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的喀什, 我的南疆 -- 故乡在喀什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4001 阅 534588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5-05-16 01:32:14
4121711 复 4121413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11139`24683`220191`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11-03-05 16:12:07`
国内的纺织业出口怎么办? 12

如果胡雪岩在世会怎么样?

如果意大利的蚕丝不丰收,阜康就不会倒了吗?

如果法国人不抵制,胡雪岩就可以功成名就,开创制夷伟业吗?

不可能,必输无疑。市场有市场的规律,竞争有竞争的法则。

胡雪岩的惨败首先是败在红顶子上。胡成功在为清朝融资,能借来钱就是好样的,但资金的回报从何而来?中饱私囊,去路不清成了常态,多亏左宗棠胜利了,否则大清的灭亡恐怕不用等到辛亥年了。但伊犁又给清朝带来多少经济利益呢?拿着贷款打赢了没有带来利益的战役,付出的是什么呢?付出的是清朝本来就惨淡的财政。当然胡雪岩的阜康行是赚了,否则几年后蚕丝大战是绝无本钱的。但红顶子迷了胡雪岩的眼,忘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一古训。在金融圈里打拼,以为红顶子会代替金融法则,这是胡的悲哀。今天南疆的棉花也同样面临着这样的问题,当今的中国已经不是30年前为某种产品而挠头的办公室官僚了,人情,历史,已经被封存多年了。如果再拿爱国这个红顶子来谈棉花,绝对是忽悠。被忽悠是悲哀的,更悲哀的则是不知道如何为自己发声。南疆的棉花要自己的检验标准,要有自己的市场营销策略,要鼓励纱厂,纺织厂进入计划,检验,销售和品牌的环节,抱住市场的腿才能找到利润的门。农三师是新疆兵团系统较弱的一个,但1990年代末,43团就和新加坡企业联合种植过彩棉,尝试过滴灌。同处喀什的地方各县到今天还在找政府,还相信红顶子包治百病。

胡雪岩惨败的第二个原因在于对单打独斗的执着。胡雪岩眼中是看不见中国蚕农,中国丝厂,外国市场容量和缫丝技术差异的。一直到今天,中国学界都没有注意到封闭的中国在丝绸工业其实在1870年代就已经落后于日本这样的事实。因此,日本人可以迅速的把茧缫成丝,织成绸,而后以绸与欧洲交易。而胡雪岩则拿着生丝想垄断市场,高下立现啊。人家拿一根链子和你的一个环比,你不输,谁输。中国的纺织业和棉花种植要联姻,这是两家的需要,两个环的链要比一个环强大一个数量级。

胡雪岩的第三个悲哀在于对金融理解的片面。如果他能开放阜康钱庄,走出去,引入外脑和外资,那么与诸洋行的信息不对等,和李鸿章的反制就有可能翻盘的可能,这恐怕是胡雪岩出来没有意识到的。中国的纺织业和棉花种植也存在类似的问题。难道只有中国,只有南疆是主场吗?


通宝推:独草,
2015-05-16 01:3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