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31 🌺128新:
主题:《左传》人物事略05:晋周——类能而使 -- 桥上
家园博客 《左传》人物事略05附:晋悼复霸2/17

《成十八年传》:

二月乙酉朔,晋悼公即位于朝。始命百官,施舍、己责,逮鳏寡,振废滞,匡乏困,救災患,禁淫慝,薄赋歛,宥罪戾,节器用,时用民,欲无犯时。使魏相、士鲂、魏颉、赵武为卿;荀家、荀会、栾黡、韩无忌为公族大夫,使训卿之子弟共俭孝弟。使士渥浊为大傅,使修范武子之法;右行辛为司空,使修士蒍之法。弁纠御戎,校正属焉,使训诸御知义。荀宾为右,司士属焉,使训勇力之士时使。卿无共御,立军尉以摄之。祁奚为中军尉,羊舌职佐之;魏绛为司马,张老为候奄。铎遏寇为上军尉,籍偃为之司马,使训卒、乘(shèng),亲以听命。程郑为乘(shèng)马御,六驺属焉,使训群驺知礼。凡六官之长,皆民誉也。举不失职,官不易方,爵不踰德,师不陵正,旅不偪(逼)师,民无谤言,所以复霸也。((p 0908)(08180301))(083)

我的粗译:

到二月乙酉朔那天,晋悼公在朝廷上即位。

晋悼公第一次任命了百官,还下令施舍,并免除了过去的债务,他的施舍惠及了孤老,他任命百官发掘了被埋没的人才,他免除债务帮助了那些处于困境的人。他还救济災患,严禁邪恶的行为,减轻了赋税,赦免了犯有过错的人,而且节制了自身使用的器物,征用“民”不违农时,自己有了欲望也考虑到农时。

晋悼公任命了魏相、士鲂、魏颉、赵武为卿,任命荀家、荀会、栾黡、韩无忌为公族大夫,让他们教导卿之子弟要共俭孝弟;任命士渥浊为大傅,让他来推行范武子之法;任命右行辛为司空,让他来推行士蒍之法;任命弁纠御戎,把校正划给他管辖,让他教育那些驾车的懂得维护公室的利益,任命荀宾为右,把司士划给他管辖,让他训练勇力之士随时准备上阵。

各位卿的御不再指定专门的服务对象,而且任命了一位军尉管理他们。还任命了祁奚为中军尉,羊舌职佐之;任命了魏绛为司马,张老为候奄。任命铎遏寇为上军尉,籍偃为之司马,让他们训导徒兵和车兵,能更好地在战场上配合。任命程郑为乘马御,把六驺划给他管辖,让他教训群驺,让他们懂规矩。

此次任命的“六官之长”,都是在“民”之中有威望的人。被任命的人既不会失职,在履行职务时也不会乱来,各人的位次和荣誉也都没有超过他的德行。各部队中的“师”不会不尊重本部的“正”,下面的“旅”也不会不服从本部的“师”,“民”也不会传播那些怨恨和中伤的话。

所以,晋国才恢复了霸业。

一些补充:

考虑晋国的卿都首先冠以各军将佐的名义而非行政官职,恐怕晋国在之前的行政机构并不完善,这回晋悼公应该是在很大程度上把周天子那里的机构设置引入了晋国,但悼公去后没几代,这一机构改革就没有实际意义了。

晋悼公这个“始命百官”的机构改革也是试图掌握更多的权力,但如上节所述,他这是以合理的方式掌握了更多的权力。另外,“凡六官之长,皆民誉也”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下面是这几天的干支纪日排序:

庚申、辛酉、壬戌、癸亥、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己巳、

庚午、辛未、壬申、癸酉、甲戌、乙亥、丙子、丁丑、戊寅、己卯、

庚辰、辛巳、壬午、癸未、甲申、乙酉朔

注意,当初赵穿从乙丑“殺灵公”到去王城迎回晋成公壬申“朝于武宫”来回统共用了七天(乙丑和壬申正好也包括在上面的干支纪日中,均标成蓝色,可按验),此次从庚申“弑厉公”到庚午晋悼公“盟而入”则已经用了十天(庚申和庚午以及上面这段涉及的干支日期均标成红色)。

杨伯峻先生注“二月乙酉朔,晋悼公即位于朝”曰:

据王韬《长历考正》,二月丙戌朔,四月乙酉朔,因之以为“二月乙酉”实是鲁历“四月朔,晋用夏正也”。但悼公如此迟迟就位,亦不可解,王说未必确。孔《疏》引《晋语》作“正月乙酉公即位”,钱绮《札记》以为此“唐以前真本”。王引之《国语述闻》则以为当作“十二月乙酉”,“正字即为十二之合譌”。以事理论之,钱说较可信。晋正月乙酉朔,当即鲁二月(十二月?)乙酉朔。(王韬以鲁二月丙戌朔,恐不确。盖误正月小为正月大。)夏正与周正本相差两月,今相差一月者,鲁于去年置有闰月,晋或于今年始置闰。《左传》各事除极相关者并排外,多依鲁历为先后。故悼公虽正月朔即位,于鲁历仍列于齐杀国佐后。

杨伯峻先生注“使魏相、士鲂、魏颉、赵武为卿”曰:

魏相即十三年《传》吕相,《晋语七》云“使吕宣子佐下军”,则其人谥“宣”。魏颉,魏颗之子,《晋语七》称之为令狐文子,令狐其食邑,文子其谥也。佐新军。赵武已见成八年《传》。据《晋语七》,赵武为卿在魏相死后,此盖综前后两次任命言之。

桥案:此前之八卿为:栾书,士燮;郤锜,荀偃;韩厥,荀罃;郤犨,郤至。成公十六年(前五七五)(八八〇)时栾书主政(《晉語八》:“君曰:‘欒書立吾先君。’”),惟此后即不见于《传》。襄七年冬十月韩献子告老,襄九年楚-子囊曰:“韩厥老矣,知罃禀焉以为政。”则此前栾书已去职,或已死。

《晋语七》:“始合諸侯于虛朾以救宋,使張老延君譽于四方,且觀道逆者。呂宣子卒,公以趙文子為文也,而能恤大事,使佐新軍。三年,公始合諸侯。四年,諸侯會于雞丘,于是乎布命、結援、修好、申盟而還。令狐文子卒,公以魏絳為不犯,使佐新軍。使張老為司馬,使范獻子為候奄。公譽達于戎。五年,諸戎來請服,使魏莊子盟之,于是乎始復霸。

杨伯峻先生注“荀家、荀会、栾黡、韩无忌为公族大夫”曰:

韩无忌据《晋语七》并《注》,韩厥之长子,又称公族穆子。公族其官,穆其谥,厉公被杀时已为公族大夫,此或重新任命。《晋语七》云:“栾伯请公族大夫。公曰:荀家惇惠,荀会文敏,黶也果敢,无忌镇静。使兹四人者为之。”

杨伯峻先生注“右行辛为司空”曰:

《晋语七》云:“知右行辛之能以数宣物定功也,使为元司空。”韦《注》:“右行辛,晋大夫贾辛也。”僖十年《传》有右行贾华,韦昭以右行辛为贾华之后,故又称贾辛,若此,则以先代之官为氏。昭二十二年《传》有贾辛,与此相距五十余年,或为另一人。

杨伯峻先生注“使修士蒍之法”曰:

士蒍为献公司空,见庄二十六年《传》。

杨伯峻先生注“弁纠御戎”曰:

《晋语七》云:“知栾纠之能御以和于政也,使为戎御。”弁纠即栾纠。

杨伯峻先生注“校正属焉”曰:

襄九年《传》“使校正出马”,则校正为掌马之官。哀三年《传》鲁亦有校正。《周礼夏官》有校人,职掌与校正相同,但统属关系有异。

杨伯峻先生注“荀宾为右”曰:

《晋语七》云:“知荀宾之有力而不暴也,使为戎右。”

杨伯峻先生注“司士属焉”曰:

《周礼夏官》有司士,与此司士不同。此司士,孔《疏》以为即《周礼夏官》之司右;《会笺》以为“盖六卿之右”。

杨伯峻先生注“卿无共御,立军尉以摄之”曰:

卿指各军将佐。盖以前各军将佐之御者都有定员定人,如闵二年《传》“梁馀子养御罕夷”、成二年《传》“解张御郤克”之类,此时则取消此定员定人,而立军尉以兼代之。闵二年《传》云,“梁馀子养御罕夷,先丹木为右,羊舌大夫为尉”,则以前诸军之御与尉各别,今则合并之。

杨伯峻先生注“祁奚为中军尉”曰:

《晋语七》云:“公知祁奚之果而不淫也,使为元尉。”元尉即中军尉。据《吕氏春秋去私篇》并《注》,祁奚字黄羊。襄二十一年《传》文称之为祁大夫。

杨伯峻先生注“羊舌职佐之”曰:

《晋语七》云:“知羊舌职之聪敏肃给也,使佐之。”羊舌职,《说苑善说篇》作“羊殖”,云:“其三十也,为晋中军尉,勇以喜仁。”则其年此时不过三十,然宣十五年《传》即已见羊舌职,距此历二十三年,《说苑》不可信。

杨伯峻先生注“魏绛为司马”曰:

《晋语七》云:“知魏绛之勇而不乱也,使为元司马。”司马即元司马,亦即中军司马。《礼记乐记》孔《疏》引《世本》云“州生庄子降”,州即魏犨,降即魏绛,谥为庄子。

杨伯峻先生注“张老为候奄”曰:

《晋语七》云:“知张老之智而不诈也,使为元候。”候奄即元候,亦即成二年《传》之候正。据《晋语八》及其韦《注》,“老”是其名,字孟,故又称“张孟”。

杨伯峻先生注“铎遏寇为上军尉”曰:

《晋语七》云:“知铎遏寇之恭敬而信彊也,使为舆尉。”舆尉当即上军尉,襄二十五年《传》齐有铎父,以铎为姓;但据《通志氏族略》四,铎遏寇以铎遏为复姓。

杨伯峻先生注“籍偃为之司马”曰:

《晋语七》云:“知籍偃之惇帅旧职而恭给也,使为舆司马。”舆司马当即上军司马,据昭十五年《传》孔《疏》引《世本》“季子生籍游,游生谈”,则籍偃即籍游,为籍谈之父。

杨伯峻先生注“程郑为乘马御”曰:

《晋语七》云:“知程郑端而不淫,且好谏而不隐也,使为赞仆。”赞仆当即乘马御。据孔《疏》引《世本》,程郑为荀氏别族。《晋语七》韦《注》云:“程郑,荀骓之曾孙(荀骓见成三年《传》),程季之子。”

杨伯峻先生注“六驺属焉”曰:

杜《注》:“六驺,六闲之驺。”闲,马厩。据《周礼夏官校人》及郑《注》,天子十二闲,诸侯六闲,每闲有马二百一十六匹。驺,官名,据《礼记月令》郑《注》,即《周礼夏官》之趣马,主管驾车与卸车。孔《疏》据《校人》计算,六闲之驺有一百八人,由程政率领。

杨伯峻先生注“爵不踰德”曰:

量其德行,授以爵位,不使超越。《荀子君子篇》亦云“古者爵不踰德”、“爵赏不踰德”。

杨伯峻先生注“师不陵正,旅不偪师”曰:

正、师、旅皆一般官吏之名位,正大于师,师大于旅。正盖各军各部门之长。两句即下不陵上之意。襄十年《传》“官之师旅不胜其富”、十四年《传》“今官之师旅无乃实有所阙”、二十五年《传》“百官之正长师旅”、正与师、旅皆同此义。说详王引之《述闻》。

本段末尾杜《注》:“此以上通言悼公所行,未必皆在即位之年。”

以上都反映晋悼所谓“类能而使”——选拔人才、按其特长任用,可见他早就在从治理的角度注意晋国的情况尤其是晋国人才的状况,而且了解得如此深入,晋厉公忌惮他不是没有道理的。

一开始晋悼公并没有调整各军将佐——那八个卿的人选,上面《晋语七》中的“栾伯请公族大夫”就反映在晋悼“始命百官”时栾书仍为中军元帅。只是在栾书很快就去世之后,晋悼公才彻底调整了各军将佐。

帖:4114881 复 411302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