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19:鲁息姑——吾将授之 -- 桥上

2016-08-26 04:58:32桥上
《左传》人物事略19附:鲁隐摄位7/7

《隐十一年经》:

冬十有一月壬辰,公薨。((p 0071)(01110004))(001)

《隐十一年传》:

羽父请杀桓公,将以求大宰。公曰:“为其少故也,吾将授之矣。使营菟裘,吾将老焉。”羽父惧,反谮公于桓公而请弑之。((p 0079)(01110801))(014、001)

公之为公子也,与郑人战于狐壤,止焉。郑人囚诸尹氏。赂尹氏,而祷于其主钟巫。遂与尹氏归,而立其主。十一月,公祭钟巫,齊于社圃,馆于寪氏。壬辰,羽父使贼弑公于寪氏,立桓公,而讨寪氏,有死者。不书葬,不成丧也。((p 0079)(01110802))(014、001)

我的粗译:

又过了两年,我们隐公的十一年(公元前七一二年,周桓王八年,郑庄公三十二年),羽父(翚,公子翚)向我们“公”(鲁隐公)提议杀掉桓公,换取自己当“大宰”。“公”告诉他:“为其少故也,吾将授之矣。使营菟裘,吾将老焉。(我现在占着这个位子,是因为他还年轻,我很快就会把君位传给他了。我已经让人去整治“菟裘”那个地方,准备去那里养老。)”。

羽父一听这话,害怕了,于是反过来去向桓公说现在这位“公”(鲁隐公)的坏话,提议把现在这位“公”弑杀掉。

前些年,现在这位“公”还是公子时,曾与郑人在“狐壤”作战,被人家抓住。郑人把他关在尹家。我们收买了尹家的人,向他们家的主神钟巫献祭求告,这样,公子(后来成为鲁隐公)就带着尹家族长逃了回来。此后,我们这里也立了他们家的那个主神。

到这年十一月,现在这位“公”要向那位主神钟巫献祭,先在“社圃”那里斋戒,于是住到了寪家。壬辰那天(杨注:壬辰,十五日。),羽父指使贼人在寪家弑杀了我们的“公”,拥立桓公,反过来追究寪家的责任,有人为此而死。

《春秋经》上没记录我们“公”的葬礼,是因为没按“公”的规格治丧。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冬十有一月壬辰,公薨”曰:

鲁公被杀而死者三,隐公、桓公、闵公。而桓公被杀于齐人,唯隐、闵被杀于国内。桓公之死,书公薨于齐,又书葬;而隐、闵二公只书“公薨”,不言薨于何处,亦不书葬。

杨伯峻先生注“羽父请杀桓公,将以求大宰”曰:

大同太,大宰亦作太宰。大宰之名见于诸经传记者,以侯国言之,其义有二。一为一般官职名,一为冢宰、执政、卿相之义。以《左传》考之,宋之大宰其位实在卿相下,华父督以大宰杀殇公而相庄公可证。然《韩非子?说林下》云“宋大宰贵而主断”,考以《内储说上》“叔孙相鲁,贵而主断”之文,则大宰又指卿相言,则是第二义。郑之大宰石 为良霄之副手使于楚,见襄十一年《传》,则职位不高。然晋-赵武又称郑执政子皮为冢宰,见昭元年《传》,则为后一义。楚以令尹执政,然其下有大宰子商、大宰伯州犁。然蔿敖为令尹,晋-随会称之为宰,见宣十二年《传》。宰即大宰,则大宰又为执政之通称。鲁本无大宰之官,此云将以求大宰者,谓欲以杀桓公求为执政之卿。故《十二诸侯年表》述此事云:“大夫翚请杀桓公,求为相。”《鲁世家》亦云:“公子挥谄,谓隐公曰:‘百姓便君,君其遂立,吾请为君杀子允,君以我为相。’”皆以相释大宰,得其义矣。

杨伯峻先生注“为其少故也,吾将授之矣”曰:

为其少故也,史文有省略。《史记?鲁世家》所述较全。授之,谓授之以君位。

《史记卷三十三鲁周公世家第三》:

十一年冬,公子挥谄谓隐公曰:“百姓便君,君其遂立。吾请为君杀子允,君以我为相。”隐公曰:“有先君命。吾为允少,故摄代。今允长矣,吾方营菟裘之地而老焉,以授子允政。”挥惧子允闻而反诛之,乃反谮隐公于子允曰:“隐公欲遂立,去子,子其图之。请为子杀隐公。”子允许诺。十一月,隐公祭钟巫,齊于社圃,馆于蒍氏。挥使人杀隐公于蒍氏,而立子允为君,是为桓公。

杨伯峻先生注“使营菟裘,吾将老焉”曰:

营,读如《诗?大雅?灵台》“经之营之”之营,亦即营造之营,犹今言建筑。菟音徒。《史记?秦本纪》云:“秦之先为嬴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有菟裘氏。”《潜夫论?志氏姓》亦云:“钟离、运掩、菟裘,皆嬴姓也。”则菟裘古为嬴姓之国,其后土地并于鲁。梁履绳《左通补释》引张云璈之言云:“山东省-泰安县东南九十里近梁父有菟裘城。”老谓终老。

杨伯峻先生注“羽父惧,反谮公于桓公而请弑之”曰:

谮,音怎,去声,以言语毁人也。

杨伯峻先生注“赂尹氏,而祷于其主钟巫”曰:

钟巫,神名,尹氏之家立以为祭主。说详焦循《左传补疏》。

杨伯峻先生注“公祭钟巫,齊于社圃”曰:

公祭钟巫,公将祭钟巫也。古人有时省略将字。齊同齋(斋)。古人祭祀前,先齋戒。社圃,园名。

杨伯峻先生注“馆于寪氏”曰:

馆,住宿也。寪音委。寪氏,鲁大夫。

杨伯峻先生注“立桓公,而讨寪氏,有死者”曰:

陈澧《东塾读书记》云:“云讨寪氏有死者,言其冤也。”寪氏不书名,顾炎武云:“言非有名位之人。”

于“不书葬,不成丧也”处陈澧又云:“言桓不以人君之礼葬隐也。”

“鲁”推测位置为:东经117.00,北纬35.60(曲阜鲁国故城)。

“菟裘”(杨注:秦之先为嬴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有菟裘氏。”《潜夫论?志氏姓》亦云:“钟离、运掩、菟裘,皆嬴姓也。”则菟裘古为嬴姓之国,其后土地并于鲁。梁履绳《左通补释》引张云璈之言云:“山东省-泰安县东南九十里近梁父有菟裘城。”),推测位置为:东经117.31,北纬35.87(新泰市-楼德镇)。

“郑”推测位置为:东经113.71,北纬34.40(郑韩故城)。

“狐壤”(杨注:狐壤,郑国地名,当在今河南省-许昌市北。),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3.9,北纬34.2(许昌市北)。

————————————————————

鲁隐公这个摄政的差事不好干,最终还是为此丧命,可惜了。要是以篡位为目的,反而容易了。当然,鲁隐公不是这种人,只是不由自主被卷了进来。于是非其人而在其位,悲剧难免,欲“隐”而不能。

帖:4210616 复 420966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