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死亡起源 The Origin of Death -- az09

2016-08-22 21:39:45epimetheus
想起阿凡达里面的“森林”

那个生命体虽然是规模最大,最有智慧的,可是作为历史的观察者、记录者分析者,却似乎由于是静态的树木,不能参与、改变,想来真是无趣甚至悲哀的。这个“森林”具有的内涵外延似乎是十分不成比例的,怪诞的。例如对于这个森林而言,那些长尾巴的蓝皮人、人造的阿凡达、飞龙成为了自我的一部分了吗?

我还是倾向于认为智慧体的自我的范围、外延的边界是要有一定的界限的。从一坨癌细胞到脑子,之间应该还是存在一堵墙的。

进一步,个体到群体,是不是看做两类智慧的存在?例如对于资本,就有资本的意志、资本的天性这样的说法,似乎和具体的“资本家”个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了。单个个体的冒险、例外行为,也许正是形成了群体的常态与特征呢

帖:4210063 复 420857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