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死亡起源 The Origin of Death -- az09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14 阅 54882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6-03-20 23:14:38
4185693 复 4185193
林风清逸
林风清逸`55396`/picture/0,1501/55396_04041604.jpg`70`14097`29489`481982`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10-04-17 08:59:25`
现在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实现意识载体的进步 5

早先的意识载体进步方式就是生物进化。这种方式就是通过巨大的基数(种类繁多的物种形式)、按照较为成熟的发展方式(无性生殖、有性生殖、种群隔离、基因突变等方式)、较为随机的筛选方式(生存竞争、物种入侵、自然灾害、环境变化)进行演化。

人类开始发明文字以后,进化方式就开始变化了。

文字本身是一种意识载体,问题在于这是静止的。口语也是一种意识载体,问题在于这是瞬时的。以算筹为开端,算盘类的计算工具,也是一种意识载体,问题在于这是不能自主运动的。但是算盘走对了一个方向,就是通过计算记录信息。当然这也不是有意识的。这只不过是因为他干的就是这个事,算是专业需求与整体需求的吻合。

计算机发展出来以后,整合了各方面的因素,展现出了较为全面的素质,可以说,已经具有一定的意识。比如我们玩计算机游戏的时候经常被大boss整得欲仙欲死。。。

计算机其实就是一个意识载体。

以后发展下去,可能我们这个物种会逐渐的演化成为新型载体下的物种。也有可能,是从我们手中进化出来新型的物种,超越我们。

对于新型物种超越我们这个问题,有时候想起来是很可怕的,因为命运不自主,一言以生,一言以死,这太可怕了。但是有时候却也未必。庄子以前讲过鹓雏的故事:

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或谓惠子曰:“庄子来,欲代子相。”于是惠子恐,搜于国中,三日三夜。庄子往见之,曰:“南方有鸟,其名为鹓雏,子知之乎?夫鹓雏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鹓雏过之,仰而视之曰:‘吓!’今子欲以梁国而吓我耶?”

所以也许我们就是自欺欺人,觉得我们手里这点东西有人看得上。老虎逮着一只山羊,我们会跟他抢着吃吗?

当然了,竞争的结果也有可能是我们被排挤灭绝——可是,这就要看我们现代人怎么看待古猿、猿人到人的进化过程了。儿子长大了,父亲老去了,父亲会因为儿子会长大,所以就坚决不要儿子么?

担心人工智能会出现问题,就工作上来说,这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如果因为担心人工智能出问题,就禁绝了他,我觉得也没有必要。

何况,人工智能首先使我们自己的一部分,这种进化本质上也是我们自己的进化。

人类开创的这种意识载体进化模式,和之前的进化模式不同。

人工智能,这种意识载体进化模式,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包含着有计划、有目的的设计。这一点和早先的随机性生物进化完全不同。在生物学里,拉马克原先有个观点是用进废退,后来又有一个新型的用进废退。

人工智能这种模式,是从随机性的意识载体进化模式,转变为计划性的意识载体进化模式,进化效率出现了跃升。

自古以来,生产力模式的革命都带来了新的社会发展。农耕战胜了渔猎,游牧又和农耕形成竞争,农耕和游牧开拓了领土之后,工业革命又引发了新一轮的人种进化和替代浪潮。那么现在又出现了意识载体进化模式的革命。

中国因为错过了工业革命,一度面临着灭顶之灾。只不过因为我们拥有工业革命所需要的庞大市场基础,具有很好的存在价值,才得以幸存。

那么如果我们再错过了智慧革命呢?

错过这一个,恐怕就是真的灭绝了。

中国人在古代时期,长期是人类社会中唯一一个没有被神权奴役的人群,为人类发展保留了文明的火种。这个火种最终引发了遥远地方的文明火焰,激发了工业革命。在这次智慧革命中,说一点可能会被人认为有一点种族主义的话,与其指望那些在数千年历史上被证明容易被蒙蔽的族群在智慧革命中为人类争得光明的前景,还不如依靠我们自己。何况多一分力量就多一个成功的可能性。

像美国那群人,拍什么终结者,核心不就是恐惧么?

一个有趣的事情是,终结者所说的液体机器人什么的,中国科学家真的发现了液体金属存在类似智能机器人的表现。有时候开玩笑说,原来美帝所说的统治世界的邪恶的“天网”是中国人。

美国人所代表的那种恐惧,有一定的进步意义,但是其主导的敌对思路,却不正确。恐惧是好事情,将事情想得糟糕一点也是有利于我们防备危险的,但是主导思想应该是求的进步,应该是乐观的。


2016-03-20 23:1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