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版发新主题
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共:💬517 🌺2749 🌵1 新: 🌺2
家园博客 马摩尔克朝 (上)

终于写完了...一段时间内不能再写了,歇笔,歇笔。得认真学习啦

而且有个遗憾,这里面的阿斯阿尔地始终找不到,查了网上说是把贝尔孤格带到埃及的奴隶贩子。这个基本不可能找到。正史里估计也只有这一句话。实在没有考证价值。真不知道光荣当时制作怎么想的,放着马木留克朝那么多乱党将军不做,偏要弄个无名奴隶贩子。

不多说,上正文:

马摩尔克朝

马摩尔克朝:埃及马木留克王朝(Mamluk Sultanate),埃及统治历史最长的王朝,自1250年起由历史上唯一一个绿教女算端舍哲尔-杜尔(Shajar al-Durr)起,到到1804年被穆罕默德-阿里彻底斩尽杀绝为止,控制埃及600余年,其中独占埃及近300年(1517年马木留克王朝被奥斯曼帝国击败,宣誓称臣)。王朝分两支系,都是以其建立者在当兵期间服役的地点为名。两支系为伯海里王朝(Bahri dynasty,伯海里意为“江心岛”,所以这个支系又叫河州王朝)和布尔吉王朝(Burji Mamluks,布尔吉意为“碉堡”,所以这个支系又叫碉堡王朝)。

马木留克(Mamluk)是埃及人对于古拉姆奴隶战士的叫法,马木留克王朝的建立者,基本全部都是古拉姆奴隶战士出身,所以他们的王朝叫做马木留克王朝。1171年由萨拉丁建立阿尤布王朝后。因为该朝中央权力极差,另一面军事压力过重,因此对马木留克部队极其依赖,使得马木留克们权力大增。最终反客为主,夺取了埃及和叙利亚的治理权。马木留克军事精英们都是奴隶出身,而且大多从基层干起,获得算端职位多是靠阴谋暗杀,谋权篡位而获得(马木留克朝的算端很少有父传子的,大多都是前任算端的下属古拉姆),使得能上任的马木留克算端几乎都是骁勇善战之辈。他们凭借自己出色的军事能力,捍卫了埃及和叙利亚的独立,使其免于蒙古帝国和其下属汗国,以及欧洲十字军的侵犯。并最终击败了这两个对手。马木留克王朝时期进行了约束古拉姆战士的制度建设,虽然没有完全修正古拉姆军制的痼疾,但保证了权力更替时的相对平稳,更替时阴谋暗算虽然层出不穷,但是闹出内战分裂的情况确实比其他绿教国家相对为少。使得数百年间马木留克王朝的地盘不至于缩小。为后世埃及、叙利亚等国家的建立都做出了贡献。但是马木留克军事精英都是奴隶出身,而且从军中基层干起,功名不是靠阴谋搞出来,就是靠弯刀打出来,因此大多粗鄙无文。虽然捍卫了埃及等地的独立自主,但在其统治下的埃及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皆陷入严重的倒退状态。开罗作为绿教三大学术中心(巴格达、开罗、格拉纳达),其学术和学术精神逐渐走向没落,马木留克朝的统治“居功甚伟”。在马木留克朝统治下,冥顽而狭隘的宗教思想日益主导埃及文化,导致埃及社会逐渐滑入愚昧落后。为后世绿教世界的愚昧落后开启了先河。

剧本三:苍狼的末裔

贝把思:马木留克王朝第四代算端鲁克那丁-拜伯尔斯(Rukn-ad-Din Baibars I al-Bunduqdari),这里的拜(Bai, Bay)是突厥语,意为高贵的,伯尔斯(bars)意为豹,拜伯尔斯意为高贵的豹子。他的姓奔杜格达里(Bunduqdari),意为弩炮队队长(bunduqdār)。因为他是突厥奴隶出身,青年时被带到大马士革出卖,以八百个第尔汗银币出售,而买主发现他的一只眼睛里有缺点,想把他退还卖主未果。这个买主是一个弩炮队队长。所以拜伯尔斯以弩炮队长为自己的姓氏。

拜伯尔斯是马木留克王朝最强悍的算端之一。史载此人肤色微黑,体格魁梧,而且精力充沛。随主人从军后,受其教育,武艺很是高强,结果阿尤布王朝最后一个算端萨利赫(Al-Malik as-Salih Najm al-Din Ayyub)看中,收为贴身保镖,引为亲信。获得贵人相助后,拜伯尔斯仕途非常通畅,逐渐成为一个很有力的马木留克将军。马木留克王朝第三代算端古突兹(Saif ad-Din Qutuz)时期,他臣服于古突兹,在其指挥下参加了著名的艾因贾鲁会战(Battle of Ain Jalut)。在这次战斗中拜伯尔斯统帅右翼部队,表现十分出色,立有大功。因此战后论功行赏时,他求做阿勒颇的异密。但是古突兹因为猜忌他的功劳,拒不任命。赏不抵功的拜伯尔斯十分不满,于是纠合几个异密,于1260年10月24日趁古突兹出去打猎庆贺时发动刺杀,成功将古突兹杀死。随后拜伯尔斯集合自己人马宣布成为算端,一举入主埃及。

拜伯尔斯入主埃及后,因其得位不正,因此倍加需要建立政绩来证明自己的能力。所以他一方面加大引入培训古拉姆士兵的力度,以求健全自己的势力。另一方面他继承了阿尤布王朝的政策,致力于夺取叙利亚,清除这个地区的十字军国家和蒙古的封臣。为了对付强敌蒙古,拜伯尔斯首先策划蒙古下辖的几个封臣如路路王朝造反,分散旭烈兀的注意力。随后拜伯尔斯扶立逃亡到了埃及的阿巴斯哈里发穆斯坦绥尔二世为傀儡,后来因为畏忌哈里发的感召力,出钱组织雇佣军,让哈里发反攻巴格达。这两路军兵都被旭烈兀先后消灭,但是旭烈兀也因此不能进一步进攻马木留克朝,随后拜伯尔斯派人鼓动钦察汗国和旭烈兀的伊尔汗国相争。钦察汗国的别儿哥听了拜伯尔斯的鼓动,进攻旭烈兀,开启了钦察-伊尔的百年战争。因此旭烈兀被迫停止西征,使得拜伯尔斯成功免除了两线作战的危险。拜伯尔斯于是开始消灭叙利亚地区的十字军势力。他率军反复侵袭叙利亚,进攻安条克公国和耶路撒冷王国。采用蚕食战术,结果屡次获胜。大大的削弱了十字军的力量,使得这两个十字军国家逐渐成为“自守贼”,除自己的城堡外地盘日削。走投无路的十字军国家不得不投奔当时崛起的亚美尼亚王国,由提格兰尼大帝(Tigranes the Great)建立基利家亚美尼亚王国(Armenian Kingdom of Cilicia),是当时小亚细亚的第一霸主。但是拜伯尔斯的军事能力远超亚美尼亚王海屯一世(Hethum I),结果来支援的亚美尼亚军在马利战役中(Battle of Mari)遭到灾难性惨败,仅俘虏就达4万人之多。基利家亚美尼亚王国从此一蹶不振,逐渐走向灭亡。丧失后援的叙利亚十字军国家陷入绝望,于是1268年拜伯尔斯率军围攻安条克。安条克公国丧失抵抗意志,于5月18日献城投降。拜伯尔斯夺城后食言,下令屠城。安条克全城青壮被卖为奴隶,老幼悉数被杀。安条克公国灭亡。随后的黎波里公国(County of Tripoli)称臣于拜伯尔斯,而医院骑士团的城堡又在3年后被拜伯尔斯拔掉。于是十字军的抵抗势力就只剩下耶路撒冷王国。被拜伯尔斯包围的耶路撒冷王国不得不四处求援,因此引发了最后一次十字军东征。著名的英国“长腿王” 爱德华一世(Edward I, 1239—1272~1307)率领第九次十字军赶来增援耶路撒冷王国。在得到增援后的耶路撒冷王国坚守首府阿克(Acre)。拜伯尔斯屡攻不克后,企图以海军摧毁十字军的补给和前进基地塞浦路斯,结果战败。他又雇请刺客,发动了阿萨辛暗杀派历史上最有名的一次暗杀(阿萨辛Assassination这个词是这一次刺杀而进入英语,成为“刺客”的意思的)。爱德华一世以空手入白刃反夺刺客武器,而成功杀死刺客。但其被刺客的毒匕首刺伤,中毒严重。而其父亨利三世也在东征期间死去。为了回国掌权。爱德华一世和拜伯尔斯签订了开赛利和约(Treaty of Caesarea),率领十字军退出中东。结束了长达200余年的十字军东征。而叙利亚的十字军国家苟延残喘,从此走上最终灭亡的道路。拜伯尔斯在击破十字军势力后,开始进攻小亚细亚,征伐罗姆算端国和其宗主伊尔汗国的势力,在埃比里斯坦战役中(Battle of Elbistan)以优势的重骑兵彻底击败了伊尔-罗姆联军,从此伊尔-罗姆势力被限制在小亚细亚。而蒙古伊尔汗国和马木留克朝之间的边界也因此而确定下来,直至成为今天叙利亚和土耳其之间的边界。在埃比里斯坦战役后拜伯尔斯返回叙利亚,不久后病死在大马士革,死后埋葬在今天的大马士革扎赫尔图书馆(Az-Zahiriyah library)

拜伯尔斯稳定统治了马木留克朝17年,再次统一了埃及和叙利亚,给十字军和蒙古军势力以决定性打击,确定了马木留克朝的疆界。马木留克朝很多传统、习惯和制度实际都是他开创的,所以他虽然不是马木留克朝的建立者,却是马木留克朝真正的奠基人。其赫赫武功甚至恩萌后世,他的两个儿子都先后任算端,这在马木留克朝是十分难得的。因此他被公认为中世纪绿教世界的英雄。

巴尔科:马木留克王朝第五代算端巴拉克(Al-Said Barakah),拜伯尔斯的儿子。生年不详,但可确定的是生于开罗。其父因功勋卓著,所以巴拉克接位比较顺畅。但是此人既无其父的功勋,也无其父的手段。而其父得位的历史,又开创了马木留克朝的“天子,兵强马壮者为之尔”的继承传统。因此此人在即位后不安其位,对下属的异密们深怀戒心,于是上任后开始积极翦除前朝功臣。首先他大购新马木留克,来建立自己的班底。然后使用暗杀、罗织罪名等手法来清洗其父手下的老将。巴拉克的做法,使得马木留克异密们人人自危。昔日拜伯尔斯的老将们更是深怀戒惧,为求自保而开始阴谋造反。而老将们的意图更加深了巴拉克的疑惧。于是巴拉克派出以勋臣喀喇文和拜塞利为首的部队去征伐小亚细亚的罗姆算端国和基利家亚美尼亚王国,自己则在埃及布置鸿门宴,等喀喇文和拜塞利得胜回国庆功时,就以埋伏的刀斧手擒杀之。但是巴拉克的手下库文杜克(Kuvenduk)反水,通知了喀喇文等人。于是喀喇文等人率军归国后直接逼宫。擒拿了巴拉克。迫使其让位给其弟弟索拉米失。巴拉克随后被押解到卡拉克城堡,关押一年后被杀掉。他的统治仅持续了两年。

沙拉墨:马木留克王朝第六代算端索拉米失(al-Malik al-Adil Badr al-Din Solamish),拜伯尔斯的儿子,其兄巴拉克被喀喇文搞掉时他才7岁,随后作为傀儡被喀喇文扶植上位。在位没超过一年,就被喀喇文废掉。随后流亡君士坦丁堡并死在那里。仅活了19岁。

合拉温:马木留克王朝第八代算端喀喇文(Saif ad-Dīn Qalawun a-āliī)。

马木留克王朝宿将,钦察奴隶出身,在阿尤布王朝最后一个算端萨利赫时期出头。因此他和拜伯尔斯是同事。早年勇武过人,绰号千人敌(al-Alfi ,意思是the Thousand-man),不过也有说法是因为他确实勇武,因此在奴隶市场上被萨利赫以一千金第纳尔之巨金买下而得名。萨利赫将其培养为保镖,信任有加,但是因为他学阿拉伯语学得慢,结果虽然勇力过人,却比拜伯尔斯出头晚。直到拜伯尔斯当了算端后才出头。成了拜伯尔斯的一个很有力的助手。巴拉克上位后,企图暗算他,被他得知后率军逼宫,废巴拉克,掌握大权,随后又废了自己的傀儡索拉米失,正式当起了算端(但是他的称号不是算端)。喀喇文的另一个马木留克同事,大马士革异密桑古尔(Sungur)见喀喇文上位,十分眼热,于是自称算端,打算另立朝廷。喀喇文闻之马上组织部队攻打,击败桑古尔。但1281年,伊尔汗阿八哈入侵叙利亚,因此喀喇文和桑古尔达成和解,两人联手迎击伊尔汗国军,在第二次霍姆斯会战(Second Battle of Homs)中,喀喇文身先士卒,亲率卫队勇猛冲击蒙哥帖木儿率领的伊尔汗国军,一战击破其中军,从而取得霍姆斯战役的重大胜利。至此蒙古西征到此为止,之后随屡次侵攻,但其疆界再不能在中东前进一步。然后喀喇文仿效前辈拜伯尔斯,继续拔除地中海东岸的那些残余的十字军国家,1285年,攻克马尔卡布城堡(Marqab),医院骑士团被逐出中东。1287年,攻克拉塔基亚,两年后在威尼斯和比萨的支持下攻克的黎波里(又叫arābulus,现在黎巴嫩的的黎波里市),消灭了的黎波里公国(的黎波里公国背后是热那亚,而热那亚是威尼斯和比萨的敌人)。中东地区的十字军势力只剩下耶路撒冷王国。唇亡齿寒的耶路撒冷王国四处求取援军,最终于从法国求到援军。然而来援的法军自恃身份,军纪极其败坏,所到之处四处杀夺。结果导致马木留克王朝的商人被杀。得到商人申诉的喀喇文要求耶路撒冷王国解释并赔偿。耶路撒冷王国分为和战两派,吵不出个意见来,不想再等待的喀喇文于是率军于1290年包围十字军最后的据点阿克(Acre)。但是在围城期间喀喇文患病,返回开罗后于11月10日病逝。死后其子哈里里(Al-Malik al-Ashraf Salāh al-Dīn Khalil ibn Qalawūn)继位,于次年攻克阿克。十字军势力从此在中东彻底消失。

喀喇文作为马木留克朝又一强势算端,在任内在东拒蒙古伊尔汗国,在西最终解决了十字军,为百年十字军东征画上了最后的句号,可谓功勋赫赫。喀喇文稳定统治了马木留克朝11年,对后世马木留克朝也留下了重大影响。例如喀喇文因得位的经过,惩于钦察-突厥族马木留克将军们的跋扈,因此在任内培养自己的马木留克势力时,大力引进高加索山脉的切尔克斯人为新马木留克,切尔克斯族马木留克很快在埃及成为新的势力,最终在百年后取代了原来的河州王朝,而建立了碉堡王朝。不过成4这里又犯了个错误,成4里面说他有建筑之功,是指开罗著名的喀喇文清真寺建筑群(Sultan al-Nasir Muhammad ibn Qala'un Mosque and Qalawun complex)。不过这个寺和其周围建筑群不是他建的,而是他的儿子纳赛尔(al-Malik al-Nasir Nasir al-Din Muhammad ben Qalawun)建的。该寺座落于开罗老城正中心,建筑群内含水道、清真寺、医院、学校、陵墓等。这些建筑物首开新城建设之法式,建筑物造型多采用古朴风格,常以星月图案做装饰,对建筑色泽不敏感,力求法古。喀喇文清真寺建筑群不但开马木留克死后财产不传子孙而捐助宗教机构之先例,也为后世马木留克朝城市建设提供了样板。后世马木留克朝扩张开罗,建筑新城时,几乎都是仿喀喇文清真寺建筑群建设的。但是该建筑群建筑风格较为古板,追求严肃,反映了中世埃及社会转向保守,最终至于停滞的特点。

泰米亚:此人就是鼎鼎大名的中世纪绿教教法学者,罕百里派教法学的集大成者伊本-泰米叶(Taq ad-Dn Amad ibn Taymiyyah),此人的学说影响之远之深刻,当今世界依然不能免俗。以他的影响,依照笔者的见解,处以死刑已经很便宜他了。真判罪的话至少也应该把他大卸八块抽干血。因为此人是造成当今绿教世界愚昧无知,精神狭隘落后、行为残忍血腥的几个重大历史罪人之一。他创造的赛莱菲耶思想(Salafism),直接在后世成为包括瓦哈比派在内的各大以残暴,守旧,排外为特征的绿教派系的基础思想,(类似重大历史罪人还有阿默德-罕百里、哈米德-安萨里、哲马鲁丁-阿富汗尼、穆罕默德-阿布笃、阿卜德-瓦哈布、哈桑-班纳和赛义德-库特卜等等)

1263年生于哈兰的一个教法学者家庭,其祖父布拉卡(Abu al-Barkat Majd ad-Din ibn Taymiyyah al-Hanbali),是教法学的名师,精于罕百里派教法学。其父失哈不(Shihab al-deen 'Abd al-Haleem ibn Taymiyyah)亦擅长此派教法学而颇有名气,因此在蒙古入侵时,其父率全家逃亡大马士革后,被大马士革的倭马亚清真寺礼聘。泰米叶成年后继承家业,在大马士革修学。获其父全套真传,因而成为当时罕百里派教法学的大师级人物。屡次代表自己的学派和他派争论。泰米叶继承了罕百里派冥顽不灵的特点,作风古板僵硬,这虽然在一方面使得他成名,但在另一方面增加了他派对他的嫉恨。后来泰米叶受大马士革城市推举,作为宗教学者代表去见伊尔汗合赞,意欲像丘处机说成吉思汗一样去说服合赞停止扩张。史载当时合赞汗满面怒容,大喊大叫。游说团因畏忌其威势,无人敢于面驳,但惟有泰米叶,在合赞汗说完后,站出来面刺合赞汗,直斥其是不守信用之小人。合赞汗虽大怒,但最终还是显出一代明君典范,仅将其逐出了事。因敢于面讽蒙古汗王,泰米叶因而声名鹊起,但人怕出名猪怕壮,名声上涨使泰米叶更以他的古板作风为傲,在大马士革到处宣扬其理论,四处指责。结果更遭人嫉恨。最后因为泰米叶坚决反对简化离婚程序,被大马士革的其他派法学家联名指控,于是马木留克朝宣布他有罪,将其收押,并勒令禁止他接触任何书籍。随后以异端罪判处三年徒刑。1321年泰米叶出狱,但仍不老实,于是于5年后再次被捕,蹲了两年大牢后死于狱中。

泰米叶继承了以冥顽不灵为特点的罕百里派教法学,但他不承认当时流行的“创制之门关闭说”(即绿教教法已经完善,不再需要继续创造),而赞成对其作出新诠释。这是他理论中比较进步的地方。但是他根据当时的各种社会现象而总结提出了赛莱菲耶思想(复古派),该思想将经书和圣训定为创制的唯一依据,其遗毒直至今朝。所谓赛莱菲耶思想,建构于一种笔者称为“黄金时代独占论”的社会思潮。该社会思潮是中东世界复古派的理论基础,该思潮认为:鉴于穆圣和四大哈里发—— 或者至少前两位哈里发的成功,不但把绿教社会从无到有组织建设起来,还从一个一文不名的沙漠穷乡僻壤一直发展成地跨欧亚非三洲的大国家。这种成功是古今未有过的。所以那个时候的绿教社会是绿教徒的黄金时代。那时候的哈里发虔诚、朴素、公正,信徒们彼此平等,财产由社团或绿教国家统一发放,在圣战精神的指引下,绿教徒互称兄弟,共同奋斗,并肩作战,荡平异教徒等等。纵观四海万国,诸族历史,古往今来就没有任何一国,任何一族能有或可能有这么好的社会制度和民风习俗。这样的黄金时代是蝎子拉屎,独一无二的。是属于且仅仅属于绿教社会的,其他任何社会都是不可能有的。因此复古派根据此思潮提出:只要恢复穆圣时代的制度、习俗,上自哈里发,下到普通绿教徒,都严格按当年的仪轨、制度办事,一切社会矛盾都会烟消云散。

泰米叶所在的时代,因遭到蒙古入侵,社会动荡不安。对绿教社会,来袭的蒙古人大多是异教徒,而在其高超的军事艺术、强大的组织能力和坚定的行动力面前,人信仰再虔诚,脖子还是抵不过大刀片。这个现实使得很多传统理论都遭到质疑。尤其以复古守旧的理论遭到的质疑更深。因此在前人理论的基础上,泰米叶提出了赛莱菲耶思想的最主要信条 —— 清洁宗教论。泰米叶认为“黄金时代独占论”这个理论基础,是绝对正确的大前提,但是现实如此的糟糕,因此只能说明当时的绿教已经不是黄金时代的绿教,而是被各种外来的极毒教、犹太教的哲学理论污染、改造后的绿教了。不然就应该是黄金时代再现,也根本不会有蒙古入侵这种事儿了。因此泰米叶提出必须清洁宗教,将各种外来思想驱逐出去。因此他提倡教法创新,但是要求新的教法创新要只遵守经书和圣训,而引用任何其他来源都是错误的。泰米叶提出:当世之教法,大多为“人造”,而教法本应是“神定”。这就是为何黄金时代没有出现,而绿教世界遭到蒙古入侵无力抵抗。因此应排除一切“人造”教法,统统改为“神定”法律,才能重现黄金时代。因此泰米叶提出应该排斥一切外来的理论、仪式和习俗。因为泰米叶认为绿教徒比起其他宗教的信徒来说,是超然的。其地位既是独一无二的,又是他们所不能企及的。可称是人上人。而超然的地位是由经书和教法给予的。因此为了维护这种超然地位,就要对一切外来理论的持有者实行圣战,以将外来物清除出去。这是一种“杰哈德”,也是每一个绿教徒的义务。服从义务者将维持其超然地位,最后“将在死后享受天堂的欢乐”,不服从此义务者,则失去超然地位,最终“放弃了死后享受永久欢乐的权利”。这就是泰米叶的赛莱菲耶思想的核心内容。

通宝推:上古神兵,看得真过瘾,联储主席,
帖:4071585 复 377825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