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明史杂谈(2)--糊涂的崇祯 -- 温相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52 阅 71922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5-12-07 21:23:37
4165969 复 4165931
林风清逸
林风清逸`55396`/picture/0,1501/55396_04041604.jpg`70`14097`29425`481982`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10-04-17 08:59:25`
一颗已经碎裂的心 77

袁崇焕没能力就没能力吧,那么明末谁有能力?

这是你开宗明义第一句话。

当然你现在又否定了你自己,转移到了“人才在明朝的大环境里发挥不了作用,有些人降清后为清朝所用反而发挥出了本领”。

你的几个观点都是相互之间有点沾边但是又相互之间实际脱节的。这唯一的好处是方便了随时转进。

比如从“明末谁有能力”到“人才在明朝的大环境里发挥不了作用”,好像有关系,又好像没有关系,模棱两可。

再比如从“人才在明朝的大环境里发挥不了作用”到清朝“制度、人心、政治、经济、军事无一不胜过明朝”,又是好像有关系,又好像没有关系,模棱两可。

前边的观点直接与后面的观点矛盾,或者前边的观点包含在后边的观点里面,但是却不足以证明后边的观点。

人才的问题,首先,人才是有的。

其次,对你说的明朝用人问题,我赞同一部分:明朝用人确实有问题。

但是在我看来,这个问题主要存在于政治战略的选择上。而你的观点是“兵还是那些兵,将还是那些将,但前后判若两人”,进而推出“大环境的不同”、“满清当时处于上升时期,经过皇太极的改革”、

空话多。特别是最后得出的清朝“制度、人心、政治、经济、军事无一不胜过明朝”的结论,用前边的论述根本无法证明。前边的论述只是一个“一”,而且还只是一小部分情况,而且还是有待商榷的一小部分情况,遑论“无一”。

细细说来,所谓“吴三桂、三顺王等等打满清没有一点战斗力,灭明朝可是战斗力满满”,他们打满清时可不是没有战斗力,而是表现出了不错的战斗力。他们只是在明朝时期没有发展成为方面统帅罢了。比如在“袁大人”和“洪大人”的统帅下,他们只能努力死里逃生。你要说这是制度问题,大环境问题,不如踏实一点,一步一步来,先说一说他们的直接领导——“袁洪”两位的指挥问题。

袁大人这位大约是你眼中的“人才”,然而在这位大人的手下,你所说的吴三桂 、三顺王,个个只能在战场上挣扎逃生。

这究竟是体制问题还是你的“人才”的问题,就只能见仁见智了。

有些人就是这样,别人挖了坑,一定要跳进去,不但要跳进去,而且要跳到坑底,还要再挖深一点。

“袁大人”的人才问题,实际上是一百年后清朝皇帝搞出来的。

“袁大人”的所谓人才,也是在清朝皇帝所谓“反间计”的基础上搞出来的。

清朝所谓“制度、人心、政治、经济、军事无一不胜过明朝”这种观点,更是反映出来被清朝皇帝的卑劣手段彻底摧毁后的人心。

彻底摧毁后的人心。

这些观点不都是这样吗?

明朝处处不行,好不容易出来一个袁崇焕,还被自己杀了。——你看,明朝多失败啊,自毁长城啊,不败简直没有天理了。所以明朝必败,明朝必亡,这是多么令人愤懑、怒发冲冠的事情啊。而愤懑狂怒、失去理智,就会无法思考,愤懑狂怒的激动情绪,又会加深印象,深刻烙印失败的阴影,这不就是在摧毁人心吗?

明朝处处不行,多少人在清朝则英勇善战在明朝则兵败身亡。——你看,明朝多失败啊,制度不行啊,不败简直没有天理了。所以明朝必败,明朝必亡,这是多么令人愤懑、怒发冲冠的事情啊。而愤懑狂怒、失去理智,就会无法思考,愤懑狂怒的激动情绪,又会加深印象,深刻烙印失败的阴影,这不就是在摧毁人心吗?

正是心已经被征服了,所以才会在论证一点也不充分的情况下匆匆发出清朝“制度、人心、政治、经济、军事无一不胜过明朝”的哀鸣。

所谓哀莫大于心死,败亦莫大于绝望。

一百多年文字狱,所追求的极致效果,就是让人们对明朝——或者直白点说,是对华夏文明——的合理性,产生终极怀疑、丧失希望、陷入绝望。

然而实际上,明朝的失败只不过是建立在一场重大战争的错误决策上罢了。就好像苏联的庞大帝国,最致命的打击不过就是阿富汗战争。就好像美国冷战后的霸权,最致命的打击不过就是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战争。深究起来,人们会说,苏联自己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美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其实这些话具有一定的夸大性。理由很简单:谁是完美无瑕的?谁都不是完美无暇的。谁都有问题。何况后来人的一些信息,有的也许是假的,有的也许是误读。戴上有色眼镜,要么是问题越发现越多,要么是优点越发现越多。就好像当年有些人对待国外的看法,那是充满了艳羡,概括起来就是:“国外有钱什么都能买得到。”只看这一点,显然比国内有钱也买不到强多了。后来这些人在国外杀人、自杀,原因是什么呢?原因变成了这样:“原来国外什么都要花钱买!”从本质上说,我觉得这是一回事;但是从角度上说,这还真的是两回事。这是两个极端,一个是极端的崇拜,一个是极端的失败。

这就是文以文乱质。

文字狱就是这样的事。

所以,在被摧毁的心灵里,对待明清战争问题,看到的是无数失败。

这就是极端心理,只不过是被彻底蹂躏了的、启动自我重复打击模式的失败者的极端心理。

明朝那些失败,有真有假,有的还极具戏剧性,可以在极短的故事情节中对人心造成极其强烈的冲击,以至于让受众的情绪走上极端,达到对整个文明丧失信心的地步,能够说出野蛮的入侵者们“制度、人心、政治、经济、军事无一不胜过”文明国家这样不但彻底投降、而且为虎作伥的话来。

我自己虽然喜欢读书,但是我历来不喜欢文人。文人中不乏佼佼者,但是这些佼佼者很多都已经无法以文人视之。而一般的文人,糊涂虫居多。根源在于,文事繁琐,千头万绪。如无钢铁之心,能够不忘本质,则易于碎裂,不能立足,为人所制。文胜于质,于是眩于名实,前后相忘,顾此失彼,义理不通。结果就是头昏脑胀,丧失立场。要么就是进了别人的预设战场,晕头转向,为虎作伥;要么就是顽固不化,始终不得要领,不能抽丝剥茧,发现本质,取得进步。

你写的这点东西,才四段,前后都搭不到一起,其间无数空白,都只能用被文字狱熏陶了的失败心理来填补,甚为可哀。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小河妖,empire2007,大山猫,荷兰北极熊,yiwensilan,八一五那一天,dongdream,使用尽量中文,anniwo,牛栏山二锅头,jdrlgd,
2015-12-07 21:23:3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