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锦衣异志录 -- 天煞穆珏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77 阅 29748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4-11-24 00:23:46
4072328 复 3893638
天煞穆珏
天煞穆珏`66077`/bbsIMG/face/0000.gif`70`1353`28637`215712`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10-11-10 17:58:23`
【原创二卷】锦衣异志录(45) 14

一缕熟悉的气息随着书生走过身边扑面而来,周昂猝然停步。

书生和女子越走越远。

石勇见周昂面色阴晴难定,有些疑惑,轻声问道:“你面色为何这般难看?”

周昂突然转身,向书生和女子奔去。

前方书生和女子也突然加快脚步疾奔。

周昂紧追。

石勇被甩在身后,不由大叫:“你去哪里,等等我。”

周昂却越追越远,石勇先被李龙甩掉,现在又被周昂甩掉,甚是苦闷,明知追不上,却怕走失,只得拼命追赶。

半途当中冲出李龙:“石大哥?”

石勇一眼看到李龙,大叫:“你去何处,叫我好找。”

“原来这里是前后街,我本已回原路,听到你的叫声就追过来了。”

石勇跺脚:“我却是个累赘,追不上你目今又追不上周昂。”

“周兄去了何处?”

“一直往前去追一个书生和白衣女子去了。”

“周兄追不上么?”李龙一愣,问道。

“那两人也跑得甚快,他还真没追上。”

李龙暗讶,急道:“那书生是否打着一把纱伞提着一盏红色灯笼?”

“你如何知晓,你见过他们?”

“我在前街见着了,只是不曾在意。”

“我们可要追去?”石勇说完便抽了自己一嘴巴:“我这般无用,如何追得到?”

“石大哥莫恼,周兄武功高强当不会有事。不若你先回衙休息,我去寻寻看。”

两人正说话时,夜空中传来一声长啸。

石勇即道:“这是周昂在唤,我们去会他。”

二人便急急向前奔去,直至消失在黑暗当中。

那勾栏柳巷曲曲折折,石勇和李龙听声辨位,直奔到一条河边,周昂正静默驻立河边。河对岸有一座大佛寺,在佛寺门口书生与白衣女子揽腰相拥,盈盈而笑凝望着立在河对岸沉默的周昂。

李龙和石勇有些莫名其妙看着这一切,不好出声。

石勇凝视对岸,他双眼夜能视物,此时仔细望着书生和白衣女子的面容,不由呆怔无语。

李龙虽双眼不惯久视,在夜晚更无能为力,但见石勇和周昂表情,亦知对面这一对男女恐怕非同一般。

大佛寺前,白衣女子与书生低语,于夜空中嘤嘤而笑,颇有些狐猸诡异之态。

周昂见之,拂袖,转身疾掠而去。

李龙陪着石勇走回兵备府衙门。一路上石勇数次瞅向李龙,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有忍住道:“那两个人有古怪。”

“甚古怪?”

石勇仰头想了又想,摇头道:“我也说不清,就是甚古怪。”

李龙笑了笑道:“至少有一点是确定的,他二人都是武林高手。”

“你瞧得出来?”

“莫想了,先回去将息则个,明日便要好生做事了。”

石勇点头,走了一段路又握拳赌誓道:“我定要学会轻功。”

“怎么?”李龙笑道。

“一夜之间被你们甩了两回,甚是无脸面见人。”

“轻功不是谁都可学的,以你的资质便是学些重器较好。”

“我师父也是这般说,但他也教过我灵巧之术呢。”

“那你学得好么?”

石勇嘿嘿笑,摇头道:“我从前用鞭用剑与人过招,只一招便鞭折剑断,老让人笑话,师父便要我放下武器,只以拳习鞭法剑法。”

“以拳习鞭法剑法?”

“我初时也不懂,但师父说凡天下万物终归于本心,最后也只是拳头最好用。”石勇笑道:“师父既然这般说,那定是真的,从此我便以拳为鞭为剑与人打杀,在我家乡倒从不曾一败。”

李龙听石勇这般说,斗心立起,笑道:“在定州却不曾见你拳鞭之法,若有机会倒要比试比试开开眼界。”

石勇笑道:“其实师父不喜我与人比武,况且我力大,一推二搡便把人放倒了,都不须出手。”

“我也不比么?”

“你武功比我好。”石勇爽快道。

李龙一笑:“令师何人?”

“他不让说。”

“是他不让说,还是你也不知?”

“其实我也不知,师父从不曾在我面前透露他的名号。”

“这般神秘?”

石勇点头。

李龙见此也不再多问。反倒是石勇好奇心又起,问他:“你想与我比武,只不过你那武功寒冬腊月甚是好用,若是酷夏又当如何?”

“到了夏天你便知,快回去吧。”李龙笑道。

石勇也就点头,两人快步奔回兵备府,周昂房内漆黑,李龙驻足细听,轻声道:“回来了,睡了。”

石勇举起大拇指,点点头,二人各自回房歇息。

第二天一早,周昂,李龙和石勇共进早膳的时候,周昂平静地说:“我昨夜思索良久,决定向大尹建议取消宵禁,选派人手私下追查,只在外围暗中埋伏盯守。”

李龙和石勇互望一眼,颇有些转不过弯来,但见周昂面色平静如无事人般,两人也就点头称是。

“卫所大张旗鼓反把这些贼人吓怕不敢出来,他们不出来我们也不好追查。只是我们初来乍到,怎知哪些人忠实可用?”李龙说。

周昂淡淡一笑:“也不必多人,寻得几个熟识天津卫城,擅长跟踪的好手便可。”

“那阎群儿应该可用,我见他一脸忠实模样,甚好。”石勇笑道。

李龙轻笑。

三人用完餐一起前往兵备衙门见陈嘉谟,陈嘉谟根本不想沾这趟混水,直接为他们写了任命状,盖下大大的按察司副使官印,授权三人全权负责处理此事,全权调动天津卫全城兵马。

周昂向师爷要了此案的所有档案,还特意要了一份天津卫城的详细地图,然后三人一起前往兵备衙门大堂,在大堂门口,正好看到阎群儿双手抱着厚厚一打黄册一路小跑着过来。

四人一起进入大堂。周昂问阎群儿:“那六十八人口你尽皆有数么?”

阎群儿点头。

“何人何职互相是何关系居住何处全部皆知?”

“是。”

周昂打开天津卫地图:“这地图中街巷你都识得么?”

“我自小在天津卫长大,莫说城内,即便是城外一草一木,一花一树我都识得,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认错。”

周昂指着地图道:“且将这六十八人口所居之所尽数标出。”

阎群儿走到桌前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图标,瞠目道:“哎呀,看不懂。”

石勇也凑过头来看,笑道:“哎呀,我也看不懂,头痛。”

“不如你们去街面上走走如何?”周昂对石勇说。

石勇一拍掌站起来道:“此意甚好。”顺手拉着阎群儿:“你带我去走街串巷如何?”

阎群儿看向周昂,周昂点点头。阎群儿随即喜笑颜开,拉着石勇说:“石大哥,我带你去逛天津卫。”

“好咧。”石勇和阎群儿勾肩搭背的一起离开。

李龙拿着黄册档案来到桌前:“我们做甚?”

周昂打开黄册一看,微笑道:“阎群儿倒是心细之人,这六十八口人祖宗十八代都被他勾出来了,我们且来看看这其中有否不妥关联之处,你来读,我来标记。”

周昂在地图边准备了一叠公文纸,然后提笔凝视地图,李龙看了他一眼翻开黄册开始读册。

周昂一边标记地图上的居住地,一边在公文纸上书写其他内容。就在二人在府中埋头于各类资料时,阎群儿已带了石勇来到大街上,带他走到那六十八人所在的居所,果然都静悄悄的人都不见了。

转眼间已到午时,阎群儿对石勇说:“石大哥,你饿了吧,到我家坐坐如何?”

“你家?”

“我那浑家做得一手好酒菜,请大哥尝尝。”

“好。”石勇笑道:“你家远吗?”

“就在南音上巷。”

“南音上巷?”

“十几年前有一批教坊司的南音优伶来天津卫落脚,便在此处聚居,时间长了便群居成巷分左上右下里五巷之地,我家便在上巷。”

石勇随阎群儿来到南音巷,便发现这就是昨夜曾经转到过的地方,就问:“这南音巷的后面可就是那花柳勾栏之地?”

“是啊,自古戏子娼妓皆是下九流,多时便也比邻而居。”

“那?”

“我家在天津设卫之时原是最早的亲卫之一,不想到了爷爷这辈犯了军法被撤了军职,便搬到此处以制衣为业。后来有一批戏班在此搭台唱戏,他们见我家制衣精良,便要我家为他们制作戏服,这多年下来便成祖业了。十多年前有一批从宫里来的优伶选此做为落脚之地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甚是兴旺,这上下左右巷皆是戏班相关人等所居,只有里巷是戏班台柱优伶居所。”

“哦,原来如此。”

两人边说边走,不一时已到阎群儿家门前。这阎家前门便是戏服店铺,此时只有掌柜和绣娘在此看门守店,穿过堂口进入内院才是家里。

“娘子,娘子,有客来了。”阎群儿大声唤着带石勇进正厅。

过了一会石勇便见一妇人款款而来,那妇人生得是柳叶桃花,妖娆多姿,一身艳色衣服,透着风情月意,向着石勇盈盈下拜,口称‘奴家’。

石勇忙回礼,妇人掩袖而笑,自去厨房准备饭食。

两人刚在正厅坐定,门外左偏房‘吱哑’开了门,就见一位书生模样的男子走了过来。

石勇因昨夜也见着书生模样的人,一时好奇便站了起来细看。见那人相貌普通,只是略有些斯文模样,与昨夜所见书生相差甚远,也就收回好奇心。

阎群儿看到那书生,大笑着奔出厅外拉住手道:“二弟快过来见人。”

石勇与书生相见,方知此人唤做李宣,是阎群儿八拜之交的二弟,昨夜便是他在此与群儿一起整理黄册至凌晨方休。群儿因赶着来见周昂等人,一早匆匆而来,这李宣却自到左偏房将息至此方醒。

阎群儿敬石勇是京里来的上官,让了主座,三人各自坐定,妇人早已温了酒,切了一盘牛肉先行端上来。

“多谢嫂嫂。”李宣甚是殷勤,起身接过牛肉盘道。

“你们且先行酒,我这里还有好饭菜。”妇人说。

石勇也唱诺:“多谢嫂嫂。”

妇人嫣然一笑,转身进去,过了一会便又端来些鱼菜茶果,见眼前三人只石勇生得长大魁梧,相貌堂堂,心中欢喜,便端了盘到石勇身边。

石勇忙起身接了盘放在桌上,妇人趁机便在身边落座,笑容可掬殷勤服侍,那双筷子只捡好的挟给石勇。

石勇自小在家乡横泼竖滚,身后左右俱是一班兄弟奉承,性情向来爽快,见妇人如此也不见外,斟酒便喝,有肉便吃,话却是与群儿讲,也不看妇人一眼。

阎群儿与石勇话甚投机,交杯把盏,好生痛快。只剩下李宣,眼见着妇人一双眼只在石勇身上,那神情由是阴郁,闷闷不乐。

酒过三巡,石勇有些烧身热脑,放下酒杯道:“哎呀呀,不能喝了,热得很。”

那妇人听着,即道:“大官人,酒后身乏,便在此将息片刻?”

阎群儿也是醉意重重,自起身拉了石勇:“石大哥,且去将息,将息。”

FFFFFFFFF

有点羡慕那些日码万字的人,是以这个月加快了些许速度,码了大约1.6万字。FFF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桥上,阿四,西安笨老虎,
最后于2014-11-24 00:31:16改,共1次;
2014-11-24 00:23:4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