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04:韩厥——成霸安彊 -- 桥上

2015-04-01 06:53:52桥上
《左传》人物事略04附:韩起观书7/13

《昭十三年传》:

鲜虞人闻晋师之悉起也,而不警边,且不修备。晋-荀吴自著雍以上军侵鲜虞,及中人,驱衝(冲)竞,大获而归。((p 1360)(10130401))(118)

我的粗译:

鲜虞人听说晋军全部出动,就放松了在边界上的警戒,也不整备自家的军事物资。结果被晋国的上军将荀吴(中行穆子)率领上军的所有分队,从著雍那里出发攻进了鲜虞,一直打到中人,战车横冲直撞,缴获大量物资带回了晋国。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驱衝竞”曰:

杜《注》:“驱衝车与狄争逐。”《吕氏春秋召类篇》高诱《注》:“衝车,所以衝突敌之军能陷破之也。”

“著”——“著雍”(杨注:杜《注》:“著雍,晋地。”《大事表》谓“盖晋适齐、宋,河以内之地”云云。#高士奇《地名考略》疑著即著雍。),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4.0,北纬35.4(棘津西北)。

不过从下面地图看,似乎此处的“著雍”为“土门”更合理,符合出其不意的条件,而且“著雍”实在太远了,其北面还有很多晋国的城邑,从那里出发不合情理。如此,则“著雍”其推测位置为:东经114.28,北纬38.07(扼守井陉隘口的关城叫井陉关,又叫土门关,位于鹿泉县正太路旁的土门村)。

“棘津”——“南河”(杨注:“南河”,阮刻本作“河南”,今从《唐石经》、金泽文库本订正。古黄河东北流,如卫肯借路,则由卫境渡河,卫既不肯借路,则军队南还,由南河渡,再向东。南河即南津,亦谓之棘津、济津、石济津,在河南省-淇县之南,延津县之北,河道今已湮。),推测位置为:东经114.11,北纬35.31(东屯镇-汲津铺)。

“鲜虞”——“中山”推测位置为:东经114.69,北纬38.27(正定县-新城铺)。

“中人”推测位置为:东经114.91,北纬38.80(唐县-东杨庄西偏北粟山)。

下面再贴一遍晋与鲜虞一些战斗相关地点及可能通道的天地图地形图标注: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

《昭十三年经》:

公如晋,至河乃复。((p 1343)(10130010))(118)

《昭十三年传》:

公如晋。荀吴谓韩宣子曰:“诸侯相朝,讲旧好也。执其卿而朝其君,有不好焉,不如辞之。”乃使士景伯辞公于河。((p 1361)(10130701))(118)

我的粗译:

我们的主上去了晋国,晋国的上军将荀吴(中行穆子)就对中军元帅韩宣子(韩起)建议:“诸侯相朝,讲旧好也。执其卿而朝其君,有不好焉,不如辞之。(诸侯互相朝见,是要交流过去的友好情谊,现在我们把他们的卿扣住了,又让他们的主上来朝见,就没法交流友好情谊,不如别让他来。)”于是韩宣子派出士景伯(士弥牟)在黄河边上拦住了我们的主上。

《昭十三年传》:

季孙犹在晋,子服惠伯私于中行穆子曰:“鲁事晋,何以不如夷之小国?鲁,兄弟也,土地犹大,所命能具。若为夷弃之,使事齐、楚,其何瘳于晋?亲亲、与大,赏共、罚否,所以为盟主也。子其图之!谚曰:‘臣一主二。’吾岂无大国?”穆子告韩宣子,且曰:“楚灭陈、蔡,不能救,而为夷执亲,将焉用之?”乃归季孙。惠伯曰:“寡君未知其罪,合诸侯而执其老。若犹有罪,死命可也。若曰无罪而惠免之,诸侯不闻,是逃命也,何免之为?请从君惠于会。”宣子患之,谓叔向曰:“子能归季孙乎?”对曰:“不能。鲋也能。”乃使叔鱼。叔鱼见季孙,曰:“昔鲋也得罪于晋君,自归于鲁君,微武子之赐,不至于今。虽获归骨于晋,犹子则肉之,敢不尽情?归子而不归,鲋也闻诸吏,将为子除馆于西河,其若之何?”且泣。平子惧,先归。惠伯待礼。((p 1361)(10130901))(114、118)

《昭十四年经》:

十有四年春,意如至自晋。((p 1363)(10140001))(118)

《昭十四年传》:

十四年春,意如至自晋,尊晋、罪己也。尊晋、罪己,礼也。((p 1363)(10140101))(118)

我的粗译:

这时候,我们的(首席执政大臣)季孙(季平子、季孙意如)因为邾人和莒人告状仍然被扣押在晋国,我们的大夫子服惠伯(子服椒)就去私下对晋国的卿、上军将中行穆子(荀吴)抱怨:

鲁国如此侍奉晋国,为什么你们看着还是不如夷之小国?鲁国是晋国的兄弟之国,土地也比较大,更能满足晋国的要求,要是因为夷人就抛弃兄弟之国,让我们去侍奉齐国和楚国,对晋国有什么好处?作为盟主,就是要亲近自家的亲族,支持那些比较大的诸侯,奖赏那些对自己恭敬的人,惩罚那些不服从自己的人。大人考虑考虑吧!有谚语说:“臣一主二。”我们还愁找不到别的大国吗?

穆子(荀吴)把这话告诉了晋国的首席执政大臣韩宣子(韩起),并且抱怨说:“楚灭陈、蔡,不能救,而为夷执亲,将焉用之?”他是说:楚国攻灭了陈国和蔡国,我们不能救,却为了夷人把自家的亲族抓起来,有什么意思?

于是晋国把季孙放了出来。

但我们的惠伯还不依不饶,提出:“寡君不知我们有什么罪过,为什么贵国召集各家诸侯集会,却把自家诸侯的大臣扣了起来,要是真有罪,我们来受死也没话说,要是无罪,承贵方的好意释放了我们,却不知会各家诸侯,那我们就成了不遵奉盟主的命令而逃跑,那能算是真正洗清我们的罪过了吗?请让我们跟着大人也去参加这次集会。”

宣子(韩起)为这事很头疼,就问叔向:“子能归季孙乎?(大人能想办法让季孙意如自己回去吗?)”叔向回答说:“不能。鲋也能。(我不能,但我弟弟“鲋”能。)”于是韩起就派出了叔鱼(羊舌鲋)。

叔鱼来见季孙(季孙意如),对他说:“过去‘鲋’曾经得罪于晋君,只好投奔鲁君,要不是武子(季孙宿,季孙意如的祖父)的恩德,就没有今天。我这把骨头现在虽然回了晋国,但骨头上的肉却是大人赐予的,怎敢不尽力报答大人的恩情?‘鲋’听那些管事的说,要给大人在西河那里盖行馆,把您关在那里,要是这次大人被赦免却最终回不去,可怎么办呐?”他边说边哭,把平子(季孙意如)吓坏了,赶紧自己先溜回鲁国来,留惠伯(子服椒)在那里等待正式的赦免。

《春秋经》上写:“十有四年春,意如(季平子)至自晋。”就是表示尊崇晋国,检讨自身。而尊崇晋国,检讨自身是“礼”的要求。

一些补充:

《国语吴语》中有“起死人而肉白骨”(qǐ sǐ rén ér ròu bái gǔ),后来成为成语,而从这里的“虽获归骨于晋,犹子则肉之”看,这是当时人经常提到的意象,应该说,“虽获归骨于晋,犹子则肉之”这段话与那个成语是有些渊源的。

————————————————————

《昭十四年经》:

三月,曹伯-滕卒。((p 1363)(10140002))(118)

秋,葬曹武公。((p 1363)(10140004))(118)

一些补充:

曹伯-滕即曹武公,他参加了平丘之盟。

帖:4107681 复 410391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