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19:鲁息姑——吾将授之 -- 桥上

2016-08-19 06:54:41桥上
《左传》人物事略19:鲁息姑——吾将授之

鲁息姑是鲁隐公,《春秋经》第一条是“元年春王正月。”,里头没人物,第二条是“三月,公及邾仪父盟于蔑。”,里头的“公”就是这位鲁息姑——鲁隐公。所以,他是现存《春秋经》里第一个出场的人物。

鲁隐公属于姬姓,“氏”鲁,“息姑”是名,字则不知,“隐”是他的谥号。他父亲鲁惠公则是《左传》里第一位出场的人物:

惠公元妃孟子。孟子卒,继室以声子,生隐公。(《隐元年—十一年传》(p 0002)(01000101))(001)。

宋武公生仲子。仲子生而有文在其手,曰为鲁夫人,故仲子归于我。生桓公而惠公薨,是以隐公立而奉之。(《隐元年—十一年传》(p 0003)(01000102))(001、014)。

上面第一条《左传》也是现存《左传》的第一条,其中头两个字“惠公”正说的是鲁国的惠公。

以上这两段《左传》里交待了隐公的嫡母是孟子,他的生母是声子,他弟弟桓公的嫡母是仲子,这三位女子都来自宋国,都属于子姓,她们称呼里的“子”就是她们所属的“姓”。之所以在这些女子的称呼中缀以“姓”(部族)的名称,是因为当时的婚姻规则中有一条叫“同姓不婚”,因此女子出嫁到属于其他“姓”的家族中之后,称呼她们时为了区分就会带上她们所属的“姓”,至于她们称呼中的另一个或另两个字,大多是排行,也有排行不够用了以后为了区分加上的后来的谥号、其丈夫的谥号等,总之,不是她们的“名”。至于这些女子本来叫什么“名”,那是闺名,外人一般不得而知,我们现在一般也无从得知。对此,杨伯峻先生有注云:

周代,即在春秋,女子生三月,命以名,如襄二十六年《传》载宋平公嬖妾名弃,昭二十七年《传》载齐景公夫人名重,《礼记?檀弓下》载孔丘之母名徵在(《礼记?檀弓下》:“二名不偏讳,夫子之母名徵在,言在不称徵,言徵不称在。”)。至许嫁而笄(参胡培翚《仪礼?士昏礼?正义》及《礼记?内则?注疏》),则不称名,惟介绍婚姻时用名,由《礼记?曲礼上》“男女非有行媒不相知名”知之。其称谓如“孟子”,孟是排行,即老大,所谓“孟、仲、叔、季”或作“伯、仲、叔、季”是也;子则母家姓。宋国姓子,则孟子乃宋国女。此及下文“仲子”,皆是以排行冠姓上,亦有变“季”称“少”者,如少姜。其它则有以本国国名冠姓上者,如齐姜、陈妫;有以丈夫之国冠姓上者,如韩姞、秦姬;有以丈夫之谥冠姓者,如庄姜、宣姜;有以夫家之氏冠母家之姓者,如栾祁;有别为谥冠姓者,如下文声子及厉妫、戴妫之类。鲁自文姜后,夫人多不从夫谥,别为谥以尊夫人。尚有因再嫁而改称者,如秦穆公以女嫁晋怀公,因谓怀嬴;后又改嫁晋文公,乃改称辰嬴。周王之女称“王姬”。

这两段《左传》里还交代,鲁隐公并不是鲁国的国君,只是摄位而已,因为当时他父亲惠公的嫡子桓公还年幼,我估计桓公生于公元前七二五年,此时三岁,所以由隐公摄位。至于隐公,我估计他生于公元前七六二年前后,此时四十岁左右。

鲁国有自家老祖宗周公摄位周王的先例,所以《春秋经》对于摄位的隐公也尊以公位。鲁隐公接位是在公元前七二二年(鲁隐公元年,周平王四十九年,宋穆公七年),这就是《春秋经》和《左传》开始的年份,也是春秋时代开始的年份之一。

但鲁隐公虽然摄位,却没有权威,连他们的卿费伯带兵出去加筑“郎”的城墙,以及新作“鲁”城的南门,都不请求他批准。隐公也在各个方面都放低身段,从不以国君自居。

隐公放低身段的对象也包括外“国”:先前,虽然宋国两次嫁女给惠公,但惠公还是和宋国打了起来,所以鲁隐公一上来就面临战争与和平的问题,他既然控制不了局面,也只能求和了。同时,隐公与邻近的小国邾国、纪国、滕国、薛国等以及戎人,都想方设法搞好关系。

在这同时,鲁国的卿、司空无骇则和费庈父(费伯)领兵在外面开疆拓土。又有一个公子翚(羽父),也擅自领兵会合以宋国为首的各家诸侯去攻打郑国。

除了在各方面巴结人以外,隐公无事可管,管了也没人听,于是就任性了一把,公元前七一八年(鲁隐公五年,周桓王二年,宋殇公二年,齐僖公十三年,郑庄公二十六年),隐公去了“棠”那里观看捕鱼(矢鱼。如今的鱼台县,就出自隐公这次“观鱼”)。但在临行前,隐公的叔叔、也是鲁国的卿、公子彄(臧僖伯)极力劝谏,而且他本年就病死了。于是在公子彄死后,隐公想起这个叔叔是真心把自己当国君看的,认为对不起他,就把公子彄的“字”赐给他后人为“氏”,让他们建立“臧”这个独立家族(“氏”族),以后好有人祭祀公子彄。同时,提高了为他治丧的规格。

观鱼”回来后,隐公和宋国翻脸了:宋国因为郑人打进郭城来向鲁国求救,被隐公以使者应对不当的借口拒绝,实际他是对宋国私下把公子翚拉去为他们进攻郑国助阵不满。当然,这里还有周王室以及地区霸主齐国都支持郑国的考虑。此时郑国的庄公是周王室的卿士,还是个很清醒的国君,在他的建议下,郑国与鲁国互换了在对方附近的飞地,此后鲁国还因站在郑国方面得到了“郜”和“防”两座城邑。

到公元前七一五年(鲁隐公八年,周桓王五年),鲁国执政的卿、司空无骇死了,下一年,鲁国还死了一位叫“挟”的卿。于是公子翚(羽父)有了心思,想要当上执政的卿。

三年后,公元前七一二年(鲁隐公十一年,周桓王八年),“翚”(羽父)首先向隐公提出要杀掉桓公,但隐公告诉他:“为其少故也,吾将授之矣。使营菟裘,吾将老焉。(我现在之所以还占着这个位子,是因为他还年轻,我马上就会把这个位子传给他了,我已经安排人去建设“菟裘”那个地方,准备去那里养老。)”。

可公子翚还是不安心,于是反过来勾结桓公弑杀了隐公。

不过桓公的下场也不好,先是被齐僖公把与自己儿子(后来的齐襄公)有私情的女儿文姜塞给他,后来又被上位的齐襄公让他带文姜去齐国会面。在齐国期间因为桓公责备了文姜几句,齐襄公就让公子彭生把他杀了,那是在公元前六九四年(鲁桓公十八年,周庄王三年,齐襄公四年),上距桓公弑杀隐公十八年。

————————————————————

下面是《春秋经》和《左传》中的相关段落及我的粗略翻译和一些补充说明(001鲁隐摄位7节、003无骇命氏1节、004彄谏观鱼1节、006鲁平杞莒1节、007鲁修戎好1节、011许田易祊1节、012滕薛争长1节):

通宝推:年青是福,史文恭,楚庄王,澹泊敬诚,老老狐狸,豹子头,
主题:420966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