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在非洲一 -- wlr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200 阅 108554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6-03-30 10:43:37
4187635 复 4007743
wlrwlr`99487`/bbsIMG/face/0038.gif`70`809`4606`37059`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14-05-09 13:27:23`
在非洲一百一十九 34

中午和影倩讲起这事,她放下碗,略顿了一下,说:“这事让崔茜去处理。”然后转头看着崔茜。

“好的!下午去。”崔茜点头。

“原来我打算自己找些黄油再仔细抹一遍就行。”

“为什么?”崔茜看着我,“我们付钱,当然要达到要求。”

下午我把崔茜送到工地找到王总说明情况,他立刻把刘师傅叫过来。钢筋工紧张得满头是汗,结结巴巴地答应立刻处理。办完事以后,我把崔西送去超市,然后继续在街上转,直到下班前才满载各种物品回到工地,停在仓库门前。库房管理员指挥手下卸货,我到厨房倒杯热水,慢慢踱回车旁等着他们结束,正在无所事事地发呆,隔壁的棚子里传来钢筋工刘师傅的叫骂,“XXXX!拿外国人来压我,老子才不吃那一套!”

我抬头看看,只见他身体对着我,脸扭向右侧,却翻着白眼看着我这边的天空,一脸不屑的表情。我抿住嘴唇,低头转身,却见李同力从仓库里出来,绷着脸看看我,拐弯走向钢筋加工棚,对着刘师傅说:“你这是在说王总吗?”声音不高,但却效果明显,钢筋工立刻像霜打的秋叶,脑袋耷拉下来,闭上嘴,转回去默默地开始干活。

李同利也不再和他啰嗦,返身回到我旁边。“立强,齐工马上改任公司办事处的主任,专门负责与省公司联络。我当项目组经理,负责所有的工程。还没公布,先别说。”

“哦,恭喜你!”

“以后电脑和车队都属于项目组,咱两个要好好配合。”

“没问题,你放心。”我看看车厢已经搬空,“还有事吗?没事我走了。”

“没事了,路上开慢点,傍晚的时候光线开始变化,眼睛有一个适应过程,把灯打开,要下雨了,小心路滑,走吧!”

星期天早晨,我被稀沥的雨声吵醒,崔茜也已经睁开眼,但还没起来。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早饭。”她把手扬起来放在我脸上,“昨晚你很累,在床上吃吧!”

“干吗,我那么容易累吗?”我翻身搂住她,“不漱口就吃饭,不好。”

“嗯,我会给你端来漱口水。”崔茜还有点迷糊。

“谢谢!不用了。”我翻身坐起来,“你躺着,我给你拿早餐去。”

“我也起床......刚才看见你还没醒,就没动,拉我一把。”

我伸手把崔茜拉起来,拽到半截她突然使劲往下一坐,两个人叠在一起又倒回床上,嘻嘻哈哈地滚成一滩。

床头的电话铃响,我摆脱眼前无数发丝的纠缠接起来,那头是杰夫。“嗨!李,杰夫。东方饭店的电话升级了?我拨到人工总机才转到你这。”

“哦,杰夫您好!加了一个交换机,我这里要再拨分机号36.你什么时候到的?”

“昨天下午。你什么时候有空?见面聊聊。”

“哦,托德说要请你,我这边准备好了,提姆一家也来,你什么时候方便?”

“中午吧,我十一点半到,行吗?”

“好,你再通知托德和提姆他们。”

中午时分,雨过天晴,所有人准时到达,大家围着桌子把酒言欢。我拿着一杯咖啡慢慢品着,时不时扭头看看窗外阳光下正在滴水的绿叶,耳朵里听着杰夫讲诉自己的经历,心中突然冒出一个主意,于是赶紧找个借口把他让到旁边。

“杰夫,《要塞》现在复刊了吗?”

“还没有,正忙这个事,还有两三天就能完成准备,怎么?”

“我想请你在头版头条位置发一个新闻,主要内容是:两支战争期间的英雄部队调动到首都的北部驻防和训练,他们不怕任何潜在的敌人,有信心为首都的安全与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杰夫静静地听着,最后睁大眼睛,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要在头版头条发这样的新闻?军队的调动不是很正常嘛?”

“你帮忙发一下就行,其他的事我来处理,行吗?”

“不行,这个不符合标准。军队的规模有多大?从哪里调到哪里?为什么要调动等等,这些细节......”他停顿片刻,大概是考虑到我下不来台,又补充道,“可以就这个事写一篇文章,如果写得好,发在其他版面,我可以帮你修改。”

“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帮帮忙好吗?这事很重要。”

杰夫满脸难色,垂下眼睛没有立刻回答。托德和提姆走过来,“你们在讲什么?”

“哦,托德,”我感到帮忙的人到了,“我想请杰夫发一个头条新闻,关于最近的部队调动,你看怎么样?”

托德一愣,迷惑地看看我,随后两眼一闪,“好主意!这个很可能......我觉得可行。杰夫,你看可以吗?”

“......非常抱歉!这样真的不行。”杰夫皱着眉头,微微欠身,“报纸不能听政府指挥,真的不行。”

“哦,好吧。”托德尴尬地笑笑,“我去拿杯水,失陪。”

我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杰夫脸上的表情也很不自然。正无所适从的时候,提姆开口说:“李,你送来的车明天上午十点半以后可以去开。这次主要是等零件,所以时间有点长。”

“哦,我明白,当时送去的时候你就已经说过要等零件,明天我派人过去。”

“还有,”提姆看看已经离去的杰夫,“他是对的,报纸不能成为政府的宣传工具,二战期间,德国就有过惨痛的教训。”

“嗯,我知道,谢谢你的提醒!有时间单独谈谈,给我讲讲德国的历史,尤其是二战期间的。”

“这我可不在行,你应该去找杰夫,他很了解,还写过一篇有关的论文。”他笑着,“不过可以给你找几本书,你不懂德语对吧?我给你找法文或英文的。”

“好,太感谢你了!”

聚会结束,托德借故留下,我们立刻到隔壁的庄园开会讨论。

“其实,我这个想法只是具有一定的可能性。敌人会不会因为一个新闻就攻击亨特和拉莫的部队,给我们围歼的机会,也很难说。”

“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你这个主意可以试试。对方不行动,我们也没有损失什么。杰夫不同意,我打算让其他报纸发一条这样的消息。”

“托德,我对新闻行业不太了解,有一个为问题,《要塞》这个报纸,当初不是利用政府的资源办起来的吗?为什么不能给政府帮忙?”

“现在也是政府的财产。”托德皱皱眉,“不过杰夫有这个权力。政府出钱办报纸,但不能决定内容,具体报道些什么,由总编决定。基德,你去问问苏静娥有什么事。”他指指窗外的大门。

“哦,是这样啊......那就请你找一个愿意帮忙的报纸,我们要制定详细的作战计划。”

“作战计划我让参谋们和约翰逊、拉莫、亨特一起编制,完成后呈报给你。”

基德回来,告诉我医疗中心工地打来电话,通知晚上七点半开会。

“你们公司星期天也上班?”托德问。

“应该是临时安排的加班。”

“哦,那我就告辞了,”托德站起来,“感谢你的招待!”

晚上,我提前五分钟进入已经坐满会议室。齐工坐在领导的位置,皱着眉看看表,立刻宣布开会。

“星期天傍晚才收到这份国内转过来的传真,没有时间认真准备。监理今天到达,明天上午就要来工地视察。明天大家到会议室门口列队,监理下车后听我指挥,一起鼓掌。”

“我觉得没必要这样做!”李同力打断齐工,“外国人不讲究这些,而且这样......他们没有这个习惯。”

“谁说没这样的习惯!?你们年轻人没看过国外的影视剧吗?”齐工很不屑。

“那是在欢迎监理吗?”李同力反唇相讥。

“我建议站在门口就行了,不要鼓掌。”一位木工班长插话说。

“行,我同意。”李同力抢先表态。

星期一上午九点零五分,监理的雷诺轿车准时驶入工地大门,排在门口的欢迎队列让他很吃惊,停车时猛地向前一窜,发动机熄火。齐工弓着腰上前拉开车门,监理不自然地挪下来,穿过排成胡同的人群进入会议室。

所有人都坐定以后,监理清清嗓子,说:“各位好!我叫卡雷斯,是这个工程的监理,很高兴认识大家!请问各位在这里等我有什么事吗?”

“您好,卡雷斯先生,我们今天在这里是欢迎您的到来,并请您对工程作出指导。”齐工说完,旁边的张翻皱着眉译成法语。

“哈哈!谢谢!”卡雷斯笑起来,“完全没有必要。我是监理,有问题会直接找负责人,你们现在可以回到各自的岗位去,我没有话要说,只请工程的负责人和翻译留下。谢谢!”

翻译刚刚译完,会议室里轰隆一声,大家全站起来转身往外走。

“李先生,李先生!请留步。”

我正在往外走,没听清卡雷斯说什么,李同力赶紧出声叫住我。

“李先生您好!”卡雷斯绕过来和我握手,脸上还有些旅途的疲惫,但气色很好,看来这几个月在国内修养得不错,“上一次我不礼貌,请您原谅!”

“啊?啊!”他的法语带有口音,让我怀疑自己听错了,“事情过去了,没关系......希望下次不要......再有这样的误会。”我想想随后因他而起的和影倩吵架,继而得病、围城,心里还是有些不平静。

“是啊是啊!”他使劲点点头,少许淡灰色的头发从额头上垂下来,“还好您又从中国回到这里,不然我们可能没有机会见面。”

“我?您是说我......我根本没有回国!”

“啊!您在这里没有回国?太可怕了!您经历了战争,为什么?”

“嗯......啊,我......我被困在孟拉维。”

“您没有受伤吧?太幸运了!”他睁大眼睛看着我。

“没有。卡......卡雷斯先生,我还有事,马上要开车出去,他们也在等着您,谢谢您的关心,再见!”

离开工地,我在街上转了一个多小时才回来。进入另一边的大门后,远远地看见卡雷斯的车已经不在。李同力从厕所出来,拿着水池上的香皂仔细地洗了手,向仓库走来。

“李先生,”他笑着对我说,“我正式上任,齐工也已就职。不要开会了,就和每个人说一声。中国人会多,这次来个简洁明快的。”

“呵呵,好啊好啊,现在开始我就向你请示工作了,对吧?”

“对!”他点点头,“我有件事问你,那种明黄色的饮料,叫马什么的,还能买到吗?”

“马拉酷加,能买到,你想要?”

“是,现在这个工地上一共十二人,每个人两瓶,加上每人四瓶啤酒,要多少钱?我给你。”

“那我去买那种大瓶的,每人一瓶就足够。嗯......”我掐着指头心算片刻,“你的生活费不够,我先垫着。”

“谢谢!要开发票,争取能报销。中午在哪吃饭?”

“回东方饭店,......我的伙食费都在那边,不去吃浪费了。”

“哦,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秀色佐餐。”他笑看着我,自己白净的脸倒先红了,“不开玩笑了。说正经的,那个卡雷斯对你很客气。”

“呵呵!不打不成交。”我把以前的事讲给他。

“哈哈!你行啊!”他拍了一下手,“敢在洋鬼子面前耍花枪。”

“人和人都是一样的,皮肤白又能怎样?欺负人绝对不行!”我得意地跟着笑,想到一件事,“对了,齐工有没有告诉你,像这种因为不可抗拒的灾难引起的工程停工,造成的损失是可以索赔的。”

“没有啊!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但具体流程我不了解,你可以到经参处去问问,齐工也是听他们说的。”

“太好了!我马上向王总汇报。”他转身欲走,又折回来,“还有一件事,水泥的采购不归齐工管了,由省公司办事处具体负责,我们只要按进度报计划就行。我去汇报,你也别再上街转了,直接回东方饭店吧,我看过采购清单,没什么急着用的东西,别耽误午饭,下午再去买。”

“好的,谢谢!”我站在车前注视着他离去的背影。这人中等身高,很瘦。白净的瓜子脸薄嘴唇,双目灵活而有神,下巴上胡子很少,总是刮得干干净净,衣服裤子从来不见多余的褶皱,整个人利索清爽,干净整洁。以我的感觉,他的能力远在齐工之上,而且非常能够体谅别人的辛苦,肯定是一个优秀的好领导。

下午回到工地,整个工程已重新启动。卡雷斯效率很高,李同力也是说干就干,第二天各种施工材料的购买清单就已经列出来一长串,忙得我轮不停转,脚不沾地,当天的中午饭都没来得及回去吃。

下午四点半,我开着卡车拉十几根水管,后面挂着从东龙公司借来的大型搅拌机慢慢驶进工地,折腾出好几身汗,总算把搅拌机倒车顶入工作位置,刚把车开回仓库门口,齐工突然从钢筋棚里冲出来。

“李立强!我前天让你给我留个司机,你怎么安排的?我等了半个小时,连个人影子都没看到,耽误事情你负责!”

“哎呦!”我一拍脑袋,“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

“什么你忘了,就是因为我现在管不着了,你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我被他吼得晕头转向,想了半天,记起来一些细节。“齐工,您前天讲的不是今天可能要用车吗?我这边实在太忙......”

“你这个白眼狼,当初我对你多好,忘恩负义的混蛋!”齐工继续口沫横飞,一头白发在阳光下耀眼地晃动着。

“齐工您看,马旦回来了,我让他开车送你去,现在四点五十五了,赶紧出发,别耽误您办事。”

哄走齐工,我看着车尾带起的尘土大大松一口气,这老头子近日气不顺,正好撞枪口上,倒霉!转身去驾驶室里拿包的时侯,又刚好看见钢筋棚里刘师傅的一脸笑容。

傍晚六点半,再次回到工地,我压着门把手从驾驶室里跳下来,脚底和小腿一阵酸麻,险些跌倒。

宿舍前的空地上只剩下两三个吃饭慢的人,大部分房间已亮起灯,人们进进出出,有的洗碗,有的打水,有的拎着塑料桶去洗澡。我顺着走廊过去,准备先洗洗手脸,然后倒杯水喝。经过刘师傅的房间时,他坐在门边的矮凳上突然向外弹出一口浓痰,啪的一声落在我脚前。我一惊停住,低头看看脚下又抬头看看斜仰着脸的刘师傅,捏捏手里的杯子继续向前走。

“哈哈!XXX,熊包!”身后刘师傅又骂了一句。

我到厨房放下包和杯子,去水龙头前洗好脸,再回厨房,从锅里舀出翻滚的开水灌进杯子,拿起包,从窗户里望向钢筋工的房间,停顿片刻,对自己点点头,抬脚出门。

路过齐工的门口,我闯进去,把东西放在他的桌子上。“你干什么?怎么不敲门!”齐工有些慌乱,掩住办公桌上的几张纸。

“看着!”我面无表情地命令,也不关门,转身返回走廊。

“你刚才骂谁?”我停在钢筋工刘红举的门前,盯着他问道。

“骂你!”他站起来,“怎么了?”

“不要太过分!那个门轴不应该有响声。”

“嗤!老子就要让它响,怎么着?”

“这么说,你是不准备讲道理了。”我把右脚稍稍后撤。

“呵,不讲道理,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会把你打趴下。”

“XXX!”他伸手来抓我胸前的衣服。我后撤一步,抓住他的手腕,向自己的方向使劲一拉。刘红举躬身往回拽,同时试图甩掉我的手。我顺势往前一送,趁他身体后仰,抬脚蹬在他的胯骨上。

等我稳住身体再往屋里看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人了。刘红举一跤摔到正对着门的床上,被厚实的蚊帐裹成一团。趁着他嘴里乱骂,试图摆脱蚊帐站起来的空档,我得意地向四周看看,结果却很失望,除了同屋的一个人不知所措地惊呆在自己的床边,其他人还没察觉有人在打架。早知道应该再纠缠几个回合,我边想边摸起地上的半块砖头,扶好脸上被碰歪的眼镜,准备应付他的下一次攻击。

众人冲过来,七手八脚把我和刘红举隔开,我举起砖头瞄了瞄,最终还是扔回地面,接着被李同力用力拉出院子。

“回去回去!”他皱着眉头,“打什么架!费力劳神,我来处理他,回去吃饭吧。”

“我的包和水杯还在齐工的桌子上。”

“在这等着,别过去。我去拿,在这等着,别过去啊!”他转身跑回去。

回到东方饭店,影倩崔茜还在等我。小丫头见了我就跳起来,大喊饿死了。我赶紧洗手坐下,影倩已把馒头递过来。

“吃饭干吗要等我?下次你们先吃。”我对两个人说。

“崔茜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以前女人都要等男人回来。我说那好,咱们就体验一下。”影倩微笑着。

“小丫头,感觉如何?”我问。

“下次不等你了。”崔茜头也不抬,“闻着饭香等了将近一小时,我的口水都要流干了。”

所有人都笑起来,我看见苏静娥站在旁边,招招手说:“你也一起。”

“不用,先生,夫人已经让我先吃过了。”

“哎,”崔茜一气吞下大半个馒头,喝完半碗粥,擦擦嘴抬起头,“我和姐姐商量着什么时候搬家。”

“嗯嗯,这事很简单,离得近,小东西用轿车直接带过去,大东西用皮卡(pickup),实在不行,我去找李同力借卡车用用。”

“行啊,”影倩把一个馒头掰开,给崔茜半个,“这两天你忙,找个星期天,估计大半天就能完成。”

“我们今晚就开始吧?”崔茜突然抬起头插话。

“吃饭!”影倩笑着喝止。

“她说的有道理,不要集中在一天里完成。饭店有生意,这么多人还要吃饭,同时进行太累。先把床和桌椅等东西弄过去,其他被褥衣物和各种小东西散步时就可以带过去。”

“也行,”影倩点点头,低头吃饭,不再说话。

奔忙一天,又打了一架,我也饿得很,专心致志地填饱肚子,谢过苏静娥递来的茶,舒服地靠在椅背上。

“小丫头,你第一个要带过去的东西,是不是饼干桶。”我问。

“对啊,猜对了!”崔茜咧嘴笑起来。

“就知道吃!”影倩也笑,“哎,那边的厨房你准备怎么办?要不要买炊具?我今天上街时顺便看了看电炉子,还碰上警察查车。”

“哦,警察开始行动了。你们别多话,除了要找我们的车,还有其他目的。苏静娥,基德他们吃过了吗?你坐下,没事不用站着。”

“吃过了,先生。”

“别打岔!”影倩靠过来,“我看厨房不用配炊具,反正都是过来吃......你眼睛怎么了?”

“哦,和那个装门的钢筋工打了一架,不小心碰的。”

“眼镜摘下来我看看!”

两个人凑过来,借着灯光仔细查看眼窝的伤痕,然后听我讲诉事情经过。

“你应该去告他。”崔茜说。

“呵呵,不用。我又没受伤。”

“这还没受伤?很明显的一道痕迹,都肿起来了。”崔茜说着,又凑过来看看,“疼不疼?”

“没事没事,眼镜腿划了一下,过两天就好了。”

“我去给王总打电话,让他把这个人撵走,让他回国!我出两张机票钱。”影倩忽然说。

“这都几点了,明天再说,”我吃了一惊,“还有,你没有理由撵他走,又不是这里的佣人。”

“山顶上的工程还没完工,我不要这样的工人干活。他不回国,以后的工程也别想要了。”

“哎哎,等一下,等一下。”我拦住她,“别这么讲,太不客气了,以后我也不好打交道。”

“你说得对,我只说这样的人干活我信不过,不提以后工程的事。崔茜,让苏静娥找点消毒的医用酒精,你给他擦擦。”

晚上睡觉前,崔茜又拿酒精给我擦眼角。

“你在想什么?吃完饭以后就不太讲话。”她看着我问。

“因为这事就把人赶走,是不是太严厉了?”

“嗯......不知道。要不你去找姐姐谈谈?”

“好啊,我去找姐姐谈,今晚就不回来了。”我笑着逗她。

“不行!......你又哄我。”崔茜也笑起来。

影倩正坐在外屋的桌子上用毛笔写字,我敲敲门进屋。

“嗯,你来干嘛?”她很意外。

“看看你还生不生气。”

影倩不说话,转过桌子走到我面前,伸手摘掉眼镜查看伤势。

“小丫头给你重新擦过了?”

“刚刚擦过。你不生气吧?”

“下次能不动手,就不要动手,容易受伤。这次你有理,但是把他赶走,是更好的办法。你说呢?”

“是是,夫人教训的是。”我赶紧点头。

“这两天不要再和他发生冲突,等着王总调查处理。如果不答应我的要求,走着瞧!”

“那你就别再生气了,好吗?”

“好好好,”影倩拉长声音笑起来,“明天早上基德会过来,带你到警察局备案,去医院验伤。”

“哎呀,这样动静太大了,毕竟是中国人之间的事,家丑不可外扬,用不着吧?”

“把证据留下来,如果他们的处理结果我不满意,警察就会行动。”

“你跟王总就这么讲的?”我有点着急。

“没有,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只讲了请那个人回国,我出两张机票钱。”

“那就好,那就好。”我如释重负。

“有点肿起来了,”影倩又凑近看看,我趁势搂住,她却轻轻地挣脱出去,“你回去吧,崔茜等着呢。”

“明天上午等着我,咱俩抽空到这亲热一下。”

“丑死了,大白天......走吧!”她羞红了脸,强行把我推出门去。

“哎呦,”我伸手躲开门框,“白天看得清楚,那才有意思。”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过堂风,jhjdylj,桥上,脊梁硬,
2016-03-30 10:43:3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