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报纸里的文革1966 -- 天天向上A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39 阅 66192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5-10-09 05:45:56
4153221 复 3696596
alphaboyalphaboy`79018`/bbsIMG/face/0000.gif`70`23`753`9764`正五品下:朝议大夫|宁远将军`2012-01-30 23:06:15`
自然界中放弃生命的例子是小旅鼠中的哨兵吧? 1

按《自私的基因》一文中的节选的说法,小旅鼠还是什么鼠,具体物种忘了。其中,总会有一些基因特殊者,会发出噪音,警告肉食动物的靠近,导致吸引了肉食动物的仇恨,这些小旅鼠一定会先死,来促成种群的最大存活。

但没有证据表明这些小旅鼠的基因断绝,似乎是一个随机激活的基因,每只小旅鼠都有可能被激活这种无私的哨兵基因。

这是公平,是平等,执行既定政策时对种群内任何个体的不歧视不优惠的状态,但并没有说特别强壮的小旅鼠因为跑得快(能者多劳?),所以被激活这种基因的几率大的现象。

蚂蚁的例子恰恰相反,我读的是老蚂蚁先烧死的。

党员中有高觉悟者,也有打算打江山后享受江山者,其中也有坐到高位的,后一种是明显的风险投资啊。

具体牺牲的党员中是高觉悟者(按自由派的说法是被忽悠了的破产者)多,还是投机冒险玩过头的人多……没有测谎仪,也不可能侧死者,说不清了。

如果乐观地想,是前者多……那“现在”剩下来的多数是后者,或者是倾向于后者的人了。

如果恶意地想,多数都是冒险玩过头所以死了……那结论是剩下的多半是风险投资中冒险适度上位的了……

结论还是悲观的。这个纯属个人世界观的假设了。

是自我心理的投影,你的心里有大公无私的英雄形象,你投射出去的就是精英为了民主牺牲自我,或者叫君子牺牲自我,骑士保护领民什么的……

我的心理接受了大量自由派理论熏陶,我就倾向于风险投资者,和民族主义者的牺牲比较多,真正的马克思解放全球理论的主义的信奉者很少(本身大部分普通民众是文盲,就算是识字的人未必读完了整整4本资本论全套吧),现在也很少。

幸存的人大概是两种思想的混合体较多,战争年代有冒险有风险,和平年代也是会多要求一些风险回报的……


2015-10-09 05:45:5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