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2015-07-17 03:07:12五藤高庆
平泉政权

平泉政权:指奥州藤原氏政权。因为首府在平泉,所以也有学者称之为平泉藤原氏。奥州是日本地政学名词,又称作叫“奥羽地方”或者“东北地方”。包括现在整个日本本州岛东北部,含现代的青森、岩手、宫城、秋田、山形和福岛六县。奥州藤原氏是日本最古老的地方政权之一。传国约102年(1087-1189)。因古日本史缺乏记载,故起源说法众多。现在最流行的说法为虾夷归化说。即奥州藤原氏原来可能是虾夷人中的贵族,后来归化为大和族。奥州藤原氏本姓清原,和另一家安倍氏大概于897年左右被大和朝廷封为“俘囚主”。负责管理迁回奥羽地区的“俘囚”。所谓俘囚是公元7世纪到9世纪以来虾夷人和大和人之间进行的不断战争中被俘的虾夷人。因大和朝廷决定采用同化这些人,并任用其为边防的羁縻政策,所以这些俘囚逐渐成为类似后世乌克兰哥萨克那种耕战结合的半武装团体。这种半武装团体为大和朝廷的扩张,并最终统一本州岛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而且他们也为后世武士阶级的形成和崛起提供了范例。清原家在任俘囚主后通过依靠内外支持,逐渐崛起成为奥州地区的霸主,最后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地方政权,仅和中央朝廷保持朝贡关系。后来在“后三年之战”中(後三年の役),由著名的四大姓(橘、藤原、源、平)藤原家出身的清原清衡继承家业,并改回原名,从此奥州藤原氏政权就正式创立。奥州藤原氏创立后,一方面借助辖区内有沙金,另一方面赶上中央政局混乱(源平内斗),通过各种贸易大发横财,再通过吸收躲避战乱的难民,一时文武兴盛,到三代家主藤原秀衡时已经成为本州岛一大势力。但是因为藤原秀衡晚年时目光短浅,未能制约崛起的源氏,使得源氏在源赖朝的带领下崛起成为本州岛第一势力。藤原秀衡死后,其子藤原泰衡因争权夺利而引发内乱,使得源氏得以侵攻奥州。最后于1189年8月22日左右源氏大军攻入平泉。奥州藤原氏政权彻底灭亡。

藤原泰衡(1155-1165):藤原陆奥使泰衡,奥州藤原氏政权的第四代,也是末代家主。

幼名母太郎,本是三代家主藤原秀衡的次子,但因为是正室所出,所以叫做母太郎。其兄国衡被称作父太郎。因为这个血统关系问题,在其父藤原秀衡死掉后,奥州藤原氏家中开始分派。虽然按照父亲遗愿立泰衡为家主,但作为次子的泰衡派面临着以“长幼有序”为口号的国衡派和“既然长幼无序,更应能者上位”的藤原赖衡派等几个派系。各派并立严重分裂了奥州藤原氏政权,大大削弱了其实力。而源义经投奔奥州,为藤原家的内部争斗增添了更多的变数。藤原秀衡时期,源义经就曾经来投奔藤原家。而秀衡对其武勇非常看重,更因为其身份而将他视为可与镰仓幕府将军源赖朝相斗的一件奇货。不仅要求自己的儿子和义经做拜把兄弟,临死前还封源义经为大将,并遗嘱泰衡要“忠于”源义经。这让泰衡对义经非常不爽。而义经本人又因为勇武英俊,在平泉人气极高,有尾大不掉之势,使得泰衡对其越加嫉恨和担忧。因此在藤原氏的内部派系斗争加剧,发展到派系火并阶段时,泰衡更加畏忌义经。在杀害弟弟赖衡后他就决心进行内部整肃,消灭以义经为代表的各路政敌。源赖朝瞧准机会,在后白河法皇处求得讨伐义经的圣旨后,开始向奥州藤原氏政权施压以求加剧其内部分裂。泰衡在获得圣旨后,利用了奥州藤原氏长期以来对朝廷恭顺的态度,向家臣施压出卖义经。1189年4月30日,藤原泰衡派出500余人袭击义经居住的衣川馆,逼得义经自杀身亡。随后泰衡又设计杀害了和义经同气连枝的弟弟忠衡。义经派虽然被铲除,但是奥州藤原氏亦四分五裂。在收到泰衡送来的义经头颅后,阴谋得逞的源赖朝立即起兵,以奥州藤原氏窝藏钦犯为理由讨伐。泰衡虽致书抗辩,但是源赖朝毫不在乎。最后镰仓军队在阿津贺志山战役中以派出别动队迂回奇袭的战术夹击奥州军,将其彻底歼灭。泰衡闻讯后丧失战斗意志,放弃根据地平泉向北逃亡,在逃亡途中被家臣河田次郎出卖和杀害。河田次郎将首级送到源赖朝处后,源赖朝大怒,以事主不忠,卖君无义的罪名将河田次郎斩首。随后将泰衡埋葬在他父亲建设的著名的中尊寺金色堂内。后来在1950年左右,考古学者发掘泰衡墓,在其棺木中发现古代残留的莲花种子。这些种子之后被日本近代著名植物学者学者大贺一郎进行复活培育成功。现在以“中尊寺莲花”而名闻花卉界。

藤原国衡:藤原泰衡之兄。幼名父太郎。本是三代家主藤原秀衡的长子。由于他生来颇受秀衡喜爱,在弟弟泰衡出生前就隐隐有被立为下任家督之势。所以他从小积极努力,勤于习武。颇有勇名。史载他身材壮大,胯下骑名马“高楯黑”,被当时人目为豪杰。但因为母亲是虾夷人出身的妾,地位卑贱。而弟弟藤原泰衡的母亲则是京都的公家出身,身份尊贵。所以其父秀衡传位于泰衡,他没有被立为下任家督。这个结果导致他非常不满。他的不满之意被有心人利用,因此在平泉政权内部迅速形成一个派系,导致了平泉政权的分裂。其父藤原秀衡在时,已经预见到派系形成,故让国衡,泰衡和义经三人宣誓相互忠诚。企图在其死后维持平泉政权的稳定,但这个苦心未被理解。所以秀衡死后泰衡就对政权内进行政治清洗。因为忌惮国衡的实力,藤原泰衡以娶了国衡的女儿来拉拢国衡。在团结了国衡派系后他动手清洗了弟弟忠衡的派系,将忠衡和义经杀死。国衡因为和泰衡结盟,所以违背誓言,旁观泰衡杀害了义经。泰衡在杀死义经后,准备算计国衡时,正逢源赖朝开始奥州征伐,不得不依靠善于武力的藤原国衡。于是任命其为将军,率军和镰仓幕府远征军交战。率军在阿津贺志山和幕府军交战,在战斗中中了幕府军的夹击战术,战败身死,首级被大串重亲斩下。

源义经:源左卫门尉义经是日本历史上著名人物和传奇英雄。源平争乱时期的主角之一。因为其悲剧般的经历和结局,所以他的经历极受喜好悲剧的日本人喜爱。在后世屡屡被改编为文学作品的主角。

源义经出自日本著名的贵族家庭清和源氏。父为源义朝,母为常盘夫人(常盤御前),幼名牛若丸,家中排行第九(源赖朝是他的三哥)。所以又称他为九郎。又因为他官职为左卫门尉,这个职务俗称判官。所以后世文人多以九郎判官来指代他。源义经诞生后不久,父亲源义朝在平治之乱中为平清盛所败逃亡,逃亡途中被人出卖而死。平治之乱后源氏一族非死即逃。常盘夫人带着牛若丸和他的兄弟逃往大和山中。后来常盘夫人的生母被平家逮捕,以此要挟,所以常盘夫人只好携子自首。常盘夫人是当时著名的美人,而平清盛为人好色,故贪恋常盘夫人的美色。常盘夫人又谎称所生者为女孩,又让牛若的兄弟出家。故平清盛赦免常盘生母及牛若兄弟等4人。数年后,常盘夫人又被嫁给公家出身的一条长成,而牛若在7岁时被送到鞍马寺学习。民间传说他在鞍马寺时,由一位称为圣门坊的僧侣处得知自己的身世。于是立志报仇,随后他在僧正谷(僧正ヶ谷)遇到一个武艺高强的“乌天狗”。向他拜师学艺。而鞍马寺住持东光坊某日发现牛若知晓身世,夜遁习艺,而且图谋报仇后大惊失色,虽欲强迫牛若出家,但牛若不肯,最后姑且先起法名为“遮那王”,命牛若静心学习,忘却俗世。但是牛若不能忘却家仇,依然四处习武,颇有所成,甚至以勇武降服了著名的“恶僧”武藏坊弁庆。最终牛若于16岁左右,借助一位奥州商人的帮助,离开鞍马寺逃亡奥州投奔奥州领袖藤原秀衡。逃亡途中牛若为自己元服(即中国的加冠礼,意为该男子已经成人),自名义经。

藤原秀衡对于投奔来的源义经大为欣赏,将其视为参与源平争乱的一件奇货。民间传说源义经到达之前,藤原秀衡做梦梦见黄金鸽子飞临本城,他认为这是吉兆,应在义经身上。于是藤原秀衡不但三日大宴五日小宴的招待源义经,还对他视之为心腹而大力提拔,让自己的儿子和他成为拜把兄弟,还要求三人约定必须相互忠诚。这为源义经参与到奥州内政打开了方便之门,使得义经迅速成为奥州内部中某些派系的同盟者。义经成为到奥州的派系政治的讨论主题之一,为他后来起兵反平家的战争有积极作用,但是他作为外人而参与他家内事,引发了一定的不满。这为后世义经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1180年,源赖朝在日本关东起兵倒平,拉开了源平争乱的最后一战“寿永,治承之乱”的序幕。闻之此事的义经马上要求率领自己的部下去关东帮助兄长。藤原秀衡见机会来了,对义经大加资助。于是义经率领本部几百人马去投奔源赖朝。义经到时恰逢源赖朝取得对平家军队的第一场胜利,大胜之喜加之兄弟团聚让源赖朝非常激动,兄弟二人抱头痛哭。随后源义经呆在镰仓,协助兄长建立军队。

由于源氏是一个大姓,因此下面支系众多。随着讨平战争的开始,源氏各派系也纷纷出现。1183年,源氏军队中的另一派系,源义贤之子木曾义仲起兵成功,在俱利伽罗峠战役(峠是山顶、山路的顶点)中击败平氏军队,成功入京。但因为当年源义贤和源义朝两人因政争而相互残杀,所以木曾义仲和源赖朝相互憎恶。后又因为木曾义仲的军队因缺乏粮食和物资,劫掠京师,大失京畿地带之人心。又因为后白河法皇(天皇退位后出家,称为法皇)想引源赖朝和木曾义仲相互斗争,故挑拨两者关系,于是引发了源氏的内战。源赖朝命令源义经为大将,率领关东源氏军队前往京城攻杀木曾义仲。木曾义仲因和平氏多次征战,虽互有胜败,但是实力已经被大为削弱。已经难以抵抗义经的进攻。两家开战后木曾义仲先在法住寺战斗中获胜,后在宇治川之战中被源义经以高速急袭的方法击败,最后在粟津之战中被杀死,源氏自此统一在源赖朝的旗下。而源义经也因为宇治川之战的胜利而被公认为是源氏的左膀右臂。

借助源氏内战之利,平氏招兵买马,迅速恢复实力。在木曾义仲败亡后,平氏在赞岐屋岛建立行宫,并控制了山阳道(日本古地名,差不多涵盖全濑户内海北岸,西至山口县,东至兵库县)。因此濑户内海大半落入平家之手。源平征战的前线重回京城附近的摄津福原(今日本神户市),京城有陷落之危。于是源义经受命率军前往摄津,开始征讨死敌平氏。源义经和源赖朝的另一个兄弟源范赖联手,在一之谷地区进攻平家军。源义经先率军以夜袭战术击破三草山的平氏军队。重挫平氏锐气,随后义经将大部队交给源范赖,自己点出70名勇士组成奇袭队,等平氏大部队离开本营去迎战源范赖后,率队越过人迹罕至的悬崖陡路,突然奇袭平氏本营,几乎将此战中的平氏指挥官一网打尽,平氏军队闻讯大败,平家遭到决定性的打击。

获知此大胜的源赖朝又喜又忧,喜是仇雠大败,忧是自己的兄弟如此能干,使得他的妒忌之心开始上升。同时当年源氏兄弟间大搞派系相争,导致为平氏所灭的前车之鉴,使得源赖朝对自己的兄弟颇为防范。于是源赖朝召回义经,让他守卫京城,而命源范赖去继续进攻平氏的屋岛基地。源范赖虽有才能,但不如义经。因此在藤户和苇屋浦两战取得小胜之后,无法发展为大胜,反而导致自己的粮道被平氏切断。陷入极大的困窘中。于是源赖朝不得不再次起用义经。义经决定率领约150名骑兵的少数部队,渡海前往四国岛,从后背袭击平氏的屋岛基地。战前源氏军队的军监梶原景时提议在船只上装逆橹(海船上的桨,用于使船只倒退)。义经痛斥此为“胆小”之举动,坚定了全体参战人员的信心。随后源氏军队在义经的指挥下前往四国岛,在海上漂了4天后成功登陆,然后源氏军队开始向平氏屋岛基地前进。源氏军队到达屋岛附近时,因敌众我寡,义经便使出空城计,先率军纵火焚烧附近民宅,又大量树立源氏的白色龙胆旗。结果平氏军队以为源氏大军来到,又未能料到顿时丧胆。义经借机率寡兵向屋岛基地猛烈突袭。平氏军队大败,虽然兵力依然占优,但锐气已失。而义经虽然取胜,但兵力远不如平氏,于是乎两军陷入胶着状态。平氏为了展现出己方游刃有余的实力,打击源氏的士气,故意派出一艘小船,载着花样年华的美少女,立起红底金箔的日之丸小扇,前往源氏阵地挑衅。称源氏武士无勇,不能抵少女。义经则派出军中的弓箭名手那须与一接战。小船停在箭程边线左右,船上小扇随着波浪起伏而摇摆不定,那须与一纵马入海,高呼“南无八幡大菩萨”,一箭射中70余米外的小扇。随后平军又派出一个舞者,再乘船出击,于箭程边线舞蹈,结果又被那须与一射中。源军闻见皆猛拍自己的箭囊,欢声雷动,士气大振。而平军越加气沮。随后平军闻之源范赖可能正在率军赶来夹击他们的消息后丧失战斗意志,全军放弃屋岛基地逃跑。义经取得了奇迹般的胜利。此战造成源氏一举夺取濑户内海制海权。濑户内海的河野水军等海盗势力及山阳道和四国岛的武士集团也一一向源氏输诚,平家山穷水尽。

走到绝路的平家决心拼死一搏,自杀也要来个华丽的。所以随后平家集中了所有的残余兵力于长门国彦岛,而追击而来的源义经和源范赖的部队,借助海盗势力的帮助,也建立起强大的水军。源平争乱的最后一战坛之浦战役于1185年4月25日在关门海峡开战。在这次战斗中义经是水军总指挥。义经在战前又拿出身先士卒的气概,不顾梶原景时的劝阻,决心以自己的旗舰打头阵。开战后,首先平氏军队占优,因为平氏军队精于水战,懂得利用海潮,所以虽然船数不如对方,但却将逆流的源氏军队被压得死死的。义经为了夺回上风,违反当时的战争道德,命令弓手尽力射杀对方的桨手(当时认为桨手是非武装平民,不应攻击)。结果成功使得两方相持不下而陷入僵持,僵持战中平家猛将平教经冲上义经所在船只,追杀义经,逼得义经连换八次座船,史称“八艘飞”。两军一直激战到下午,潮流开始改变,变为顺流的源氏军队开始猛攻平氏,平家见大势已去,纷纷战死或者自杀。平氏一族从此覆灭。源氏报仇成功,结束了源平争乱。

结束了源平争乱的义经,迅速上升为源赖朝需要肃清的对象。首先源赖朝鉴于过去源氏一族内乱,相互厮杀导致平氏趁虚而入,几乎灭族的结果,对于自己的兄弟十分防范,到战后就准备动手肃清。义经在坛之浦战役中未能缉拿到平氏拥立的安德天皇,和象征天皇权力的镜剑玉三神器。这对于源赖朝想要构建的战后幕府政治造成很大损害。而最让源赖朝不可接受的是,义经在坛之浦战役中为了便于水战,大量任用来自西日本的武士。而源赖朝所依赖的关东武士在战斗中表现并不出色。这使得西日本的武士群体对义经非常支持,而关东武士希望通过这次战斗获取恩赏的希望也落空了。特别是义经不通过赖朝就接收朝廷的官职,而这个官职还是当年平氏院政时期的重要职务御厩司,而且义经还娶了平氏的孤女,平时忠的女儿蕨姬。这让源赖朝认定义经想要靠新平定的西日本地区另立中央,为了不发生新的东西战争,赖朝必须肃清义经。对主子的意思心领神会的梶原景时立即看到了报仇的好机会,于是他反复在赖朝面前说义经的坏话,诬告其要谋反。于是在梶原景时的谗言下,赖朝决心肃清义经,于是他派心腹土佐坊昌来京都谋杀义经。土佐坊昌到达后,纠合60余名刺客来刺杀义经,结果被发现,随后义经集合起忠于自己的部队打败刺客,抓获土佐坊昌。获悉赖朝的阴谋后的义经决定率军造反,而听说事情失败的赖朝立即动员大军去讨伐义经。义经本想去西日本另立中央,但是因为走海路碰上暴风,未能成行。而赖朝的军队高速进入京都,抢先获得天皇诏书,指义经为“朝敌”。使得义经不得不在京都附近搜寻可用的势力来抵抗赖朝。而赖朝则命源有纲和北条时政全力消灭京都地区的义经部下和反镰仓的势力。义经被迫改名换姓多次逃亡,而他的部下也多惨遭杀害。最后在京都地区呆不下的义经开始再次逃往奥州地区。经过多次惊险的逃亡(例如后世日本文学经典题目《劝进帐》),义经成功突破赖朝的封锁线,逃入奥州。藤原秀衡见到义经归来,十分高兴,打算把义经当做自己的首席大将来抵抗源赖朝对奥州将来的侵攻。义经感念藤原秀衡的赏识,率领奥州军在边境线上和镰仓幕府军多次冲突。坐立不安的源赖朝开始通过朝廷向奥州施压,而此时正逢藤原秀衡病死,其子藤原泰衡接位。藤原泰衡对义经在自家国内尾大不掉形成派系的事实坐立不安,而源赖朝也借机加大了压力,声称如果不交出义经,幕府将自行讨伐。而如果交出,幕府可概不追究。于是乎最后藤原泰衡决定出卖义经,1189年4月30日,藤原泰衡派家臣长崎太郎率500人突袭居住在衣川馆的义经。义经因受出卖,深以死于泰衡手下为耻。于是再杀死妻儿之后自杀身亡。享年31岁,其随从8人也都战死或自杀。

义经一生是短暂而波澜壮阔的,他为人勇猛,战斗中多用身先士卒的奇袭战术来获胜,最终结束了源平之乱。而其身世悲凉,早年丧父,最后被哥哥逼杀。在他死后奥州藤原氏政权被源赖朝消灭,这又让他的故事添上了宿命意味。他又多次娶妻,生涯浪漫。因此极其对喜好悲剧,偏好宿命,而又重视一时浪漫元素的日本人的胃口。故他死后,他的故事成为日本文学的一个固定主题,是日本戏剧、影视、电子游戏中经久不衰的热门主角。久而久之被美化为日本的阿多尼斯式的悲剧美男子样的人物,历代传扬不衰。到了近代日本军国主义者为了自我美化,靠一些生搬硬套,荒诞不经的所谓证据,称义经没有死,而是逃亡大陆,最后改名为成吉思汗,一统欧亚云云。贻害后世甚深。在当代,义经的故事仍是日本人影视和艺术中常用的一个主题,最新的舞台剧《义经秘传》作于2012年。

武藏坊牟庆:武藏坊弁庆是平安时期末期的僧兵,源义经的随从。是日本文学史上极具传奇色彩的勇者。他和源义经之间君臣相知的故事,是日本文艺史上的不朽题材。以此主题而做成的作品汗牛充栋。也让他成为了日本史上的一个经典人物

实际生平不详,因其人故事皆来自后世的文学作品,因此此人是否存在亦有疑问。正统史料仅能证明源义经确有四名随从,其中包括一人,叫武藏坊弁庆。其为人事迹经后来的历史学者考证,多来自日后著名的比睿山恶僧千光房七郎而不是他。因此弁庆这个人物只能依靠历朝历代的文学作品来勾画此人。据文学作品记载,武藏坊弁庆是一位名叫湛増的寺院住持,强夺某大纳言的女儿为妻,怀胎18个月而生的(也有3年说)。弁庆出生时就有两三岁小孩的大小,发长及肩,牙齿齐全。湛増视之为妖孽,本欲杀之,但被其叔母所阻止,带到京都抚养,命名为“鬼若”(如鬼一般)。随后弁庆去比睿山落发出家,从此改名为“武藏坊弁庆”。但因为脾气暴烈,屡犯清规,结果被寺院逐出。于是之后四处游历,游历时脾气不改,四处行凶,甚至火焚圆教寺宝塔。于是成为出名的“恶僧”。后来弁庆来到京都,在五条大桥进行“刀狩”。只要看上往来武士身上的太刀,便要求与之比武。赢则夺取其刀。弁庆力大无穷,号称有七武器(薙刀,熊手,大锤,铁锯,刺叉,突棒和袖搦),大多都是都是力量型的长柄兵器,因此屡战屡胜。而在遇到源义经之前他已经收集了999把太刀。又看上了源义经的黄金宝刀。要求与之比武,源义经武艺高强、身轻如燕,在比武中成功击败了弁庆,让只知道刚力的弁庆输得心服口服。从此弁庆便跟随在义经左右,成为义经最忠诚的家臣。随之四处征战,屡立战功。到了源义经被源赖朝追杀,逃往奥州时,为经过通关守卫的查验,弁庆急中生智,先奉上假冒的文书,后又以棒击源义经的办法骗过守卫,成功通过关口逃往奥州。这就是日本文艺史上的经典戏剧《劝进帐》的故事。最后源义经在奥州被叛卖,受到藤原泰衡派出的奥州军袭击时,弁庆决心殉主,因而死守衣川馆大门。有鬼神之勇的弁庆挥舞兵器,使奥州军人数虽多,却难以近身。奥州军调来弓手,万箭齐发,刹那间弁庆身上插满羽箭。但只见弁庆仍不见死态,长刀乱斩,状貌骇人。突然,弁庆大刀一收,宛如佛教的仁王(护法金刚)塑像一般傲然而立,嘴角似笑未笑,身躯不动如山。敌军未知弁庆生死,一时间亦无人敢上前探查。后来弁庆被一匹马撞倒,众人方知弁庆早已身亡。这就是著名的“弁庆立往生”的故事。武藏坊弁庆的勇武和他与义经的悲剧性结局,深受偏爱悲剧的日本人的喜爱。对后世日本文艺创作有很大的影响。小说,能剧,猿乐,歌舞伎等辈出。日本文学作品中的豪杰形象,就多取材于弁庆。民间对弁庆亦长久传诵,多有弁庆石,弁庆塚等景观。现在也是日本人旅游常去的景点。到了二战时期,日本军国主义者为了鼓动国民,对弁庆大加神话和鼓吹,将其升为国民偶像,为军国主义扩张事业添砖加瓦。到了当代日本的各种文艺作品中,弁庆仍然是日本作家最主要的创作题材。

通宝推:环宇7504,
帖:4135213 复 377825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