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的文革记忆——爸爸去哪儿了? -- 俺老孫

2015-10-02 00:45:51俺老孫
【原创】我的文革记忆——爸爸去哪儿了?

看到河里很多人都谈论文革,俺这半个亲身经历者也来谈谈。

我出生的时候文革已经开始一年了,到我略微记事的时候对文革最大的印象就是:爸爸总是不在家!

我爸爸作为贫农家庭出身,五三年的党员,五八年的大学生,在校时就是学生干部,六三年进厂就被结合进四清工作组,六六年参加了文革,成了厂革委会副主任,然后又成了省革委会常委。从我记事起爸爸不是在省里开会,就是在省里上学习班。

印象最深的一次:我大概四五岁的时候吧,那时我家住在市郊区工厂为职工盖的宿舍,一排排的平房,称胡同房。有一天我正和邻居家的孩子们玩,邻居家大人来叫我:你爸爸回来了。我赶紧跑回家,看到爸爸收拾衣服准备离开。原来回家只是来拿衣服,然后又要去省里办的某个学习班。我常年见不到他,特别舍不得,就一路跟着他一直到胡同口,他上了等在胡同口的小车。小车开了,我就跟在小车边上跑,爸爸见我不舍,就让停下车把我抱上车,我跟爸爸坐车走了一路,好象什么话都没说,就是坐了一路的车。小车拉着我们一直到了一个大院门口停下,爸爸拿着行李下车,拜托司机把我送回去,就进了大院。司机也下车走了,把我锁在车里好长时间,我就坐在车里往大院门里望,直到司机回来开车送我回家。

我父母都是五八年的大学生,六二年毕业,母亲先分配到工厂,父亲因为是学生干部,留校工作一年后,六三年也分配到厂。

据我妈讲,生我的时候还是住的母子宿舍。我有记忆的第一个家是后来搬到的父母同事帮着盖的土坏油毡房,这个房子因为雨水浸泡墙体倾斜都快倒了,不得不搬出来搬到我前面说的胡同平房里,十一点几平米,半截子厨房。本来厂里分给一套居住条件好得多的楼房,但被爸爸让给一位子女多住房困难的老工人了,革命者高风亮节么!

文革结束,爸爸也不再在省里当劳什子常委,回到厂里,本以为爸爸总算可以常在家了,但是,又开始对造反派进行隔离审查,爸爸也被软禁在工厂里,不能回家,还派了两个工人同住监看,名曰:防止自杀。结果先后几批负责监视的工人都成了爸爸的好朋友,后来换成大学生职工,这其中有的和我家的友谊一直持续在现在。爸爸离得如此之近却不能回家,我终是可以经常去看他。妈妈每天去为爸爸送饭,这时我已经上小学了,每逢周六送晚饭的时候妈妈就带上我一起去厂里,一起吃晚饭,晚上我就和爸爸睡在一起,周日白天和爸爸在一起呆一天,晚上妈妈来送晚饭后再带我回家。这样持续了两年左右,爸爸结束隔离审查,释放回家,我们一家才真正团圆。

通宝推:桥东棒棒,gschen,回旋镖,柏林墙,宇卿,年青是福,empire2007,天天向上A,kiyohide,HarryGore,PCB,林风清逸,发了胖的罗密欧,yiwensilan,阴霾信仰,mezhan,陈王奋起挥黄钺,故乡在喀什,天涯无,
主题:415136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