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们都是机器人 -- 编号87405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212 阅 44210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5-03-02 08:04:05
4098464 复 4096914
编号87405编号87405`87405`/bbsIMG/face/0000.gif`70`809`8666`68136`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12-06-27 21:09:14`
补:我们应该处在世界巨变的前夜 10

这次写论文收获巨大,尽管论文本身我一点都不满意。

我写的这个论文和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有关,我发现这里面存在着一个系统性缺陷: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需要的条件是,无数的买家和无数的卖家。多数情况下,大家只注意到卖家垄断的危害,但很少注意到买家垄断的危害。在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中,政府作为一名“团购”,必然拥有极强的议价能力,是对应市场中处于绝对垄断地位的买家,这就意味着政府将制定行业消费标准。如果政府把价格压得太低,那么市场必然萎缩,这显然违背了此举的初衷。如果政府把价格抬得太高,那么市场必然会出泡沫,大部分民众的利益将受到极大的侵蚀。理想状态下,政府能刚好找到那个平衡点,兼顾效率和公平,但这显然很难出现在现实当中。而由于政府放开公共服务市场,出发点要么是财政问题,比如英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搞新自由主义,要么是供给不足,比如中国现在。所以,总的来说,政府会不由自主的偏向于效率,而走到最后出现次贷危机这样的事几乎就是个必然。实际上,无论放开哪个市场(当然,这个市场足够大),都会遇到这个问题。

现在回顾起来,中国从管到放,至少经历了两次重大危机,一次是物价并轨,最后闹到了天安门,再一次就是房地产放开。国外记者曾经质疑还会不会有十九大,我认为这个判断是有道理的,合乎逻辑的。因此,现在来看,反腐风暴的出现有其合理性,否则就一定会出现另一次2的6次方事件。小强这次搞的公共服务市场放开,其实从他的前任就开始进行了,没啥新鲜的,都是在跟英美学。我对这件事的远景十分不看好,理由在最前面说了,不再复述。

我更为关注的是本世纪中叶可能会发生的事。理由是,届时全球人口年龄分布将出现戏剧性的一幕,我曾开玩笑的这么描述:一群北半球文艺老头VS一大群南半球2B青年,非洲、东南亚,泛伊斯兰国家等等,将处于最年轻的阶段,英法德美刚好相反。我以为,这很有可能引发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冲突(我一时想不到别的词,先用冲突二字对付着),更有可能引发全球性的深层次变化——简单说,我想象不出来会是什么样。阿拉伯之春、ISIS、巴黎血案,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到那个时候中国十之八九已经把能市场化的都市场化了,又或者是披着市场化的外衣,把一切政府能触及的领域都给渗透了——老实说,我现在真分不清到底谁是谁,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后者——不管怎么说,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穷途末路,叫嚷了这么多年的改革恐怕要在“里外夹攻”之下被革了命。


  • 本帖 2 回复
最后于2015-03-05 19:12:15改,共1次;
2015-03-02 08:04:0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