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地球瓶颈中的达尔文主义 (一) -- 楚无邪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51 阅 9346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5-01-02 18:21:59
4083770 复 4083769
楚无邪
楚无邪`22793`/bbsIMG/face/0000.gif`70`1391`1430`16577`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8-03-08 18:13:48`
二、新社会达尔文主义 49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十六、十七世纪以前,物质世界对于人类来说是神秘的:日月东升西落、星辰以玄奥的轨迹在天穹上移动、夏暑冬寒、风吹云动、水滴石穿,大千世界的种种,无不透着复杂难明的规律。到了十九世纪,文明社会的人们已经不会再对占星术士顶礼膜拜了,因为以牛顿三定理为核心的经典物理学完美的解释了从微小的分子到遥远的星球等一切物体运动的规律。因为牛顿的三条定律,世界对于我们从此变得简单清晰了。

今天,关于人类社会的林林总总仍然是复杂难明的,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心理学都从各自的角度讲述着自己总结的规律。有没有像牛顿定律一样的统一规律支配人类的一切行为,是否可能掌握这样的规律让我们立刻获得看清政客与叫兽们兜售的大力丸的成色,轻松自如充满自信地规划自己的人生?

牛顿定律为核心的经典物理学能解释宏观世界的一切物质现象,是因为它们都是由宇宙大爆炸而来的分子原子组成的物质之间在力的作用下的相对运动。而人类与人类社会呢?我们都是从同一个原始生命在地球上进化而来的生命体!这样的共同的进化历史蚀刻在每一个人的DNA里,从身体到心理的全角度塑造了你我。从这个角度来看,达尔文的进化论是解开人类秘密的第一基础。

进化论最初只是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提出的一种生物进化假说,当时没有太多的直接证据。但在随后的一百五十年中,达尔文进化论从解剖学、胚胎学、化石记录等不同角度得到了大量科学证据的支持,完美的解释了生物从何而来的问题。随着遗传学尤其是分子生物学的发展,进化论不但获得了无可辩驳的强大支持,其理论基础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完善和发展,成为科学界公认的支柱性的科学理论之一。但与学术界的一致认同不同,从进化论诞生之日起就始终伴随的争论却并没有随着生物学证据的加强而消失。这是因为进化论从第一天起就不只是个生物学问题。她的支持者与反对者同时敏锐的认识到了她对人类社会的的颠覆性的力量。她所展示的天道是如此的清晰,使既是积累了数千年的谬误也再无处遁形;她有可能给人们的思想与行为带来的升华与启迪的力量还远未充分展开,面对她在未来必将引发的巨变,即使是她最坚定的支持者也会为之颤栗。

进化论的基本原则看起来很简单,最核心的可以概括为三条:1、生物都会过度繁殖;2、繁殖后代会产生可遗传的变异;3、自然选择会让最适应环境者得以生存。这不但适用于动植物的进化,人类作为生物之一,显然也适用这些原则。达尔文本人就对人表情心理等的进化进行了讨论。进化论对人类社会思想的影响从一开始就是石破天惊的。但真理与谬误常常只有一线之隔,早期人们对进化论的不成熟的理解与当时殖民主义枪炮外交的社会现实相结合,很自然的在十九世纪与二十世纪初欧洲孕育了鼓吹种族主义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与优生学。在亚洲,严复翻译的《天演论》使“物竞天择”四字深入饱受列强分割之苦的中国人之心。从“落后就要挨打”的惨痛认知,到涤荡神州百年之久的种种救亡图存努力,无不与全社会对“物竞天择”世界观的深彻认同与拒绝被淘汰的危机意识紧密相关。

从落后国家与民族的角度,拥有“物竞天择”的意识也许有它的积极意义,但对于竞争中大大领先的欧洲各国,以竞争为借口施行殖民侵略就非常可怕了。这股思潮最后发展为纳粹德国罪恶的种族清洗政策的理论依据,使“社会达尔文主义”与“优生学”这两个词汇在西方语境中臭名昭著,从此再没人敢自称社会达尔文主义者。

那么为什么纳粹式社会达尔文主义是错误的呢?教科书式的常见的答案是:他们“错误地将适用于生物进化的理论运用到人类社会中”。可难道人类不是生物界的一分子吗?为什么这个推动地球生物进化40亿年之久的基本规律到了人类这里就失效了呢?难道两百年前反对达尔文的宗教人士与反对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现代社会在“人类特殊论”上达成共识了么?大众媒体与专家似乎对这个问题或语焉不详,或顾左右而言他,最后干脆将之列为不可讨论的禁区来回避问题。

让我们面对现实:只要还承认人类是生命体的一员,人类的一切行为就脱不开进化论的掌控。纳粹式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是危险而错误的,但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进化论是否适用于人类社会,而是如何正确的理解进化论的思想和其在人类社会中的运用。由于进化的原则渗入人类生命的每一个细节,我将在后面的行文中与大家一起讨论这些被忽略的有趣细节,但对于哲学家们从进化的角度讨论国家社会的处事原则,一定是希望了解和遵循这些原则可以是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更好的发展和进化吧。比如纳粹们的逻辑当然是加速“淘汰弱者”的进程可以使人类社会更好的“进步”。那他们的做法符合进化论的原理吗?让我们重温一下进化论的三条原则:

1、过度繁殖——这自然会带来竞争, 不过繁殖数量的多寡不直接影响进化的效率。想必即使是原教旨主义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也不会认为靠提高生育率就可以加速进化的,否则这世界早就是老鼠和蟑螂的天下了;

2、遗传突变——每一代生物都会随机的产生若干新的基因突变,这些突变基因使每一个拥有它们的生命体都具有了自己不同的可遗传给后代的个性。这些“个性”是随机产生的,没有设计者,没有固定的方向,而且大多数都是有害的,但也有少数能带来有益的变化。但这正是进化理论的要点所在:因为无法预知哪个突变是好的,(而且不同的突变在不同的环境条件中会有不同的效应,使得“好”与“坏”也只是相对的概念),更不知道未来会遭遇何种环境变化,生物体要想不被淘汰,最有效的策略就只能是尽可能的增加后代的多样性,以保证“必有一款适合您”。是的,“多样性”正是生命竞争的要点,谁能在自然选择的压力下更好地保有多样性,谁就更有机会在未来的生存竞争中幸存。

3、自然选择——这不过是前两条的自然结果,是生命体通过进化成功对抗自然界无所不在的死亡威胁中感受的压力。将灭亡的命运改写成选择的压力,这是了不起的成就,但“选择”可不是生物体主动想要得到的,只是无法避免而已。需要进一步强调的是,自然选择是一个被动的过程,本身没有导向性。我们事先也无法知道恐龙的体魄,昆虫的繁殖力与人类的智慧哪个才是“正确”的进化的方向。

所以仔细探究进化的要点,我们应该不难看出,从物种进化的角度来看,进化的中心议题不是“优胜劣汰”“物竞天择”的自然选择,因为这不过是个揭示了进化中存在竞争这个客观事实,但单纯的“弱肉强食”远远不是进化的竞技场中挣扎的选手的努力方向,兽中之王的老虎其实是生态链中最脆弱的家伙,战胜再多的“弱肉”也毫无意义,丝毫改变不了在环境变化后濒临灭绝的可悲失败。纳粹的所谓“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的谬误即在于歪曲了达尔文的进化论思想,将竞争的必然性替换成了的正当性,从而为那些在竞争中暂时领先而自认为优秀的族群(雅利安)以自己的主观喜好残酷清洗其他种族打开方便之门;同时进行的类似行为是利用“优生学”为名清洗本民族中的残疾人士。这种是不自量力地自封上帝,妄图为进化定方向的狂妄行为完全与进化论所揭示的原则背道而驰。这种作为试图通过种族清洗消灭人类内部存在的多样性,最终会将人类或族群变成均一单调的人工作物,结果非常危险,很可能转眼就被自然无情嘲弄,不是在一次瘟疫、一次灾难中将人类带入灭绝的境地,就是未知旅程中后悔莫及。

一百年前所谓“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一知半解生吞进化论的错误,到了今天,不应该再成为整个社会将进化论的科学真理排除在社会研究以外的借口。 只要我们承认进化论是生命科学的真理,承认人类属于生命大家庭的成员,就必须接受以其为指导的对人类自身的研究,包括人类社会行为的研究与讨论。今天的人类以及地球的生命共同体可能正面临数十亿年来最危险的处境,迫切正需要整个人类社会能正确理解和面对我们真实的困境以求突破。在这个时候因为旧“社会达尔文主义”的错误而矫枉过正,采取自设禁区的鸵鸟政策而放弃了使用进化论这一强大的科学工具,使人类自废武功,盲目于自己真正的命运与道路,我们很可能正在会犯下更大的错误,看着整个社会滑向错误的深渊而不能自拔。

这绝不是我的危言耸听!随着人类在过去数千年中超乎寻常的成功发展,随着网络时代全球一体化逐渐成为现实,地球上的八十亿人类已在文明的旗帜下连为一体,成为前所未有的巨大存在。但这同时也使得人类内部前所未有的均一化扁平化。这可能是从古至今不少社会学者的梦想,中国古代士人的最高理想不就是“平天下”吗?现代社会精英的理想不就是拥有一套“普世价值”的“地球村”吗?但从“新社会达尔文主义”来观察,人类的成功不但导致了大量地球物种的快速灭绝,更糟糕的是,人类社会自身的多样性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毁灭性打击,很可能完全消失,成为一个单一的均质文明。没有了文明的多样性,没有了文明间的独立竞争,就不会再有文明的健康进化。而在生命的进程中,失去了进化能力的生命也就不成其为生命,唯一的结局只能是灭亡。但除非人类放弃现代文明,放弃社会发展,地球村单一化无法避免。因为我们都被局束在一个地球上,这是人类和所有生命的瓶颈。不突破地球瓶颈,人类社会的进化发展无法正常展开,现代人类社会的许多困境其实就是根植于此。

地球瓶颈的危机固然前所未有,但并非毫无先例可以参考。多样性作为进化的核心原则,也不是到了今天才第一次受到人类这个裸猿的挑战。比如上一章里我们就参考了古代中国地理瓶颈的事例。唐太宗说“以史为镜,可以知兴亡”,诚哉斯言!他说的“史”是中国人写在书里的数千年历史,当时这可能是唯一了解历史的方式。不过今天,我们有更多的“历史”可以参考:科学使我们可以回朔数十亿年前的生命进化发展的历程,那些写在化石中和DNA中的历史更加惊心动魄,更加启人深思,是我们了解人类未来兴亡的重要的一面镜子。我写这本书,就是希望可以带领大家回顾生命进化发展的一些重要的有趣的事件,以试图揭示我们今天的困境并探讨可能的解决之道。基于人类与所有地球生命在进化上的传承性与一致性,人类社会不过是地球生命大卷轴的一角,许多社会问题其实归根结底同时也可以是生命科学的问题。所以,我想写的也不是一本科普作品——虽然我的确希望读者会喜欢这些有趣的科学知识——而是面向关心社会的大众,是一本从科学角度出发探讨社会问题的作品。虽然我不得不讨论很多生命科学的知识,但根本的着眼点则是在于试图揭示一些可以作为人类社会行为之基础的核心生命原理。这些核心定理是:

1,生命的本质是传承于基因中的生命信息(而不是外在的一个个生命体);

2,生命的核心特征是“不死”,这也是一切生命活动的终极目标与意义所在;

3,生命不断提高生存能力以实现“不死”,其唯一方式是进化;

4,进化的核心是多样性

我认为,人类社会作为生命世界的一份子,同样遵从这些基本生命原理。从这些原理出发,我们将可以深刻了解人类社会当前与未来的的各种问题的本质,并可以推演出合理的解决方案,就像牛顿定理之于物理学一样。我会在后面的章节中反复运用这四条定理以及基于它们的推论来分析解读种种有趣的生命与社会现象。

从这样的推演中,我希望你会发现一个全新的生命视角,并可以以之审视人类与自身的现状,寻找人类与自身的“目的”与“意义”。只有整个人类从目前流行的消费主义享乐主义的迷失中清醒过来,勇敢面对地球瓶颈的挑战,人类才有可能破茧成蝶,摆脱危机,飞向自由的伊甸园。

我知道以我的能力,谈论这样的“大格局”未免有些不自量力,有些可笑。无论如何,这也算是我的一孔之见,为社会多样性留一片属于我的印记吧。如果能激发若干同道的思考与讨论,更是余愿足矣。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迷惑不解,脑袋,冷雨夜,夜炎火,陈王奋起挥黄钺,
2015-01-02 18:21:5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