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版发新主题
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共:💬517 🌺2749 🌵1 新: 🌺2
家园博客 【原创】帖木儿帝国 1 拔喇卡的

楼主邀请我填《成吉思汗4》帖木儿帝国的坑,盛情难却,不才见笑了。

《成吉思汗4》帖木儿帝国派系出现了5个人,我介绍下其中的3个,兀斯曼、拔喇卡的、帖木儿。按难易程度的倒序,先说拔喇卡的,其次兀斯曼,最后说帖木儿。

拔喇卡的

王治来的《中亚通史》译作赛义德?别列克(Sayyid Baraka, 1343~1404),看名字就知道,此君是第三伊玛目,殉难者侯赛因-本-阿里(Husayn ibn Ali, 626—680)的后代。680年,听说老对手倭马亚朝哈里发穆阿维叶死了,侯赛因带上家人前往伊拉克首府库法(Kufa),在卡尔巴拉附近遭到倭马亚军队截杀,光荣殉教,被后人尊称为殉难者的主人(Sayyid ash-Shuhada),到了帖木儿的时代,所有侯赛因的后代都叫赛义德。

拔喇卡的是忒儿迷(Termez)人,现在叫铁尔梅兹,位于乌兹别克斯坦东南方,阿姆河北岸,河南岸就是阿富汗。此地历来是中亚通往呼罗珊(Khurasan)的最重要渡口,没有之一。阿富汗战争期间,苏军主力进出阿富汗都走铁尔梅兹大桥。在中世纪,忒儿迷是中亚地区赛义德的聚居区,被成吉思汗追杀至死的花拉子模沙摩诃末,在他最风光的1210年代,与巴格达的黑衣大食打擂台,准备拥戴一位忒儿迷的赛义德做哈里发,还没等实施,蒙古洪水来了。

拔喇卡的是当地的一位伊斯兰长老(shaykh),音译叫谢赫、舍黑、沙黑等等,随着帖木儿的崛起,他做了帖木儿的精神导师,按中国的说法就是帝师了。据说拔喇卡的为帖木儿指点迷津,参与谋谟,作为回报,帖木儿将阿富汗的安德胡伊(Andkhvoy)送给帝师做封地。

拔喇卡的比帖木儿早死一年,帖木儿死在东征中国的路上,之后师徒俩合葬在一个坟墓清真寺里,这种埋葬大人物和圣贤的清真寺,学名叫麻札,帖木儿安排拔喇卡的与自己合葬,也算备极荣哀了。

拔喇卡的的事迹也就这么点,不过我这里要解读一下回教的苏菲派(sufi)。

按常见的区分方法,回教分为逊尼派、什叶派两大分支,两者的分野在于对回教早期历史的认识、定性不同。穆圣归真之后,伊斯兰教团领袖的地位由大弟子阿布伯克尔继承,阿布伯克尔采用《古兰经》中出现的哈里发(Caliph),作为自己的头衔,哈里发本意为继承者、代理人,也就是说,阿布伯克尔自称穆圣的继承人,之后的哈里发相继是欧麦尔、奥斯曼、阿里。逊尼派认为,这四位哈里发都是正统、合法的哈里发。什叶派认为,穆圣生前早就指出阿里是自己的继承人,在盖迪尔?胡木(Ghadir Khumm)泉水附近,穆圣明言:“我是谁的主子,阿里就是谁的主子。”据此,多数什叶派认为,阿里才是合法的哈里发,前三位哈里发是篡逆者。

逊尼派和什叶派,本质上是两个政党,他们的分歧来自对哈里发人选的争议。与逊尼、什叶派的分野不同,苏菲或苏菲派与常规流派的歧义在于修行方式。

苏菲(sufi)一词来自阿拉伯语的羊毛、羊毛织物或羊毛衫锁服(suf),《明实录》译作“梭幅”。明洪武25年(1392),帖木儿向朱元璋进贡,“贡马八十四匹,驼六只,绒六匹,青‘梭幅’九匹,红绿‘撒哈剌’二匹及镔铁刀剑盔甲等物”。从帖木儿的贡品清单看,买卖越做越大的帖木儿,似乎在用“梭幅”来嘲笑老朱是个出身低微、来历不明的苏菲托钵僧(dervish),镔铁刀剑则用来炫耀武力。

9世纪中叶,苏菲这个名词,初次出现于阿拉伯文献中,用来称呼某一类禁欲主义者。早期苏菲们热衷苦修、隐修、禁欲,生活朴素,甚至以乞讨为生,只穿着羊毛梭幅,所以叫做苏菲。

在教义、教法的学习方式方法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与许多其他宗教、学派一样,伊斯兰教将教义、教法分为内在的(bātin)、表层的(zahir)两个领域。前者被称为内学,音译为巴颓尼,他们认为宗教的真理具有内在的意义或微言大义,但是被表面的形式(Zahir)所掩蔽罢了。苏菲们关注内学远远超过外学,或者说苏菲属于内学领域。所以苏菲们不太重视日常的宗教活动,如星期五聚礼。再往外延伸,苏菲们追求体验真主,并利用一些旁人看来比较古怪的方式来达到目的,例如土耳其大诗人札兰丁-鲁米 (Jalāl ad-Dīn Muhammad Rūmī, 1207~1273年卒于科尼亚) 创建的毛莱威叶修道团(Mawlawites. Mevlevi Order),使用音乐、诗歌,乃至旋转制造的眩晕来达到体验真主的目的,因此毛莱威叶修道团的成员,被称为旋转的托钵僧(whirling dervish)。

由于苏菲的神秘主义倾向,追求字面下的内在、隐秘知识,以及在个人体验基础上的宗教经验,而这些知识、体验很难通过个人领悟而得到,所以苏菲们组成了学习小组,并逐渐发展为以某些宗师、长老(谢赫)为核心的修道团,前面提到的大诗人鲁米,就是一个这样的大长老或谢赫,他的后代世袭担任毛莱威叶修道团团长。在帖木儿所在的中亚地区,影响最大的苏菲团体是纳黑失班德团(Naqshbandi),也叫乃格什板顶耶,中国四大门宦中的虎夫耶、哲赫林耶,都是乃格什板顶耶的分支。

苏菲团体重视师徒相传,所以极为重视传承道统(Silsila),正是由于所遵从的世代相袭的道统,导师、长老才具备了关于神秘奥义的知识,能够指导普通修炼者认识真主、达到真主。而在很多苏菲教团的道统谱系中,都包括第八伊玛目阿里?礼达、第六伊玛目哲耳法尔和第一伊玛目阿里,通过众伊玛目最终和先知穆罕默德建立起联系。据说先知曾经说过,“我是知识之城,阿里是城门”。这则圣训是对阿里在伊斯兰神秘主义中的地位的一个直接指涉,后来被许多苏菲教团引用,阿里因而在苏菲派中享有很高评价。与奥斯曼帝国军事核心——耶尼沙里禁卫军关系密切的逊尼派贝克塔什苏菲团(Bektashi),有一句名言“阿里是真主的外理(Ali is the Wali of Allah)”,“外理”是阿拉伯语,朋友和代理人的意思。

另外,什叶派中有一则著名的圣训,说先知穆罕默德把女儿法蒂玛、女婿阿里及其他们的儿子哈桑和侯赛因一起叫到身边,将一个斗篷披在他们身上。这象征着先知已经把某种精神指引的力量传递给了法蒂玛,并通过她传递给了众伊玛目。与此相似的是,苏菲教团的长老往往身穿斗篷,并把斗篷传递给信徒,作为道统传承的象征。

如果你是一位普通的伊斯兰信众,固然没必要加入苏菲修道团,但如果你向往苏菲或苏菲的知识、精神,也要找一位谢赫做导师或上师,自己做弟子、门徒(murīd),有点佛家的带发修行的意思。帖木儿的这位导师、谢赫,就是本文的主角拔喇卡的。

综上所述,苏菲与什叶派、逊尼派的分野无关,例如在奥斯曼帝国耶尼沙里禁卫军做精神导师的贝克塔什道团,虽然崇拜第一伊玛目阿里,但它是个逊尼派苏菲团。帖木儿肯定是穆斯林,但他对宗教的态度,更多的是出于政治目的利用,而不是被宗教所左右。帖木儿戎马一生,几乎一直在跟同教的穆斯林作战。好不容易在小亚细亚跟基督徒打了一仗,便急不可耐的给自己加上圣战者——加齐(Qazi, Ghazi)头衔。

从普通的穆斯林旁观者看来,帖木儿的信仰不纯,或者信的莫名其妙。例如在叙利亚,帖木儿占领原属埃及马木留克王朝的名城阿勒颇——现在叙利亚反对派的老巢,帖木儿询问当地的宗教学者,在战死的人中,是他的士兵们,还是马木留克士兵们有权获得殉道者的称号?简单地说,谁上天堂,谁下地狱。在大马士革,他屠城的借口是,700多年前,大马士革人支持倭马亚朝,而对阿里不敬,于是逊尼派怀疑他属于什叶派异端。在伊朗,帖木儿对什叶派苏菲道团——萨菲道团的团长,未来伊朗萨菲王朝太祖易司马仪大王的高祖父,礼敬有加。在中亚老巢,他把臣民分为12个等级,赛义德、伊斯兰学者们为第一等级。

如果一定要给帖木儿找个信仰,我认为他是逊尼派苏菲。

通宝推:桥上,联储主席,五藤高庆,
帖:4189234 复 377825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