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2015-03-31 07:45:33五藤高庆
马林朝 之 白图泰

伊卜巴都塔:他就是人类史上屈指可数的传奇级旅行家伊本-白图泰(Ibn Battuta),他全名是Abu Abd allah Muhammad ibn Abd allah ibn Muhammad ibn Battuta al-Rawati al-Tanji。旅行和旅行记之神。世界上最早的驴友之一。众驴之驴。中世纪旅行家的第一代表和阿拉伯世界旅行记的集大成者。他的旅行记中文大多翻译为《白图泰游记》。他一生嗜好旅游,以走遍四海为己任,其足迹西至北非,西南至今天的马里廷巴克图。南至坦桑尼亚,东南至马尔代夫-苏门答腊岛,东至中国泉州,北至伏尔加河畔的别儿哥萨莱。行程12万7千公里(亦有7万公里说法),经过的土地上现今存在着44个国家。他的《白图泰游记》(Rilat Ibn Baūah)行文数十万字,皆为当时之人所闻所见第一手资料,历史准确度极高,是人类历史文化上最伟大的瑰宝之一。他的学识、经历和浪漫主义冒险精神在绿教文化中占有很高的地位,因此摩洛哥人将其奉为民族英雄。

1304年生于摩洛哥的丹吉尔(Tangier)的一个教法学者家庭。据说家里是当地一个名叫拉瓦塔(Lawata)的豪族的一份子。随后在当地受教育,专长马利克派教法学。1325年6月,21岁的白图泰离开丹吉尔去麦加朝觐。本来打算朝觐完就回家的他没有想到,他再回到他的家乡丹吉尔,将会是24年之后了。大旅行家白图泰的传奇就是从这次朝觐开始的。

白图泰一路上沿着朝圣者的道路前往麦加,在走了3500公里之后他抵达了亚历山大港。在这一路上他开始了对沿途风光的记叙,后来他在斯法克斯(Sfax)结了他人生的第一桩婚事。但差不多在次年年初他又踏上去往亚历山大港的旅程。他的人生的第一个转变是在亚历山大港。据白图泰所称,他在亚历山大港偶得一梦,于是请了两位当地很有名气的圣人相面解梦。而两位圣人的相面解梦结果都称白图泰是“天生的大旅行家”,预言他“必能走遍四海万国”,甚至可以“到达遥远的中国”。这结果让白图泰坚定了他的旅行之心。随后白图泰到达开罗,在开罗带了一个月之后打算从此出发去麦加。从开罗到麦加有三条路线,白图泰选择了最短但是最不常用的那一条,即沿着尼罗河而上,从今日苏丹的阿达哈港(Aydhab)越过红海去麦加。就在他到达这个地方的时候,当地爆发了针对埃及马穆鲁克统治者的叛乱,于是白图泰只得折回开罗。在路上,据说他碰到了另一位圣人。这位圣人预言他除非先去叙利亚,否则永远到不了麦加。这样,白图泰就决定先去大马士革,沿途参拜耶路撒冷等圣地后再转向去麦加。由于马木留克朝当时朝政混乱,对于道路治安一无关心,结果导致行路旅行几乎等同于白白送死。在许许多多同样的行者和当地人的帮助下,白图泰才顺利到了大马士革,随后又到了麦加进行了朝觐。这些政治混乱,盗贼猖獗的惨况和人与人之间的互助精神都被他记叙进了他的游记里。在完成朝觐后,受到预言的鼓舞和自身浪漫情怀的迸发的白图泰,决定不回国,而是继续旅行。他的下一个目的地是北方伊尔汗国治下的巴格达。

白图泰跟着一个驼队一起行动,越过了茫茫的阿拉伯沙漠,随后又沿途绕道,参拜了现今伊拉克境内的名胜和古迹,最后他花了差不多六个月才到达伊朗境内。在到了伊朗境内后,他旅游了设拉子和伊斯法罕,记下来这两座城市的情况。最后于1327年他最终到了巴格达,在巴格达他受了伊尔汗国最后一个有能力的大汗不赛因的召见。获得了他的赏识,随后不赛因允许白图泰和他的皇家驼队一起出发继续旅行。最后抵达了桃里寺(大不里士),桃里寺在蒙古入侵时期因为早早开城投降,所以未遭兵焚。因此逐渐成为伊朗地区的名城。该名城的盛况,被白图泰记载下来。随后白图泰继续巡游,首先向北折返摩苏尔,在附近绕了一圈之后返回巴格达。然后他在巴格达找了一个去做朝觐的驼队而返回麦加。在这次旅行中他患了严重腹泻。拼着命才抵达了麦加。

在麦加修养兼继续朝圣的白图泰在恢复身体后,在1328年(有1330年说)离开了麦加继续旅行,这一次的目标是也门和更往南的索马里。他从吉达港出发,大概在1328年到了也门的萨那,随后从此出发去往索马里,大约在1330年到达索马里北部的宰拉港(Zeila).然后从这里前往索马里的中心摩加迪休。白图泰在摩加迪休考察了当地的城市风光和商贸,当时摩加迪休算端的治理下,摩加迪休的贸易非常繁荣,其产品甚至远销到中国。摩加迪休算端下面有非常复杂的政府体制,大臣、随员、法官、甚至太监等都一应俱全。这种繁荣的盛况和复杂的国家治理体制被白图泰如实记载下来,这是关于摩加迪休地区情况的第一手甚至可能是唯一的可信的文字资料。在东非史和索马里史研究上占有独一无二的重要地位。在完成摩加迪休的旅行后,白图泰搭上了一条回阿拉伯半岛的船,在1331年返回了也门的亚丁。在这里他又找到一条能远洋航行的船,搭上这条船他继续南下前往东非。最后白图泰到达了位于现在的坦桑尼亚的基瓦算端国(Kilwa Sultanate)他在这里旅行期间,为基瓦算端国当时的算端记载下来祖辈的历史和他本人的武功(据白图泰记载基瓦算端哈桑努力扩张国土,将国家扩张到北至麻林地,南至伊尼扬巴内,包括现在肯尼亚、坦桑尼亚和莫桑比克大部分海岸地带都向他臣服),随后他考察了当地的名胜,记叙了坦桑尼亚著名的建筑奇观珊瑚清真寺(称为基瓦大清真寺Great Mosque of Kilwa,该寺因为大量使用珊瑚和珊瑚石装饰,因而得名)和算端本人的宫殿(称为大港宫Palace of Husuni Kubwa)。基瓦算端对其很是欣赏,慷慨馈赠白图泰的功劳。满载而归的白图泰又找到一条船,带着人类史上最早的对东非海岸地区的国家情况的记载回到了阿拉伯半岛的阿曼,随后再次返回麦加。

白图泰因他已经是前无古人的旅行经历,使他名声大噪。被公认是大旅行家。因此当他回到麦加后一份工作邀请就等待着他。印度德里算端国图格卢克王朝的算端穆罕默德在听说了白图泰的故事后,派人礼聘他去印度。白图泰于是先出发去小亚细亚,因为当时和德里算端国同族的突厥各公国正统治着那里,白图泰认为在那里可以找到翻译和向导。他穿过红海,从埃及开罗出发,穿过今日的黎巴嫩海岸,在现在叙利亚的拉塔基亚港搭乘上一艘热那亚船后,抵达土耳其港口阿兰雅(Alanya)。从那里,他找到了一伙巡游团(称为fityan,本起源于一种平民间的互助会,大多有一定的宗教性但是主要还是强调互助活动和商业业务。在当时安纳托利亚高原存在很多这种团体。性质略类似中国古代的镖局,是当时主要的物流活动的运营者和保卫者),在他们的帮助下穿过整个安纳托利亚,沿途至少穿过了25个城镇,最后他到达黑海海港细诺普(Sinope)。从那里,他又搭船穿过黑海,抵达克里米亚的卡法港。从卡法出发,他一路往东穿过草原,最后在马加尔(Majar)遇上了金帐汗国大汗月即别的巡游队伍。月即别在听说了他的故事后惊叹不已,对其十分欣赏,诚邀他来金帐汗国任职。白图泰答应了他,于是在月即别的帮助下他来到了保加尔(Bolghar)。这是他一生旅行的最北端。随后他旅行到了阿斯特拉罕(Astrakhan),和月即别会合,随着月即别回到了伏尔加河边的首都别儿哥萨莱。白图泰在这次旅行中,记下来当时金帐汗国特殊的皮毛收购贸易模式。他记载皮毛贸易商载着各种各样的货物带到某些特定的地点,随后将货品放在那里就离开。第二天天亮他们到哪里就会发现上面的货品会被交换成各种毛皮。这种毛皮贸易模式是当时最流行的方法。在抵达别儿哥萨莱后恰好月即别的拜占庭宠妃巴亚伦(Princess Bayalun)有孕,月即别决定派遣白图泰陪同这名宠妃回故乡生产。于是白图泰就和这位妃子返回她的娘家君士坦丁堡。可能于1334或1335年,白图泰到达君士坦丁堡。见到了拜占庭皇帝安德洛尼可斯三世(Andronikos III Palaiologos),受到他的亲切招待。在游览了君士坦丁堡之后他返回了别儿哥萨莱。月即别汗对他的工作很满意,报答他之后派人护送他去中亚。于是白图泰动身渡过里海,穿越中亚的草原,经过咸海,抵达寻思干和布哈拉。在那里,他见到了当地的察合台汗国的统治者,在其帮助下终于找到了翻译和向导。随后向南经过今日的阿富汗,穿越兴都库什山脉进入了德里。见到了他的雇主穆罕默德-本-图格卢克(Muhammad bin Tughluq)。

图格卢克王朝作为德里算端国五王朝之一,是德里算端国的退化期。这时继位初期的穆罕默德因惩于叛乱,非常急于延揽熟悉绿教教法的人才以巩固其统治。白图泰在麦加居住多年,饶有学识,于是被任命为法官(Qadi)。但是白图泰随后发现他这个职位实在没有什么意义。德里算端国此时虽然名义上是印度各诸侯的宗主,实际上对地方毫无制约能力,算端的政令只能管到德里城门口,再远就管不到了,所以被算端任命的法官最多也只能管到守门的兵丁。这时候图格卢克王朝需要的是强力的将军,而白图泰这样的学者并不急需。而且穆罕默德本人喜怒无常,因此白图泰有时生活在宠信之中,有时又因为他人的诋毁而被猜疑笼罩。因此他最后决定离开。大约在1347年,为了对元朝使团进行回访,穆罕默德需要派人出使中国。于是白图泰立刻毛遂自荐,最后获准。

图格卢克王朝暗弱无能的管治导致印度的道路基本被各种车匪路霸占据。因此从德里一出发,白图泰一行就遭到了匪帮的袭击,他本人被打散后遭抢劫,几乎丧命。幸免于难的他在找到伙伴后拼力才抵达古吉拉特土邦下辖的港口坎贝(Khambhat),然后坐船前往印度港口古里(Calicut),随后到达南印度的港口俱兰(Quilon)。在古里,他成为当地总督的座上宾。他在俱兰出船时,出航的船队尚未出发便遭风暴。三艘船中两艘沉没,第三艘被迫提前拔锚启航,两个月后被苏门答腊岛的统治者擒获。白图泰当时正在当地访问古迹而没有登船,所以幸免于难。但是他也不敢回德里,怕被喜怒无常的图格卢克杀头。最后只能托庇于当地德干五算端国之一。很快,印度教徒的起义推翻了绿教的统治,白图泰仓皇逃出,被迫流落马尔代夫。在马尔代夫他停留了九个月,在此期间,他被当地的统治者奥马尔一世(Omar I of the Maldives)任命为最高法官,甚至被迫娶了算端的女儿。但是,白图泰不喜欢这里,他在旅行日记中就曾抱怨马尔代夫这个地方人生性散漫,女人甚至日常赤裸上身,只在腰中留着一块布。所以他不想留在马尔代夫,于是他故意严厉判罚,惹怒了国中上下。终于他被赶出了马尔代夫。接下来,他去了锡兰,看到了蝴蝶山(Sri Pada,又叫Adam's Peak)和坦纳瓦蓝古庙(Tenavaram temple)。但是随后他的船随后先是遇上风暴,又被海盗抢劫,使他被迫又折返古里,托庇于短命的马杜赖算端国(Madurai Sultanate)旗下。然后又是马尔代夫。最后他终于在马尔代夫找到了一条中国式帆船,踏上了去中国的旅程。

白图泰这趟中国之旅的第一停留站是当代的孟加拉地区,在此地船为了等风向所以停留,因此白图泰开始了其孟加拉之旅,他受到了孟加拉统治者札兰沙(Hazrat Shah Jalal)的款待。在其帮助下访问了阿萨姆和锡尔赫特(Sylhet)。后来他返回了现在的吉大港,继续坐船前往中国,下一个停留点是苏门答腊岛上的苏木都剌算端国(Samudera Pasai Sultanate),他成为此地统治者马利克(Al-Malik Al-Zahir Jamal-ad-Din)的座上宾。马利克是个宗教狂热分子,此时正利用苏门答腊岛上开采的各种矿石带来的资金支持下大搞宗教迫害。苏门答腊岛的矿石业和马利克的宗教狂态度都被白图泰记录下来。随后因为找不到船继续前进,马利克就把他自己的中国式帆船派了出去,随后白图泰就坐着这条船,经马来半岛的满剌加到达占婆国治下的婆克朗加莱塔(Po Klong Garai)。最终他从这里出发抵达了最终目的地中国泉州。

白图泰在中国先后游览了泉州、广州、鄱阳、杭州等地,并且在理论上曾访问大都(当代研究普遍认为白图泰记载的大都之旅仅仅是传闻)。他对元代中国社会的情况持赞赏态度。在他看来,中国有着“世界上房舍最美好的地区,全境无一寸荒地”,“沿河两岸皆是花园、村落和田禾”。泉州的“港口是世界大港之一,甚至是最大的港口”,“港内停有大船约百艘,小船多得无数”,“该城花园很多,房舍位于花园中央”。杭州是他“在中国地域所见到的最大城市”,该城“每人有自己的花园,有自己的住宅”,“港湾内船艇相接,帆樯蔽天,彩色风帆与绸伞,相映生辉。雕舫画艇,十分精致“。白图泰在游记中高度评价我国的农业:”摩洛哥出产的水果,中国不但应有尽有,而且还更加香甜。小麦在中国也很多,是我所见到的最好品种“。黄扁豆、豌豆亦皆如此”。他提到“中国的鸡很肥大”,以致一只母鸡“烹煮时一锅竟盛不下,只得分两锅煮”。对于当时我国工业水平,他也表示了钦佩。在杭州,他看到有很多制造场,规模很大,每一名师傅都带有三四名徒工。他发现中国的金银器皿、竹器、漆器制作极为精巧,而丝绸和瓷器更堪称一绝。泉州和广州的瓷器,价廉物美,运销印度等地,甚至到达他的家乡摩洛哥。丝绸极多,价钱也不贵,“一件布衣可换绸衣多件”。而泉州和广州制造的大船,“有十帆,至少是三帆。帆是用藤篾编织的,其状如席”,大船上有水手600名,战士400名。“船上造有甲板四层,内有房舱、官舱和商人舱。官舱的住室附有厕所,并有门锁”,还可以“在木槽内种植蔬菜鲜姜”。而中国人在“交易时使用纸币,将金银熔铸成锭保存起来”。但他最印象深刻的是中国的治安措施非常到位,对商旅说来,“中国地区是最安全最美好的地区。一个单身旅客,虽然携带大量财物,行程九个月也尽管放心”。这和他旅行上经过的很多地区那毫无治理,盗匪横行的情况作出了鲜明的对比。在完成了预言对自己的指引后,白图泰在泉州找到了一条回苏木都剌算端国的船,开始了返回祖国的旅程。这时大概是1346年。

返回的路途相对于去的时候比较顺利,直到白图泰到达古里之后,他本想回报图格卢克,但是在德里算端国任职的经历让他对于图格卢克实在是没什么信心。于是他决定再次返回麦加,于是他找了一条船继续回返。在船停靠在巴士拉的时候他听说他的熟人不赛因已经死掉,伊尔汗国已经陷入全面内战并解体。随后他选陆路抵达大马士革的时候,他闻之他的父亲已经死去,而阿拉伯地区当时正遭到黑死病的折磨,于是他决定立即回家。1349年,阔别家乡近25年的白图泰终于回到了家乡丹吉尔,到家他才知道他的母亲也已经于几个月前逝世了。

孑然一身的白图泰在料理了丧事后,决定继续他的旅行事业,于是白图泰又出发去旅行,目的地是西班牙——安达卢西亚。当时卡斯蒂利亚的国王阿方索十一世正举兵威胁攻打直布罗陀,丹吉尔的穆斯林们组织了一些志愿者去守卫该城,白图泰加入了他们。但是阿方索随即死于黑死病。所以等到白图泰抵达安达卢西亚的时候,威胁已经解除。于是,白图泰一路游览,最北到达瓦伦西亚,然后经过格拉纳达回家。回到摩洛哥后,白图泰发现自己居然还没有游历过自己的祖国,于是他又出发去马拉喀什旅游,发现由于黑死病,已经成为空城。于是他又去了摩洛哥当时的首都菲斯,游览一番后,回到了丹吉尔,这时他听说了著名的“穆萨朝觐”事件(西非马里帝国皇帝穆萨以倾国之力来麦加朝觐,随行携带大量黄金珠宝,奢华无比,引致轰动)于是他萌生了去探寻黄金国马里的念头。1351年左右,白图泰加入了一个商旅团,出发去马里,穿过撒哈拉沙漠后。到达了著名的盐城塔哈扎(Taghaza)。此地因其盐矿充裕,所以房屋皆用食盐建成。这里是摩洛哥人用盐交换马里人黄金的据点。然后他又向南穿过泛撒哈拉商路(Trans-Saharan trade),抵达马里帝国北界瓦拉塔绿洲(Oualata)。然后沿着尼日尔河最后抵达了马里帝国的首都尼亚尼(Niani),见到了马里皇帝穆萨-苏莱曼(Mansa Suleyman)。因其传奇而受到了苏莱曼的热情款待。但是白图泰对于马里帝国宫廷内女眷无分尊卑皆赤裸上身的事实颇为不满,认为有伤风化。之后白图泰加入了一个马里商队踏上了归途,随后他到达了此时尚是一个小城,但已经生机勃勃的贸易都市廷巴克图。这座小城将在接下来的两个世纪里成为整个非洲最为繁华的梦幻贸易都市。在廷巴克图,白图泰收到了马林朝算端的命令,要他立即回乡。于是他踏上了回乡之路,1354年,白图泰回到丹吉尔家中,结束了他传奇的旅行生涯。马林朝算端此时已经听到了这位传奇的旅行家的故事,极其感兴趣的他将白图泰召回后,特别从格拉纳达请来一位文学家,让其收集白图泰的旅行日记而整理成稿。随后算端以丹吉尔市法官一职相赠,白图泰受聘后一直干到1377年逝世为止。

白图泰作为人类史上最伟大的旅行家,是蒸汽时代来临前旅行地区最广,路线最长的人。他的旅行日记,虽不乏传闻和道听途说,但历史准确度依然很高。有很多内容甚至是研究中世纪他所旅行的某些地区的唯一文字资料。其文笔朴实简易,内容多为日常民俗,产业发展,科学考察等内容。其历史价值独一无二。因此在1859年左右这部游记被法国翻译出版后,引起空前轰动。从此一鸣惊人。在当代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旅行家,弘扬他无畏的浪漫主义冒险精神,天文学者将月球上一座环形山命名为白图泰山,来颂扬这位中世纪最强的驴友。

通宝推:奔波儿,看得真过瘾,
帖:4107320 复 410731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