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狗尾巴花、花尾巴狗 -- 南寒

2016-01-02 18:50:19南寒
崩溃无渣

越战初期,美国陆军还没有正式参战,但是派出了一个规格很高的顾问团。高科技局的兄弟们就也要求给免煮柿油做点贡献,一方面是创制新型武器、工具,另一方面就是新思想、新方法。在新思想、新方法这块,大家就希望能说服和激励越南人民投奔免煮柿油(Persuasion & Motivation),说白了就是要发动群众。这当然也是越南人觉悟低,要是有河里热爱免煮柿油的几位大师们十分之一的觉悟,哪用得着这么费劲。

高科技管理局自己一般并不做具体的项目,而是外包给别人。因为这个思路最早是兰德公司的一位老兄提出来的,所以就把活儿包给了兰德。兰德的头一听,喜出望外。那会儿兰德主要的业务是做核战争战略,这会儿有了扩大业务范围的机会:本来光有人请着去唱武生的戏,现在花旦也能有赚钱的机会。高科技管理局跟兰德签了合同、先拨了头款,还让兰德在西贡设个办公室。兰德这边也赶紧成立攻关小组,搞卫星、导弹的在兰德势力大,所以还是他们当领导,但找了两个人类学家去干活。估计那会儿社会学之类的还没有成气候,所以这人类学就先顶上:花旦以前班子里没有,所以老旦脸上抹点粉先把台站住。这两个人类学家都算是专门研究南亚地区的,还都能说流利的越语。大家自然都想:到越南去发动群众,会说越语肯定是好事,没曾想这免煮柿油的规则不循常理,最后就是这儿坏了事。

两位人类学家到了西贡,按计划是要去中部山区做调研,想个法儿让当地人投奔免煮柿油。结果正要动身,中央情报局(CIA)的一位兄弟把门堵住了,说:二位,这活我们特高科已经接了,你们别动队的来插一杠子,不够仗义吧?你们得自己去找自己的生意。两位这下傻了眼,赶紧给加州总部打国际长途,一位就说:这给免煮柿油做贡献还这么困难,把爷们惹急了,俺们去投八路。总部的头一听,说:这CIA的确可恶,但别着急,俗话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赶明儿肯定还有一拨;你们每天多烙两汤饼,去山下多守会儿、去得离寨子远点,肯定还能遇到别的过路的客商。

两位盘桓了几日,还真就遇到了一票生意。当时,美国顾问团和南越政府军正在推行“战略村”(strategic hamlet project),这词我打小就在小人书上看过,所以这会儿看到了就特别亲切。当时在南北越交界地带,美国和南越为了防止北越渗透,就想着把老百姓整个村子往南迁,弄到易守难攻的地方,然后筑个寨子,大概和中世纪的城堡或者祝家庄差不多,这样就能止住北越的势头了。兰德两位的任务就是去看看怎么才能调动南越老百姓的积极性。

两位找了个村子,因为会越语,和村民先开始套瓷,逐渐地就了解了一些情况。这个战略村其实就是个拆迁,你把别人现在的房拆了,或者得给别人钱、或者得给别人提供新的住处,当然这个战略村就用村民们当施工队,完了还得建筑防御工事;所以战略村的设想中,是要给拆迁户免费提供房屋建材和机器设备,做工事另给工钱、还管一顿饭。这个拆迁不象现在大陆是城市化的一部分,所以还影响到农业生产,大家离开自己种了多年的田地,搬去的新区并不能提高生活水平,还得重新熟悉劳动环境。南越的村民们觉悟要是和河里热爱免煮柿油的几位大师们一样高,当然自带干粮就去了,有点闲工夫都去添砖加瓦,就跟几位大师在河里刷屏一样。南越政府军大概就是按大师们的觉悟来要求这些老百姓的,不仅本来说给的钱粮一点也没见,干活全是学雷锋,反而要求村民交钱买建材、租机器,这战略村把老百姓们反倒是赶到北越那边去了。

两位探得了这些消息,心下欣喜,就觉得自己为免煮柿油做了贡献,回去写了整整30页的报告先交上去,然后还要给各方面去当面汇报,这就是国内崇拜西方教育所说的”presentation”能力。回到花生屯,两位去见高科技管理局长和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开始汇报了,才发现形势有点诡异。两位刚开腔,局长就把转椅转过去,面对窗外,给二位一个后脊梁。两位一开始没注意,以为局长要边听边琢磨,思考时就是这习惯,但直到二位说完了,还是只能看到局长的后脑勺。旁边的顾问倒是给了他们个正脸,但听完了一句话没说,就端茶送客了。然后两位又去向陆战队的一位、现任反游击队顾问汇报,陆战队这位听了以后,就拍了桌子,说:这帮泥腿子,我要让他们为免煮柿油做贡献、他们就要象大师们一样做贡献!

两位离开五角大楼,这才知道自己闯了弥天大祸:就为了拽自己这点越南话,说不定断了兰德小半个山寨的钱粮。果不其然,高科技管理局把二位的报告当批判材料下发,30页报告每页都加上反驳、批判意见:就让你们看了一个村子,就看到这么多消极面;这要让你们看一个县,我们还不得提前十年逃出西贡;大炮不响,让大伙儿都去喝西北风。原来是非密级的报告也加上了密,没有大师级的觉悟不能看。同时严厉警告兰德的头:怎么让个山西的到我们山东来杀人!

兰德的大寨主大惊失色,赶紧召集手下来商议:老太爷要是三天不管饭,那可怎么办?咱们赶紧黄骠马、熟铜简上秦琼,急火火地又找了两个专家,研究成本分析、系统整合的,立马去西贡。有在管理咨询混饭吃的兄弟们,听这两专业大概都很亲切:这二位的优势是,对具体拆迁操作不熟悉、从来没研究过东南亚,更就谈不上会说越南话了,什么脏活都不觉得有啥不干净的。两个人到了西贡,全靠美军顾问团和南越政府军的翻译提供资料。很快就做出了一份形势大好的报告。高科技管理局看了说,这还差不多;从现在开始,我们保证你们山寨前的大路上每月都有落单的和小队的客商经过。

这个故事完全可以给现在我们匡家窝棚的兄弟们做个标准案例。首先的首先,你要看清楚谁是管饭的,得具体到不超过三个人头上:为免煮柿油做贡献,就是为这一至三个人服务,洋文叫”sponsor”。战略上,管饭的说是对的,你绝对不能说是错的,要能发自内心的、万分真诚地认为是正确的;但凡有一闪念脑洞开错了角度,一定要斧凿齐上马上纠正过来。战术上,任何一点点地解决具体问题、有益于基层操作者的措施都是吃力不讨好的,要能搞出几个魔力无穷的法宝、或者从天而降的锦囊妙计,每个法宝和妙计都要有一个磁性的名字,这样管饭的个别人就能举重若轻地呼之即来、立功授奖的时候也能一目了然地被颁奖。还有一个同等重要的问题,不要有顾虑:这方法肯定行不通,最后我有没有成替罪羊的可能。答案是肯定的,而且可能性很大。但是两害相劝取其轻。要相信管饭的同志的能力,失败很容易就能包装成成功。万一包装不成怎么办?要想到这个世界上遇到袁绍的可能性无限趋近于一:打了败仗回来,先杀的就是说这么打要失败的。

回到这个战略村研究上来,兰德完成了初始论证,高科技管理局就让他们把在西贡的摊位加大了铺面、搞跟踪研究,看摊子的这位是个美籍华人,名字叫洋饺子。饺子同志在日后的工作中更是达到了革命浪漫主义的高度,说有了战略村,我们能把越共“碾成渣(ground to pulp)”。看到这最后一段,我不禁想起了我们的章局,十五年如一日,见谁就拉着谁的袖子,使劲嘟囔:崩溃崩溃崩溃,要不崩我明年还来。章局看到了这段,肯定在心里默默摘了帽子敬礼,我也一定要崩溃得连渣都不剩。

通宝推:五峰,老陈70,joomla,上好佳,playpig,sywyang,白玉老虎,bayerno,阴霾信仰,骨头龙,关中农民,飒勒青,zen,西安笨老虎,决不倒戈,火枪手,testjhy,楚庄王,江南水,看得真过瘾,回旋镖,发了胖的罗密欧,
帖:4171348 复 417134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