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阿根廷比索,请不要为我哭泣 -- 须弥一芥

2015-12-23 15:03:41本嘉明
马革裹尸,也是人生快事

渔阳颦鼓动地来,千山难觅“王实在”。

王石的败,是王的败,是一个高贵的,同时也是慵懒的,自负的,意志力日渐衰弱的国王的失败,是唐玄宗式的失败。这是男人之间的战争,跟女孩子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产业资本家,或者说“大匠”,在美国,日本,德国,中国,都很多。他们心无旁骛,呕心沥血做自己的作品,做自己留给后人景仰的,实实在在的“碑”,苹果,西门子,松下,丰田......数之不尽。万科是其中的一个公司,王石是其中的一匠。

但这些公司,其实也就是一口口深井,世界500强,就是装修最华丽的500口井。用所谓“高大上的企业文化”,把数以万计的员工圈在井里,全神贯注做事,偶尔抬头才看到一小片天空,很闷,赶上阴天难免会13跳。

我对美国80,90年代的金融资本“摧毁/吞噬”产业资本的历史,一直很有兴趣,并且给大家介绍了一点那本著名的《门口的野蛮人》(KKR的收购案例),很可惜我虎头蛇尾,没有做下去。

本嘉明:【原创】茗谈(十一)

我现在的看法是:金融资本在美国独大,可以任意切割/摧毁美国的几乎全部实业资本(仅仅军工等少数产业是不容许华尔街染指的),这是美国独特社会的独特结果,在1990年代总的说是利大于弊的,摧毁后的荒芜成为新企业的生长空间。但仅仅20来年,金融资本过度强大,对美国经济已经弊大于利了,怎么回事呢?

我觉得原因有2个:

1)金融资本绑架统治阶层,兄弟连就是金融资本的顶层“赵家人”。这使得金融资本完全没有限制,KKR们快速堕落。绝对的自由必然是绝对的腐败,这跟“绝对的专制必然是绝对的腐败”是一样的,因为一小撮人绝对自由了,跟“绝对专制”一样,同样意味着99%被剥夺了什么。

2)美国太小了。确切说,美国的优良工业劳动力(受良好理工教育,有野心肯实干)的人数还是太少了,这些步兵的阵列太单薄,经不起金融铁骑的反复冲刷/屠戮。当有一天,发现美国还是需要“工业化”,需要步兵的时候,步兵已经被杀得差不多了------老兵当然不死,因为老兵油子都逃到中国去了。

对于今天的中国,这第一条,已经是现实了。我们只能寄希望于第二条,依靠中国还有杀不完的“大小匠”,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去熬过当下这股疯狂和嚣张的金融收割大潮。

宝万之争,只是冰山一角,底下还有不知多少。这其中有些人的手法,就好像明天的日子不打算过下去了一样,不可思议。金融资本的一个问题,是投行“钱多人少”,不需要太多的嫡系部队,他们漠视对别人饭碗的打碎,也不热爱这些工业领域。这对于当下保民生的大政策,是有所抵触的。

但反过来,打破一批深井,未必完全是坏事。破了,才有新苗可以分享阳光雨露,一个万科消失,100个“百科”站起,在中国各地进行差别化经营,也可以嘛。万科仅仅因为“善”,因为“美”,就凛然不可侵犯------这一条要行得通,世界上就没有强奸案了,还要养那么多警察干嘛?

希望王石还是能挺住,在自然界,狮子固然可以输给鬣狗,但总是狮子长得“男神”一点吧。在精神一片荒芜的时代,在小四伪娘当道的年代,我们会嫌男神太多吗?(注:胡歌演戏不错的,但说胡歌是男神,好像有点滥用“男”字了,中国古代文士那种“智多近于妖”的形象,其实搁今天不大要得的。)

通宝推:盲人摸象,
帖:4169125 复 416910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