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的喀什, 我的南疆 -- 故乡在喀什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3985 阅 494233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5-08-07 09:15:53
4139454 复 4139374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10367`23516`208729`从一品:开府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2011-03-05 16:12:07`
53. 怂,与南疆的军人无缘 122

我生与南疆,长于喀什。

生在陆军12医院,直到6岁(父亲转业)开始在地方生活。上学期间也与部队有各种各样的联系。工作后,与军队的工作关系也从未中断。

在中国的军队指挥系统里,部队的调动权是在总参。总参授权后,各军兵种根据命令执行任务。

武警也是这样。1989年,或者说1996年中央6号文件之前,对暴力事件的定性有时要到政治局一级。在定性之前,所有的武装力量均处于待命状态。在没有手机、互联网、北斗的年代,这一过程的漫长与煎熬可想而知。

更为重要的是,乱邦版的民族政策调整把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在民族关系上就归纳为汉族欺负压迫少数民族的历史。这给所有民族地区的工作,决策平白无故的加了千钧重负。尽管中央对此也有不同声音,但北京的声音传到乌鲁木齐,再传到喀什,再传到各县,各部队时,早走了样了。毕竟,乱邦是党的代表。而且,当地的局势也是瞬息万变的。如在1981年的伽师事件,可以开枪的手谕到了喀什后,抢了军火库的歹徒早都投降了。但因此事件引发了新疆领导人更换和兵团恢复,对南疆的发展和稳定又无疑意义重大。

仅看巴仁乡事件,包括后面定性为反革命武装暴动后,军队也没有放开,缩手缩脚。倒是民兵较放的开。因为,军队是按照收到的命令开展战斗。而民兵则少了许多羁绊。

这种僵化的命令又有了变化是在1996年的沙雅事件后。根子就在如何看待暴徒的身份上,是有些不同意见的少数民族同志?是歹徒?是暴徒?是罪犯?是敌人?是渣?

包括现在内地对新疆“三恶”暴徒的反制,也是有一种渐变的过程的。

田崇峰毫无疑问是个英雄。如果他在抗震救灾,如果他在抢险救灾,他在别人的眼中可能会更高大。但他执行命令的坚决,对自己的使命高于生命的义无反顾,在我眼中他是男人中的男人,是儿子娃娃(田崇峰也是新疆人)。正是因为有他这样的军人在,喀什,南疆才没有成为车臣。要知道车臣是有喀什等地的维吾尔族在参与暴徒作战的。

在车臣的维吾尔族暴徒为什么不敢在喀什,阿克苏,和田,和乌鲁木齐那样明火执仗?因为在中国的土地上有着人民的军队。这种认识朴素,深刻。因为这是田崇峰们写到土壤里去的,用他们的血。流这种血的人活着的时候,是汉族,维族,回族。牺牲之后,是中国军人,是我们的子弟,是我们的神。

你和我有一点是相同的,我们都认为如果他,他们能活着,那该多好。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曾自洲,宏寺,jellobean,一日千里,梓童,witten1,宅羊驼,梦想的秋天,水葫芦,Lioncat,benzol,痛改前肥,一行,天狼星,北纬42度,白玉老虎,桥上,
  •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在帖内工具中实现)
  • 目录2
最后于2015-08-09 00:01:02改,共4次;
2015-08-07 09:15:5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