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01:赵衰——冬日之日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83 阅 5325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5-01-05 06:08:21
4084418 复 4079695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38136`18919`707268`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
《左传》人物事略01附:重耳在外3/4 5

《僖二十四年传》:

二十四年春王正月,秦伯纳之。不书,不告入也。((p 0412)(05240101))(038)

及河,子犯以璧授公子,曰:“臣负羁绁(xiè)从君巡于天下,臣之罪甚多矣,臣犹知之,而况君乎?请由此亡。”公子曰:“所不与舅氏同心者,有如白水!”投其璧于河。((p 0412)(05240102))(038)

济河,围令狐,入桑泉,取臼衰。二月甲午,晋师军于庐柳。秦伯使公子絷如晋师。师退,军于郇。辛丑,狐偃及秦、晋之大夫盟于郇。壬寅,公子入于晋师。丙午,入于曲沃。丁未,朝于武宫。戊申,使杀怀公于高梁。不书,亦不告也。((p 0413)(05240103))(038)

我的粗译:

我们僖公二十四年(公元前六三六年,周襄王十七年,晋文公元年,秦穆公三十七年)春王正月,秦伯(秦穆公)派兵送公子(重耳)回国,《春秋经》上没提这件事,是因为他们回国没“告”给我们。

到了黄河边上,子犯(狐偃)把一块玉璧呈递给公子(重耳),对他说:“臣负羁绁从君巡于天下,臣之罪甚多矣,臣犹知之,而况君乎?请由此亡。(臣下牵着缰绳跟随主上巡于天下,肯定犯下了不少罪过,臣下自己都能知道,主上还有什么不清楚的?臣下请求就此离开去流亡。)”公子(重耳)马上说:“所不与舅氏同心者,有如白水!(今后我要是不能和舅舅家一条心,(必受惩罚,)有如白水之神亲临!)”就把那块玉璧投入了河中。

渡过黄河以后,重耳及其所带的秦军首先包围了令狐,攻入了桑泉,打下了臼衰。到二月甲午那天,晋师驻扎在庐柳,秦伯派公子絷前往晋师,经过说服,晋师向后撤退,驻扎在郇。辛丑那天,狐偃和秦、晋两国的大夫在郇盟誓,壬寅那天,公子(重耳)入主晋师。丙午那天,公子(重耳)进入曲沃。丁未那天,公子(重耳)朝拜了武宫。戊申那天,在高梁那里杀掉了怀公(晋怀公)。《春秋经》中没写上此事,也是因为晋方没有“告”给我们。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臣负羁绁从君巡于天下”曰:

下文竖头须亦云,“行者为羁绁之仆”,襄二十六年《传》,大叔文子亦云,“臣不佞,不能负羁绁以从扞牧圉”,则“负羁绁”为从行者之套语也。羁,马络头也。绁音薛,亦作絏、緤。凡系人与动物之索皆可曰绁。《论语公冶长》“虽在缧绁之中”,系人者也;《礼记少仪》,“犬则执緤”,系犬者也;此则指马缰而言。不言流亡诸侯间,而言“巡于天下”,表敬之辞令。

杨伯峻先生注“二月甲午”曰:

二月无甲午,此及以下六个干支纪日,据王韬推算,并差一月。王韬且云:“晋用夏正,《传》书日月或有误耳。”

以下是这一段以及后面直到三月己丑晦那些天的干支纪日排序:

甲午、乙未、丙申、丁酉、戊戌、己亥、庚子、辛丑壬寅、癸卯、

甲辰、乙巳、丙午丁未戊申、己酉、庚戌、辛亥、壬子、癸丑、

甲寅、乙卯、丙辰、丁巳、戊午、己未、庚申、辛酉、壬戌、癸亥、

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己巳、庚午、辛未、壬申、癸酉、

甲戌、乙亥、丙子、丁丑、戊寅、己卯、庚辰、辛巳、壬午、癸未、

甲申、乙酉、丙戌、丁亥、戊子、己丑晦

杨伯峻先生注“朝于武宫”曰:

武宫者,曲沃武公之庙也。晋侯每即位,必朝之。宣二年《传》“赵宣子使赵穿逆公子黑臀于周而立之;壬申,朝于武宫”,成十八年《传》“晋-栾书使逆周子于京师而立之。庚午,盟而入。辛巳,朝于武宫”可证。武宫在绛,盖曲沃自武公始为晋侯,而徙绛,故其庙在绛。《晋语四》作“丁未,入于绛,即位于武宫”,尤为明证。《传》不言“入于绛”者,当本之当时晋史,晋史以当时人记当时事,不言可知。王引之《述闻》则谓此脱去“入于绛”三字,但《晋世家》叙此事全本《传》文,亦无“入于绛”三字,则王说不确。

“令狐”(杨注:令狐在今山西省-临猗县西。),推测位置为:东经110.71,北纬35.12(令狐村)。

“桑泉”(杨注:桑泉在今临猗县-临晋镇之东北。),推测位置为:东经110.64,北纬35.07(临猗县-临晋镇东约十公里城东村-城西村间)。

“臼衰”(杨注:臼衰当在山西省旧解县治今解州镇之西北。《晋语四》云:“公子济河,召令狐、臼衰、桑泉,皆降。”韦《注》:“召,召其长。”),推测位置为:东经110.77,北纬35.02(临猗县南,今解州镇西北)。

“庐柳”(杨注:庐柳,据《方舆纪要》,临猗县北有庐柳城。),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0.7,北纬35.2(临猗县西北)。或颇疑“庐柳”乃在原猗氏县西北(牛杜铁匠营),110.75,北纬35.19,更合情理。

“郇”(杨注:郇音荀,据《一统志》,在今山西省-临猗县西南。《涑水注》引《纪年》:“围令狐、桑泉、臼衰,皆降于秦师。狐毛与先轸禦秦,至于庐柳,乃谓秦穆公使公子絷来与师言,退舍,次于郇,盟于军。”郇,《诗曹风下泉》“郇伯劳之”之郇伯,当即其后。地当在今山西省-临猗县西南不远之地。上《传》云“军于郇”,则早为晋所灭矣。或云即桓九年《传》之荀国。铜器有筍伯大父簋 、筍伯簋 、筍伯甗,即此国之器。郇在解池西北,瑕在解池南。),推测位置为:东经110.75,北纬35.13(临猗县西南约四里)。

“高梁”推测位置为:东经111.52,北纬36.12(高梁墟,高河桥南一带)。

“曲沃”推测位置为:东经111.24,北纬35.31(闻喜县-上郭村东偏南,上郭古城址)。

“绛”推测位置为:东经111.55,北纬35.73(曲村,成六年迁新田)。

下面是重耳入晋相关诸地点在天地图地形图上的标注:

点看全图

————————————————————

《僖二十四年传》:

吕、郤畏偪(逼),将焚公宫而弑晋侯。寺人披请见。公使让之,且辞焉,曰:“蒲城之役,君命一宿,女即至。其后余从狄君以田渭滨,女为惠公来求杀余,命女三宿,女中宿至。虽有君命,何其速也?夫祛犹在。女其行乎!”对曰:“臣谓君之入也,其知之矣。若犹未也,又将及难。君命无二,古之制也。除君之恶,唯力是视。蒲人、狄人,余何有焉?今君即位,其无蒲、狄乎!齐桓公置射鉤,而使管仲相。君若易之,何辱命焉?行者甚众,岂唯刑臣?”公见之,以难告。三月,晋侯潜会秦伯于王城。己丑晦,公宫火,瑕甥、郤芮不获公,乃如河上,秦伯诱而杀之。晋侯逆夫人嬴氏以归。秦伯送卫于晋三千人,实纪纲之仆。((p 0414)(05240104))(038)

初,晋侯之竖头须,守藏者也,其出也,窃藏以逃,尽用以求纳之。及入,求见。公辞焉以沐。谓仆人曰:“沐则心覆,心覆则图反,宜吾不得见也。居者为社稷之守,行者为羁绁之仆,其亦可也,何必罪居者?国君而雠匹夫,惧者其众矣。”仆人以告,公遽见之。((p 0415)(05240105))(038)

我的粗译:

吕(瑕甥,瑕吕饴甥)和郤(郤芮)害怕受到排挤,准备放火烧掉主上的宫室,弑杀晋侯(晋文公)。他们起事前,寺人披求见晋文公。“公”责备他说:“蒲城之役,君命一宿,女即至。其后余从狄君以田渭滨,女为惠公来求杀余,命女三宿,女中宿至。虽有君命,何其速也?夫祛犹在。女其行乎!(当年蒲城之役,主上让你一天一夜到达,你马上就到了。后来我跟着狄君在渭滨打猎,你奉了的惠公命令又要来杀我,让你三天三夜到达,你一天就到了。虽然你是奉了主上的命令,为什么这么快啊?当年被你斩断的衣袖还在,你还是离开吧!)”

寺人披回答说:“臣谓君之入也,其知之矣。若犹未也,又将及难。君命无二,古之制也。除君之恶,唯力是视。蒲人、狄人,余何有焉?今君即位,其无蒲、狄乎!齐桓公置射鉤,而使管仲相。君若易之,何辱命焉?行者甚众,岂唯刑臣?(臣下以为主上回了国,已经明白了道理。要是还不明白,就还会遭难。遵奉主上的命令没有二心,这是从古以来的规矩。铲除主上憎恶的人,就得竭尽全力。蒲人和狄人,我怎会放在眼里呢?现在主上即了位,就没有蒲人和狄人了吗!齐桓公不追究射中他带钩的罪过,让管仲作他的主要辅佐。主上要不肯这么干,还用发话吗?要离开的人那就太多了,岂只我这个刑臣?)”

晋文公马上接见了寺人披,寺人披向他报告了那些人要起事的消息。到了三月,晋侯偷偷的在王城会见了秦伯(秦穆公),己丑晦那天(晦是一个月的最后一天,离晋文公朝于武宫只有四十二天,见前面列出的干支纪日。),主上住的宫室着了火,瑕吕饴甥(瑕甥,吕)和郤芮没找到主上,于是前往黄河边上,被秦穆公诱捕杀掉了。晋侯顺便迎回了夫人嬴氏(文嬴)。秦伯还送给晋国三千人的近卫部队,充实晋侯的侍卫。

当年,晋侯(晋文公)的小厮头须是负责保管宝物的,他跟随晋文公出逃以后,又偷走晋文公的所有宝物,用这些宝物贿赂主管官员,自己回了国。等晋侯回到国内,头须来求见,晋文公推辞说我正在洗头,就不见你了。听仆人传达了晋文公的意思,他就说:“沐则心覆,心覆则图反,宜吾不得见也。居者为社稷之守,行者为羁绁之仆,其亦可也,何必罪居者?国君而雠匹夫,惧者其众矣。(洗头的时候心是反的,心反着的时候,想法也和正常时不一样,不肯见我也正常。不过留下来的人是在守卫社稷,跟着流亡的人则是在牵马服役,都说得过去,何必责备留下来的人?当了国君却仇视一个匹夫,那害怕的人就多了。)”

仆人把头须的话报告晋文公,晋文公赶紧接见了他。

一些补充:

“王城”(杨注:王城当在今陕西省-大荔县东。),推测位置为:东经110.13,北纬34.80(旧朝邑县东2.5公里,临晋)。此“王城”乃大荔戎国之王的“王城”,非周家天王之“王城”。

《晉語四》15中也有关于此时的叙述,如下:

元年春,公及夫人嬴氏至自王城。秦伯納衛三千人,實紀綱之仆。公屬百官,賦職任功,棄責薄斂,施舍分寡。救乏振滯,匡困資無。輕關易道,通商寬農。懋穡勸分,省用足財,利器明德,以厚民性。舉善援能,官方定物,正名育類。昭舊族,愛親戚,明賢良,尊貴寵,賞功勞,事耇老,禮賓旅,友故舊。胥、籍、狐、箕、欒、郤、柏、先、羊舌、董、韓,實掌近官。諸姬之良,掌其中官。異姓之能,掌其遠官。公食貢。大夫食邑,士食田,庶人食力,工商食官,皂隸食職,官宰食加。政平民阜,財用不匱。


  • 本帖 2 回复
2015-01-05 06:08:2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