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余则成的锄奸功劳 -- 鸥盟

2015-05-01 02:48:33shequtanxun
这份“尘封档案”让我最为震撼的是其中的一个细节:劳有花.

这份“尘封档案”让我最为震撼的是其中的一个细节:劳有花从护士学校毕业,当时受形势影响,和一批同学积极报名要求参军,上前线抗日杀敌。劳有花刚到军统时非常不开心,因为她之所以要参军,是为了上前线抗日杀敌,现在让她呆在后方,实在于心不甘。为此,她曾专门写了一份血书,当面递交给戴笠,请求准许她去前线。。。。。。

看到文章的最后一句话,我想到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也曾经好几次困扰着我:

劳有花曾经是一个热血的青年,加入军统的目的就是因为“抗日报国”,最后,罪恶滔天的日本战犯却是得到宽大的,劳有花却没有。这是为什么?

在劳有花死在刑场的前两年,1956年,第一批日本战犯被释放了;在劳有花死在刑场后的6年,1964年,最后一批日本战犯被释放了。

劳有花是否有改造好的可能性?我认为,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尽管我是坚决反对宽大日本战犯的(而且我很有把握的说,人民群众反对宽大日本战犯的比例绝对会超过80%),但是我非常钦佩战犯管理所的工作人员,他们的确把日本战犯从魔鬼变回了人。既然日本战犯享有了赦免权,而且被改造好了,那为什们劳有花没有得到这样的机会呢?

有一位网友曾经提到一个细节:劳有花为什么没有家庭。要么劳有花的确有了家庭,但与本文主题无关,所以作者没有提及。如果她没有家庭,我的理解是:劳有花恐怕是有两个担心:一个可能会有身份暴露的风险;另一个也许和女人的天性有关。她肯定目睹了“镇反”等各类运动的,“镇反”对象的下场或是死在刑场上,或是长期的劳动改造,而“镇反”对象的子女,肯定会经历与父母的生离死别,网上有一篇:开封的镇反 国 亚:......有一个国民党女潜伏特务,当时正在哺乳期,运动来了还是要枪毙。临刑前她的保姆来接孩子,女特务给孩子喂了最后一次奶,平静地把孩子交给保姆......

在今后的成长道路上,“反革命子女”、“敌特子女”将承受歧视、生活是及其悲惨的,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

我推测,劳有花如果没有自己的家庭,在死前对接纳她的表妹一家很可能是怀有愧疚的。在那时的大环境下,她的表妹和妹夫肯定会受到审查,失去工作乃至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劳有花为了表达抗日的决心而写下的血书,是她的人生中迸发过的一束火花。但愿劳有花为我们民族抗击日寇的事业还做过其他贡献。这一点,楼主上传的“尘封档案”---“野战医院的魔影”中,杀害我军伤员的特务乐清枝在抗日方面的确是做了贡献了(先后暗杀了十三名日伪人员,其中包括一名日军中佐),而且她也是主动要求参加抗日的。

暂且放下意识形态的不同,那时甘愿牺牲自我而投入抗日洪流的人们真是值得敬佩啊。

劳有花的人生,早已泯没于我们民族的历史长河中。回顾历史,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日寇暴虐、能在和平环境里生活的网民,是多么幸福啊。

通宝推:请我吃饭,
帖:4116568 复 411599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