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的喀什, 我的南疆 -- 故乡在喀什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4001 阅 506443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5-06-19 12:29:56
4129971 复 4129605
shequtanxunshequtanxun`104626`/bbsIMG/face/0000.gif`70`149`318`5380`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15-04-05 11:15:21`
“凿空”二字,震动我心。楼主以“凿空”为题,“诗言志” 17

“凿空”二字,在我心中激起一阵涟漪。楼主以“凿空”为题,“诗言志”

第一次知道张骞这个名字,来自一本小人书。儿时的记忆模糊了,却还记得其中几个场景:

张骞立志报国,向武帝陈情,自愿探路于西域;

张骞手持节旄,怒斥匈奴奴隶主贵族无理扣押汉朝使者;

月氏虽有温柔乡,但是张骞不为所动;

被匈奴俘虏,冰天雪地中,张骞毫不屈服,持节南望;

乘匈奴内乱,张骞和匈奴族妻子、战友逃出囚笼,历经艰险回到汉庭;

最后一页,好像是丝绸之路上,商队、使团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吧......

......“于是西北国始通于汉矣.然张骞凿空,其后使往者皆称博望侯,以为质与国外,外国由此信之”......

依稀间,仿佛看见张骞和战友们,面对风刀霜剑,鹰视狼顾,跋涉无边大漠,战于野、战于匈奴和西域诸国的王庭。他们的背影,逐渐消失在长河落日的余晖中,渐行渐远......

张骞,铁骨铮铮! 凿空,古之长征!

----------------------------------------------------------

查西域的定义,包括了现在的新疆。

岁月悠悠,来到这片土地的人们、在这片土地上扎根的人们,该有着怎样的爱恨情仇、生离死别......

虽历经战火、动荡、迁徙,数千年之后的今天,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血液和骨髓中的铁质,依然是充沛的吧。

借用西西河里那篇脍炙人口的《战场上的蒲公英》作比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是《沙漠里的胡杨》

-------------------------------------------------------------

楼主勾勒出一幅幅英雄的肖像:

尚未脱下军装的将士,还未享受和平带来的安宁,就投入和恶劣的自然环境的斗争中;

来自全国各地的热血青年,在这片土地上,奉献青春和生命,荒漠变桑田,黄沙被覆盖以白棉,在人民枯竭的心灵荒漠中,播撒启蒙的种子,春风化雨,助幼苗成栋梁;

为了国家安全,为了能以国之重器震慑外敌,建功立业的开国元勋、放弃国外优厚待遇的科学家、普通的科技工作者、建设者,付出了多大的心血和牺牲。他们和她们,长眠在那片净土圣地;

那些历经磨难的西路军女战士.......

那些“与子同袍”的战友.......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那是中华儿女各族同胞用鲜血来浇灌

------------------------------------------------------

曾经,各族同胞间如兄弟姐妹,同舟共济,同生共死。

可是,为什么在这片曾经谱写史诗的土地上,重又出现那么多的悲伤、泪水、杀戮?

天山有情,也会流泪吧。

------------------------------------------------

我曾经读了一些史料,愿意相信“笔的力量大于剑”;

我曾经读了一些已经公开的尘封档案,感觉:在国家暴力机器前,个人是那么渺小,所以,国家暴力的使用,应慎之又慎。(为此,在刚来西西河时,还发帖与河友们争论一件往事)

我仍然持有以上的观点。

可是,读了楼主举的一些惨痛的例子,真是深感无奈:

现实是,没有倚天长剑,恐怕笔重千斤,怎能挥斥方遒?

可如果不多撒文明教化的种子,难道又不得不再走一遍“以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的道路?

所以,楼主的文章中提出的许多实际问题的解决办法,显得尤为可贵。

----------------------------------------------------------------

楼主的文字,深沉。

爱之愈深、痛之愈切,才会如此深沉吧。

文字之间,依稀有金戈之音。

在这片热土上,即使善文、多思如楼主者,也会纵马大漠、挥剑留诗的吧。

真是羡慕的啊。

我非坚韧之人,徒叹这片热土的壮怀激烈、人们的悲伤困苦,不敢多言他人的是非成败,但求多读楼主的文章、河友的旁征博引了。

好在楼主笔耕不辍啊。

-----------------------------------------------------

我的思绪信马由缰,理性分析近乎于无,空占本楼一个位置了,但是有一个想法,自觉有理,不由大声向河友们呼吁:

以西西河的内涵,曲虽高,但和者不寡。河友们在各自的职业中都有专攻,自然而然,各自的人际网络也有实质性的影响力吧。

我相信,河友中从政者不一定是多数,但爱国报国之心皆有。通过合适的途径、渠道,让居“庙堂之人”能够从西西河中,这些河友宝贵的思想中得到启发,从而在施政时,尽可能科学、有效。那是大善事。

在当代,政策的制定,需决策者集思广益,善纳良谋啊。

善政,救民于水火,功在当代,恩泽千秋。

若施政不当,劳民伤财,甚至让生灵涂炭。

换个思路想,一项国家政策、社会政策,说不定会在将来的某个时刻,决定了我们、或者我们所爱之人的命运了。

---------------------------------------------------------

当然,以西西河十多年的耕耘,形成的口碑,使得关注者中,政府部门的人员也不会少吧。

有政府决策权的人士,案牍劳神之余,一定也希望能寻觅思想上的知音、启迪。所以,西西河和其他一些严肃的社区,所起的作用,是巨大的。

若有实行的政策中,看到楼主、其他河友的思想火花,从而能造福苍生,真是一大快事,不辜负了大家的心血,

还因为,不要让逝者的血白流啊。

------------------------------------------------------------

楼主以“凿空”为题,“诗言志”!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故乡在喀什,
2015-06-19 12:29:5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