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西河风云人物系列 -- 笑不拾

2016-10-27 14:51:34AleaJactaEst
对奇案奇人的回忆三:提督之决断

按照我浅薄的法律知识,C后来提到的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最大的区别在于判例。不过,按照当时的语境,大家所指的是“无罪推定原则“和“陪审团制度“。

其实,无罪推定也是大陆法的原则,这和天朝几千年传统不太相同。以前天朝地方官之所以号称“灭门的知县“,原因就在于“官断十条路“,像京剧<<刺汤>>里那样,“这个人头我说它是真就是真,说它是假就是假“。

当然,现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系,好像也是无罪推定。记得小时候还有堂政治课,老师专门讲过“为什么像江青这样的,全国人民都知道她是个坏人,国家还要给她配律师辩护呢?“不过由于传统原因,天朝认为“打黑必须黑打,不黑打则无以打黑“的不在少数。

英美法系的特色,其实是陪审团,让普通人而非法律专业人士,从良知出发,来判定罪证是否beyond reasonable doubt。

要是黄图案开审,让我当陪审员,来断定S是否性骚扰C。我会“把手放在胸口上“(这是当时为S辩护的一句名言)------说句实在话,我认为S是无意的。

有力的证据,我也没有;理由,当年T派为S洗白时,该说的都说了。

唯一能再多说一句的是,作为一个侦探小说爱好者,我曾经把福尔摩斯,阿加莎,东野圭吾的书,翻得滚瓜烂熟。觉得S的“犯罪动机“实在是牵强。

要是S有意侮辱C,那么在被举报后,就把图丢在那儿好了(或者一不做二不休,在被短封之前,再贴十张八张上来)。如果说S不是一般人,为了这个完美犯罪,先找了德国网站的那个古怪的链接来作为Alibi,这倒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呢,他的帖子没有被秒删,而是挂了三十个小时,其实真是个小概率事件----最大的可能是黄图刚贴出来,在他的犯罪目标C还没有看见之前,就被举报,被删除了。S至于为了这么渺小的犯罪机会,下这么大的功夫吗?

S的那几句话,的确不是人话。S自己也是有家有口的人,要是在聚餐的时候,有男人指着鸭胸那道菜,把这几句对他太太说一遍,估计他心里也不会好受。所以,我很反感当时为S辩护,强辩这几句明明不是人话的话是人话的行为。其实S自己的马甲,对这个事倒也没有硬柪,他的解释就是"当时没想那么多,写得不妥"。这个解释,我反而能接受,因为S不是那种七步成诗的捷才,在激动时发帖,脑子里想的,和手上打出来的字不配套,是有可能。我十年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萨苏写小山智丽,我一激动就跟,尽管我作为萨粉,天日可表,但是码出来的帖子看起来像在是损人(我自己后来看也是),结果是萨苏请我“有话好好讲“(当然,我一解释,他马上就表示了理解)。

另外,S这几句不是人话的话,是在他被举报后,被短封前那段不长时间里面,十几次修改当中的产物。而且,他自己很快就修改了。有河友手疾眼快,拷了屏,才成为后来争论的焦点之一。如果S刻意要去侮辱C,会这样惊鸿一瞥地写下这几句?这能达到他的目的吗?

所以,我认为有reasonable doubt。

但是,我认为S是无意的,不等于说支持T的提督之决断,这是两码事。

当年的大辩论中,有很多河友,或明或暗地给出了处理方案。有几个印象比较深。

忙总一如既往的直率,贴了一段夫妻对话:忙总问忙总夫人遇到性骚扰,会怎么办?夫人答,先打一顿再说。

双石则比较隐晦,他翻出了几十年前,罗荣桓夫人选丈夫的老故事。并且引用了毛主席的最高指示-----我们现在没有法律,女同志的意见就是法律。

他们俩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我再不厌其烦地翻译一下:采用“断自唐虞“的大手法,不去纠缠S到底是有意无意,避开这个只有S自己心里清楚的问题,按照西西河女河友的意见办!

S的帖子里面有黄图,有疯话,这都是事实;女性网友受到冒犯,这也是事实(C一直没有发言,但是后来发言时,开口就说,我不需要某人的道歉-----按照我的阅读理解,她并没有接受S的解释)。

掉句拉丁文Vox populi, vox dei,人民的声音就是上帝的声音,那么还能有什么其他的处理方法吗?

回到上面说的陪审团。

请注意,在现实生活中由陪审团来定案的,是所谓的大案要案。没有听说过,离婚或者交通事故,要成立陪审团的,要那么直追本心的。

如果说,一旦判定S是性骚扰,大家会把他点天灯,沉猪笼,那我肯定是不同意的。甚至,定罪后,S将损失一个月工资,我也会努力为他讲两句话。

而事实上,封掉他的ID,对S的损失无非是不能在河里发文韵的帖子(他的商标太明显),注册一个新ID,发其他帖子都不会影响。比起大半条河的激愤,这个损失,真的是比鸿毛还轻。

有人把S比成无辜受冤枉的小女生,那是比喻不伦。S即使冤枉的话,他的冤枉度,也就是一句粗话----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不马上把污物清除掉,而是在争论污物的性质,这某种意义上,也是对C和其他网友的一种羞辱。

还有说法,为S辩护,也是为自己,因为将来自己也可能会需要这种辩护。我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我无意中犯了这种大错,最多发个帖子解释一下,不会要求辩护,而是退出-----事实上S自己,也是这么做的。T的决断,其实也出乎S的预料之外。

总之,当年提督之决断,我是非常不理解的。按说,T和忙总,双石,应该是年龄相仿,有着丰富的人生经验;又同样是能组织一帮人,来达到目标的大哥,面对突发事件,处理的方法应该相近。就像诸葛亮和周瑜都想得到,欲破曹公,需用火攻-----在这件事上,怎么英雄所见不同呢?

不过归根结底,一个人能多了解别人呢?

“我的朋友,你知道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团谜——由矛盾复杂的激情、欲望和态势构成的迷宫。”

“Do you know my friend that each one of us is a dark mystery, a maze of conflicting passions and desire and aptitudes?”

“当然是的,这是真的。我们自己做出的判断,十有八九是错的。”

回忆完。

通宝推:老老狐狸,卢比扬卡,NoName,笑不拾,普鲁托,易水,脊梁硬,盲人摸象,
帖:4221043 复 4216858
帖内引用