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地球瓶颈中的达尔文主义 (一) -- 楚无邪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51 阅 9554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5-01-06 13:31:25
4084743 复 4084724
楚无邪
楚无邪`22793`/bbsIMG/face/0000.gif`70`1401`1430`16577`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8-03-08 18:13:48`
等死还是找死 2

其实历史上绝大多数的生命体都失败了,都死了。恐龙死了,尼安德特人死了,它们的基因都没有传下来(其实鸟类传自恐龙,现代人类也传承了大约2%左右的尼安德特人基因,但大多数恐龙与尼安德特人的确“形神俱灭”了);多少“百家姓”上记载过得曾经显赫的家族姓氏都消失在历史长河中,无数与这些姓氏相连的基因生命也同样随之死亡。纵然拥有不死的潜力,挣扎求生对生命体来说从来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你我站在这里,只是因为我们的所有的祖先恰好都是这个残酷竞争中的不败神话而已,所以如果如果你没将自己的生命传承下去,那也不过是在这个无可计数的失败者的名单上添上一个名字而已。

如果将所有失败者作为分母来计算成功的机会,永生的概率可能小得让人绝望。幸亏永生的事儿是一场接力赛跑,作为渺小的的个体,能把接力棒顺利传到下一代手中也就算完成任务了。

swordi:三、人与生命——生者不死

为这永生的希望而勇敢的面对死亡,这是生命的力量所在,美感所在。暂时的内敛可能是为了积聚力量,永远“内敛”不思进取,那就是等死了。


2015-01-06 13:31:2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