跪叩首。

一行人行至天津,太子突然又想停下来看一看。天津在前朝是漕运重镇,时称直沽。明初永乐帝从北京起兵,在此渡大运河南下争夺皇位。功成之后于永乐二年下旨将此地改名天津,意为天子车驾渡河之处,并在此筑城设卫,称天津卫,随后又设天津左卫和天津右卫镇守驻防。天津卫历经百年之治,如今已是一个相当繁华的城市,朝廷在此陆续设官,设衙处理政务。到弘治朝时天津已有八卫近五万兵马驻防。目今整饬天津兵备的是山东按察司副使陈嘉谟,此人一表人材端正持重,不但执掌天津兵备还兼理河间府沧州民事。

大明帝位自靖难之役后皆是永乐帝一脉,太子虽然心知新春临近,到底年少好玩,看到天津卫如此繁华,又回思祖宗创业之传奇,不免动性,想要去好好看看,再加上那陈嘉谟在京为官时也曾做过几日太子师傅,太子就更想到天津走走望望了。

众人随太子心意,一同留在天津,亦领哈,撒哈答两人服侍钟信多年,各地各处吃喝留宿皆掌于心,太子便放心由他们安排。两人为太子一行寻得离海河渡口不远的海津客栈住下。

客栈房间十分紧俏,好在亦领哈,撒哈答是这里的常客,老板便将平日会预留的两间上房先给了他们,然后又催促投栈商客早早结帐,也只能腾出五间普通客舍给了他们。而且这五间普通客舍离太子所居较远,高玉有些担心。

太子笑道:“天津乃京都门户,有重兵驻守,当不会有事。”

亦领哈道:“殿下,这里是天津最好的客栈,殿下且放心住下,待晚些臣等去海河租艘花船请殿下出海河玩耍。”

太子一笑点头。众人领命下去,五间普通客舍,亦领哈和撒哈答要了一间,十名东宫侍卫要了两间,另有二间便要周昂李龙石勇三人分了。

李龙将这五间客舍看遍,笑道:“想不到这普通客舍也铺设舒适,竟比我们在定州住的上房还好呢。”

亦领哈笑道:“这海津客栈原是前朝在此设海津镇时所设官驿,自然不比一般民间客栈。”

石勇点头:“我看着也好。只是止剩二间,如何分呢?”

“不用分了,我们三人共居一室可也,另一间就请东宫诸位居住,五人一间也过于挤狭。”周昂柔声道。

东宫十侍卫听了十分感激,拱手致谢。

众人各自歇息,临近傍晚,均换了闲服新衣出得客栈大堂,亦领哈、撒哈答到渡口租了一艘花船,众人齐齐上船夜游。

“今晚尽兴吃喝玩乐,不醉不归,你们都不必拘礼。”太子说。

钟谨听了,第一个从母亲怀中跑过来,拉着太子的手道:“那我可以跟你在一起么?”

太子哈哈一笑,牵着他的手道:“当然可以。”

周昂环视了一眼东宫十侍卫,发现他们听到太子所言之后,果然放松了身段,熟练的去各自做事去了。看来平日太子在东宫,也是言行如一,待他们甚是随和。

李龙看了周昂一眼,会心一笑,转向太子道:“殿下,我与周昂去海河里捞些鱼来。”

“这天甚冷,你怎么捞鱼?”石勇大声问。

“出了河口,自有法子。”李龙笑道。

“目今寒冬,这海河竟不结冰么?”石勇奇道。

“海河结冰期短,我们回来这几日天晴无雪,更不会结冰了。”撒哈答一边在船上磨刀霍霍,一边答话。

“撒大哥,这海河的冰结实么?”李龙问。

“肯定比不得幽冥神宫长年冷雪皑皑。”

“要是这冰结实倒是想在上面嬉玩滑戏一番。”李龙笑道。

“京城昆明湖倒是冰厚,待我们回京一起玩玩。”太子开心道。

“我也要玩。”钟谨仰着头看着太子说。

太子笑道:“回京后我教你滑冰。”

钟谨点头。

众人在谈笑间,花船已驶离渡口甚远,渐渐船少人稀,渔火点点升起。

“河鱼呢?”太子问。

“殿下,这就为您送来。”周昂和李龙说着话出得船舱走到船头,二人相视微笑,齐声道:“石大哥,可有针线么?”

“来呢。”石勇为二人各送来一根银针穿着长长的彩线。

二人指拈银针立在船头,凝视河面。

薄冰之下,暗流涌动。

两人同时飞针,银光闪过之处,彩线如丝。条条河鱼被二人以彩线银针钓捕上来,落在甲板上。

撒哈答哈哈笑着取来砧板,菜刀,便就在甲板上杀起鱼来。石勇就在旁边为他打下手来回奔波。

亦领哈在灶下起锅,放下姜葱调料,将鱼就这样煮了。鲜美的鱼汤香味飘进船舱,钟谨掀帘问道:“好香啊,能吃了么?”

“小公子勿急,我们再煎几条鲜鱼。”亦领哈说。

“哎呀,可惜只有鱼啊。”石勇笑道。

话刚落下,石勇面前就多了一串河虾,用丝线吊在一起。石勇大笑,回头道:“你们俩再多钓些。”

转眼间一锅河虾便又有了,亦领哈又炸了一锅脆虾,石勇进舱内摆上酒桌,拿了酒,众人便围坐一起,开始品尝河鲜美酒。

太子一边享用美食,一边叹息:“只这白水一煮,竟是如此美味。原来这天下竟是至简之物方是最好。”

李龙和周昂也齐声附和,一个赞扬亦领哈厨艺高超,一个说撒哈答刀功了得,却绝口不提自己的功劳。

钟信看了这两个部下一眼,眼眸少有的露出温暖的笑意。

石勇长长叹息一声。

“你叹息甚么?”高玉轻问。

“我空长了这般高个,轻功不会,连这钓鱼的功夫也没有。”

“你会夜间带路,力拔千钧就很好。”钟信竟然安慰起石勇来。

石勇听到钟信安慰,咧嘴笑得像个孩子,连忙起身为他斟酒:“督主,有您这句话,石勇死也甘愿了。”

钟信慢慢饮下石勇斟的酒。

钟谨凝视着父亲,端坐其中的父亲,淡然不凡。钟谨忽然觉得心中一暖,隐隐的有些骄傲。

船中气氛极佳,却不料船外猛地传来呼喝嘈杂之声,随之竟有火箭映红夜空。高玉一惊,即护住太子。

周昂,李龙奔出甲板,东宫十侍卫也赶紧出舱。只见船头方向大约百丈之处有一艘大船被数艘官船围捕,正破浪朝花船驶来。

十侍卫不待发令,已掌舵开船躲避。

眼见着大船冲破官船却又被官船围住,官船上的官兵努力扑奔上船,船上的人个个凶狠砍杀,互相缠斗间,惨叫声,落水声此起彼伏。但是官船上的官兵竟是勇不畏死,前赴后继的向大船攻去。

可惜官兵到底势弱,渐渐被大船冲出重围。

李龙和周昂看不下去,如箭离弦,冲上大船。亦领哈、撒哈答,高玉各自请示过后也紧随其上。

石勇如铁塔般守在船舱口,万分谨慎小心,生怕有冷箭伤到船舱中的贵人。

李龙,周昂,亦领哈,撒哈答,高玉攻入大船,一举扭转官船的弱势,官兵突见有人帮忙,军心大振再次大举进攻大船,更有人高喊:“休走了陈辅!”

花船上的钟信听到陈辅的名字,微微扬眉。

“叔叔认得此人?”太子问。

“听过这个姓名,此人当是天津左卫锦衣卫百户,为人狠决悍勇,曾立过不少功劳。但为人暴虐傲慢,喜轻侮同僚,屡次提拔屡次被贬,以致这许多年也只是一个百户。”钟信缓声道。

太子轻轻笑:“叔叔常居花屋,却也不曾忘怀锦衣卫事。”

钟信不答话。

太子又笑道:“此次回京,叔叔且开颜吧。”

“谢殿下关心。”钟信说。

二人在船舱内说着话,外面已传来石勇的欢呼:“抓着了,那人好凶悍!”

钟谨想出去看,被芸娘拉住,她不希望儿子涉入朝廷任何事。

周昂,李龙,亦领哈,撒哈答,高玉齐齐回船复命。

外面有人高呼:“诸位义士,请容相谢相助之恩。”

太子听到声音笑道:“这是陈师傅在唤呢。今日之事竟由他亲自坐镇,想来事情不小。”

“殿下,可要他晋见?”钟信问。

太子想了想,摇头。思索半晌道:“陈师傅甚是古板,不好让他知晓我偷偷出京。”

“诸位义士,请容相谢相助之恩!”

外面陈嘉谟的声音更大了,而且甚是执着的语气。

太子笑道:“陈师傅真是,李龙、周昂你们且去应付应付他,其他人就不要去了。陈师傅过目不望,瞧见你们便不好了。”

众人领命,周昂和李龙代为接受陈嘉谟的邀请,前去官船赴会。

(第一卷完)


通宝推:夏级核潜艇,阿四,西安笨老虎,
最后于2014-11-03 08:02:39改,共1次;
2014-11-03 07:43:3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