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411 🌺3368 🌵2新:
主题:民工身边的鬼子(5) -- 关中农民
家园博客 恭喜兄弟你熬出困难的一段岁月,说起来,俺比你还困难。

俺们有儿子的时候已经32了,那时侯民工俺在化学实验室很忙,不知道这会不会影响生殖系统。反正儿子4岁还不会说话。其实儿子三岁就送幼儿园了,老师说儿子不知道听从命令,好像在自己的世界里。

当然,pre-school没有那么多资源,老师也每说什么自闭征什么的。圆长怀疑俺们在家里说汉语,可能小孩子搞迷糊了,可是别人家小孩就没这个问题。其实,儿子汉语,英语都不杂样,说不清楚话,只能用三四个字的句子。

后来,kindergarten的老师让学校的心理师测试,说儿子是自闭征,让俺们到医院测试,可是医生说不是,因为儿子有很好的目光交流,就是说话不清楚。不过儿子不能follow directions,很头疼,半年校长就叫了俺五次。然后心理师说儿子是多动症,医生检查说是有点,但是小男孩在这个年龄段很可能出现这个问题,不严重,大点就好了。因为有医生的话,所以俺真没有太大压力,否则加上别的压力,真能精神崩溃。不过儿子功课当然跟不上,需要俺费很大力气帮助,一页作业,经常需要一个小时还做不完。那时侯,忙完一天工作,辅导儿子功课经常很崩溃。经常俺们两个换这来。

那个时候,俺的爹娘闹腾到鸡飞狗跳。一个凌晨,俺接到俺姐电话,俺娘自杀,当时俺忽然全身发抖痉挛,把老婆吓坏了,因为俺心脏有毛病,老婆看俺脸色煞白,急得快要打911了。后来,俺冷静下来,先回学校准备需要俺回美的签证材料,然后看看怎么安排课程替代。

到了办公室,俺坐在电脑前,忽然抑制不住泪如雨下,多少年不知道怎么哭。一个36岁的大叔,在凌晨的校园里,异乡他国,觉得人生为何如此困难。其实俺爹娘没啥大事,就是吵架,然后就这样折腾。他们可能觉得生活太平淡,就想看看怎么折腾俺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后来俺姐说,你现在回来也没啥用,她从北京往回赶。因为外甥才三岁,身体不好,很难带,而且她婆婆都80了,还有心脏问题,家里也没经济能力雇保姆,一直是俺姐姐自己带。没办法,让邻居一个奶奶帮这看两天。当时急救车把老娘拉到县医院,人家不接,说没救了,俺赶快通知俺姐让送到西安。俺实验室的一个访问教授在医院病例科,俺连夜联系。这位大姐赶快联系她的好友,神经外科主任,把老娘直接入院抢救。原来老两口吵架,俺娘喝了半瓶卡吗西平自杀,就这样了。幸亏抢救及时,否则没她了。不过人家说,谁让你们抢救,俺不稀罕。俺这对父母就是俺上辈子的债主,这只是几年来的花样之一。

孩子加父母,俺那时侯绝对抑郁,都不提自己工作的压力。不过俺还是没法扑到上帝怀里,可能性格太硬了。俺觉得人在困难软弱的时候,很容易抓住任何能帮助自己的东西。那时侯有一个朋友经常叫俺们去教会活动,查经啊,可是俺这种狼性的人,还是不能混入这个群体。还是自己去舔自己的伤口吧。

那时侯,说句不好听的,俺也想到过自杀。这话从来没对谁讲过。可是,每天看见孩子的笑脸,俺知道,俺要坚强,俺就是他们的大树,多难都要熬下去。俺能理解自杀的人,就是觉得没有尽头和希望。那几年,俺就怕电话晚上响,肯定是俺姐的,肯定是父母又有啥问题。他们的性格能隔应到村里面没人愿意照顾他们,好几个照顾的人受不了他们闹腾最后辞职不干,尽管俺们给高薪。那时侯有点多余的钱都折腾到他们那儿,还抱怨你不回去,俺没钱回去啊。回去了又骂为啥要走。呵呵,他们能抱怨一切可以抱怨的东西。就是一个负能量的黑洞,俺心上的一块大石头。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就是一种心一直揪着的感觉,什么时候都难以放松。有时候俺半夜醒过来,会突然喘不上气的感觉,就一个人去客厅在黑暗中坐着。

那时候自己经常想,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就觉得为孩子最重要,多难是难?俺觉得自己已经在坑底下了,使劲抗着,总能过去。

通宝推:天天向上A,PCB,王腾,薄荷糖家族,海峰,邻居大哥,光年,newer,来路,兰凯,dashanji,南京老萝卜,ylem,trilfe,天涯无,constant,雨的节奏,潮起潮落,灰灵,天马行空,逐水而行,加东,史文恭,自以为是,岳阳,唐家山,strain2,大厨,阿四,柏林墙,witten1,jellobean,白玉老虎,独立寒秋HK,发了胖的罗密欧,汉水东流,忧心,五峰,rentg,善良的恶霸地主,踢细胞,好文留观,班固,旧时月色,桥上,易水,看树的老鼠,NoName,老老狐狸,黄土布衣,一刻馆皆様,脑袋,SleepingBeauty,领班军机,
帖:4143589 复 414353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