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04:韩厥——成霸安彊 -- 桥上

2015-03-19 06:09:59桥上
《左传》人物事略04:韩厥——成霸安彊

太史公曰:韩厥之感晋景公,绍赵孤之子武,以成程婴、公孙杵臼之义,此天下之阴德也。韩氏之功,于晋未覩其大者也。然与赵、魏终为诸侯十余世,宜乎哉!(《史记韩世家》)

韩家其实是很新的家族,杨伯峻先生云:

韩万为桓叔之子,受韩封以为大夫,即战国-韩国之祖,《国语晋语八》载韩宣子拜叔向之言“其自桓叔以下,嘉吾子之赐”可证。

杨先生上面提及的桓叔又称曲沃桓叔,是晋穆侯之子,晋文侯之弟。桓叔之子韩万也就是韩厥那个韩家的祖先。韩万在他侄子曲沃武公与晋国嫡系的战争中替武公驾驭指挥战车,立下了功劳。最终曲沃一系获胜,领有晋国,韩万也得到“韩”那个采邑,并以“韩”作为这个新“氏”族的氏,这是在春秋初期。

后来,韩万的孙子韩简是晋惠公手下的主要将领,当时晋国共上下二军,惠公自将上军,由韩简将下军。

韩简的一个孙子就是韩厥。

由于在文公与惠公之争中站错了队,韩家失势。韩厥被养在了赵家(此时家长是赵盾),成年后又加以任用,终于再度振兴了韩家。

韩厥在《左传》中一出场时担任的是司马,此时是公元前五九七年(鲁宣公十二年,周定王十年,晋景公三年),上距韩简将下军(公元前六*四五年,鲁僖公十五年,周襄王八年,晋惠公六年)四十八年。韩家此时另有韩厥的哥哥韩穿担任上军大夫,位在韩厥之上,因此估计此时韩厥非常年轻,我估计此时他十九岁。

其实我怀疑韩厥并非嫡子,韩穿才是嫡子,所以韩厥才会被养在赵家。

韩厥虽然年轻,但还是给此时的中军元帅荀林父出了个主意:在先縠单独率领手下的中军一个分队渡河之后,韩厥建议全军其他十一个分队也随之渡河。荀林父采纳了他的建议。不过,这个主意到底是好是坏还不那么肯定:渡河之后晋军吃了大败仗,七个分队溃散逃回,其他五个分队也败退了;但全军渡河也许避免了先縠属下的那个分队被对方全部吃掉,断一指变成了伤七指。

八年以后(公元前五八九年,鲁成公二年,周定王十八年,晋景公十一年,齐顷公十年),韩厥仍然担任司马,中军元帅已经换成了郤克。郤克很支持韩厥的工作,一次,韩厥杀了一个犯事的人(这是司马的职责),郤克本来要赶过来说情,但赶到的时候那人已被杀掉了,郤克就立刻下令把被杀者的尸身送往全军示众,意思是即使杀错了我也会共同担责。

这一仗的对手是齐顷公率领的齐国大军,在此一战中,韩厥大出风头,他对齐顷公所乘战车紧追不舍,冒着极大危险,同车的另外两人全部牺牲,最终实际擒获了齐顷公和他的戎右逢丑父,只不过由于齐顷公和逢丑父互换了位置,结果韩厥又把齐顷公放跑了。

战后,下一年(公元前五八八年,鲁成公三年,周定王十九年,晋景公十二年,齐顷公十一年),齐顷公来朝见晋景公,在晋景公主办的招待宴会上,齐顷公认出了堂下的韩厥,于是韩厥登上堂中,举杯祝愿说:“臣之不敢爱死,为两君之在此堂也。(我们这些臣下在战场上拼命作战,就是为了两位主上确认和平的意向之后在这堂上友好相处。)”

也就在这一年,韩厥升为新中军将,进入了卿的行列,同时韩穿则担任新上军佐,位反在韩厥之下。我怀疑韩厥正是在此时,因为有战功,又有大佬支持,才盖过了韩穿,成为韩家的族长。但韩家的家变还是很平和的,就在两年后,韩穿还代表晋国出使鲁国。

又过了三年,公元前五八五年(鲁成公六年,周简王元年,晋景公十五年),这一天,晋人在朝廷上讨论国都迁去什么地方,主流意见是要迁往“郇、瑕氏之地”。讨论完毕,晋景公退入内宫,韩厥利用自己兼任仆大夫(杨注:仆大夫,旧注皆以为即《周礼夏官》大仆之官,掌管宫中之事。)的身份,跟了进去,劝说晋景公接受了迁往“新田”的主张,推动晋国走上了如今历史演变的方向。

下面再贴一遍“晋迁于新田”相关地点天地图地形图标注: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也在这一年,晋军与楚军在中原对峙,但没有真打起来,韩厥站在了主和派一边。

不过,赵家的家变可不像韩家那么平和,两年后的公元前五八三年(鲁成公八年,周简王三年,晋景公十七年),赵同、赵括被杀,赵家(以赵孟为族长那一支)几乎覆灭,又两年后,韩厥趁晋景公临终脆弱,才劝说他推出年幼的赵武,恢复了赵家之中族长称赵孟的那一支。

韩厥很快升为下军将,但他还是一直保持持重的态度,和郤家的那几个卿不大对付。

到公元前五七六年(鲁成公十五年,周简王十年,晋厉公五年),郤家有三个人在卿位(此时晋国有八个卿),他们竟谮杀了贤大夫伯宗,于是韩厥说了重话,预言他们没有好下场。

下一年,在晋、楚-鄢陵之战中,韩厥又有擒获郑国国君的机会,但他放弃了。

再下一年,晋厉公利用郤家嚣张不得人心,让手下的宠臣杀掉了郤家的三个卿,还想杀掉其他的卿,让自己的宠臣上位。结果中军元帅栾书联合了上军佐中行偃,反把晋厉公抓了起来,他们想让韩厥也参与此事,被韩厥拒绝了,他说:“昔吾畜于赵氏,孟姬之谗,吾能违兵。古人有言曰‘杀老牛莫之敢尸’,而况君乎?二三子不能事君,焉用厥也?”

晋厉公终于被杀,栾书他们从周王室那里迎来了十四岁的晋悼公,他们没想到晋悼公不受他们控制,却把韩厥提升为中军元帅。于是,韩厥当上了晋悼公复兴晋国霸业的主要助手。

就在这一年,楚国进攻宋国,韩厥提出:“欲求得人,必先勤之。成霸、安彊,自宋始矣。”当年在城濮之战前,先轸也向晋文公说过类似的话:冬,楚子及诸侯围宋。宋-公孙固如晋告急。先轸(zhěn)曰:“报施、救患,取威、定霸,于是乎在矣。”(《僖二十七年传》(p 0445)(05270402))(045))。此次晋悼公也是亲自领兵出征,结果在靡角之谷压垮了楚军,开始了复兴晋文公霸业的进程。

韩厥的中军元帅只干了七年,就于公元前五六六年(鲁襄公七年,周灵王六年,晋悼公八年)告老。韩厥的嫡子有残疾(孔子的哥哥也是不良于行),他选定了另一个儿子韩起继任韩家的族长,我猜他提前告老也是为了韩家能够继续平稳过渡。

韩厥告老两年后,晋军“三驾而楚不能与争”,晋国压倒楚国,复兴了霸业。

韩起很有出息,二十五年后(公元前五四一年,鲁昭公元年,周景王四年,晋平公十七年)也当上了晋国的中军元帅,而且一当就当了二十七年。当然,韩家也最终演变成战国七雄之一的韩国。

————————————————————

下面是《春秋经》和《左传》中的相关段落及我的粗略翻译和一些补充说明:

通宝推:龙眼,履虎尾,文化体制,楚庄王,京华烟云AMIP,无心之云,游泳的鱼,老老狐狸,迷途笨狼,上古神兵,
主题:410391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