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16:孙书——用之必胜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0 阅 3751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6-04-26 07:04:06
4191898 复 4190692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33178`18402`684010`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08-04-16 00:13:57`
《左传》人物事略16附:陈氏始大7/9 7

《哀十四年传》:

夏五月壬申,成子兄弟四乘(chéng)如公。子我在幄,出,逆之,遂入,闭门。侍人禦之,子行杀侍人。公与妇人饮酒于檀台,成子迁诸寝。公执戈,将击之。大史子馀曰:“非不利也,将除害也。”成子出舍于库,闻公犹怒,将出,曰:“何所无君?”子行抽剑,曰:“需,事之贼也。谁非陈宗?所不杀子者,有如陈宗!”乃止。((p 1684)(12140304))(137)

我的粗译:

夏五月壬申那天(杨注:壬申,十三日。),成子(陈恆)兄弟八人分乘四辆车进入他们“公”(齐简公)的宫殿,子我(阚止)正在宫中听政的伞盖下,就出去迎接这几位,这几位正好进入宫中,却反手把子我关在外面。有宫中的侍人出来阻拦,已经隐藏在宫中的子行(陈逆)带人出来杀掉了拦阻的侍人。

他们的“公”正和一些妇人饮酒于檀台,成子把这位“公”送回寝宫。这位“公”去拿了把戈,要砍成子,一旁的大史子馀马上打圆场说:“非不利也,将除害也。(他们不会对主上不利,只是要为主上除害。)”成子趁机出去把自家人安顿在“库”那里(之前陈逆大概就躲在这里)。

过了一阵,听说那位“公”还没消气,成子就准备离开他们“公”的宫殿,说是:“何所无君?”这时,子行抽出了剑,大声说:“需,事之贼也。谁非陈宗?所不杀子者,有如陈宗!(犹豫不决,什么事也干不成。这里谁不能当我们陈家的族长?你再这么样,我发誓,不杀你,我必受惩罚,有如我们陈家祖先亲临!)”成子这才稳住了。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成子兄弟四乘如公”曰:

四乘有二解,杜《注》,“成子之兄弟,昭子-庄、简子-齿、宣子-夷、穆子-安、廪丘子-意兹、芒子-盈、惠子-得,凡八人,二人共一乘”,则四乘为四辆车。顾炎武《补正》引傅逊说,惠栋《补注》、沈钦韩《补注》皆用《史记?田齐世家?索隐》说驳之,谓四乘即驷乘,乘四人耳。此又一解。

杨伯峻先生注“侍人禦之”曰:

侍人为齐简公之侍人,杜《注》以为“子我侍人”,误,服虔谓“阉竖以兵御陈氏”是也。盖简公侍者见陈恆等来势不善,故加抵抗。

杨伯峻先生注“子行杀侍人”曰:

陈恆于公宫必先布置私人,子我(行?)入宫为内应,亦必率其私人。简公侍者非一,若子我(行?)不率众徒,安得杀之?

杨伯峻先生注“何所无君?”曰:

言各国皆有君,李贻德《辑述》云:“是欲奔异国之辞。”

杨伯峻先生注“需,事之贼也”曰:

六年《传》云:“需,事之下也。”此与同意,言迟疑不决反害大事。

杨伯峻先生注“谁非陈宗?”曰:

此时陈恆为陈氏宗主,子行阻陈恆出奔,故言人人可得为陈氏宗主。

杨伯峻先生注“有如陈宗!”曰:

杜《注》:“言子若欲出,我必杀子,明如陈宗。”有如某,誓辞常用语。此陈宗盖指陈氏自陈完以下历代宗主,犹言“有如先君”。说参孔颖达《疏》。

“齐”推测位置为:东经118.35,北纬36.87(临淄北刘家寨周围有遗址,长方形城,大城西南部分为小城,共2000万平方米;大城:4500╳4000;小城:1400╳2200,300万平方米。大城:春秋战国?小城:战国)。

“檀台”当在“齐”城内。

《哀十四年传》:

子我归,属徒,攻闱与大门,皆不胜,乃出。陈氏追之,失道于弇(yǎn)中,适丰丘。丰丘人执之,以告,杀诸郭关。成子将杀大陆子方,陈逆请而免之。以公命取车于道,及耏,众知而东之,出雍门,陈豹与之车,弗受,曰:“逆为余请,豹与余车,余有私焉。事子我而有私于其雠,何以见鲁、卫之士?”东郭贾奔卫。((p 1685)(12140305))(137)

庚辰,陈恆执公于舒州。公曰:“吾早从鞅之言,不及此。”((p 1686)(12140306))(137)

我的粗译:

子我(阚止)回去以后,马上召集属下,进攻他们“公”(齐简公)宫殿的小门和大门,但都没攻下来,于是出逃。陈家的人马在后面追,子我和他的属下在“弇中”那里走错了路,跑到“丰丘”。丰丘人把这些人抓起来,报告给他们主上(齐简公),他们主上下令在郭关杀掉了子我。

成子(陈恆)还想杀“大陆子方”(东郭贾),但因为陈逆(子行)求情,就饶了他。“大陆子方”假传“公”(齐简公)的命令在大路上截了辆车,向西走,已经走到“耏”那里,被大家发现,他只好又回向东边。他出雍门时,陈豹(子皮)想送给他车辆,他不肯接受,说是:“逆(陈逆)为余请,豹(陈豹)与余车,余有私焉。事子我而有私于其雠,何以见鲁、卫之士?(“逆”为我求情,“豹”又送我车辆,我和这些人关系太好了。作为子我的家臣,却和他的对头关系这么好,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鲁、卫之士?)”最终,这位东郭贾(大陆子方)还是逃去了卫国。

庚辰那天(杨注:庚辰,二十一日。),陈恆(陈成子)在“舒州”把他们的“公”抓了起来。这位“公”说道:“吾早从鞅之言,不及此。(我要是早听了“鞅”的话,就不会有今天。)”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攻闱与大门”曰:

闱,门之小者也,此非宫内之小门,乃宫墙之小门。宫墙四周皆有大门与小门,据《周礼?天官?宫伯》及《地官?保氏》,大门、小门皆宫伯、保氏所轮流把守,说详金鹗《求古录礼说》。

下面再贴一遍秦-雍城朝寝建筑平面示意图,出自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秦汉考古研究部《陕西秦汉考古五十年综述》,或可由此一窥当时的宫闱规制:

点看全图

杨伯峻先生注“大陆子方”曰:

杜《注》:“子方,子我臣。”据下文,即东郭贾。《通志?氏族略》云:“大陆氏,姜姓,齐太公之后,食邑陆乡,因号大陆氏。”

杨伯峻先生注“及耏,众知而东之”曰:

耏即时,齐与鲁交界之地,盖子方拟奔鲁、卫,因西行。众,陈氏之人,知其假公命取车,故逼使东返。

“弇中”(杨注:“马陉”,《齐世家》作“马陵”。高士奇《地名考略》以为“地有二名”,梁履绳《补释》以为“陉、陵声近而讹”。实则“陵”乃误字,梁玉绳《史记志疑》谓马陵非齐地。据《水经?淄水注》,即襄二十五年《传》之“弇(yǎn)中”。据《大事表》,在今益都县西南,当在丘舆北,即南燕-慕容德所都之广固。#据《方舆纪要》,临淄西南有弇中峪,界两山间,至莱芜县,长三百里。),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7.86,北纬36.50(博山)。东经118.21,北纬36.64(庙子镇,失道处)。

“丰丘”(杨注:杜《注》:“丰丘,陈氏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8.44,北纬36.71(广固城)。

“郭关”(杨注:高士奇《地名考略》云:“齐郭门也。”),目前无从估计其位置。

“耏”(杨注:耏即时,齐与鲁交界之地,盖子方拟奔鲁、卫,因西行。众,陈氏之人,知其假公命取车,故逼使东返。),推测位置为:东经118.23,北纬36.87(出雍门西行道路与时水交汇处东岸)。

“雍门”(杨注:雍门,《战国策?齐策一》及《淮南子?览冥训?注》并谓齐西门名。#杜《注》:“齐城门也。”),推测位置为:东经118.34,北纬36.88(“齐”西面靠北之城门)。

“鲁”推测位置为:东经117.00,北纬35.60(曲阜鲁国故城)。

“卫”——“帝丘”(杨注:卫,国名,姬姓;文王子康叔-封之后。传世有康叔丰鼎,丰即封。“卫”字卜辞多见,足见其地名早已有之,金文亦有,字形不一。此时卫国都朝歌,即今河南省-淇县治。戴公庐曹,今河南旧滑县治(新治已移至道口镇);文公迁楚丘,今滑县东六十余里;成公迁帝丘,今河南省-濮阳县。于春秋后十三世二百五十八年,为秦二世所灭。#帝丘,今河南省-濮阳县西南。《明一统志》又有帝丘城,云在滑县(此指旧治,今已移治于其西之道口镇)东北七十里土山村,即卫成公所迁,盖其境相接也。则卫自楚丘迁帝丘,两地相距不远。#卫自成公已迁都帝丘,即今濮阳县西南二十许里之颛顼城。),推测位置为:东经115.10,北纬35.66(濮阳县-高城村南,安寨、七王庙、冯寨、东郭集、老王庄。僖三十一年——前629,卫迁于帝丘)。

“舒州”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6.65,北纬38.7(-大城县界)。


通宝推:mezhan,
最后于2016-04-26 07:13:33改,共1次;
2016-04-26 07:04:0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