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苍狼与白鹿4中的历史 -- 五藤高庆

2016-04-08 05:44:26五藤高庆
镰仓政权2

大江广原:大江陆奥守广元入道觉阿,镰仓幕府的首代政所别当。镰仓幕府体制内,将军直辖三个主要机构,即政所(政事机构),问注所(司法机构)和侍所(军事机构)。机构最高长官称之为别当。三个机构负责在各方面辅佐将军处理各种政务,而别当就可以说是中央政府的最高官员。

本姓中原,晚年方改姓大江。所以一般称之为中原广元。出自名门大江家。大江家是非常有名的书香门第,家祖大江音人以学识出头,做到东宫学士一职。从此大江家历代诗书传家,传到大江广元之父大江惟光时,因正逢源平争乱,诗书无用,因此家业日蹙。大江惟光无奈之下将广元过继给公卿中原广季。在中原家受良好教育后,学识出众。因此被引入朝廷做下级文官。在仁安三年(1168)当上了缝殿允,后来又升职为安艺权介。

广元的兄长中原亲能为人热衷权势,但眼光独到,很早之前就认为源赖朝能成大器,因此在源赖朝遭难后和他结为一党,积极为其奔走。源赖朝起兵后,中原亲能逃出京都投奔赖朝,最后成了赖朝和朝廷谈判的首席代表。在兄长的推荐下,大江广元随后也投奔镰仓。镰仓政权草创时,因主力皆为目不识丁之武人,文吏奇缺,故广元来投后马上就被委以要职。先做文吏笔头,后来赖朝创立公文所,大江广元被任命为公文所别当。之后公文所被改为政所后续任。广元为人坚韧,行事冷静而不冲动,自称“自元服以来从未落泪”。因此深受源赖朝赏识,很快就成了赖朝身边的重要谋主。镰仓幕府几乎所有的重要决议的讨论,大江广元都有参与。1185年文治元年,广元提出设置守护、地头等职务。使得幕府的主要支持者“御家人”参与到最基层的政务中,从而成功建立了幕府对全国的统治。由于如此巨大之功勋,广元迅速成为幕府内的元老勋臣。在正治元年(1199)赖朝死后,赖家继承了将军之位。赖家之母北条政子规定赖家不得私自裁决诉讼,而必须由北条时政为首的十三位重臣合议裁决。而广元就位列十三重臣之中。在北条氏和源氏的内争中广元选择支持北条氏,多次出谋划策巩固了北条氏的政权。因而在北条氏夺取实权后,广元依然尊荣。广元在“和田合战”中,说服将军手书退兵诏书,使得镰仓的御家人转入北条氏一派,最终成功镇压了和田氏的反乱而又立大功。到了承久三年(1221)爆发的“承久之乱”中,幕府为了对抗朝廷军队时有固守和进攻两策略。而广元坚决反对固守策略,主张举兵上洛猛攻京都朝廷。而当时的执权北条义时采纳了他的策议,最终幕府军赢得全胜。从而保住了新生的幕府政治。而战后对上皇和公方的处理方案,是广元一手作成的。因而广元历任连署(幕府中仅次于执权的职位,二把手)和评定众(幕府重臣组成的内阁)。嘉禄元年(1225),广元以七十八岁的高龄病逝,结束了他谋臣的一生。其家业由大江亲广继承,依然尊荣无比。

田山重忠:现在写作畠(zi)山重忠,早期翻译中称为田山。因为日语里面“畠”的意思就是田地。所以这里用的是早期翻译。他绰号“坂东武士之鉴”。坂东就是日本的关东,又称为东国。“坂东武士之鉴”就是关东武士之榜样的意思。

畠山重忠幼名庄司次郎,生于关东的武藏国(今日本琦玉县),他出自的畠山氏,是著名的坂东八平氏之一秩父氏的同族。所谓坂东八平氏,是源自于恒武平氏的关东地区的八个武士家族的统称。但是源平争乱早期,因为源氏执行的扎根关东的政策,使得坂东八平氏里面许多家族虽然出自平氏,但是效忠于源氏者甚多。其中就有畠山氏。畠山重忠的父亲畠山重能在源义朝于平治之乱中败死后归顺于平氏,效忠平氏20多年。于是畠山重忠早期是源氏的敌人。畠山重忠勇猛顽强,而且力气很大(据文学作品记载他在归顺赖朝后,曾与关东第一相扑手比试武艺,结果将对方肩骨击碎。赖朝曾经要他去帮忙修永福寺,他在搬运木材时大发神威,一人抵了十余人之力)。因此17岁时就已经公认为家督。1180年源赖朝举兵后,平氏调集军队镇压,恰逢此时畠山重能在京都不能回家,于是畠山重忠作为家督聚集起人马,加入了平氏军队。率军击败了站在源氏一方的三浦家,杀其家主三浦义明。

随后源赖朝于9月再次聚集起军队进攻平氏,这一次赖朝军势甚大,而且赖朝为了分化坂东八平氏,使用对八平氏内部各支系区别对待的方法。畠山重忠见敌军势大,而且被赖朝开出的条件所诱惑,就率军加入了赖朝一方。(畠山重忠去投降时手持源氏的白旗,称这是源赖朝的先祖赐予他的先祖的,他现在将继承先祖的业绩跟随赖朝。这一席话给了源赖朝很大面子。于是赖朝顺势将一条蓝纹图案纹在他的白旗上,这个图案称之为“小纹村浓”,是畠山家的家纹)赖朝闻之大喜,对畠山重忠大加重用,引为心腹。畠山重忠很快就成为赖朝帐下的御家人,在赖朝参拜鹤冈八幡宫时担任警卫工作。

1183年,将平氏驱逐出京都而占据京都的木曾义仲与源赖朝发生了冲突。源氏内战开始。于是源赖朝命令弟弟源范赖和源义经率领6万骑大军向近江国进军。畠山重忠参加了这次征伐。1184年正月镰仓军与木曾义仲军在宇治川发生激战,畠山重忠一马当先,率领500骑兵率先渡过宇治川击败木曾义仲军,杀死义仲军大将长赖重纲。从而大败义仲军。此战中畠山重忠率军组成马筏泅渡过河。过河时镰仓御家人大串重亲因未能把住,几乎被水冲走,而畠山重忠这时大发神威,一把抓住大串重亲将其投掷出去,使其在所有人中率先登岸。接下来畠山重忠继续和镰仓的敌人战斗,留下了很多传说故事,例如他和义仲之妻巴御前单挑,撕下对方的铁袖。后来他参加了一之谷会战,在会战中作为袭击队走山路袭击对手,因山路过狭,马不能下,畠山重忠居然将马举起,扛在身上一路下山,各随从看到后勇气百倍,使得最后袭击成功。经过这一系列战斗,畠山重忠迅速在御家人中崛起,成为镰仓的一位重要的指挥官。

在平氏灭亡后,赖朝为了避免源氏分裂再现,就打算清算义经。义经闻之便开始逃亡生涯。义经逃亡前曾打算在京都起兵反对赖朝。赖朝算准此招,统军抢先进入京都,迫使义经逃亡平泉。义经之岳父河越重赖遭到连坐被杀死。而畠山重忠在这次抢入京都中是先锋官,率队首先冲入京都,稳定了京都情势。因此得到了“一番乘”的功劳。河越重赖所领有的武蔵留守所总检校职务就被赖朝给了畠山重忠。而义经的妾静御前也被赖朝俘虏。因为静御前是当时有名的白拍子(一种由原始巫女舞发展出来的舞蹈)歌女。所以赖朝强迫静御前在鹤冈八幡宫为他表演白拍子。史载畠山重忠在这次表演中负责伴奏。而且畠山重忠也精善当时流行的“今样歌”,据称在老远的地方听到也能立即判断是那一首(所以成4里面说他“善歌舞”)。1189年夏,源赖朝准备讨伐奥州藤原氏政权,畠山重忠作为幕府军的先锋官负责打头阵。他在出战时带了80名民夫,还备了铲子和锄头。诸将不解其意。等幕府军到了阿津贺志山时,奥州军在山前竖立营垒,挖了护城沟准备抵抗。赖朝决定强攻敌军阵地,而畠山重忠则趁夜动员了各部队,以民夫为主要指挥,连夜填平了奥州军的护城沟。使得第二天幕府军发动强攻时没有被护城沟水所阻,而直抵敌军营垒前,大大减少了伤亡。因此畠山重忠顿收诸将之心,评定功劳时被赖朝赋予“先悬”(相当于中国的“先登士”,是军功中最大的一级)的功劳。因而在武将中名声日隆。赖朝对畠山重忠非常器重,因此在1199年死时遗言重忠,希望他能守护镰仓政权。赖朝死后,新将军源赖家继承家业,因为赖家非常年轻(即位时仅17岁),不是幕府宿老重臣们的对手,于是北条氏作为幕府的“执权”开始崛起。

赖家为人年轻气盛,对于自己无权,政事决于重臣的情况非常不满,因此身边开始聚集要利用这种不满的投机分子。其中一个就是源赖朝的亲信,负责政治清洗的梶原景时。梶原景时在赖朝执政时因为负责利用诬告等手段进行政治清洗,招致幕府御家人极大憎恨。赖朝死后梶原景时为了自保,打算继续利用谗言诬告手段打击御家人。于是向赖家进谗诬告御家人结城朝光口出妄言,内有叛心。但是这个诬告随后泄露出去,朝光闻讯大惊,立即纠合诸将讨论。原本就对梶原景时不满的御家人们按耐不住怒火,随后以三浦义村和和田义盛为首一共66名将领发起联署,弹劾梶原景时,畠山重忠亦署名参加。随后军头们强入政所,迫使大江广元将抗议书送交将军。源赖家见状麻爪,不得不下令驱逐梶原景时全家出镰仓。各军头深恨景时,随后就唆使地方武装袭击景时,将其全家杀死,史称梶原景时之变(梶原景時の変)。梶原景时被杀使得幕府御家人和将军赖家之间开始离心离德,因此赖家不得不寻求新的外援以夺权,这回赖家找的是他的岳丈比企能员。而御家人则逐渐投靠正在崛起的北条氏。幕府形成分裂的两大对立集团。1203年,两大集团撕破脸皮开始闹内讧。在这次称为比企能员之变(比企能員の変)的内讧中,畠山重忠站在北条氏一方,率领自己的部下强攻将军居住的御所。重忠的部队经过激战突破了比企家的防御,将其全家杀死。彻底粉碎了将军赖家的集团。赖家随后被逼迫出家,由赖家之弟源实朝继位。从此镰仓幕府的权力彻底落入北条氏之手。

北条氏建政之后,因其多次依赖御家人消灭政治对手,因此出于造就者亦可能是毁灭者的顾虑,对御家人开始防范。因为御家人按照当时的伦理,必须忠于源氏所出的将军。对他们而言北条氏的专权乃是因为将军年幼无知而又任意妄为,君不像君,所以不得不采用依赖元老勋臣的临时手法而已。这一点是北条氏所不能容忍的,为了更方便的专权。北条氏采取了培养对自己忠诚的御家人,分封自己的家臣成为御家人的手法。而这就把御家人又划成了两派。一派是幕府的御家人,一派是北条氏的御家人。北条氏决心灭掉幕府御家人,将将军彻底变为傀儡。因此作为幕府御家人代表的畠山重忠就逐渐成为北条氏的眼中钉,同时重忠出身武藏国,在当地有很大势力。而北条氏为了方便控制将军,意欲将镰仓附近所有地盘都划到自己的御家人手中。遂任命出身北条氏御家人的平贺朝雅为武藏国的“国衙”。平贺朝雅到任后不满武藏国当地武士团对他的政令的对抗,想要杀鸡儆猴。于是畠山重忠就进了北条氏的整肃名单,而整肃的借口很快就送上门来了。1204年,源实朝将军到京都迎娶坊门信清之女,当时挑选了些长相俊美的年青武士做为随行使者进京。这一行十五人中就有重忠的嫡子畠山重保(其母是北条时政前妻的女儿)和北条时政的儿子政范(其母是北条时政的后妻牧之方)。在进京的旅途中,牧之方惟一的儿子、年青的政范不幸染病,不治而死。到达京都后,这些年青的武士们在平贺朝雅(其妻是牧之方的女儿)家里举行酒宴。宴会中,重保和朝雅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朝雅因此怀恨在心,于是向岳母牧之方进谗言,把政范之死完全归咎于重保。被嫉妒心和报复欲所驱使的牧之方开始向北条时政进言,提议策划铲除畠山家。于是北条时政下令以重忠想要造反为理由布置杀局。准备好的时政向重忠发信,称“镰仓发生异变,火速赶来”。于是重忠于六月十九日,派嫡子重保先行出发。随后,自己带着次子重秀及郎党一百三十余人离开居城菅谷馆向镰仓进发。六月二十二日黎明,受命于北条时政的三浦义村在由比滨设伏杀死了畠山重保。同日,重忠到达二俣川。这时,传来了重保被杀,前方有北条义时率领的大军在严阵以待的消息。家臣们纷纷建议先撤回居城菅谷馆,召集军队,再与北条氏决一死战。重忠却答道:“将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军约束则忘其亲。既然嫡子重保已死,那我就不必再考虑自己家门了。前些年的梶原氏就是这样做的,结果还是灭亡了。既然我重忠对幕府并没有异心,那么我们就只能继续前进,即便战死,也是武士的荣耀。”于是重忠在鹤峰之麓临河布阵,面对数万敌军,畠山军包括重忠在内也只有一百三十余人。双方从正午开始隔河而战,激战了四个小时。最终,重忠被北条军中的名弓手爱甲三郎射中,死时年仅四十二岁。得知重忠战死,次子重秀也自杀身亡,其部下也陆续战死。

畠山重忠一生刚烈,军功显赫。为人勇武而个性秉直。他厌恶政治阴谋,屡屡和幕府内的擅长搞政治的御家人,例如梶原景时等人发生冲突。这种处事态度使得他深得身为武人的御家人之心。因此他被阴谋暗算,最终壮烈战死的结局,极大地激起御家人对北条氏的忿恨。所以在他死后北条时政不得已又杀死了平贺朝雅等阴谋分子来堵众人的嘴。虽然畠山家的土地随后被北条氏所吞并。但是畠山重忠以其波澜壮阔的生涯和赳赳武者的个性,成为了历代日本武士心中武士标准的代名词。即便是政敌北条氏,为了培养武士的忠诚精神,也大力宣扬畠山重忠的故事。之后历代武士政权也都承继了这一做法,使得畠山重忠成为一个对后世武士道精神的产生和发展影响非常之大的人物。经过历代的宣传,畠山重忠已经成为日本文化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他本人的铠甲“赤丝威大铠”,是日本“三大铠”之一,被定为国宝。他当年的辖地今属琦玉县,因此琦玉县为其立像纪念。而重忠的居城菅谷馆,也被保留下来立为历史纪念遗迹,现在菅谷馆町立菅谷小学校歌的歌词里,仍然在赞颂他。这个町每年都有举行很多以他为主题的庆祝活动。他亦成为日本文学中一个主角而历代传扬。

熊谷直实:熊谷直实入道莲生,镰仓著名的御家人。他在日本史上出名,主要是因为他是日本古典文学的巨作“敦盛”的第一配角。“敦盛”是一部对后世日本文化影响极大的戏剧作品,除了戏剧(歌舞伎)之外还衍生出幸若舞等舞蹈和众多文学作品,都深受日本人的喜好。因此日本人还用敦盛和熊谷来给草取名。称之为敦盛草和熊谷草。日本历史名人织田信长就非常喜欢“敦盛”这个戏剧。据说在每次出征前都会跳这部戏。在他被杀死的时候,他的辞世辞也是“敦盛”中的“人间五十年”这段唱词。

幼名弓矢丸,出身于武藏国熊谷乡。这个地方长期以来归号为武藏七党的地方武士团管辖。武藏七党虽然出于平氏家族。但因为长期居于关东,在源平合战中更倾向于长期在关东经营的源氏家族。到了直实的父亲的时候才根据地名改姓为熊谷。熊谷直实早年丧父,随后跟母亲一起和舅父久下直光一起生活。他从小习武不辍,因而颇有勇力,尤善弓矢。源平争乱开始时他先和舅父一起为源氏作战,在战斗中颇为卖力,但是依然不受舅父重视。感觉赏不抵功的直实决定改换门庭,投靠平氏。在平知盛手下做事,于石桥山之战中表现出色,协助大庭景亲击败了源赖朝。随后赖朝再兴,受到关东武士的支持后,率领大军进入武藏国。直实见状就再次改换门庭。投靠了赖朝。随后在征讨佐竹家的战斗中表现优异,从此受到赖朝的赏识,于是赖朝把其父留下的熊谷乡依然赐给直实。接下来直实跟随源义经的西征军,向西去进攻平氏,他在一之谷会战中参加了奇袭队,在突袭时一马当先,冲进敌人营地后发现身边仅有儿子直家和部下一人在内的三人组,但是直实毫不畏惧,率两人大呼酣战(所以成4说他“不怕死”)。直实勇力过人,连斩对方数人,吓得敌军大惊,以为直实后面有大量军队赶来,于是四处逃散,一之谷袭击因而成功。直实在这次一之谷战斗中,斩杀了平家著名的将军平敦盛。由于平敦盛是幼年上阵,而且传说样貌秀丽。所以直实杀敦盛这一段故事,被后世人改编为日本文学史上的经典故事“敦盛”。在这部戏里的熊谷直实是一位勇武且粗通音律的战士。他半夜听见对方阵地中传来的,由平敦盛吹奏的笛子声,心颇为所动。对尚不知名的敦盛大起欣赏之感。随后直实在战斗中遭到敦盛,将其轻松打倒。掀开其面具要将其枭首时,发现敦盛乃是一个和自己儿子直家一般年龄的男孩子,且容姿秀丽。随后又发现敦盛腰间插着的笛子,顿生不忍之心。于是直实打算放过敦盛,而敦盛则要求直实杀死自己,称:“源平两家,世代为仇,何况战场之上,两阵之间,岂能对敌人存有怜悯之心?”称如果死于熊谷直实这样的勇者之手,也是一种光荣。最后直实很不情愿的动手将敦盛杀死。在戏中的直实,因为感于自己身为武者,不是诛杀奸恶,却阴差阳错,手刃此风雅有才之少年。因此他觉得世道无常,顿悟人生难测,因此他拿起笛子吹奏一曲之后黯然离去,从此出家为僧,不问世事。这就是日本文学经典题材“敦盛”的故事。“敦盛”这部戏剧情感暗示色彩强烈,而且戏中讲述的这种世事浮沉无常,人生变幻不定的态度,非常符合喜好悲剧的日本人的口味。因此备受传扬,对日本文化中强调轻生重死,死重于生的观念的形成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当然现实不是文学作品,熊谷直实在一之谷战斗之后并未出家,而是继续作为镰仓军的一员向平氏进攻,取得了一定的战绩。源平争乱结束后继续当御家人。但是直实为人心直口快,在1187年的鹤冈八幡宫大放生会里因为口无遮拦得罪了赖朝,当时赖朝在放生会上决定举行流镝马仪式敬神。结果直实在这个仪式里被派去管靶子。直实善于弓箭,一向以此自负,却被派去管靶子。这让直实很接受不了,于是他口出怨言。结果被人告发,被罚没收部分土地。从此直实在赖朝心中留下恶感。随后于1192年直实又被扯进一桩官司里。直实所辖的熊谷乡和他舅父久下直光所辖的久下乡之间相邻,两家一直有边界纠纷。由于直实和他舅父常年不睦,所以最终事情闹大,官司打到赖朝的面前。赖朝令两人对簿公堂,当庭自辩。直实虽然为人心直口快,但笨嘴拙舌,说不过舅父。于是眼见情况逐渐不利于他,最后直实大怒。当赖朝的面前大骂久下直光和梶原景时两人勾搭成奸(久下直光找了梶原景时帮他的忙)。随后站起身,将自己的证据委弃于地,拔刀把自己的发髻切下(即不再当武士),随后扭头走人。直实此举让全座皆惊。赖朝颇有所感,于是打算只罚直实一人。而回到家的直实万念俱灰。本在一之谷战斗后他就对世事已有看破之念,因此还接触了被后世称为日本净土宗的开创者的法然上人。这回触怒将军后,直实更无他念,于是他以出家为代价换取幕府的原谅,将家业交给儿子直家后,他拜入法然上人门下,法名法力房莲生。出家后的直实在法然上人出颇受欣赏,作为他的得意弟子而参加了多个寺院的建设活动。包括以他的法名命名的莲生寺(在静冈县藤枝市)。晚年的直实研究起了书法,且颇有所成,他写的莲生起誓状(蓮生誓願状)藏于清凉寺(在京都市),现在也是日本文化史上的一件瑰宝。1206年,熊谷直实圆寂,但是他作为日本文化史上的一个重要角色,现在仍然备受纪念。

那须与一:镰仓幕府著名的御家人,此人在日本史上是一个传奇人物,而正史则多语焉不详之处。故流传到现在也大多以传说形式存在。

本名宗隆。与一是俗称。因为他是那须家家主那须资隆的第十一个孩子。当时习惯凡是十以上的儿子不称十一,而称与一。所以历史多以那须与一称之。那须家本是日本下野国(现日本枥木县)的一个土豪。自称出自藤原氏。与一早年生涯不详,但据称生来善于射箭。因为家族和源氏有渊源,所以他后来加入源氏军队中,追随源义经参加和平氏的战斗。参加了屋岛之战,他在这一战中以神乎其技的射术而名列史册。围绕着他的传说故事也大多基于这一箭。根据传说故事,当时源平两军对阵屋岛。平氏为了打击源氏的士气,故意派出一艘小船,载着花样年华的美少女,立起红底金箔的日之丸小扇,前往源氏阵地挑衅。称源氏武士无勇,不能抵少女。义经则派出那须与一接战。令其射掉扇子。此时小船停在箭程边线左右,船上小扇随着波浪起伏而摇摆不定,以当时的弓箭射程和技术,其射击难度可想而知。那须与一领命之后纵马入海,先祝祈,随后高呼“南无八幡大菩萨”,一箭成功射中70余米外的小扇。随后平军又派出一个舞者,再乘船出击,于箭程边线舞蹈,结果又被那须与一射中。源军闻见后皆猛拍自己的箭囊,欢声雷动,士气大振。而平军越加气沮。随后平军丧失战斗意志,全军放弃屋岛基地逃跑。源氏取得了决定性的战略胜利。因此那须与一这一箭定乾坤的故事也因此流传下来。他的祝祈词也成为日后日本武将在射箭时常用的祝祈词。源赖朝知道与一的功劳之后大为欣悦,因出于宣传需要,而对与一射落扇子的事迹大加宣扬。那须与一的故事也随着源氏幕府的建立和相关文化的形成,而成为日本武士文化中的一个很经典的传奇而被人熟知。与一因此功劳,得到了源赖朝的厚赏。封给五个庄子,而且其兄长皆获幕府赦免(与一的9个兄长都加入了平氏军队,平氏失败后被通缉)。战后的与一回到家乡,在继承了家业后努力建设,利用幕府宣扬自己武功的便利,来谋求那须家的发展。与一的做法获得成功,那须家在老巢下野国始终保有很大权势,以至于到了足利幕府时期依然是一家有力的土豪,和其他七家土豪一起合称“关东八屋”(関東八屋形)。作为历史名门而一直延续,香火到德川幕府时期依然不断。先是做藩主,后来因为违反幕规而被废藩,但是子孙仍然做为德川幕府旗本,是幕府的四大“御礼众”之一(负责各路诸侯参见将军时的引路员)。明治维新后,这个名门作为幕臣之一,迁往北海道进行开拓事业。最后到了近现代才因为“弘前大学杀人冤案”而彻底告消失。与一因为生涯传奇,振兴家业有功。所以他被后代的那须家奉为真正的家祖。那须家原来家主的幼名都叫太郎,因为与一的功劳,之后皆改为与一。

帖:4189238 复 418923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