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地球瓶颈中的达尔文主义 (一) -- 楚无邪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51 阅 10122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5-01-08 00:36:54
4085141 复 4083769
楚无邪
楚无邪`22793`/bbsIMG/face/0000.gif`70`1431`1445`16806`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8-03-08 18:13:48`
八、从基因到觅母 24

回到我在这一章开头看似惊人的论断:人不是一种生命体,而是两种不同生命交织而成。你现在一定猜到了,我说的这两种生命体,正是基因与觅母:基因生命与觅母生命共同构成了这个地球上独一无二的生物体——人。基因塑造了我们的躯体形象智力情绪以及一切内心的感受;而印在脑中、写在书中、刻录在电脑内存里的种种知识与文化,则都是我们祖先创造的并已成为我们自身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觅母。这两种生命相辅相成,共同创造了人类今天的成就。

而人与其他生物的分野,虽然从基因的角度来看没有什么真正值得一提的区别,但从觅母的角度,那就确乎是如天壤一般的鸿沟了。

无论会唱歌的黑背鸥还是能使用工具的猿猴,它们的觅母生命的分量微不足道,觅母对它们生活带来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不会唱歌的黑背鸥或拒绝使用树枝捉蚂蚁吃的猩猩它们的竞争力相信不会有多少改变。

而人类呢?从数万年前人类开始拥有“文明”开始到现在,在基因上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改变,区区几万年的时间对于基因进化来说也实在太短,根本来不及积累足够的变化。但人类社会却已经从蛮荒进化到了太空时代!靠得不是基因的进化与突变的积累,也不是某一两样能力或者工具的优胜,而是文明的进化、知识的积累,是觅母的进化与积累!这样的进化与积累使得在人类身上,觅母的分量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甚至可能已经超越了基因的分量了。也就是说,“人”是地球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以觅母为主体的生命形式。

所以人类傲然自称万物之灵,不是因为我们的躯体。作为基因生命的马甲,我们的躯体不但与黑猩猩没什么大区别,就是与大象乌龟爬虫也区别有限,甚至与花草树木的相比,人类基因与它们的共同之处仍然相当可观。从基因生命的角度,人的确不过是另一种动物。纵然有智慧,但与恐龙的力量、昆虫的繁殖力与适应力、鸟的翅膀这些生物界中经历自然选择千锤百炼而成的杰出能力相比,最多是各胜擅场,未必能占到多大的优势。仅仅数万年前,当时人类先祖的身体智力各方面已经与现代人基本没有区别了,但面对自然的竞争,人类也仍然不过是与其他动物一样挣扎求存而已,并没显出了不起的优势。当先人们在虎豹与狼群的威胁下蜷缩于洞穴之中时,智力似乎颇为廉价。

但我们在后面的日子里如彗星般地崛起了。不是因为我们在这数万年间变得更聪明,而是因为我们的智慧中孕育了全新的觅母生命。而觅母在区区数万年中,尤其是最近这个一万年里,迅速进化发展,这才带领觅母的载体——人类——收获成功。

毫无疑问,人与所有的曾经存在过的生命体都有天堑之隔!因为我们是这个地球上唯一的真正的觅母生命体!是独一无二特的,万物之灵。

在生命降生地球40亿年之后,生命的进化终于在人类这里走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觅母不是基因,但她是生命,仍然进化着——更快更强而已。

有人说人类社会到了今天,已经不再使用进化的规律了,因为我们早已脱离了弱肉强食的旧世界。这话也对也不对。的确,人类似乎已经背离了我们作为动物的传统竞争手段。我们不但不再屠灭失败的部落,剥夺弱者生存与繁殖的机会,反而帮助弱势人群,援助失败国家。成功的发达国家的人口不但没有增加——如普通的进化规律所要求的——反而陷入低生育率的问题里,反倒是发展失败而贫穷落后的民族人口大增,这已经完全违反进化的规律了。当然这主要是因为地球瓶颈导致了发达社会没有足够的拓展空间而产生的问题,但还有很重要的另一个原因:我们在基因层面上的进化对于人类的发展的重要性已经大大下降。与之对应,觅母层面的进化和与之相关联的生存竞争则没有一时或歇。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正可以为此做注脚——虽然我认为他还是没彻底分清文明的觅母战争与传统基因战争的区别。灭国的战争可能不会再出现,但冷战、反恐等关于“主义”与“文明”的战争从来就没有停过。麦当劳与好莱坞的军队在屠灭臭豆腐与皮影戏的战场上也没有过仁慈。

与动辄以百万年为单位的基因进化的速度相比,觅母进化的速度堪称变态。更可怕的是,觅母进化还在不断的加速中。哺乳动物在两亿年前从爬行动物进化而来,到今天与它们两亿年前的先祖相比,能力的增强也不过尔尔。鳄鱼与狮子竞争起来,纵然不如,却也相去不远。可人类社会百十年间的进步就可以用翻天覆地来形容。一百多年前我们都还没有电,五十年前的电脑还像房子那么大,只能做点小学算数题。谁也不知道一百年后在觅母进化的主导下,人类的社会能变成什么样子,我们又将拥有怎样的知识与能力;可我能相当肯定地说,一千年后人类的形体、模样、智力、情感不会有太多变化——这些是在基因的掌控之中。

觅母进化的压力传递到她的载体,人,带来的是大都市街头行人匆匆的步履,是流水线上工人挥汗如雨的战斗,是职场员工不进则退的搏击,是科研专利竞争者抢先一步的拼杀。感受着现代社会这样强度的竞争压力之余,偶尔放归林野,眼望非洲草原上恬然信步的斑马群与不远处河岸边酣然熟睡的狮子,谁还会说人类进化的生存竞争已经终止了呢。只是进化压力由基因进化转移到觅母进化而已。

而且,近几十年来,随着生命科学的发展,人类对基因与DNA的了解越来越深刻,已经积累了相当的操控基因的能力。转基因植物与动物早从新闻头条变成了餐桌上的司空见惯。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人类可以主动调控自身基因,基因改变不必再有进化的过程来决定,而是由人类的知识、爱好、潮流等等来决定。刚才我说我能相当肯定一千年后人类的形体模样智力情感,其实我必须得加一句才能安心——如果到那时这些还是由基因控制,还没有被觅母接管的话。美容整形手术已经改变了许多人造美女的外观,基因整容搞不好到那时已经可以任意调整人们的形体模样智力情感了。真到了那一天,基因的进化也就彻底走到了终点。

但特别要注意的是,人类基因进化的终点绝不是人类基因生命的终点!作为基因/觅母共生体的一部分,觅母的发展就是人类基因的成功。


通宝推:四夕乐,迷惑不解,冷雨夜,
2015-01-08 00:3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