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人艰不拆讲笑话 -- 骨头龙

2015-09-24 15:08:06三力思
奥巴马和习近平一起很有相声演员的潜质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上次 APEC

相声:《习奥会》表演者:维尼习、巴马奥

习:来的人不少啊,我很欣慰!

奥:都是捧您来啦!

习:都不是外人,大家都认识。我叫维尼习,是政治界的一个小学生。能力有限水平一般,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奥:请大家包涵!

习:这位大家都认识。著名大政治家大演讲家,全球闻名的大总统!

奥:不敢当。

习:奥萨马老师。

奥:啊?

习:奥老师啊,这个……

奥(拦住):您等会儿吧。

习:怎么了?

奥:我的名字您再颠巴颠巴?

习:哦!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没说清楚。

奥:得说清楚啊。

习:重新说!大政治家大演讲家,全球闻名的大总统!

奥:说名字!

习:奥萨马老师。

奥:嗨!怎么还是奥萨马啊。

习:那应该是?

奥:奥巴马啊!

习:有什么区别?

奥:区别大了!奥巴马那是我。

习:奥萨马呢?

奥:奥萨马那是我嫩死的内位!

习:哦!对不起对不起,我能力有限水平一般,您多包涵!

奥:行了您说清楚吧。

习:奥老师了不起!

奥:您客气。

习:能文能武,才貌双全。

奥:那是您捧我。

习:学问大那不用说,这相貌也长得好。

奥:我也就一般人。

习:尤其这肤色,都快成美白产品形象大便了!

奥:嗨!什么叫形象大便啊?

习:那是?

奥:形象大使……我说咱换个话题行不行啊?

习:大使!大使!美白大使!

奥:这美白产品也是浪催的。

习:奥老师出身艺术世家

奥:不敢当。

习:母亲是美国歌唱界有名的演员。

奥:我妈妈确实能唱。

习:冷战那会儿,他母亲就是鼎鼎有名的大腕儿。

奥:那您过奖。

习:天天晚上演出爆满!上千个粉丝追着听!

奥:我妈那会儿确实有些名气。

习:偶尔身体不适不能演出啊,得有好几百人念叨。

奥:是吗?

习(着急):今儿怎么回事啊,怎么小桃红还不出台啊?

奥:嗨!那是叫出台吗?

习:对不起我不懂这个,那怎么说来着?

奥:怎么小桃红还不出场……我妈这艺名也是倒霉催的。

习:对对对,还不出场!哎呦,你妈不出场啊,那些个粉丝都堵在妓……剧院门口着急啊!

奥:这还是出台啊这个!我说咱能好好聊天不能了?

习: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嘴有点毛病。

奥:您把舌头捋直了再说啊。

习:后来啊,奥妈妈年纪大了。

奥:身体也不好。

习:挑了个日子就从良了。

奥:从良像话吗?还是内里头的词儿啊!

习:就说个意思吧!就说个意思。但是奥妈妈这浑身的本领,都传给了你。

奥:我说,我妈这点本领我用得上吗?

习:所以奥老师文武双全,能歌善舞。

奥:您过奖。

习:我特喜欢听你唱歌。

奥:是吗?

习:诶~你唱歌特好听。

奥:我谢谢您。

习:尤其是那个《星条旗》。

奥:内是我们的国歌啊。

习:好听!绕梁三日,催人尿下!

奥:尿下像话吗?合着我上台吹口哨是吧?

习:我就说个意思嘛!好听!我喜欢!

奥:哦那我谢谢您抬举。

习:我在家我见天的模仿您。

奥:是吗?

习:我也学那个《星条旗》。

奥:哟?那您现场给我们学一个怎么样啊?

习:这个……这个不太方便吧?我也没带那胡琴。

奥:胡琴像话吗!

习:唱歌嘛!得有伴奏啊。胡琴、响板、八角鼓。

奥:您这是唱《星条旗》还是《闯王旗》啊?

习:别捣乱,美国国歌嘛!京剧像话吗?

奥:美国国歌有拿胡琴伴奏的吗?

习:就说个意思嘛!没伴奏!

奥:您别,您这样,不用伴奏,清唱两句怎么样?

习:清唱两句?

奥:对,我们那听个意思!

习:那行,我清唱两句。

奥(鼓掌):来欢迎欢迎。

习(清嗓):那我唱了啊?

奥:唱吧。

习(清嗓):一摸呀,摸到呀,大姐的头上边呀,一头青丝如墨染,好似那乌云遮满天。哎哎哟,好似那乌云遮满天。

奥:嗨!

习(陶醉):二摸呀,摸到呀……你推我干什么?

奥:废话!这是《星条旗》吗?

习:对不起啊,这个我不熟悉,还在学习呢。

奥:十八摸您倒挺熟悉的。

习:什么话!我这学习嘛!

奥:就学这个啊?

习:什么都得学啊!不学能像话吗?

奥:您学这个也不怎么像话。

习:国家大事天文地理,咱都得学!

奥:哦,您还学内个?

习:那是。出去参加个峰会什么的,你不学露怯了能行吗?

奥:那是关系到国家形象问题。

习:就说刚才吧,日本那首相。

奥:安倍晋三?

习:就内孙子。

奥:孙子像话吗?

习:就内首相嘛!安倍首相。

奥:您就说怎么了吧。

习:过来和我握手。

奥:是啊我们都看见了。

习:嘴里还嘟噜呐!

奥:是啊。

习:我一看他就不善。

奥:他怎么不善了?

习:带着个翻译,丑了吧唧的。

奥:您管人家翻译干什么呀。

习:这是瞧不起我!

奥:这就瞧不起您了?

习:看扁了我!

奥:哦,您不用翻译?

习:诶!我这本事,用得着他翻译吗?

奥:那您是怎么办的呢?

习:我一听他嘟噜完,这么一扭头。

奥:全明白了?

习:一个字没听懂。

奥:嗨!您这不是气迷心吗!

习:我管他那个切,他爱嘟噜啥嘟噜啥呗。

奥:那您就不管了?

习:不管了!

奥:那您和日本内档子事儿?

习:爱怎么办怎么办呗。

奥:好么,这就算过去了。

习:诶!我好学习。

奥:您这还学习呢?

习:前一阵,您知道,我家南面的水塘子啊……

奥:水塘子像话吗?

习:那叫……?

奥:那叫南海问题!

习:对对对,是出了问题!

奥:那怎么了呢?

习:诶!内些个国家啊,老吵吵说我们家的领海画得太远了。

奥:是有这么一说。

习:那都是胡闹啊!

奥:怎么胡闹了?

习:那叫远吗?

奥:那您划了多少呢?

习:我这不划到曾母暗沙么,离开菲律宾还有440海里呢!

奥:那离开您呢?

习:20多米吧。

奥:什么?

习:我是说到水面。

奥:到水面像话吗?

习:反正他们就闹!就不讲理。

奥:您是讲理的人。

习:诶!我不管他们内个,我家里岛屿多了去了。

奥:您家是地大物博。

习:好些个岛啊,二十年前还是个小礁盘。

奥:就露出水面一点。

习:经过这二十多年沧海桑田的变化啊……

奥:怎么了?

习:现在已然有了机场了。

奥:嗨!机场像话吗?

习: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啊,真是神奇。

奥:您这混凝土的鬼斧神工也不差。

习:什么话!

奥:本来嘛。

习:这都是学习的结果啊!

奥:这关学习什么事儿呢?

习:您想啊,不学习,能填岛吗?

奥:是不能够。

习:还是的!就得学习。

奥:那您学习什么呢?

习:什么都得学!最主要是学内个大铲车。

奥:大铲车?

习:你得给那个岛挖开啊。

奥:大铲车像话吗?

习:那叫什么?

奥:挖掘机!

习:对对对,挖掘机!奥老师您知识渊博。

奥:那我不敢当

习:我向您请教个问题行么?

奥:那完全可以啊。

习:我是有这么个疑问啊。

奥:您请讲。

习:这学挖掘机技术哪里强?

习、奥:山东济南找蓝翔!

帖:4149811 复 414978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