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地球瓶颈中的达尔文主义 (一) -- 楚无邪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51 阅 10123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5-01-06 13:21:08
4084739 复 4083769
楚无邪
楚无邪`22793`/bbsIMG/face/0000.gif`70`1431`1445`16806`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8-03-08 18:13:48`
六、人生之根本 22

总结一下我们刚才关于生命的讨论,有三个要点:

1.生命的本质在于对抗死亡;

2.生命对抗死亡的唯一方式是进行达尔文式的进化;

3.基因是生命的主体,个体的生死都是为了基因生命的延续而在进化过程中被塑造而成的。

我前面说过,我现在写的不是科普作品,着眼点在于人类对于自身与社会的认知,在于提示人们社会上诸多病态现象的根源之所在。所以我们关于生命定义的讨论,也在于揭示给大家:“我是谁”。如果个体的存亡无足轻重,生命的永续传承才是我们存在的唯一目的,那么自由派知识分子渲染的“绝对个人主义”的享乐人生显然就是无本之木——个体根本就不是生命的主体,单纯享乐毫无意义。注意,威权主义者推崇的“集体”也不是。真正的主体应该是每一个“个体”中的“真生命”——我们的基因、我们的传承、我们的未来。如果上帝能主持一个真正代表人类利益的全民选举的话,选民不会是全体公民,而是全体公民的后代子孙。从这个角度来看,一只宠物狗的快乐生活如果不能有利于它后代的传承的话——比如说做了绝育手术的宠物狗——这些快乐对这个狗其实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它真正传承之生命已经消亡,暂时仍然存在的不过是小狗的真生命为自己营造的躯壳而已。当然,宠物的快乐对它主人或许有意义,那就是另外的话题了。

所以现在卧薪尝胆可以赢得未来,对于生命无疑是正确的选择;而为了今天的享乐涸泽而渔放弃未来,再进化上则是愚蠢的决定。这个愚蠢不是体现在策略上,而是根本搞错了生命的主体。

话说回来,其实动物植物细菌们肯定也没搞清楚过“生命本质”这种问题,它们凭着本能也不过照顾循着个体利益最大化而已,也就是说,它们都只关心“显生命”,只关心短期利益,对所谓“真生命”无感,更不可能考虑族群未来,生存瓶颈之类的问题。它们都是在进化这只“看不见的手”的引导下,才将基因真生命的利益实现的。人类过去几万年的发展也同样是在进化的掌控下,被个人欲望驱使着生儿育女、取火磨石、渔猎农工,最后不自觉得发展了人类整体的生存能力,提高了自己后代基因永续生存的机会。从这个角度看,对个体享乐的追求是进化时代人类乃至一切动物们发展前进的动力,原本没有问题。日耳曼蛮族想要拥有与罗马贵族一样的享乐,于是舍生忘死的击败了酒池肉林里享乐的罗马人;女真人想要拥有明国人一样的享乐,于是励精图治击败了风花雪月里享受的东林高士。蛮族和女真人的文明在这个追求的过程中得到极大的发展,这是进化的自然状态。

但正如我一再强调的,文明兴起以后,尤其是全球化时代以来,由于人类文明多样性的丧失,从文明尺度的进化已经无法进行。过去行之有效的“享乐主义”的指挥棒失效了。而面对地球瓶颈的鸿沟,人类断然无权放弃责任只管及时行乐。我们需要认识到,享乐本身不带来任何意义。前面例子中提到的罗马贵族与明朝士大夫的享乐与否不论对他本人还是他所处的社会都没有任何价值。对更多享乐的追求过程中所带来的力量的提升才有价值,因为这可以帮助后代拥有更好的生存机会。我这文章对生命与进化的讨论也是试图理解进化之于人类社会的作用原理,从而希望可以在进化失效的情形下,尽量模拟进化的效果,使人类可以获取更大的力量来突破瓶颈。最终,当人类突破地球瓶颈这个最危险的状态后,文明必然重新拥有多样性。那时我们就可以“复归于婴儿”,回到伊甸园,重新依本性而行了。


通宝推:迷惑不解,冷雨夜,
2015-01-06 13:2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