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04:韩厥——成霸安彊 -- 桥上

2015-03-28 07:14:24桥上
《左传》人物事略04附:韩起观书3/13

《昭九年传》:

晋-荀盈如齐逆女,还,六月,卒于戏阳。殡于绛,未葬。晋侯饮酒,乐。膳宰屠蒯趋入,请佐公使尊,许之。而遂酌以饮工,曰:“女为君耳,将司聪也。辰在子、卯,谓之疾日,君徹宴乐,学人舍業(业),为疾故也。君之卿佐,是谓股肱。股肱或亏,何痛如之?女弗闻而乐,是不聪也。”又饮外嬖嬖叔,曰:“女为君目,将司明也。服以旌礼,礼以行事,事有其物,物有其容。今君之容,非其物也;而女不见,是不明也。”亦自饮也,曰:“味以行气,气以实志,志以定言,言以出令。臣实司味,二御失官,而君弗命,臣之罪也。”公说,徹酒。((p 1311)(10090501))(118)

初,公欲废知氏而立其外嬖,为是悛而止。秋八月,使荀跞佐下军以说焉。((p 1312)(10090502))(118)

我的粗译:

晋国的下军佐荀盈(知悼子)去齐国迎娶自己的老婆,这年六月,在回来的路上死在了戏阳。尸首运回来,停在了“绛”,还没下葬。

这时候,晋侯(晋平公)却喝起了酒,还让人奏乐助兴。当时,膳宰屠蒯快步走了进去,说要帮他的主上斟酒,晋侯准了。

于是屠蒯先舀了酒给乐工喝,然后说:“女为君耳,将司聪也。辰在子、卯,谓之疾日,君徹宴乐,学人舍業(业),为疾故也。君之卿佐,是谓股肱。股肱或亏,何痛如之?女弗闻而乐,是不聪也。(你是主上的耳朵,负责主上的“聪”。“子”日和“卯”日,叫做“疾日”,主上不能饮宴作乐,学生也停止学习,就是要避免灾祸。主上的“卿”和“佐”,是主上的“股肱”,“股肱”断了,什么疼痛能比?你不顾此事仍然奏乐,就是不“聪”。)”

屠蒯又舀了酒给宠臣嬖叔喝,然后说:“女为君目,将司明也。服以旌礼,礼以行事,事有其物,物有其容。今君之容,非其物也;而女不见,是不明也。”(你是主上的眼睛,负责主上的“明”。服饰是用来展示“礼”的,“礼”则是用来完成“事”的,“事”有不同的类型,每类都有各自应有的表现。现在主上的表现不合于现在“事”的类型,你没察觉,就是不“明”。)”

接着屠蒯又舀了酒给自己喝,然后说:“味以行气,气以实志,志以定言,言以出令。臣实司味,二御失官,而君弗命,臣之罪也。(“味”是用来疏通“气”的,“气”是用来坚定“志”的,“志”是用来组织“言”的,“言”是用来发布“令”的。臣下负责主上的“味”,两名随从没尽到职责,主上没能及时发布“令”,都是臣下的罪过。)”

他的主上心悦诚服,下令把酒撤了。

当初,他的主上还曾打算废黜知家的人,换上自己的宠臣,经过这件事以后,就没继续下去。到这年的秋八月,又任命了荀盈的儿子荀跞(知文子)担任下军佐,以此安抚各大家族。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晋侯饮酒,乐”曰:

乐为音乐之乐,此作动词,奏乐也。《礼记檀弓下》亦载此事,所云“闻钟声”是也。说详王引之《述闻》。

杨伯峻先生注“膳宰屠蒯趋入”曰:

王观国《学林》云:“《檀弓》作杜蒉,《左传》作屠蒯,盖本是杜蒉,而《左传》讹其字耳。”然袁文《瓮牖閒评》(则)谓“屠者,屠宰也。蒯为庖人,职主屠宰,故曰屠蒯。如巫咸之巫,师旷之师也。则《左传》所云屠蒯,乃其本字,而《檀弓》讹以为杜蒉耳。”马宗琏《补注》(则)云:“屠、杜音同。《史记》(《赵世家》)晋大夫有屠岸贾,《左传》晋有屠黍,是屠乃晋大夫之氏。”蒉、蒯古音亦同。

下面是《檀弓》中类似的段落:

知悼子卒,未葬。平公饮酒,师旷、李调侍。鼓钟。杜蒉自外来,闻钟声。曰:“安在?”曰:“在寝。”杜蒉入寝,历阶而升。酌曰:“旷饮斯。”又酌曰:“调饮斯。”又酌,堂上北面坐饮之。降,趋而出。平公呼而进之,曰:“蒉,曩者尔心或开予,是以不与尔言。尔饮旷何也?”曰:“子卯不乐。知悼子在堂,斯其为子卯也大矣。旷也,大师也,不以诏,是以饮之也。”“尔饮调何也?”曰:“调也,君之亵臣也,为一饮一食忘君之疾,是以饮之也。”“尔饮何也?”曰:“蒉也,宰夫也,非刀匕是共,又敢与知防,是以饮之也。”平公曰:“寡人亦有过焉,酌而饮寡人。”杜蒉洗而扬觯。公谓侍者曰:“如我死,则必毋废斯爵也。”至于今,既毕献,斯扬觯,谓之杜举。(《礼记檀弓下第四》)

杨伯峻先生注“辰在子、卯,谓之疾日”曰:

甲子为商纣灭亡死日,见《汉书律历志》引《武成》与《史记商本纪》。乙卯为夏桀亡日,见孔《疏》。当时人因此以甲子、乙卯为疾日。疾日即忌日。《礼记玉藻》谓于此二日食粗粮菜汤,亦可证甲子、乙卯为忌日。

杨伯峻先生注“学人舍業”曰:

学人谓学习音乐者。舍同捨。舍業,则停止习乐。说详梁履绳《补释》。業为乐器覆饰栒上之版,刻如锯齿状者。

桥案:《汉语大字典》:“栒(sǔn):同‘簨’,古代悬钟、鼓、磬的架上横木。”不过文四年《传》(06040701)以業为书册。

杨伯峻先生注《文四年传》“臣以为肄業及之也”曰:

《说文》:“業,大版也。”朱骏声《通训定声》云:“又为书册之版,《礼记曲礼》‘请業则起’”,《注》:“谓篇卷也。”盖古人书所学文字于方版谓之業,师授生曰授業,生受之于师曰受業,习之曰肄業。《礼记玉藻》“父命呼,唯而不诺,手执業则投之,食在口则吐之”,業亦书册也。((p 0535)(06040701))

杨伯峻先生在本段最后注云:

孔《疏》:“《礼记》(《檀弓下》)记此事,饮酒事同,而其言尽别。《记》是传闻,故与此异。二者必有一谬,当《传》实而《记》虚也。”高士奇《纪事本末》亦云“《记》之传信不如《传》之传疑”。

“戏阳”(杨注:戏阳,今河南-内黄县北。),推测位置为:东经114.71,北纬36.08(北郭、南郭两村)。

“绛”推测位置为:东经111.55,北纬35.73(曲村,成六年迁新田)。

————————————————————

《昭十年经》:

九月,叔孙婼如晋,葬晋平公。((p 1314)(10100005))(118)

《昭十年传》:

戊子,晋平公卒。郑伯如晋,及河,晋人辞之。游吉遂如晋。九月,叔孙婼、齐-国弱、宋-华定、卫-北宫喜、郑-罕虎、许人、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如晋,葬平公也。((p 1318)(10100401))(111、118)

我的粗译:

下一年,我们的昭公十年(公元前五三二年,周景王十三年,晋平公二十六年,郑简公三十四年),戊子那天(杨注:七月三日。),晋平公去世了。

郑伯(郑简公)前往晋国吊丧,到了黄河边上,被晋人挡了回去。于是郑国改派一位卿——游吉(子大叔)前往晋国。

九月,我们的卿叔孙婼、齐国的卿国弱、宋国的卿华定、卫国的卿北宫喜、郑国的卿罕虎以及许人、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都到了晋国,参加平公的葬礼。

一些补充:

这也是《春秋经》未备列参与此事的各家诸侯,所以《左传》作者只好自己列出。

杨伯峻先生注“郑伯如晋,及河,晋人辞之”曰:

杜《注》:“礼,诸侯不相吊,故辞。”三年《传》曾载郑-游吉之言:“君薨,大夫吊,卿共葬事。”

帖:4106443 复 410391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