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2015-03-19 10:15:25五藤高庆
鄂图曼土耳其 2

巴扎特:奥斯曼帝国第4代算端巴耶济德一世(Bayezid I,1360-1403),因其精于骑兵战术,擅长高速行军和突袭,并借此击败长期困扰奥斯曼帝国的小亚细亚的卡拉曼王国(Karamanid dynasty)而使其臣服,因而人送外号“雷电”(the Thunderbolt)。

生于布尔沙,穆拉特一世之子。其母名不详,仅知道是希腊女俘出身。因容貌极美,故被穆拉特一世发现后纳为妃子。尊称“夜玫瑰”皇后(Güliek Hatun,Güliek的意思是Rose blossom)。所以长大后的巴耶济德一世对于欧洲有着很大的兴趣。他最宠爱的皇妃德斯萍娜(Olivera Despina)是塞尔维亚人,而且他还是奥斯曼帝国第一个能大肆任用异族人的算端。在他之后奥斯曼帝国的耶尼沙里新军逐渐和之前的奥斯曼部族军一样,成为帝国的主要武力支柱。1386年左右巴耶济德一世被其父穆拉特一世派去对抗卡拉曼王国,一战将其击败。从此卡拉曼王国从奥斯曼帝国的宗主变为奥斯曼帝国的封臣,因而成名。

随后1389年巴耶济德一世和其父参加了著名的第一次科索沃战役(Battle of Kosovo)。此战奥斯曼军出动近四万人,对付三万人不到的塞尔维亚军。巴耶济德一世在这次战斗中负责统帅右翼部队。他的另一个兄弟雅库布负责左翼。穆拉特一世在中间。对抗以拉扎尔为首的塞尔维亚军。战斗开始后塞尔维亚军以重甲骑士猛冲奥斯曼军。奥斯曼军装备普遍比欧洲骑士轻便,因此在利于骑兵冲击的科索沃平原上遭到塞尔维亚军骑兵冲击的很大杀伤。奥斯曼军的左翼和中央均被对方的冲击连连逼退。穆拉特一世统军在中央阵地进行反冲击也效果有限,仅巴耶济德一世凭借其对骑兵战术的理解,有效缓解了塞尔维亚军对他的冲击,成功将敌部队拖入苦战,凭借人数众多造成了塞尔维亚军极大地损失。互有胜负的两方让战事陷入胶着。战役的转折点发生在在6月16日,这一天塞尔维亚军著名勇士奥博利奇(Milo Obili)以未知方法刺杀或重创了穆拉特一世本人(塞尔维亚方认为他是以11名骑士冲阵,冲到穆拉特一世跟前以毒匕首将其刺杀的。土耳其方认为他是伪装成逃兵,以诈称向穆拉特一世宣誓效忠的方法摸到近前发动刺杀的。而且根据现代的研究,穆拉特一世可能当时未死,但确已无能力继续领导)。奥斯曼军队顿时陷入混乱中。巴耶济德一世收到消息后临危不乱,立即集合忠于自己的班底返回王帐。随后命令其弟雅库布前来议事,待其弟进账后立即将其逮捕杀死,从而确定了他的算端地位。随后巴耶济德一世利用奥博利奇刺杀后未能成功逃脱的情况来隐匿消息,诈称穆拉特一世无大恙,迅速恢复了对军队的控制。随后巴耶济德一世统帅军队对塞尔维亚军发动凌厉的冲击,给塞尔维亚军两翼的步兵造成惨重损失。在奥斯曼军的猛冲下,塞尔维亚军的主要军官布兰科维奇(Vuk Brankovi)因见己方人员损失严重,敌军人数众多,又因为塞尔维亚内部的争权夺利问题未定而使其利益不能得到保证,结果丧失战斗意志。率领自己的部队撤离战场。布兰科维奇的撤退使得塞尔维亚军阵型彻底崩溃。巴耶济德一世率领奥斯曼帝国军艰难的赢得了科索沃之战的胜利。

胜利后的巴耶济德一世,对塞尔维亚人的勇战又怒又羡。怒在于塞尔维亚杀死其父。羡则因为塞尔维亚人勇敢善战表现精彩,给奥斯曼军造成预料之外的损失。因此巴耶济德一世在战后下令对塞尔维亚俘虏进行屠杀以报父仇。包括拉扎尔在内的塞尔维亚俘虏被悉数杀掉。巴耶济德一世的胜利和杀俘,让当时塞尔维亚的精英几乎悉数凋零。出够气的巴耶济德一世,尽管依然有后备力量来消灭塞尔维亚,但他决定要和塞尔维亚人讲和而不是继续和其作战。盘算将塞尔维亚人纳为封臣,以便利用勇猛的塞尔维亚人为他出力。而经过科索沃一战的塞尔维亚精华尽丧,实在无力再战,于是两家讲和。巴耶济德一世将塞尔维亚纳为封臣,封拉扎尔之子斯特凡(Stefan Lazarevi)为摩拉维亚塞族国的国王。同时将拉扎尔之幺女德斯萍娜纳为皇妃。斯特凡时期的塞尔维亚领土有所缩水,但是内政自治程度很高。所以巴耶济德一世对塞尔维亚的政策应该承认是比较宽大的。因为比起对欧扩张,巴耶济德一世更在乎削平安纳托利亚高原上的那些不听话的封臣,实现奥斯曼帝国对安纳托利亚的绝对控制。而这种政策对于帝国的武力支柱之一—— 加齐武士(Ghazi)们会造成影响(因为加齐武士很多来源于安纳托利亚各部落)。所以虽然他执政时期奥斯曼帝国屡次对欧州开战,而且不乏战后屠杀战俘的事例,但他的屠杀多源于出气或报仇。而对于像斯特凡这样的欧洲异族国家,只要愿意承认他的宗主地位,他是能抱着十分宽容并不干涉的态度对待的。而且对于自己的欧洲异族封臣,往往也比较信任,这种能容人的态度使得像斯特凡这样的欧洲君主很快都成了他忠诚的封臣,斯特凡本人后来还带着自己的部队为自己的宗主去和帖木儿打仗。而塞尔维亚境内对奥斯曼帝国的零星抵抗也最终被铲平。这和巴耶济德一世能且敢于信用外族人是分不开的。

科索沃战役后巴耶济德一世开始转向安纳托利亚,攻杀安纳托利亚高原上的其他突厥部落建立的小国家(统称为Anatolian beyliks)。先后降服蒙泰斯侯国(Anatolian beylik of Mente),艾迪德朝(Aydinid dynasty)和萨鲁汗朝(Sarukhanid dynasty)等安纳托利亚的突厥部落王朝。这使得其他突厥王朝纷纷联合起来反对奥斯曼帝国的霸权,包括巴耶济德一世的老对手卡拉曼王朝组成了联军来讨伐奥斯曼帝国。但是巴耶济德一世还是很顺利的摆平了他们。然而巴耶济德一世怕和加齐武士闹翻,而不敢彻底消灭这些封臣。仅仅在扩张了自己的地盘后就和这些小王朝签订了和约。这就为后来和帖木儿的冲突埋下了伏笔。

巴耶济德一世随后于1391-1392年左右向保加利亚进行扩张,保加利亚当时因深陷内乱,国力贫弱,无力抵抗奥斯曼帝国的扩张。4月17日,趁着保加利亚帝国沙皇伊凡-希施曼(Ivan Shishman of Bulgaria)出国寻求援助的时机,出兵包围保加利亚首都特尔诺沃(Tarnovo)在三个月的猛烈围攻后将其拿下。随后又夺下保加利亚的陪都尼科堡(Nicopolis又翻译为尼古波利或尼科波利斯)。保加利亚从此沦为奥斯曼帝国的附庸。接下来巴耶济德一世于1394年左右转向罗马尼亚和瓦拉几亚方向扩张,于是和瓦拉几亚的统治者,瓦拉几亚督军米尔恰一世(Mircea I of Wallachia)起了冲突。米尔恰一世曾经插手保加利亚事务,并和拉扎尔缔结过反奥斯曼同盟。为的是想以这两地作为他本土的屏障。现在屏障已失,奥斯曼帝国自然要教训教训他。于是巴耶济德一世在拉拢了几个瓦拉几亚的墙头草诸侯后,率领近4万奥斯曼军向瓦拉几亚进发。米尔恰一世兵仅满万,不是奥斯曼军的对手。于是他采用游击战术,引诱奥斯曼军于1395年5月17日抵达阿尔杰什河(Arge River)畔的罗夫汶地区(Rovine)。该地区因密布沼泽和丛林,所以骑兵多的奥斯曼军反而施展不开,但是因为斯特凡带着塞尔维亚军队赶来支援,所以巴耶济德一世还是决定发动攻击。于是罗夫汶战役(Battle of Rovine)开始。奥斯曼军受地形所阻,部队难以展开,结果遭到瓦拉几亚弓箭手的大量杀伤。塞尔维亚骑兵虽发动猛烈冲击,但因为无法提速,最终不得不靠下马步战来冲击米尔恰一世的防御,结果被瓦拉几亚军射退。随后米尔恰一世亲率部队冲击奥斯曼军主营。结果被耶尼沙里新军所阻,耶尼沙里新军发挥出高超的组织性,让米尔恰一世多次冲击无功。最后两军都因陷入代价高昂的消耗战而不得不撤退。巴耶济德一世被迫率军撤过多瑙河。从此多瑙河成为罗马尼亚和奥斯曼之间的分界线。

吃了一次亏的巴耶济德一世在撤退回国后,马上开始他的下一场战斗 —— 第二次君士坦丁堡围攻战(1395 siege to Constantinople)。1394年巴耶济德一世为了攻克君士坦丁堡,消灭东罗马帝国,已经开始下令为这次围攻进行筹备。为此还建造了前进据点。东罗马帝国对于将遭到的围攻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东罗马帝国皇帝曼努埃尔二世(Manuel II Palaiologos)再次向欧洲求取救兵。罗马教皇卜尼法斯九世(Boniface IX)于是提出进行新的十字军事业。获得欧洲各国响应。其中最积极响应的是匈牙利和法国。匈牙利是因为塞尔维亚已经被奥斯曼帝国吞下,保加利亚和瓦拉几亚也都自保不暇,所以匈牙利现在是欧洲抵抗奥斯曼帝国侵攻的最主要前线了。而法国则正逢百年战争的间歇,精力充沛的法国骑士们正想找个地方发泄他们过剩的精力。与此同时,法国当时最强大的诸侯勃艮第公爵腓力二世想借助参加十字军增加他的影响力。因此他以支援十字军为由,在其领地内大肆搜括,仅在佛兰德斯就搜括了12万利弗尔。法王查理六世也对能把不服管教的这些骑士们送出去而感到安心。于是乎在政治意愿、思想鼓动和充足经费的支持下,大批法国骑士前往匈牙利去参战。参战法军有2000余名骑士,6000余名步兵和弓兵。匈牙利军则在国王西吉斯蒙德的组织下,和以法军为代表的各路军队(参战者还有医院骑士团、英国、神圣罗马帝国和各地的骑士与雇佣军)合流,组成一支联军。这支以匈牙利和法国为主力的联军有16000到20000左右的兵力。1396年4月30日,联军从第戎出发,向保加利亚进军,目标是收复保加利亚,然后从保加利亚出发救援君士坦丁堡。巴耶济德一世听说联军赶来后马上动员部队,决心要和欧洲军队一较高下。

联军部队行动十分缓慢但是进展很顺利,在渡过多瑙河后,联军连下维丁(Vidin)和奥雷霍沃(Oryahovo)两保加利亚重镇。顺利消灭了这个地区的奥斯曼军部队。但是联军部队的军纪极其败坏,在经过神圣罗马帝国时就已经有零星偷窃行为,等到了敌占区后更是肆意妄为,抢掠杀夺无所不做,在夺取奥雷霍沃后更是大肆烧杀,几乎将这个城镇变成白地。9月12日,联军抵达尼科堡,拉开了尼科堡战役的序幕。

十字军抵达尼科堡后尝试攻城,但发现尼科堡借助地势的优越,不是很容易就能强攻下来。于是改强攻为围困。企图困死尼科堡守军。而尼科堡守军事先已经进行了长期围城战准备,所以并无匮乏。而十字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则无所事事,大多以酗酒和招妓来浪费时间,并未分兵对奥斯曼帝国给予进一步的打击。另一方面,在接到守军求援的消息后,巴耶济德一世马上加速行军前往尼科堡。在途中会合了斯特凡的塞尔维亚等封臣的部队后,实力上比联军略强但有限。9月23日,奥斯曼帝国军抵达尼科堡附近地区。巴耶济德一世选择了尼科堡以南4英里的一处高地,因为在该地两翼都有可以隐藏预备队的溪谷,所以巴耶济德一世派出部队对此处进行改造,将其改为预设战场。计划以诱使十字军进入预设战场的方法来击败对手。为抵抗十字军的骑兵,奥斯曼军在此阵地布置了三道防线,在防线内大量布置路障和拒马用以抵抗冲击。而在这一天十字军的探马发现了赶来的奥斯曼军队,慌乱的十字军为了能腾出人手参战,将在奥雷霍沃等地俘获的奥斯曼军战俘悉数杀死。24日,十字军进行作战会议,虽然西吉斯蒙德打算以步兵打开缺口,骑兵随后跟进的战法作战。但是十字军中的法军部队骄横自负,不服从此方案,指责此方案是把骑士放在步兵之下,而要以法国骑士名闻遐迩的重甲猛冲战术冲破奥斯曼军的军阵,西吉斯蒙德被迫妥协。9月25日,十字军进入奥斯曼军的预设战场,开始向奥斯曼军发动攻击。奥斯曼军以弓骑兵遮掩防御阵地,使得法国骑士不知道奥斯曼军的拒马阵,因此脱离其他部队盲目突击,结果陷入到拒马阵里。但是法国骑士凭借自己身上的重甲和战马,在付出极大的损失后硬以猛冲冲破了奥斯曼军的拦阻阵地。成功击溃奥斯曼军的弓兵,逼得巴耶济德一世不得不出动自己的骑兵反扑,很不容易才将法军打散。而随后赶到战场的匈牙利军见状立即顺着法军开辟的路线发起冲击,结果双方打成胶着战。最后巴耶济德一世将赌注压在塞尔维亚人的身上,他赌塞尔维亚人会在这一战里把民族仇恨和宗教异端仇恨放在异教仇恨之上,命令斯特凡和他的塞尔维亚骑士向十字军后阵发动冲击。而塞尔维亚军不负众望,对匈牙利部队发动猛冲,成功击溃十字军的后阵。十字军大败逃亡,西吉斯蒙德本人仅以身免,而一大堆法国来的达官贵人悉数沦为俘虏。巴耶济德一世取得尼科堡战役的胜利。

胜利后的巴耶济德一世,在准备为战死者举办慰灵仪式时,发现十字军屠杀战俘的事实。结果他勃然大怒,下令屠杀十字军俘虏以为报复。所有被抓的十字军高级俘虏被强迫观看他们的部下被集体杀掉。在约有3000名左右的俘虏被杀掉后,出够气的巴耶济德一世下令停止。将剩余的俘虏带回国以换取赎金。凯旋而归的巴耶济德一世下令在布尔沙兴建乌鲁-卡尼大清真寺(Ulu Cami)以示庆贺,这座清真寺为石造建筑,装饰风格极其简朴,设计呈对称式,多采用钟乳石支撑穹顶,是塞尔柱式建筑的集大成者和突厥式建筑艺术的精品。但这种建筑风格也反映出但是巴耶济德一世时期的奥斯曼帝国仍然是一个文化事业不发达的军事国家。而巴耶济德一世的一生在文治方面也确实效果不彰。

在击败十字军后,巴耶济德一世继续围攻君士坦丁堡,围攻一直持续到1401年,漫长的围攻让东罗马帝国丧失希望。就在要准备投降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救星再一次拯救了东罗——中亚的征服者,“瘸狼”帖木儿。

巴耶济德一世的安纳托利亚征服战,很大程度上是失败的。虽然把奥斯曼帝国变为安纳托利亚的诸突厥国家之首,但是仅仅是夺到了一些土地,而没有彻底消除这些土王实现统一。因此安纳托利亚上各突厥部落组成的公国一方面忌惮于崛起的奥斯曼帝国的强悍,另一方面因失去土地而孜孜以求报复。这些公国自知已经不是奥斯曼帝国的对手,于是联合起来四处找外援。而崛起的帖木儿帝国很愿意当这个外援。感到威胁的巴耶济德一世放话说那个突厥公国敢背叛奥斯曼帝国,而奉帖木儿为宗主,那个就是打击对象。帖木儿自然不信邪,在各个突厥公国的邀请下,于1402年率军突袭了塞巴斯特(Sebaste,在现在的土耳其的希瓦斯),在战斗中打死了巴耶济德一世的儿子埃尔图格鲁尔,这下两家彻底撕破面皮。1402年,巴耶济德一世解除对东罗马帝国的围困,动员起大军向东方进发,去迎战帖木儿。7月初,巴耶济德一世的部队抵达安卡拉。奥斯曼军含瓦拉几亚和塞尔维亚封臣的军队在内有五万人以上(现代历史学者考证后的缩水数字有14万人,但仍不准确)。略多于帖木儿。但是帖木儿的轻装骑兵较多,其机动性强于奥斯曼军。巴耶济德一世本想以他惯用的准备预设战场,诱使敌军进入而取胜的战法来攻击帖木儿。但是帖木儿也深通此道,于是帖木儿以骑兵高速机动,虚晃一枪的办法,成功诱使奥斯曼军离开既设阵地。7月20日,奥斯曼军进入安卡拉附近的楚布克平原(ubuk)上的预设战场,开始了安卡拉战役。帖木儿军在该战场抢先夺取重要战略水源地楚布克溪(ubuk creek),并以工兵将其改造分流。使得此水源地被帖木儿军牢牢控制。而追击而来的奥斯曼军正逢正午骄阳,一方面无法补给饮用水。另一方面部队因急行军而极度干渴和疲惫,战斗力迅速流失。巴耶济德一世自恃兵多,打算利用数量优势强攻帖木儿。但部队因脱水和疲劳而丧失冲击力.于此同时他的右翼部队中有一些心怀不满的安纳托利亚土王的部队,见奥斯曼军战况不利即临阵反叛。使得奥斯曼军阵型顿时大乱。帖木儿军以印度带来的战象为突击矛头,辅以弓骑兵乱箭攒射,成功击败奥斯曼军队。巴耶济德一世连同他的爱妃一起被帖木儿俘虏,仅有几个皇子因塞尔维亚军的奋战而逃出生天。帖木儿军趁势攻占布尔沙,大肆劫掠后满意而归。俘获巴耶济德一世的帖木儿对其以礼相待,但是巴耶济德一世因不愿为阶下囚而心境抑郁,被俘获一年后即死(有自杀说)。他死后其下诸皇子为争夺父辈基业,开始了第一次奥斯曼帝国内战(Ottoman Interregnum)。

通宝推:看得真过瘾,
帖:4103977 复 410397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