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诗经》中的植物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06 阅 22996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4-12-09 04:10:11
4076935 复 3953030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27730`17594`655953`从四品下:中大夫|明威将军`2008-04-16 00:13:57`
后记——几句胡话 17

最初我读《诗经》的时候,就想着能对《诗》中提到的植物有个直观点的印象。好在现在我们已经有比先贤更好的条件,可以通过网络利用《中国植物志》和《中国植物图像库》的资源,所以我在这里为《诗经》中的植物配了图(大体按花、果、叶、枝、茎干、全株、群体排列,未必全。——抱歉后来图又用不了了,只好请各位自己去《中国植物志》查看),以便更直观地了解古代诗人们咏唱的是什么样的草木。

我还搜集了一些《诗经》时代以后的古代诗人咏唱相应植物的诗句,有的植物多些,有的植物少些,也有的植物没有。我把这些诗句加在了帖子中,有些就直接加在图片前面。我想,诗人的心意有相通之处,放在这里应该还是有些道理的吧。

和过去我见过的将《诗经》中提到的植物名称与现在的植物名称相联系的一些做法有点不同,我没有把《诗经》中的植物名称与现在的植物名称一对一的对应,而是《诗经》中的每一种植物名称对应现在的一组植物名称。

我的想法是,古人对植物的分类与现在的人必然会有不同,依据的理念也不会一样,同时也不会分得像现在这么细。所以一种对一组(有时候这一组相当于一属,有时候不然,即使同一种有时候也未必对应同一个名称)可能更合理。不过虽说是一种对一组,但也有反过来的,例如粟和黍,这两种植物按现代分类各只是一个种,但在古人那里却分别对应很多不同的称呼,其中几个对应了不同的变种或变型。

一种对一组也会有取有舍,我是大体按照名称来取,就是会把同名的都取进来,同时考虑性状,要看上去大体类似,然后按照分布来舍。分布范围比较窄的,或分布虽广但同一属且同名者中另有很多分布更广的种的、大体都舍了(这是偷懒了)。也考虑相应的《诗》属于何处的民歌,以此调整对分布范围的圈定。有些种生长在高山等常人难到的地方,结合《诗》中的情境,或者也舍了。

当然到底如何取舍,如何理解《诗经》当时植物分布与现在的差别,如何划定“较常见”这一概念的边界,一种对一组具体怎么掌握一组的范围,或者有时也会有一对一,以及取舍的一致性等等,显然还有改进的余地,这都不是问题。

唯一的问题是我对于植物是外行,没有对植物更亲切的感觉,这是无法弥补的缺憾。

我想我这东西就是搭了个架子,竖了个靶子,希望能有些用处。本来这件事轮不到我来做,应该是由植物学家来做,但我还没有发现植物学家写的类似东西。如果不是我搜索的不够彻底,我想就是植物学家们比较爱惜羽毛了:

《诗经》涉及的植物种属相当多,分布也很广泛,即使很渊博的植物学家,也难免对有些种属更加熟悉,而有些种属就相对不那么熟悉。我想大概他们是不能忍受对相对不十分熟悉的种属写出不够十分完美的文章吧,尤其是专家恐怕对这种不完美更十分敏感。

所以下面会附上我整理的《诗经》中提到的植物名称、相关的句子、以及与之相对应的现代植物名称的一个总览,以待有识。

这个总览的内容较多,会分好多帖子,每一贴子的名称就是其中涉及的《诗经》中的那些植物名称。

与这些《诗经》中植物名称相对应的现代植物名称后面,有时我会加一个字的注,加在括号中,表示我感觉这个名称的接近与常见程度。用的字有:“正”、“副”、“主”、“次”、“或”、“疑”。其中“正”、“副”与“主”、“次”的区别在于“正”与“副”更加接近;而“或”是也许的意思,“疑”则疑问较大。

其实现在的植物分类也在不断变化中,尤其是DNA测序实现了以后,很可能会出现更多的变化,例如河友尼伯龙根蜗藤就提到因DNA测序结果导致分种的变化,见:《六种长颈鹿以及物种的认定方法》

我想,要是以后按照DNA来确定分类,也许分类会改变现在按性状两分的格式,变成按碱基四分的格式,也许一个种完全可以唯一的表达为一串字母,而且只含四个字母,不过不知道这一串字母会不会太长了。——当然这完全是我的臆想。

关于性状与分种的关系,首先分种的根据是所谓生殖区隔,但这性状和生殖区隔的关系也因种而异,有些种的性状多种多样,而有些不同的种又看上去非常相像,要是从DNA的角度来看,也许前者同一个种涵盖了多种多样的不同DNA,而后者则不同的种之间DNA的差异其实很小。——这也是我的臆想吧。

根据我的统计,《诗经》中共出现了125个不同的植物,其中草75个,木50个;涉及73科(+1个不在《中国植物志》中的科,《中国植物志》中共303科),195属(+1个不在《中国植物志》中的属),470个种(+2个不在《中国植物志》中的种),其中“草”288(+2)个,“木”182个。

我下载了《中国植物志》的科、属目录,在其中标注了《诗经》可能涉及的属,并大致浏览了整个目录。在目录中,只有杉科,苋科,木兰科,杜鹃花科以及百合属的植物未出现于《诗经》让我有些意外,但它们也主要分布在我国南方,如果只考虑古代中原所在的植物区系的话,大概《诗经》涉及的属已经把主要的植物都涵盖在内了吧。当然《诗经》有其适于歌唱的范围,未必所有植物都会唱到。

既然要把《诗经》时代的植物与现在的植物相联系,我还读了别的一些普及书,例如汪劲武先生编著的《常见野花》和《常见树木》。我读后感觉汪先生是尽量把常见的科都涉及到,每一科大多只提及最有代表性的一属一种,似乎都是采用汪先生亲自考察的记录(这是我无法做到的)。据我统计,这两本书中提到了94科300属233+243-29=457种植物,在这个前提下,与《诗经》中提到的植物可能重合的有36科65属97种植物。

我觉得汪先生如果有意,也许很快就能写出专业的《诗经》中草木的介绍来。下面是汪劲武先生那两本书:

点看全图

我还曾读到过何炳棣先生的一篇文章,其中总结了《诗经》与《楚辞》中的植物,但现在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下面以诗作结:

星汉渺渺,草木苍苍。

春华秋叶,暮雨晨光。

岂不尔思?游兮远方。

点看全图


  • 本帖 18 回复
通宝推:旧时月色,迷途笨狼,史文恭,
2014-12-09 04:10:1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